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37章 慘烈的車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37章 慘烈的車禍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黑鐵膽他們回到西山後,新疆石河子與甘肅酒泉方面就不斷地同他聯繫,希望已經草簽的合同能儘快落到實處。

對於石河子與酒泉方面的催促,黑鐵膽完全理解。

想當年,黑鐵膽也為四處招商而心力交瘁。

黑鐵膽他們回到西山縣的第二天,市委書記王天恩就給王國梁打了一個電話,訊問他工作調整的問題最後想明白沒有。

王國梁這一次可以肯定,一定是黑鐵膽又在王天恩那裡提起了王國梁,希望儘快把他給弄走。

王國梁不能公開地說,他不想離開西山,因為事情是明擺著的,他走了,王天恩的女婿、西山常務副縣長就可以接手縣長一職。

王國梁只得推脫說,讓他再考慮一個星期,理由是黑鐵膽帶隊外出考察這十天時間,他王國梁處理了不少事情,但還有幾個尾巴需要他儘快完善。

王天恩明白這是王國梁在找理由往後拖,但他還是客氣地對王國梁講,那行,再給你一周時間。你如果到時候還定不下目標,那隻好由組織代他做出選擇了。

因為只剩下區區七天的時間了,王國梁不能再等了,他必須主動出擊了。

有天晚上,當羅天一聽說黑鐵膽要在第二天上鳳凰山上查看長風鈣業和鳳凰水泥時,就連忙跑到王國梁那裡,兩個人關上房門說了半夜。

最後羅天一有些擔憂地說,二哥,這個計劃是不錯,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王國梁把第四盒煙撕開了,抽出一支扔給羅天一說,關鍵是找對人。只要這個人可靠,一切都不成問題。

兩個人坐到現在,已經抽了三包煙了。

羅天一見王國梁的決心如此堅定,就想了想說,二哥,那行,就按你說的,我來安排吧。

王國梁說,好,一定要選好人。

羅天一說,這個你放心,一點問題都沒有。

第二天是個陰天,還下著小雨,路有些滑。

在上山的時候,縣委辦主任張炎元對黑鐵膽建議說,黑書記,今天的天氣不好,山上的路況差,還是改天再去吧。

政府辦主任胡古月說,張主任,黑書記的這次活動是前幾天已經定下來的,山上的同志們都在等著呢。

黑鐵膽就揮揮說,上山的路,我們又不是不熟,沒關係。

這次上山是兩輛車,黑鐵膽一輛,張炎元一輛。

臨行前,張炎元反覆地提醒黑鐵膽的司機豹子,一定要格外謹慎。

上山的時候,張炎元的車在前面開道,他讓司機掌握好車速。既要慢,又不能太慢。他知道,黑鐵膽的工作節奏很快。

一路上還算順利,基本上是按時到達了鳳凰山上的兩大礦區。一個是司馬長風的鈣業基地,一個是杜天紅的水泥基地。

在山上,黑鐵膽同兩位老總聊的很開心。其實,兩個老總平時並不是經常在西山,他們還有很多地方的業務要兼顧。因為是接到了黑鐵膽書記要上山的通知,才臨時趕到西山的。

因此,政府辦主任胡古月堅持讓黑鐵膽不改日程還是有道理的。

在山上吃飯的時候,黑鐵膽還同司馬長風和杜天紅在一起喝了酒。司馬長風放開了,而杜天紅卻是滴酒不沾。

黑鐵膽就說,天紅啊,今天就破個例,咱們都喝一點,算是我們對你新婚的祝福。

杜天紅微微一笑輕輕好抿了一小口。

司馬長風就笑著說,杜總這真是櫻桃小口啊!

幾個人在酒桌上又商量了一些鈣業集團和水泥集團的事情,黑鐵膽才最後說,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好朋友,你們把集團的事情搞好了,能給西山縣交更多的稅,就是對我最大的支持。

司馬長風和杜天紅都表示,沒說的,必須的。

黑鐵膽知道,西山縣的經濟實力眼下是全市第一,全省第三。但要從第三再跳到第二,難度很大。說實話,全省前十的縣份,實力都差不多。也就是說,西山縣的發展速度如果一慢,那就不是保三進二望一的問題了,而是要下滑的問題了。

西山要發展,需要一批大的項目和一批有現代經營理念的企業家。

在黑鐵膽看來,企業家才是眼下最可愛的人,一個地方的發展,離不開他們。

吃罷飯,黑鐵膽堅決不讓司馬長風和杜天紅送他。

張炎元的車仍在前面開路,兩輛車就一前一後閃著燈往山下開。

這時,雨越下越大,路上到處都是泥濘和水坑。

就在兩輛車小心翼翼地下山時,在山路和一個急轉彎處,張炎元的車剛拐過彎,迎頭就開過來了一輛三橋六****卡車。這時,大卡車的速度還不是很快,但剛和張炎元會過車,張炎元就從倒車鏡里看到,大卡車突然提了速。

張炎元大叫一聲「不好!快停車1因為黑鐵膽的車還沒有拐過這個急彎。

張炎元的車沒停穩,他就跳了下來,這時,身後就傳來了一聲劇烈的碰撞聲。

壞了,壞了,張炎元三步兩步就跑了過去。

黑鐵膽的小車被大卡車擠撞到了山體上,而那輛大卡車正在往山下翻滾。

完了,完了!張炎元的心臟就要蹦出來了。

黑鐵膽的小車已經變了形,司機豹子當場就不行了,黑鐵膽本人也弄了一身血。秘書老虎也被甩到了車外,滿頭是血。

張炎元和自己的小車司機,費了很大的勁兒才把黑鐵膽弄了出來。

張炎元帶著哭腔大聲地喊著,黑書記,黑書記!

但黑鐵膽連一點的反應也沒有,張炎元附在黑鐵膽身邊聽了聽、摸了摸,還有心跳和呼吸。

這時秘書老虎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還能走路,看樣子問題不是很大。

但張炎元看到,老虎走起路來一搖三晃,可能是嚴重的腦震蕩。

張炎元急忙用手機給縣醫院打電話,山上的信號不好,斷斷續續地才把事情說清。

張炎元還有一點急救的常識,他指揮著讓黑鐵膽平躺在地上,靜等住救護車的到來。

張炎元和他的司機費盡了力氣,也沒辦把豹子弄出來。駕駛室已經變形,方向盤緊緊地頂在豹子的胸口。豹子左半邊的臉已經碎了,他渾身是血,一開始他的眼睛還會眨,不久就一動不動了。

張炎元暗自感嘆,豹子真不錯,小車明明就要與大卡車一頭相撞了,看得出,豹子是緊急往山體這邊打方向,大卡車是半撞半擠地把小車推到了山體上。如果他不是反應迅速,黑鐵膽肯定也不行了。

很快,縣醫院的救護車就一路呼叫著趕來了。

接著,縣長王國梁,副縣長王悅仁、羅天一、李士珍,副書記郭宏圖、公安局長張小霞、人大主任宋長江等人也在第一時間趕到了。

大家緊急地議了一下,因為黑鐵膽的傷勢太重,至今仍昏迷不醒,當即決定直接把黑鐵膽送到山陽解放軍678醫院。

張炎元坐在救護車上,緊緊地拉住黑鐵膽的手,眼裡含著淚說,黑書記,你要堅持住!

與此同時,黑鐵膽也給韓冰打了電話,在電話上,張炎元盡量用平靜的聲音說,嫂子,我是張炎元。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黑書記出車禍了,傷勢不輕,救護車在由鳳凰山向山陽市區趕,我們直接去678醫院。

張炎元在電話中已明顯感到韓冰的呼吸不均勻了,稍稍停片刻,韓冰說,炎元啊,那我這就往西山趕。

張炎元說,嫂子,你直接到678醫院吧,我們在那邊匯合。

韓冰想了想說,好,我這就到醫院去安排。

韓冰剛掛了電話,表弟媳,也就是王悅仁的妻子王海鷗也把電話打進來了。

王海鷗緊張地主,表嫂,我表哥出車禍了,悅仁他們正在往我們678醫院趕。表嫂,這邊,我已經約齊了最頂尖的專家,一切手術的器械也已經準備妥當了。

韓冰說,海鷗啊,謝謝你。我這就去你們醫院。

王海鷗說,好的,我等你。

時間不長,救護車就呼嘯著開進了678醫院。

韓冰一見抬下來的是黑鐵膽,而黑鐵膽正輸著氧氣,打著點滴,仍是一身的血跡,韓冰的兩腿當即軟了,差點坐到地上。

王海鷗上前一步,連攙帶拉地把韓冰架了起來,兩個人就隨著擔架進了搶救室。

經專家會診,黑鐵膽的左腿骨折,右邊也有三根肋骨骨折。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嚴重的是黑鐵膽的腦顱大出血,嚴重腦震蕩。

在專家的眼裡,黑鐵膽能不能蘇醒過來,就很成問題。

專家們經簡單地協商后,立即對黑鐵膽展開了手術治療。

……

應當說,手術很成功,甚至是相當完美,但黑鐵膽還是沒有醒過來。

在重症監護室,韓冰緊緊地攥住黑鐵膽的手,不斷地、輕聲地呼喚著黑鐵膽的名字,但黑鐵膽連一點點的反應也沒有。

這時,在重症監護室的外面,在場的人都是神情嚴肅,誰也不說話。只有縣長王國梁與副縣和羅天一兩個人之間,時不時地交換一下得意的眼神。

如此完美計劃,又得以如此完美的實現,兩個人都感到心情是無比的爽朗。

……

就這樣,半個多月地去了,黑鐵膽還是沒有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