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39章 是偶然還是必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39章 是偶然還是必然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從黑鐵膽住院的第一天起,就有連續不斷的人來看望黑鐵

這天下午,西山縣公安局長張小霞第五次來到了病房。

張小霞來的時候,黑鐵膽的妻子韓冰、妹妹黑鐵梅、弟弟黑鐵柱,還有黑鐵柱的妻子,也也就是張小霞的妹妹張小玉都在。

公安局長張小霞之所以來的次數這麼多,有兩個原因。

第一,作為一名公安局長,縣委書記黑鐵膽遇上了車禍,肇事司機無照無證,她覺得自己是有責任的。

第二,她張小霞與黑鐵膽家是正兒八經的親戚。因為她的妹妹張小玉,那是黑鐵膽的弟媳、黑鐵柱的老婆。

見是張小霞來了,張小玉就小聲地說,姐,你來了。

張小霞點了點頭說,我來看看黑書記。

張小霞上前兩步輕輕地拉住韓冰的手說,那個肇事的車輛和司機已經落實清了,車是無牌照的黑車,人是沒有執照的野司機。

聽了張小霞的話,黑鐵柱有些悲涼地說,黑車、野人,這都是啥事啊!

公安局長張小霞就又小心翼翼地說,通過這件事,說明交警大隊在人、車的管理上還有很大的漏洞,作為公安局長,我是有責任的。

韓冰說,算了,算了,那個肇事的司機已經當場死亡,你也不必過於自責,下一步,做好查漏補缺工作就行。

張小霞連聲說,好的,好的,韓部長,你放心。

坐了一會兒,張小霞就起身告辭了。

張小霞說:「韓部長啊,你也要好好休息,我就不多打擾了。」臨走前,她將一個信封放在床邊。

韓冰說:「張局長,你這是幹什麼?」

張小霞說:「一點心意,也不知道該買些啥。嫂子你就給黑書記買點補品吧。」

韓冰苦著臉說,張局長,他就這個樣子了,還能吃什麼補品?你的心意我領了,但這個信封你一定得拿走。

見韓冰態度如此堅決,張小霞就有些猶豫起來。

張小玉就說,姐,你還是拿走了。這些天來,韓冰嫂子沒有收過一個紅包。

聽了張小玉的話,張小霞只得將這個大信封又重新裝進了自己的手提袋中,然後尷尬地笑了笑走了出去,並輕輕地關上了房門。

根據張小玉的觀察,這些天,全縣16個鄉鎮的書記和鄉鎮長都來看過了,全縣主要部門的一把手也都一一前來看望。病房裡擺滿了鮮花,就像是一個鮮花店。這些人臨走的時候,都要留下一個信封。但韓冰哪裡肯要,一個一個都讓他們拿走了。

平時就不說了,只要是星期天,小山和小菲也會來到醫院陪伴父親黑鐵膽。

一晃一個多月過去了,黑鐵膽仍然沒有醒來。

王國梁就讓組織部長羅天一找人在社會上散布黑鐵膽已經變成永久性植物人的消息。

王國梁的目的是,要讓市委的領導們都認可黑鐵膽已經變成植物人這一事實,從而將他王國梁代理縣委書記儘快改作縣委書記。

這一個多月來,韓冰、黑鐵梅、王海鷗輪流來看護黑鐵膽。

而花莎莎、萬年紅、江一英、任明霞、方小芹、宋小梅、杜天紅等人也時不時地到醫院來看望黑鐵膽。

細心的韓冰發現,這些女人來看黑鐵膽,表面上雖然也裝作神情淡定,但其實她們的內心都極為的苦痛和不舍。像花莎莎、江一英和杜天紅等人甚至當場就掉了淚。

韓就冰就在心裡說,蛋蛋啊蛋蛋,你可真是艷福不淺啊!

因為此前黑鐵梅曾有過用的呼喚「叫醒」在汶川地震搶險中受了重傷的胡長劍,她有著這方面的經驗,因此,韓冰與黑鐵梅就一直輕聲地呼喚著黑鐵膽的名字,並時不時地告訴他兩個孩子小山和小菲的事情。

可形勢不容樂觀,黑鐵膽仍是毫無反應。

有天晚上,張炎元與王悅仁在黑鐵膽的病房裡聊了很長時間。

他們兩個聊的主要內容是,黑鐵膽的遇到的這次車禍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換句話說,幕後究竟有沒有人在暗中操作?

張炎元說,悅仁啊,這次車禍從表面上來看,的確是一次意外,是偶然的。但細想想,問題可不是這麼簡單。

王悅仁問,炎元兄,說說你的想法。

張炎元看了看仍毫無知覺的黑鐵膽,嘆了一口氣說,悅仁啊,以王國梁為主的那五大惡人,最近矛頭直指黑書記。這情況,你也清楚。此前雖然我們也化解了一些針對黑鐵膽的陰謀詭計,但王國梁和羅天一他們是賊心不死。特別是黑書記把王國樑上交市委后,王國梁怕只怕是要狗急跳牆的。因此,我覺得,這次車禍應當是有人精心策劃的必然要發生的事情。照我的分析,這一次他們是準備要黑書記的命的。因為他們下的這是死手。

王悅仁也搖了搖頭說,我表哥哪兒都好,冰是心腸有點軟。你像人家朱元璋,建立大明朝不久,就先後搞了四個大案。丞相胡惟庸案、空印案、藍玉案等,大概殺了8萬多人。因為殺的官員太多,判死刑的官員太多,上上下下的官員就不夠用了。這才出現了我國歷史上只有大明朝才有的奇異景象:官員戴著鐐銬審問堂下戴著鐐銬的犯人,因為這個官員也是犯人。和朱元璋相比,鐵膽的心腸真的是太軟了。你像這王國梁、羅天一之流,早就不應當跟他們客氣了。

張炎元說,鐵膽這個人,咱們都是了解的。他的心胸寬,但心腸軟。常言道,江山好改,秉性難易,這是他的秉性,不好變的。

王悅仁說,正因為他心腸軟,這才著了小人們的道。但願他能早一天醒過來,不然的話,那幫小人們豈不是要更加猖獗了。

張炎元說,就是,就是。眼下啥也不說了,只求鐵膽能快點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