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權路迷局>正文_2049大佬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2049大佬

小說:權路迷局| 作者:筆龍膽_鳳凰網| 類別:歷史穿越

下午,約到戚明的時間已經是四點鐘了,而且四十半,戚明還要見人,真正談話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梁健簡明扼要地把早上房地產形勢分析電視電話會議的情況,對戚明進行了一番彙報,並提出了意見建議,認為江中省要及早考慮操作方案,防止哄抬房價,以積極的姿態響應華京關於房地產的有關政策動向。

戚明聽了之後,當即對梁健說:「梁健同志,你這種未雨綢繆的工作態度很不錯。我們地方政府,特別是我們江中這樣的經濟強省,一定要拿出一個正確的態度來,積極響應華京。這樣吧,等會我還要會見幾個企業家,開一個座談會,等會你也參加一下。會後,辛苦你這裡整理一下,融合華京房地產形勢分析會和我們省企業座談會精神,出一個具體的方案。」

梁健說沒有問題。

四點半,梁健就陪同省長戚明,出現在了江中重點企業家座談會上。這個企業家座談會雖然是小型的,但是規格卻是很高,在江中的兩大首富都來了。這兩個首富非常有意思,其中一個叫做黃建建、另外一個叫做牛天,每年的全國首富榜都是他們輪流坐莊。

黃建建是靠房地產、綜合體起家,走的是線下發財致富之路。

牛天是靠店商平台、手機支付起家,走的是線上聚沙成塔致富之路。

本來兩人各發各的財,河水不犯井水。可是人吶,就是這樣,一山不容二虎,誰都想做老大,所以牛天和黃建建一直以來,都是誰都不讓誰的。

戚明省長和侯柏堂、梁健副省長一同走進會議室的時候,牛天和黃建建都上前來爭握手。因為牛天是今年富豪排行榜上的老大,會議安排了他第一個與省長握手,黃建建的臉上明顯就不好看了。在牛天與省長握手的時候,黃建建就與兩位副省長一起握手,這意思好像是,你只握了一個,我卻握兩個。

梁健看了之後,覺得好笑。這些大老闆,梁健之前也耳聞目見過,但是這麼坐在一起開會還是頭一次。這些大老闆的名字,雖然在全國幾乎無人不知了,但是他們在面對省領導的時候,卻始終不敢太放肆,還相互爭寵。

這次會議上,主要是聽取各大型企業家對政府的意見建議。

牛天第一個發言就說,政府應該給互聯行業以更加有力的扶持力度,更加寬鬆的創業環境,而不是總依靠房地產這種行業來支撐GDP,不是長遠之計,導致經濟泡沫、危害政府公信力。只有互聯的創新,激發全民創業,才能贏得發展先機。

這話裡有話,在場的都是人精,誰聽不出來!這話是在針對黃建建。黃建建本來就有氣,聽到牛天這麼說,也不聽在場工作人員的安排,直接就抓起眼前的話筒,說:互聯是目前的創新行業,但是房地產卻是剛需行業。如果沒有房地產,你們搞互聯的住哪裡?我們不能因為有了互聯,就認為可以生活在虛擬的世界里了。在絡上我們可以虛擬,但是在現實中我們最終還是要回到自己的家!牛董事長企業里的員工,不都是在買我們建的商品房嗎?不見得他們就能住在絡遊戲的房子里!而且,我知道,牛董事長你也很喜歡購房、買地,在京華、上海你有很多房產,在香港和紐約你也有房子。這足以說明,房地產這塊大家必須重視。

牛天聽到黃建建竟然揭自己房產的老底,很是惱怒,就辯解道:我不是否定房地產,我是否定房地產泡沫。我們的經濟不應該依賴房地產,而應該依靠技術創新。否則,美、日就是我們的前車之鑒。

當兩大巨頭一開始就相互炮轟之後,就沒別的企業家什麼事了。

候柏堂副省長今天主持會議,他就只好出言提醒道:「兩位首富,實在不好意思,我們會議時間有限。如果要深入交流一些問題,就請放到會後吧,我們安排了晚宴。現在我們把時間留給其他的企業家。」

黃建建說:「好,沒問題。」

牛天也靠在了椅背上:「我也說完了。不過,我想說的是,首富只有一個。」他的意思很明顯,今天我就是首富,其他年代的首富都已經是過去時。

黃建建被氣得差點炸了,但卻沒有辦法現場發作,他只是說了一句:「江中,特別是寧州房地產的春天才剛剛開始,明年誰是首富,咱們等著瞧。」

這句話,梁健敏感的捕捉到了。

黃建建是房地產業大鱷,如果說華京方面沒有人給他支招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說他自身沒有對宏觀政策的商業敏感也是不現實的。黃建建在房地產方面,甚至有省長都更加敏銳的市場嗅覺。所以,他敢這麼說,就說明寧州的房地產市場真的要變天了。

坐在平靜的會議室內,梁健有種大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就算他是一個副省長,單憑他一個人的意志和能力,都是無法控制的。因為這是一場宏觀政策與湧入資本的較量,也是一場官方理性和社會慾望的較量。在其中,梁健能做的只是從技術層面來盡量減少普通百姓被輾軋。

戚明和侯柏堂的講話稿,都是省政府的那幫子秀才準備的,情況是有所分析,但是按部就班,多於對市場的敏感;注重格式,多於實質內容。梁健也能理解,這個會議對於在場的很多人來說,也只不過是走個形式。

就算是黃建建和牛天,他們如此針鋒相對,其實也無非是想要尋找自己的存在感而已,他們根本就不會透露任何商業秘密。

今天會議的主角不是梁健,所以會議結束后,梁健並沒有留下來吃晚飯,而是向戚省長請了假,說自己還有安排。這樣的晚宴也不喝酒,都是意思意思,戚省長也不強求。但是,當梁健走出會議中心的時候,首富黃建建卻追了上來:「梁省長,你好,今天還是頭一次在會議上見到你。」

梁健沒有想到黃建建會主動過來跟自己打招呼,他與黃建建握了握手,說:「黃董事長您好。」黃建建也不多說:「我老黃,真誠地邀請梁省長來我們公司考察。」梁健笑著說:「這是一定的,你們可是我們江中數一數二的大企業,我是必須要去拜訪的。」黃建建說:「梁省長,那就讓我秘書,與您秘書聯繫了,排定一個日子,我專程等候你的到來。」

梁健爽快地說:「行,就這麼定了。」

梁健回頭看去,今年的首富牛天,卻一直盯著戚省長在交談。梁健心想,這可能就是牛天和黃建建的不同。雖然黃建建做的產業相對傳統、線下,但是他還是看好黃建建的。

梁健在食堂吃過了晚飯,沒有馬上回招待所的房間,而是來到了辦公室。然後給項瑾打了一個電話。項瑾也剛剛吃過飯,保姆陪唐力和霓裳到庭院里去玩一會兒鞦韆了,項瑾就在單人沙發坐著,安靜看一會兒書。

接到梁健的電話之後,她微微一笑,對手機說:「今天這麼早就打電話給我?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梁健在這頭尷尬一笑:「老婆晚了嫌晚,早了嫌早,怎麼跟領導一樣不好伺候啊?」

項瑾笑著說:「我本來就是你的領導呀!」

梁健說:「對,對,你本來就是我的領導,而且是遠在京華的大領導。領導,您給我撥點經費用用吧?」

項瑾說:「果然是有事,否則不會這麼早打電話過來了。說吧,你要多少經費,做什麼用?」梁健說:「不多,先借三十萬。我的秘書牛達,買房還少三十萬首付。」

項瑾笑著道:「你這個領導當得倒是關心下屬,竟然還借錢給秘書買房,這樣的領導不多見呀。」

梁健笑著說:「小夥子工作認真,家裡也不容易。寧州的房子,很快就要漲價,如果現在不買,以後更困難。如果他的房子不搞好,也會影響工作,還不如先借一點給他。」

項瑾也不多說:「你說借,那就借吧。把他的銀行卡賬號給我吧,我現在就手機轉賬給他。」

項瑾本來對金錢看得淡,所以痛快答應,這讓梁健也心情愉快。這樣的老婆,就算自己的工資卡全部交給她管,也不會有不平衡。梁健接著又問項瑾:「我們在寧州已經有一套房子了,要不要再買一套?」

項瑾就說:「寧州、鏡州、京華我們都有房產了。不需要這麼多房子吧。反正錢足夠用了,房子足夠住了。以後唐力和霓裳,我相信他們能夠憑藉自己的努力過得很好。所以,這個房子,就不要買了吧。」

梁健聽了笑著道:「我這可是已經跟你說了,下次別因為房價翻了翻,說我這個老公沒有提醒過你。」

項瑾嬌聲道:「你覺得,你老婆是這樣的人嗎?正經的,什麼時候會京華一趟?」

梁健說:「這個周末。我想約中-組部幹部二局局長曹也興吃個飯,到時候請老婆陪同,不知行不?」

項瑾聽說梁健要回來,心裡開心:「這個可以有。」

這時候,梁健感到手機中有電話衝進來,一看是省紀委書記章平心,心下不由一愣,他找自己有什麼事?

  • (快捷鍵:←)
  • 權路迷局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