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24章 性的動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24章 性的動力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在黑鐵膽看來,白居易可是一生都離不開漂亮的女人。從一定程度上講,女人,性,那就是白居易生活和創作的動力。

白居易春風得意時酒與妓可為瓊漿美人,信手艷福。在被貶為江州司馬時,雖然一度消沉得「不分氣從歌里發,無名心向酒邊生」。可在月星明朗的夜晚,聚友豪飲消愁於九江之上,舊習難改,還是請妓作陪。沒有想到這一次的酒、詩人與妓的結合竟然留下了詠誦千年的《琵琶行》。

白居易蓄妓、狎妓成癮,他在《追歡偶作》中寫道:「石樓月下吹蘆管,金谷風前舞柳枝。十載春啼變鶯舌,三嫌老丑換蛾眉。」他養著成批的以色、藝事人的女孩子,三年,白居易就覺得她們老了,丑了,於是打發掉,換批新的年輕貌美之人,這足見他的風流之至。

白居易後來老了,體弱多病,決定放妓。在白居易詩中提到對樊素、小蠻的處理時,也多次用到「放」字。如「羅袖柳枝尋放還」,「明日放歸歸去后」等。「放」既是「放良」。唐時所謂「放良」,就是使奴婢擺脫對主人的人身從屬關係,也就是擺脫了賤民身份。

對於文人士子們而言,娼妓不僅僅提供了娛樂享受,而且也提供了提高舉子們詩名文名的媒介舞台。文名詩名高的舉人有更多機會得到權臣的青睞乃至最終進身官常除了現實利益的驅動之外,作為詩人誰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得到廣泛的傳唱,而最好的途徑就是娼妓們的歌喉了。文人借詩詞以揚名,娼妓借詩詞以攬客。唐詩就在這樣的一種規則中蓬勃興起。

除了女人,白居易還喜好飲酒。他和李白、杜甫一樣,也嗜酒成性。張文潛在《苕溪魚隱叢話》中說:陶淵明雖然愛好喝酒,但由於家境貧困,不能經常喝美酒,與他喝酒的都是打柴、捉魚、耕田的鄉下人,地點也在樹林田野間,而白居易家釀美酒,每次喝酒時必有絲竹伴奏,僮妓侍奉。與他喝酒的都是社會上的名流,如裴度、劉禹錫等。

他在67歲時,寫了一篇《醉吟先生傳》。這個醉吟先生,就是他自己。他在《傳》中說,有個叫醉吟先生的,不知道姓名、籍貫、官職,只知道他做了三十年官,退居到洛城。他的居處有池塘、竹竿、喬木、台榭、舟橋等。他愛好喝酒、吟詩、彈琴,與酒徒、詩人一起遊樂。

事實也是如此,洛陽城內外的寺廟、山丘、泉石,白居易都去漫遊過。每當良辰美景,或雪朝月夕,他邀客來家,先拂酒罈,次開詩篋,后捧絲竹。於是一面喝酒,一面吟詩,一面操琴。旁邊有家僮奏《霓裳羽衣》,小妓歌《楊柳枝》,真是不亦樂乎。直到大家酩酊大醉后才停止。

白居易有時乘興到野外遊玩,車中放一琴一枕,車兩邊的竹竿懸兩隻酒壺,抱琴引酌,興盡而返。又據《窮幽記》記載,白居易家有池塘,可泛舟。他宴請賓客,有時在船上,他命人在船旁吊百餘只空囊,裡面裝有美酒佳肴,隨船而行,要吃喝時,就拉起,吃喝完一隻再拉起一隻,直至吃喝完為止。

他喝酒時,有時是獨酌。如在蘇州當刺史時,因公務繁忙,用酒來排遣,他是以一天酒醉來解除九天辛勞的。他說:不要輕視一天的酒醉,這是為消除九天的疲勞。如果沒有九天的疲勞,怎麼能治好州里的人民。如果沒有一天的酒醉,怎麼能娛樂自己的身心,他是用酒來進行勞逸結合的。更多的是同朋友合飲。他在《同李十一醉憶元九》一詩中說:「花時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當酒籌。」在《贈元鴟一詩中說:「花下鞍馬游,雪中杯酒歡。」在《同李十一醉憶元九》一詩中還說:「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方勺《泊宅編》卷上說,白樂天多樂詩,二千八百首中,飲酒者八百首,這個數字不算校

黑鐵膽想,白居易這個老頭一生真是滋潤。

他可以說是一個名利雙收的人,一個美人作伴的人,一個美酒飄香的人。

與白居易相比,自己真的是有很大遺憾。

這也沒辦法,人家白居易是官員,但更主要的角色是詩人,詩人是可以玩浪漫的。而他黑鐵膽這樣一個人民的公僕,只能是夾住尾巴做人。

又比如法國的著名作家大仲馬。

嚴格說來大仲馬一生都未曾結過婚,而他的情婦可以論打來計算。他自己吹牛說,他留在世界上的孩子有五百多個。小仲馬就是他的第一個私生子。

在他看來,男女的結合併不存在任何的義務,而是憑著所謂的「愛情」,也就是憑著感情的衝動,衝動過去了,事情也就過去了。他可以一下子愛上所有的女人,但他不能忠於其中的任何人。

大仲馬的放縱行為同他的經歷、教養和最後形成的思想有著密切的關係。他的童年不算幸福,但母親對他很溺愛,未給他任何約束。傳統的教育,社會的規範都未對他產生過多少影響。他所生活的時代,道德風尚十分**。

巴爾扎克就塑造了許多這種**的典型。巴爾扎克本人的生活也是很放縱的,同大仲馬有許多共同之處。可以說他們的放縱生活是那個時代資產階級生活的反映,具有時代的特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