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27章 大開眼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27章 大開眼界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讓黑明理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黃百萬是向他來錯衣服穿的。

黃百萬對黑明理說:「吳老兄,我閨女,黑姑說讓我到山陽去住幾天。你知道,我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新買一身吧,平時又穿不上,划不來。我看你有沒有多餘的衣服,讓我穿幾天。回來就還給你。」

黑明理說:「你想穿西裝還是夾克?」

黃百萬說:「西服我穿不慣,還是夾克好。」

黑明理就給黃百萬找了一件藏青色的夾克,一條褐色的毛料褲子,還有一雙還沒有穿過的黑皮鞋。

黃百萬說:「皮鞋還是新的,我就不穿了。我家裡也有一雙皮鞋。」

黑明理說:「讓你穿,你就穿上。咱倆是多少年的關係了。」

黃百萬聽黑明理這麼說,就千恩萬謝地走了。

黑明理準備把這一身行頭將來全部送給黃百萬,這樣他的心裡會好受些。也許,給予真的比接受更讓人快樂。

黃百萬出門前專門理了發、洗了澡。洗澡他捨不得花那5元錢到澡堂里去洗,他跑到了白河邊一個沒人的地方,跳進了還有些發涼的河水中,美美氣氣地洗了澡、搓了灰。回家后,穿上從黑明理家裡借來的那身一服,黃百萬對著鏡子前後看了看,感覺自己也像是一個有工作的人。打扮齊整以後,他特意到黑明理的家裡讓老黑看了看。

黑明理一瞅,果然人是衣裳馬是鞍。這個整天邋遢的黃百萬現在精神多了。

黑明理說:「好,很神氣啊!像是公安局長的老丈人。」

黃百萬說:「說啥哩,他黑明天這個公安局長在我面前,一句一個爹地叫著。」

黑明天是黃百萬的女婿,而自己又叫黑明理,似乎是一個輩份。因此,黑明理就不再提這個話題了。

黃百萬有些得意地問:「你看我這能出門、能見人吧?」

黑明理說:「別說是去山陽,你就是去北京、上海,也沒有人敢說你是山暈子。」

聽了這話,兩個人都哈哈地大笑起來。

黃百萬是坐班車到山陽的,汽車在山路上走了大半天。他暈暈乎乎地走出江陽市汽車站,便搞不清東西南北了。他正在東張西望的時候,卻聽見有人喊「爸」,聲音很像是黑姑,但她平時都是叫他「爹」的。黑姑和李想從來也沒有問他喊過「爸」,「爸」是城裡人才叫的。他有些迷惑,眯上眼仔細瞅了瞅,還真是黑姑。她正在大門口的一側向他招手呢,身旁還停了一輛小車。

黃百萬快步走到女兒的跟前,黑姑就順手打開了車門。黃百萬說:「黑姑啊,不用費事,你借人家的車幹什麼?」

黑姑笑著說:「爸,這車可不是借的,這是我的車。」

收廢品、拉架子車多年的黃百萬對車有特殊的感情,他仔細地看了看這輛車,天藍色,嶄新嶄新。

他就對女乘,你都有車了。」

黑姑說:「爸,你看看現在的大街上跑多少車?很多都是私家車。」

黃百萬不知道什麼是私家車,就問道:「私駕車?」

黑姑又笑了起來:「是私家車,就是私人自己買的車,不是公家的車。」

黃百萬幾十歲了,還是第一次坐小車,內心不由生出一種淡淡的幸福。

他想到那個拋下他與人私奔的妻子,也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咋樣?如果她知道現在白姑和黑姑都這麼爭氣,估計是會後悔死的。

去女兒家,要坐電梯。黃百萬也是第一次坐電梯,電梯一升,他就感到血直往上沖,頭是一陣陣發懵。黃百萬就問:「黑姑啊,你們住這麼高幹什麼,是不是住在高處省錢?」

黑姑又笑了:「爸,這你就不知道了。帶電梯的樓房是越高價錢越貴。我們家就住在21層。」

黃百萬真的不理解,怎麼會是越高越貴?這城裡怎麼處處都和農村相反?

電梯升的很快,不久就到了21層。電梯門開了,黃百萬試了幾次才跨了出去。

進到屋內,黃百萬的眼就花了。客廳比他家的院子都大,裡面的擺設他大多都沒有見過。也不好意思問,但在一個大型紅木架子上擺放的東西,他倒是知道,那叫古董。他在黑明理家裡也見到不少不知是真是假的古董。

黃百萬問:「明天不在家?」

黑姑說:「他這幾天到雲南去開會了。」

雲南,黃百萬聽人說起過,那個地方離k省太遠了,可以說是遠在天邊。

黃百萬就問:「什麼重要的會,還要放在沒人的地方開?」

黑姑聽了父親的話,忍不住大笑起來:「雲南是遠,可不是沒有人埃你不知道,現在的很多會議都選在旅遊區召開,一邊開會,一邊還能遊玩。」

黃百萬就說:「乘乘,現在的人是有錢了,敢到那麼遠的地方開會。」

黑姑說:「爸,近處遠處開會差不多,遠了都坐飛機,很快就到了。錢不用擔心,都是公家報銷的。個人不用花錢。」

黃百萬聽罷說:「噢,是這樣。」

黑姑說:「爸,你還沒有坐過飛機,哪天我帶上你坐飛機到北京去轉一轉。」

黃百萬說:「還是算了吧,坐個電梯我都頭暈,還敢坐飛機?」

黑姑讓父親坐在寬大的沙發上,一邊給他削水果,一邊讓他抽煙。這煙,黃百萬也認識,他在黑明理家裡曾抽過一根。當時黑明理對他講:「百萬啊,嘗嘗,這可是大中華,一根煙得3塊錢。」

黃百萬當時就問:「真的假的,1根,3塊?」他在心裡算了算,他收1斤廢紙才能掙2分錢,那他要收上150斤廢紙才能換來這1根煙。再好的煙,不也是冒一口氣嗎,怎麼能這麼貴。

看著父親想抽又不抽的樣子,黑姑就說:「爸,你抽煙吧。」

黃百萬說:「這煙,聽說1根就值3塊,我還是喝茶吧。」

黑姑說:「沒事,屋裡多的是。都是別人送的。」

聽說是別人送的,黃百萬這才點上了一根。

看著一架子的古董,黃百萬就問:「弄了這麼多古董,得花不少錢吧?」

黑姑說:「爸,你行啊,還知道這是古董。擺在外面的都不值錢,真正好的東西在屋裡鎖著哩。我們家黑明天就喜歡搞收藏,有事沒事就愛擺弄。不過,我們也沒有花多少錢,大多數都是朋友們送的。現在送禮興這個。」

有人給自己的女兒家送禮了,黃百萬也很高興。但他也怕女兒一家將來會受到什麼不好的影響。

他就對黑姑說:「現在有個工作可不容易,咱可不能收人家的錢,影響到了咱的工作。」

黑姑說:「爸,你放心,我們也是有原則的。我們從來也不收人家的現金。只是有時候面子上磨不開,收了一點小禮物。你也看了,就是些煙阿酒啊,還有一些我們也不知道真假貴賤的古董。」

黃百萬說:「這就好,這就好啊1

黑姑拿出一些藏品讓黃百萬欣賞,黃百萬翻了翻,果然也沒有什麼金子阿銀子啊等值錢東西。他就從心裡放心了。這些藏品,有的是郵票,其中一張發紅,上面畫的是一隻猴子,看著怪吉祥。這裡面還有一張大黑十,他知道也不值錢。他就曾以300元的高價賣給了黑明理兩張,自己賣的兩張還要比女兒家的這一張更新。

黃百萬就對黑姑說:「這些東西我看了,真的不值幾個錢。這我就放心了,這張郵票很好看,不過定價才8分錢。這張大十塊頭我也見過,現在也就是100多塊錢一張。收下這樣的禮物,不是什麼問題。」

聽了父親的話,黑姑不由得呵呵地笑了起來:「爸,看來你真的是外行埃這張郵標1980年發行的時候是不值錢,才8分。現在漲得太多了,一張郵票都能賣到1萬元了。還有這張大黑十,那就更值錢了,一張新的就能賣到十萬元。」

聽說大黑十能賣到十萬元,黃百萬的臉當時就黃了。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