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25章 幸福與性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25章 幸福與性福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在性的動力上,更有那一位讓人津津樂道的西班牙大畫家畢加索。

畢加索是當代西方最有創造性和影響最深遠的藝術家,他和他的畫在世界藝術史上佔據了不朽的地位。畢加索的一生輝煌之至,他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活著親眼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收藏進盧浮宮的畫家。

畢加索一生作畫3000多幅,其中有不少情愛作品。從一定意義上說,愛和性是他創作的原動力。畢加索從少年到老年與性有關的作品是妻妾成群的大師一生完整的**記錄。

畢加索很小就表現出對女人早熟的興趣。展出的第一幅作品題為《小驢與母驢》,是它們****的畫面。畢加索作這幅畫時才13歲。

青壯年時期的畢加索對**探索激情不變。20年代末、30年代初,畢加索的色情作品以海邊浴者的形式表現。他將男女肢體和性器官加以分解,以抽象或變形的方式表現,那些圓鼓鼓的雕塑就是畫家分解肢體之後的作品。那些變形的臉都變成了性器官。

畢加索本人在青壯年時期對女人的愛戀,他與周圍不斷變化的情侶的關係,通過時而溫柔時而狂暴的畫面表現出來。1969年,他創作的《吻》,表現了一對親吻者令人心醉神馳的溫情之吻。晚年的畢加索對**還是樂此不疲,直到九十高齡,才感到**漸漸離他而去。

1971年,90歲高齡的他不無傷感地說:「年齡迫使我們不再抽煙,但是煙癮還是有的;**也是如此,雖然不做了,但是**還是有的。」1973年4月,畢加索因心臟病去世,享年92歲。

從步入畫壇到放下畫筆,畢加索表現出持久的、堅定的和成熟的,或者說是直截了當的色情眼光。他這一生,簡直就是被沒有界限和禁忌的性生活左右。

有評論說,畢加索把自己給了魔鬼,把畫筆給了上帝。從某種意義上說,畢加索的作品就是色情作品。它們提供了一種「看的**」。

畢加索明確地表達藝術與性的關係:「藝術和性是一碼事。」

黑鐵膽想,如果把這句話從藝術領域挪到現實生活中,那就是,幸福就是性福。

畢加索還說:「藝術不是純潔的,我們應該禁止它與尚無準備的純潔者接觸。沒錯,藝術是危險的,但是,如果它純潔了,就不成其為藝術了。」

畢加索一生中的女人究竟有多少個,恐怕連他自己也說不清。他有過兩個妻子,這是明媒正娶在教堂里宣過誓的,還有四名眾所周知的同居情婦,還有其他的就難以數得清了。

他在一九七三年逝世以後,從分散在各地的博物館和私人收藏品里,發現了許多鮮為人知的作品,讓人們看到了畢加索最隱秘的一面。那就是畢加索愛女人,愛女人的身體,愛女人身體上的特點。他的一雙炯炯有光的黑眼睛,愣愣地盯著女人的特點,在他的畫筆下表現得纖毫畢露。

巴黎畢加索國家博物館、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巴塞羅那畢加索博物館三位館長,在《畢加索色情畫展覽會紀念刊》序言中,第一句話就是「從某種意義來說,畢加索的全部作品都帶色情的。」他的創作始終伴有性的脈動,在八歲時畫的素描,就早熟地表現出對女性的興趣,直到臨死前幾天的作品,還對女性的身體表現了零碎悲哀的看法。

畢加索一生女人多,然而他那麼專註於女人的身體,還是有點出人意外。有人就有性,或者有性才有人,性是人生極為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公開當作人生一件大事來討論研究的,還是上一世紀開始的事;在藝術中把女性器官當作花朵那樣精描細繪的,即使當今一切講透明的時代,畢竟還是有點叫人難為情。而畢加索卻不,他的那部分畫顯然超過色情標準,幾乎達到x級別。

畢加索作這些畫時,決不抽象,也不超現實,而是孜孜矻矻,一絲不苟,完全是中國工筆畫的筆法。

畢加索自己也曾說過,他從童年很快就進人了性成熟期,不論在作品或在生活中都沒有少年這個階段。童年時他隨父母遷到巴塞羅那定居,在父親任教過的美術學校上學。然後在一**七年考人馬德里皇家藝術學院。兩年後又回到巴塞羅那,不久發現了咖啡館、低級酒店與妓院的夜生活,素描本上留下許多那個時期的習作。

同時他也接觸了戈雅的《奇想集》和費爾南德?德?洛雅斯的經典流浪漢小說《塞勒斯蒂娜》。這部組畫與這部小說都對西班牙當年的社會風俗有非常大膽的暴露與描寫。畢加索把自己想像成反形式主義、放浪不羈的流浪漢,經常以風月場與賣淫女作為繪畫題材。

藝術評論家讓?菜瑪里在《正常與偏常》一書中說:「二十年前,有人要我做—次關於藝術與性的講座。我去看畢加索,問他該怎麼講。他回答,還不是老一套。」畢加索一生都受性的誘惑,他在作品與生活中都全身心地享受性的樂趣。

據讓?克萊爾說,「畢加索每次換個女人,也是每次換個標準,換個視覺,因為他要全部佔有女人,直至她的視覺;這時他自己也換了個人。」「標準」、「改變視覺」、「性的對話」、「性與心的轉換」、「佔有女人直至她的視覺」,這是畢加索的藝術中的性心理學的一條粉紅色線。

如果狄德羅知道了,會說這是極佳的心理臨床學。因為他早在兩個半世紀以前就說:「一切生物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任何禽獸都多少是人,任何礦物都多少是植物,任何植物都多少是禽獸……人是什麼?人是某類傾向的總和。」

在黑鐵膽看來,因為他不是藝術家,因此,他不能像白居易、大仲馬、畢加索一樣。作為一名縣委書記,那他對女人的追逐就會成為黃色的笑話。從而墮入登徒子、未央生、西門慶之流。

黑鐵膽想,**人不是苦行僧,但也決不是登徒子。

他有自己的底線和要求,那就是不管怎樣,他也決不會去玩弄女性,不管是她的身體或心靈。

黑鐵膽覺得,自己應當成為一個有血有肉、有膽有識、勇於擔當的男子漢。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