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四十八章 苦澀的勝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苦澀的勝利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揭牌儀式之後,大家各自散去。

青兒這妮子並沒有離開,拉著歐陽朔蹦蹦跳跳地跑進錢莊。只見她快步地走到櫃檯,遞上剛剛得到的代金券,驕傲地說道:「我要兌換成現錢。」

櫃檯工作人員是一名青年男子,他哪裡想的到,這錢莊剛剛開張,就有人來辦理業務。錢莊的銀錢,還是剛剛歐陽朔放進去的,都還在金庫躺著呢,櫃檯這邊一毛錢都沒有,怎麼給她兌換。小夥子被青兒這麼一鬧,急的跟什麼似的,臉色微紅,非常的不好意思。

歐陽朔沒有阻止青兒的任性,剛好他也想看一下錢莊工作人員的辦事水平。映柚看到歐陽朔默不作聲,立即想明白了他的用意。二話不說,直接帶著那名工作人員去後院銀金庫,提取現銀。

前後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青兒就用那張代金券兌換到了20枚銀幣。小丫頭笑嘻嘻地將它們放入自己可愛的小荷包內,加上之前獎勵的那一枚金幣,儼然瞬間變身小富婆。

歐陽朔站在一旁,滿意地點點頭,錢莊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

回到領主府,青兒討好地將剛剛得到的糧食券和肉食券交到顧三娘手中。私有化之後,住在領主府的眾人,除了歐陽朔,自然都是要交伙食費的,可沒有吃白食的道理,青兒這丫頭倒是自覺。

即使是身為領主府廚師,從明天開始,顧三娘也必須到外面的糧鋪或者肉鋪採買食物,斷沒有再像現在這般,直接從倉庫提取的道理。歐陽朔希望領主府能夠以身作則,為各行政單位做好表率作用。

現在各司辦都集中在領主府辦公,還看不出什麼。等到以後領地規模擴大,各司辦自然是要獨立出去辦公的。他不希望出現那種以公謀私的情況,早早地出現在山海村。

現在住在領主府的,除了二娃子,薪水都很豐厚,倒是不在乎這麼一點伙食費。至於二娃子的贍養費,映柚已經主動表示,由她來承擔。

整個領地,只有歐陽朔一個人,只負責發薪水,不領任何的薪水,完全的由領地供養。這倒不是他矯情,而是必須通過這樣的制度安排,來維護領主的權威。畢竟這還是古代社會,他必須遵循基本的遊戲規則。他可不敢玩現代社會的那一套民主制度,除非腦子進水了。

顧三娘之前已經得到歐陽朔的授意,自然心知肚明。她也不矯情,接過青兒遞過來的票券,笑著說道:「咱們的二姑娘,可是出息咯1

青兒跟三娘的感情,那是極好的,跟映柚也不相上下。她嬌嗔地抱著三娘的胳膊,晃了又晃,不停地撒嬌,「姐姐凈會取笑人家,青兒不依。」

歐陽朔看著青兒一副孩子相,好笑地搖搖頭,這丫頭,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地長大埃他忍不住打趣道:「青兒,剛得了那麼些錢,你不準備去把裁縫鋪買下來嗎?領地現在可不只你一個裁縫,要是被人捷足先登,到時候你可不要找我哭鼻子。」

「呀,我都忘了,快快。」青兒也不管歐陽朔的打趣,急急忙忙闖進旁邊的行政辦公室,要去找建設司的趙得旺。

歐陽朔看著這隻皮猴子,怎麼也生氣不起來。默契地跟映柚對視了一眼,無奈地搖搖頭,邁步走進行政辦公室。

辦公室里,趙得旺正在跟青兒介紹商鋪的價格,「根據建設司定價,裁縫鋪售價是56銀幣。可以一次性付清,也可以選擇到錢莊貸款。」

「好貴哦~~~」青兒一邊嘟囔著,一邊不舍地從小荷包內取出剛剛得到的那枚金幣,可憐兮兮地遞給趙得旺,傲嬌地說道:「我要一次性付清1

趙得旺看著那枚金幣,苦笑地搖搖頭。他可沒有歐陽朔那樣的本事,可以將金幣化開,只好求助地看著剛剛走進來的歐陽朔。歐陽朔接過那枚金幣,放入儲物囊中,再次取出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100枚銀幣。

趙得旺接過56銀幣,剩下的還給青兒。接著從桌子上取出一張已經蓋好領主印信的空白房契,認真地填寫房產信息以及房產所有人信息。多虧了上次成人掃盲班的培訓,要不然的話,光寫這個就能將他難倒。

青兒笑嘻嘻地接過房契,炫耀似的在歐陽朔面前晃了晃。後者不留情面地敲了敲她的小腦袋,笑著說道:「好好收著吧,丟了可不給你補。」

青兒悟著小腦袋,瞪了歐陽朔一眼,再不理他,笑嘻嘻地跑到映柚跟前炫耀去了。

歐陽朔看向趙得旺,說:「我看吶,建設司乾脆就在錢莊設立一個辦事點吧。這樣的話,村民就可以將購房和貸款放在一塊兒辦好,省得兩頭跑。」

「還是大人思慮周全。這樣吧,最近這段時間,我就親自坐鎮錢莊,一定把這差事辦好。」趙得旺趕緊立下軍令狀。

歐陽朔點點頭,轉身離開辦公室。

下午五點,騎兵隊剿匪歸來。得到消息,歐陽朔親自帶著領主府一眾主官,在村口迎接凱旋歸來的勇士們。

史萬歲騎著他那匹黃驃馬,走在隊伍最前面,見到歐陽朔,立即翻身下馬,單膝跪地,高聲說道:「末將史萬歲,拜見主公。」

身後的騎兵隊紛紛跟著下馬,單膝跪地,齊聲說道:「拜見大人1

歐陽朔將史萬歲扶起,笑著說道:「眾將士辛苦了1

由林逸負責押送戰利品,分門別類地移交給行政署、財政司以及物資儲備司。歐陽朔領著史萬歲,來到領主府議事廳,聽他彙報這次剿匪詳情。

坐下之後,史萬歲開口說道:「這次剿滅流寇營,比預想中的要曲折一些。原本按照計劃,末將是想參照大人上次使用的誘敵之計,將那些流寇引出營地。再在野外利用騎兵隊的機動優勢,解決掉他們。」

「沒有想到,他們的首領這次非常謹慎。雖然沒有識破我們的偽裝誘敵之策,但是也僅僅只派遣了十幾名流寇來追擊。不得已,末將只能率領隊伍直接衝進營地,跟他們貼身肉搏。」

歐陽朔沉重地點點頭,「這樣看來,下次擴軍的時候,有必要增加步兵。這種攻城略地的活兒,還是步兵比較擅長。用騎兵去突襲營地,無異於以己之短攻敵之長。」

「大人說的極是。好在這一次的敵人不算強大,士兵們作戰勇猛,總算是不負大人所託,順利地將流寇營剿滅。」史萬歲贊同地點點頭。

歐陽朔知道,真正的作戰過程肯定沒有史萬歲說的這般輕鬆,回想起方才士兵歸來的疲憊情景,他關心地問道:「這次部隊的傷亡情況如何?」

「傷亡情況,比預想中的要嚴重一些。這一次,騎兵隊加上軍情司,共122人出戰。其中,陣亡一人,重傷五人,輕傷二十四人。」

聽到有人陣亡,歐陽朔心裡不禁抽搐了一下,凝重地問道:「居然有人陣亡,是否已經通知了他的家人?」

「據末將了解,陣亡的士兵是一名孤兒,在山海村並無親人。」

歐陽朔沉默地點點頭,這種情況在荒野並不少見,很大一部分的流民,都是孤身一人,最多也就是有幾名同鄉,真正拖家帶口的並不多見。

一百二十人出戰,就有三十人傷亡。接近四分之一的傷亡比例,讓這場勝利顯得有點苦澀。

歐陽朔知道,史萬歲這樣的猛將,勝利才是他的根本追求。普通士卒的傷亡,並不是他心中的頭等大事。因此,在制定作戰計劃的時候,並沒有太過顧忌普通士卒的性命。

這一次讓史萬歲單獨率隊出征,是歐陽朔的一個重大失誤。如果當時他也在場的話,絕對不會允許這麼莽撞地直接突襲營地。

畢竟是取得了勝利,歐陽朔也不好當面批評他,但是也沒有了絲毫的談性,直接讓史萬歲迴轉軍營去了。

送走史萬歲,歐陽朔起身前往醫館探望傷員。

一次性接近三十人的傷員,讓宋大夫忙得腳不著地。好在大部分都是輕傷,簡單地包紮一下就沒什麼大的問題。關鍵是那五名重傷傷員,缺胳膊斷腿的,這一次能夠保住性命,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從醫館出來,歐陽朔心情沉重,對史萬歲產生幾分怨氣。自己將部隊交給他,他卻不知道珍惜,真是沒有腦子的莽夫。

當然。作為一位合格的領主,他是不會將這種怨氣表現出來的。外人看起來,領主大人依然是那樣的溫和仁慈。

晚飯之後,山海村在廣場上舉行火葬儀式。除了一開始陣亡的那名士卒,下午的時候,又有一名士卒不治身亡,讓歐陽朔更加的痛心不已。

因為現在整個領地範圍,都將是未來的都城,並不適合建設墓地,所以選擇火葬。歐陽朔打算將陣亡士卒火葬之後,骨灰存放在村中祠堂。等到升級到鄉鎮,建立墓園之後再行安葬。

村民們自發地來到廣場,為陣亡的英雄們送行。歐陽朔親自點燃火堆,熊熊大火,瞬間將陣亡士卒吞沒。變換的火光中,歐陽朔的表情凝重而平靜,讓人難以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