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31章 三千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31章 三千歲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聽說黑鐵膽一行想到南疆去看胡楊,孫鬍子總經理親自陪同,另外,還安排了石河子電視台和《石河子日報》社的記者全程跟蹤報導。

南疆的第一站,一行人首先來到了輪台縣。黑鐵膽知道,這裡有中國最大、最為壯美的胡楊林。

來到輪台縣城,孫鬍子要請黑鐵膽他們到酒店去用餐,黑鐵膽說,還是吃小吃吧,小吃才有特色。

孫鬍子說,也行,今天咱們就嘗一嘗正宗的和羊肉串吧。

烤是新疆人,尤其是維吾爾族人最主要的食品,有「可以一日無菜,但決不可一日無」的說法。的品種很多,據說大約有50多種。主要有干、肉、油、蔥花囊、窩窩、片和芝麻等。買的時候如果不打算長期儲存只是當天吃,可以挑一些剛烤好的比較軟,有油性的,這樣吃著不費勁也不會感覺很渴。

當然也可以買一點地道的干,嘗嘗那種傳說中能夠半年不腐,還能當石頭打人的「超級」食品。大家吃的都是干,脆爽可口,很有味道。

這裡的羊肉串和內地的也很不一樣,塊大、料足、肉嫩。吃得過癮、唇齒留香。

小山就講,這才是羊肉串,咱們山陽的根就不是。

從輪台縣往南走,就是大名鼎鼎的塔里木河,在河的兩岸有著大片大片的胡楊林。這裡正是中國最大的胡楊林,也是最入鏡的胡楊林。

進入到胡楊林里,黑鐵膽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憾。這種相傳活著1000千年不死、死了1000年不倒、倒了1000年不朽的「三千歲樹」,樹榦虯曲,張牙舞爪,極富生命的張力。特別是那些已經、或正在死去的胡楊樹,對人視覺上的衝擊力更大。

要渡河,需要跨過一段很長的舟橋。舟橋是舟也是橋,沉重的大鐵船一個一個首尾相連,晃晃悠悠在河面上擺盪。

黑鐵膽一行在舟橋上乘車走過,提著心,河水離他們很近。更近的是,幾乎伸手可及的胡楊樹。離開河心,在舟橋上就已經靠近了胡楊。胡楊的葉子很灰,渾身上下掛著厚厚的塵土。在他們身高所及的高度,是重重纏繞的和樹榦一樣土色的鬍鬚。

渡河之後,人馬漸希胡楊林並不茂密,偶爾會有一片深遠的去處,大部分只是星星點點地立在乾枯的土地上。

前方有一輛毛驢車,散漫地挨著路邊逛著,看起來好像是無人駕駛。待近了,才發現,車上的人躺著睡覺,聽任毛驢帶他回家。而這毛驢車就在他們的前方衝下路基,沿著一條幾乎沒有車轍的淺淺土路向胡楊林走去。

肖塘,是進入沙漠之前的最後一個驛站,在沙漠公路修通之前,進入沙漠的人就在這裡告別妻兒,1995年修建的沙漠公路把這裡作為零公里開始記錄里程。

過了肖塘,沙漠上的植被就漸漸消失了,只剩下白得耀眼的連綿沙丘。後來黑鐵膽才知道,肖塘是塔里木河的一條故道,而這裡距離現在的塔里木河40公里。

出人意料的是,在沙漠單調的景物陪伴下行駛了一會兒,路兩邊再次出現了胡楊。胡楊在與公路垂直的方向上延伸,呈條帶狀,很明顯,這又是一條曾經的河道。從塔里木河開始直到沙漠腹地,這樣的河道有7條。

前方出現了穹狀沙丘,穹狀沙丘下,有幾棵胡楊樹,只有幾棵,這裡距離塔里木河130公里,已經接近沙漠的中心。在樹周圍的低地,有一些被晒成黑色的蘆葦根,還有極其細小的白色貝殼。這裡地勢低洼,一定曾經積水,而正是那些積水保全了這幾棵胡楊樹吧?

孫鬍子告訴黑鐵膽他們,這是就是塔里木河最後面的胡楊樹。

塔里木河的水曾經到過這裡,留下了一片胡楊林,而這裡地勢低,河水剛剛遠去時,地下水位相對高些,那些根系足夠長的胡楊在河水遠離后仍然能夠存活。沙漠的北部,靠塔里木河水供養的胡楊就走到這裡,再往前是真正的死亡之海,沒有任何生機的沙漠腹地,等到走出沙漠腹地,再向南走見到的胡楊就是依靠昆崙山的水了。

塔里木河最「后」的胡楊,直徑大概70厘米,據測算,它的年齡大約300歲。也就是說,300年前,這裡一定是有河流的。那個時候,河流的兩岸一定是樹林,樹林的外圍是灌木林,然後是荒漠帶。而今,面前則是完全的流沙了,如果不是這幾棵胡楊,沒有人能了解沙漠下掩埋的秘密。

沙漠中還能找到巨大的河床,如今,儘管已堆起流沙,河床的輪廓仍然可以辨別。從考古發現看來,人類的家園和河流一樣,最早幾乎在沙漠中心,這也從另一面證明那個年代,河水都能流入沙漠深處。

沙漠中的胡楊為人們描繪了河流的變遷。但是,河流的確很久沒有再來了。

在地圖上,人們可以看到天山和昆崙山一南一北把塔里木盆地包圍起來,在盆地的中央形成了塔克拉瑪干沙漠,而兩大高山又毫不吝嗇地把它們的冰川融水獻給了這片沙漠。塔里木河曾經有3條主要支流,葉爾羌河、和田河、阿克蘇河。而專家估計,最早時,從冰川出發的河流有更多能夠衝進沙漠,它們在沙漠中最低的地方匯在一起,形成巨大的塔里木河水系。如今,只有發源於天山的阿克蘇河是它最重要的水源。

塔里木河離開高山進入盆地之後,落差減小,河水攜帶的泥沙就會漸漸沉積下來,直到把河床墊高,而沙漠中本來就無法形成固定的堤岸,河水便會順勢自然改道,流向地勢低矮的荒漠。河流兩岸的大片土地因此而得到灌溉,新的胡楊林便會生長起來。於是人們看到,這個亞洲腹地最大面積的荒原,養育了地球上最大的一片胡楊林。塔克拉瑪干沙漠也因此而被一道綠色的圍牆阻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