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48章 見到王大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48章 見到王大森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在眾人的眼裡,黑鐵膽已經變成一個植物人了。

其實,這期間,黑鐵膽也有思想,也在感覺,可別人看不出來,只有王大森清楚。

同時,黑鐵膽身邊一天24小時都有人,可他並沒有感覺,他只知道有一個王大森在陪他。

黑鐵膽感覺自己好像置身於一間陽光明媚的玻璃房子里,王大森有很多話想同他聊,但他自己卻又累又困,不想說話,只想睡覺。

王大森說,鐵膽啊,這就準備睡了,怎麼,不歡迎我?

黑鐵膽笑著說,哪裡,哪裡,我實在是又累又困,眼睛都睜不開了。

王大森說,這個時候,你可千萬不能睡。來吧,聊一聊,聊聊天你就不困了。

黑鐵膽強打精神說,好啊,說點什麼呢?

王大森說,咱們之間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交流了。鐵膽啊,你表現不錯,我的火眼功、讀心術和謀勢學,你掌握得很好,我當年沒有看錯你。

黑鐵膽有些不好意思地說,王大哥,還是讓你失望了,咱們相識已經16年了,可我現在只是一個副廳級。我算了算,想了想,我就不吃不喝全力以赴地投入到工作中,那也達不到王大哥你正部級這樣的位置了。

王大森說,非也,非也,你將來在仕途上還要超越我。

黑鐵膽笑了,怎麼可能呢,你可是正部級啊,超越了你,我起碼也得是副國級吧。這怎麼可能呢?

王大森也笑了,鐵膽啊,天機不可泄露。

黑鐵膽說,能有什麼天機,我能有多大的本事?

王大森說,你的本事和潛力大著哩。咱們是1995年相識的,今年是2010年,正好是16年。你在這16年裡一共有兩個8年值得說道。

黑鐵膽說,噢?

王大森說,第一個八年,你是在白沙集團工作的。

黑鐵膽說,不錯。

王大森說,這第一個八年,你從一個無所事事的小憤青,一步步走來,相繼成為集團的總裁助理、副總裁、總裁,最後又登上了金子塔的頂尖,成為集團的董事長。你在白沙集團走過的軌跡堪稱完美,讓無數人眼紅,絕對是羨慕嫉妒恨啊!

黑鐵膽笑笑說,偶然的,偶然的。

王大森說,偶然之中含著必然。

接下來,王大森又扳住一個指頭說,這第二個八年,你從商界轉到了政界,由常務副縣長做起,後來當了縣長,又當了縣委書記,前不久又被明確為市委常委兼縣委書記。你今年才38歲,不錯,不錯。

黑鐵膽說,還算行吧。

王大森看了看黑鐵膽又繼續講,這十六年,這兩個八年,鐵膽啊,我覺得你奮鬥的不錯,可以說是沒有什麼遺憾了。鐵膽啊,你下面還有第三個輝煌的八年,再過八年你也許就是省委書記了。你自己還不清楚,你這一生的黃金時代就是三個八年。

黑鐵膽就想,我這第三個八年能由市委常委當上市委書記,這速度就不慢了,怎麼會有當上省委書記的可能呢?另外,已經過去的這兩個八年,他到底有沒有遺憾呢?

怎麼講呢,如果從事業功名這個角度來講,他黑鐵膽算是極為成功的,應當也沒有什麼遺憾。但人生是個多面體,似乎又不能單單從仕途的升遷上來衡量。

其實低竟γ來講,黑鐵膽仍然是有遺憾的。比如他的兩大目標:

目標一,當年王大森對黑鐵膽曾提出過明確的要求,那就是他需要超越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杜天堂。黑鐵膽的成長之路在外人看來,那的確是帆風順的。可即便他現在已經是市委常委、西山縣委書記了,但人家杜天堂現在是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了。因此,黑鐵膽現在不僅沒有超越杜天堂,而且尚沒有追平。

目標二,來自同張天彪的打賭,張天彪要開發整個鳳凰山,而他黑鐵膽要成為一名市委書記。

眼下,張天彪的誓言早就達成了,而他黑鐵卻可能一輩子與市委書記無緣了。

想想當年的少年輕狂,黑鐵膽覺得挺有意思。

在黑鐵膽的腦海里,不知不覺就呈現出當年的種種畫面來。

那是很多年前了,一天白沙七匹狼結伴去鳳凰山遊玩。在鐵佛寺的門前,大家就議起了門前的銀杏樹來。

黑鐵膽言道,白果樹,學名銀杏,又叫公孫樹,是指爺爺植樹,孫子輩方可坐享其成,這可真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

虎子說,公孫樹,好啊!不知何時何人種下幾棵樹,對他們來說也許只是舉手之勞,但已澤被了鳳凰山地區世世代代的鄉親們。現在平息的人們,若能多種一棵苗,少砍一棵樹,還大地一片綠,那也是一件了不起的功德。

張大彪說,是啊,如果有機會,咱們就可以規劃以這棵全國最大的銀杏為龍頭,建一個銀杏園林。銀杏園建成后,銀杏不僅可以藥用,還可以作為綠化苗木銷到大城市去。

黑鐵膽說,你的這個想法好。這件事比你當保安隊長更有意義。

見黑鐵膽小瞧了自己,張大彪就咬著牙說,今天我就在這裡撂下話,我張大彪以後一定會來這裡開發鳳凰山。如果做不到,我張大彪就狗屁不是!

黑鐵膽笑笑說,好,好,一言為定。

鉗子撇撇嘴說,彪子,你就吹吧!

張大彪說,牛皮不是吹的,火車不是推的。要不,咱們打下賭?!

黑鐵膽說,好啊,怎麼賭?

張大彪說,如果我來開發這座鳳凰山,你黑鐵膽就給我拿1萬塊錢。如果我辦不到,我給你拿1萬。另外,我如果辦不到,我面對大山立下毒誓,我張大彪不得好死。

黑鐵膽說,你把那1萬塊錢輸給我就行了,什麼死的活的?!

鉗子說,好,我當公正人。

黑鐵膽說,好,這就這麼說定了。另外,你如果有實力開發鳳凰山,我就有實力當上市委書記。

張大彪說,你就吹吧!

鉗子說,這個我和鐵膽打個賭。他要是能當上市委書記,我給他拿10萬塊錢。

張大彪說,好啊,這一次我當公證人。

虎子說,彪子要想伸頭開發鳳凰山,其前提條件是自己必須是一個億萬富翁。而鐵膽要成為市委書記,其前提條件是自己必須是省委書記的女婿。

鉗子哈哈大笑起來,有道理,有道理!

張大彪吐了一口濃痰說,億萬富翁,那是必須的。

黑鐵膽想了想說,當省委書記的女婿,有意思啊!

聽著幾個年輕人的談話,鐵佛寺的明月大師不由開心地笑了,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啊!

明月撩起僧袍,引著黑鐵膽一行人進了鐵佛寺。

寺院的面積很大,但真正的大殿並不多,很多建築都在文革中被毀了,現在雖然香火不錯,但到底還沒有恢復元氣。

四下里轉了轉,突然看到了殺虎口鎮的黨委書記胡小雲,鎮長劉大中從大雄寶殿里走了出來。原來,他們倆今天是來燒香的,而且是燒的頭柱香。

黑鐵膽他們幾個和胡小雲也算認識,互相點點頭,打下招呼就過去了。

張大彪小聲說,現在當官的最迷信。

鉗子說,咱們杜總的案頭不是也擺有財神像嗎?

張大彪不屑地說,那是酒神杜康的像。

幾個人在鐵佛寺里轉了轉,又跑到山上練了一會兒拳腳,這才拐向密林深處去打獵了。

山上的野生動物很多,沒費多大勁兒,他們就打到了一隻大黃羊,三隻野兔。黑鐵膽的腿腳快,他還徒手活捉了一隻紅腹錦雞。

虎子就近檢了一些乾柴,鉗子則用隨身所帶的一把土耳其彎刀把手上的獵物剝皮、切塊。

哥幾個圍坐在火堆旁,一邊吃烤肉,一邊喝酒。

在吃喝的時候,刀子又提醒張大彪和黑鐵膽,可別了他們兩個各自的誓言。

一個要開發整個鳳凰山,一個要當上市委書記。

張大彪和黑鐵膽都拍著胸膛說沒事,一點事也沒有。

想當年,真的是風華正茂、氣吞萬里如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