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六十九章 聚會(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 聚會(下)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大廳里的同學,見到阮平如此熱情地將歐陽朔引進大廳,紛紛面露驚疑。要知道,得此待遇的,除了歐陽朔,只有班花宋佳。

大廳一共擺著四桌,阮平將歐陽朔引到第一桌,笑著說道:「來來來,我們的大帥哥歐陽朔,大家都還認識吧?」

坐在第一桌的,除了班花宋佳,還有歐陽朔之前在買年貨的時候遇到的譚曉麗和孟菲菲兩女,見到歐陽朔,都笑著打招呼。

阮平離開之後,歐陽朔也不拘謹,笑著和幾位老同學閑聊。

這個世界,永遠不缺那種害紅眼病的人,同樣坐在第一桌的趙慶林就是其中的一個。趙慶林的家境也算殷實,畢業之後,在父母的幫助下,在交州最有名的地產公司冰峰集團擔任經理助理一職。在一眾初中同學中,算的上是成功人士。

對於阮平的家境背景,趙慶林無疑是羨慕的。這次特意趕來參加同學聚會,未嘗沒有刻意結交的意思。沒想到,阮平只是禮貌地將他安排到第一桌之後,就沒再搭理他。反倒是對歐陽朔這個臭小子,熱情有加,自然嫉妒的不行。

只見他陰陽怪氣地沖著歐陽朔說道:「喲,老同學,挺心急的嘛,這麼快就把阮少送的手錶帶上了,平時捨不得買這麼奢侈的電子產品吧?」

趙慶林這麼一說,全桌寂靜。有兩個之前的學霸,現在卻混的很一般的同學,更是自動地對號入座,羞愧的不行,恨不得將兜里的手錶埋進地里。

歐陽朔戲虐一笑,還真有這麼不知趣的湊上來打臉,他可不是初中時候的好好先生,受得了這樣的挑釁。「確實捨不得。聽說趙慶林同學家境殷實,何不趁此機會,效仿阮平,給每位同學送上一部智能手機,好事成雙,豈不美哉?」

一桌的同學立刻哄然大笑,再沒有了之前的尷尬,紛紛戲虐地看著趙慶林,想他怎麼回答。

「你1趙慶林沒想到歐陽朔如此的無恥,不僅自揭其短,而且還反將了他一軍。他是家境殷實,但那也是相對這幫同學而言,不然也不用巴巴地趕來巴結阮平。真要他拿出二十多萬信用點來準備禮物,那是不可能的。

歐陽朔也沒心思理會趙慶林的嘴臉,自顧拿起茶杯,悠閑地喝起茶來。

坐在他右手邊的譚曉麗湊了過來,朝他豎了個大拇指,讚歎地說道:「了不得!這還是以前那個沉默寡言的書獃子嗎?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要不是姐姐已經有了男朋友,都想倒追你咯。」

「噗嗤1歐陽朔嗆了一口茶,現在的女生都這麼開放嗎,聊起天來如此的肆無忌憚,一點兒都沒有女兒家的矜持。

「你那什麼表情啊,怎麼滴,難倒姐姐還配不上你不成?!雖然你是長的有點小帥,但是姐姐也是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的好嘛1看到歐陽朔的表情,譚曉麗表示很受傷,潑辣地說道。

歐陽朔立馬舉手投降,「譚同學,譚大美女,我錯了,真的錯了。你就繞過小弟這麼一回吧。」

「哼,算你小子識相。」譚曉麗眼珠子一轉,再次湊到他身邊,賊兮兮地說道:「哎,你還沒有女朋友吧,我把我們家菲菲介紹給你怎麼樣。」

這邊歐陽朔還沒說什麼呢,坐在一旁的孟菲菲已經不依,紅著臉,捶了譚曉麗一下,嬌嗔地說道:「譚曉麗,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看著身邊的兩位女士嬉鬧在一起,歐陽朔苦笑地搖搖頭,視線無意中掃過坐在他對面的宋佳,微微一怔,含笑地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宋佳跟阮平一樣,同樣出身世家大族,宋氏財團在嶺南也是數一數二的。再加上宋佳本身又長的極美,氣質非凡,令人難以接近。從初中開始,阮平就一直在追求她。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今天的這一場同學聚會,聯絡感情是其次,更多的還是阮平做的一個局,一個對宋佳發起愛情攻勢的局。歐陽朔倒是有些佩服阮平這位公子哥的韌性,孜孜不倦地追求了近十年,到現在還沒有放棄。

宋佳今天穿著一身白色釘珠高腰連衣裙,越發顯得女神范十足。看到歐陽朔打招呼,俏皮地起舉起手中的茶杯。歐陽朔好笑地搖搖頭,同樣舉起手中的茶杯,來了個隔空敬酒,顯得默契十足。

這一幕被一旁的趙慶林看到,嫉妒的簡直要發狂,沒看到女神連正眼都不看他一眼嗎?對歐陽朔的恨意,越發的濃重。

沒過多久,所有的同學都已經到齊,聚會正式開始。阮平回到第一桌,坐在上首中間,左右分別坐著宋佳和歐陽朔。

同學聚會,自然免不了觥籌交錯。相熟的,不相熟的,很快都能喝到一起去。一起回憶初中的那一段青澀時光,倒真有了一點老友重逢的感覺。

沾了阮平的光,來跟歐陽朔喝酒的還真不少,有那真情實意的,也有不懷好意的。歐陽朔統統來者不懼,要論酒量,他還真沒怕過誰。

當然,最風光的還是阮平。找他喝酒的絡繹不絕,這會兒已經不知道被哪桌拉到去拼酒了。

「老同學,一起喝一個吧1耳邊傳來悅耳的女聲,轉頭一看,原來是坐在旁邊的宋佳,對他舉起了手中的紅酒杯。

歐陽朔點點頭,給自己倒上紅酒,笑著說道:「好,敬我們的女神一杯。」說著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荊

沒想到,宋佳也是一飲而盡,精緻的臉龐瞬間就變得紅撲撲的。

歐陽朔可是記得,剛才阮平敬酒的時候,她也只是象徵性地眯了一小口。他完全想不到,自己有什麼地方,能夠得到宋佳垂青。

說實話,初中的時候,兩人並沒有太多的交集。一個出身富貴,氣質高冷,猶如雪山上的冰蓮,高不可攀。一個出身平平,心比天高,沉默寡言,猶如空谷幽蘭,孤芳自賞。

想不明白,歐陽朔也不在意,趁著機會,和宋佳閑聊起來。經歷過范仲淹的洗禮,歐陽朔的談吐已經進步不少,兩人倒是聊的投機。

這個時候,阮平走了回來,後面跟著趙慶林。見到歐陽朔和宋佳聊的如此投機,笑著說道:「我這一走,你們兩個倒是聊得挺投機的。」

歐陽朔不知道,阮平是否話中有話,也沒那個揣摩的必要,現實中的一切,對他而言不過是過眼雲煙,笑著說道:「大紅人,還是坐下吃點菜吧。」

歐陽朔想輕輕地揭過,有人卻不樂意。趙慶林像個小丑似的,從阮平身後跳了出來,譏諷地說道:「我看吶,有些人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儼然以阮平的走狗自居,為主人吶喊助威。

歐陽朔臉色一沉,正想教訓趙慶林一頓,讓他長點見識。不曾想,宋佳已經先他一步,出聲嗆到:「某些人自甘下賤,我管不著。歐陽朔是我朋友,誰要再敢對他不敬,我絕不輕饒。」

被宋佳這麼直白地點名辱罵,趙慶林神情一滯,滿臉羞愧地走回自己的座位,氣焰全無。一雙眼睛,惡毒地盯著歐陽朔,恨不得將他剝皮抽筋。

原本阮平並沒有多想,被這麼一鬧,臉色就有些陰晴不定。好在作為豪門公子,該有的城府還是有的,笑著圓場:「大家都是同學,沒必要如此。來來來,我們幾個一起喝一個。」

歐陽朔臉色平靜地舉起酒杯,一飲而荊後面的時間,雖然阮平極力調解,氣氛還是有些沉悶和尷尬,好好的一場聚會,變得不倫不類。

不得不說,阮平也是個應變的高手。趁勢早早地結束聚餐,大聲宣布:「各位同學,我已經在酒店三樓KTV,定了一個豪華包房,大家一起去唱歌吧。」

眾人紛紛叫好,酒酣耳熱之際,再能吼山那麼幾首歌,自然是極好的。

歐陽朔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安排,頓時有些為難。他可沒有忘記,寶貝冰兒還在家裡等他呢。反正這次聚會的目的也已經達到,該見不該見的都見了,該緬懷的也都緬懷了。逝去的青春年少,終究如春風般,一去不復返。

「阮平,唱歌我就不去了,家裡還有人等著,你們玩的開心。」歐陽朔笑著對活動主持者阮平說道。

阮平巴不得他早點走,省得宋佳真的跟他有什麼糾纏,故做遺憾地說道:「哎,本來還想跟你合唱一曲呢,家人為重,我也不敢留你,路上小心。」

歐陽朔輕輕點頭,跟幾個相熟的同學道別之後,轉身走出大廳。也不管一旁的譚曉麗直說他不夠意思,竟然提前退場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