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七十二章 水匪(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 水匪(中)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二月二十七日,冷謙帶著招攬裴東來的信件,再次偷偷地潛入水寨。

走在水寨的大街上,冷謙隨手拉過一名水匪,帶到旁邊的小巷,神神秘秘地說道:「嘿,兄弟,聽說了嗎?」

那水匪懵懵懂懂,「聽說什麼?」

「怎麼?你還不知道埃我表哥的四舅媽的親侄子在二首領手下做事,他偷偷地跟我說,二首領這次要干一票大的。」冷謙故作驚訝地說道。

「嘿,兄弟,你快告訴我,二首領準備幹啥?」果然,八卦是人類的天性,古今中外,男女老少,莫不如此。

「我悄悄地告訴你,你可千萬別告訴別人啊,要不然連累到我表哥的四舅媽的親侄子,那可是吃不了兜著走。」冷謙繼續引誘道。只有來之不易的消息,才更容易讓人接受不是。

「好好好,我保證不告訴別人,兄弟你快說吧1

冷謙故意左右看了一眼,見沒有旁人,方才壓低聲音說道:「我跟你說啊,咱們的二首領不滿大首領包庇三首領,這次要兵諫,想自己做大首領了。」

「啊?真的假的,二首領有這麼大的膽子?」

「嘿,不信拉倒。咱們的那位二首領啊,天不怕地不怕,什麼事情干不出來。還記得去年襲擊官軍的事情嗎?那就是咱們二首領帶人乾的。」冷謙的準備工作做的極為充足。

「兄弟你說的是。哎,這樣一來,咱們這些底下的人,又得遭罪了。」

「誰說不是呢,我是看兄弟你有緣,才偷偷地告訴你。咱們吶,還得早作準備才是,要不然的話,稀里糊塗地就被當成替死鬼。」冷謙動情地說道。

「對對對,多謝兄弟相告,我保證不告訴別人。」

「那就好。記住啊,千萬別告訴別人。」冷謙再次強調道。

冷謙走後,那位聲稱絕不告訴別人的好漢,轉身就把這消息告訴了自己二舅家的三兒子,完了還信誓旦旦地說道:「記住啊,千萬別告訴別人。」

二舅家的三兒子轉身又告訴了隔壁老王家的二小子,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於是乎,不到半天的時間,整個山寨都傳開了。人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神神秘秘地說著悄悄話,完了還不忘說一句:記住啊,千萬別告訴別人。

當黑龍收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一點,距離冷謙散播謠言,整整過去了兩個小時。水寨聚義廳,黑龍一臉陰沉地坐在寶座上,冷冷地說道:「二弟啊,二弟,你果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聚義廳下首,坐著水寨的狗頭軍師,他皺著眉頭說道:「大當家的,這件事有些蹊蹺埃如果,我是說如果,二當家的真要這麼干,怎麼會將消息提前泄露出來呢?這太不符合情理。」

黑龍臉色一凝,陰晴不定地說道:「軍師的意思,是有人在故意散播假消息,來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

「屬下只是猜測。但是該有的防範,還是得有。」

「會是誰,有這樣的動機?」黑龍追問道。

軍師神色一滯,吶吶地不敢言語。

黑龍擺了擺手,不耐煩地說道:「軍師有何話,但說無妨,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有什麼忌諱的。」

「那屬下就斗膽直言。屬下以為,三當家是最大的嫌疑人。」

「什麼?你是說東來,這怎麼可能?」對軍師的答案,黑龍感到很驚訝。

既然已經講明,軍師也就不再諱言,「不錯。大當家的,您仔細想一下,如果您與二當家相爭,那麼最大的受益人是誰?」

黑龍想了一下,不確定地說道:「會不會是東面的山海鎮?如果我們內訌,山海鎮也會是最大的受益者,他們完全有這樣的動機。」

軍師點點頭,自信地說道:「屬下也想過,可能是山海鎮所為。但是據探子回報,山海鎮一切如常,完全沒有對我們有所防備。估計他們還沉浸在新年喜慶的氣氛里,連我們的存在都不知道呢。」

黑龍顯然還是不信,他對裴東來還是非常信任的。他起身在大廳里走來走去,皺著眉頭,努力地想要看清眼前的迷霧。

「你說,會不會這一場鬧劇,是二弟放出的煙霧彈。目的就是讓我懷疑到東來的身上,這樣的話,他正好亂中取勝。」黑龍腦海靈光一閃,脫口說道。

軍師心中一驚,仔細想一想,還真有這種可能。二首領自稱水蛇,就是崇拜蛇的冷血和狡猾。這件事情,還真的有點像他的做事風格。

見軍師沉默,黑龍已經心中有數,看來自己是真的抓住問題的關鍵了。冷聲說道:「二弟啊,二弟,你還真是一頭喂不飽的白眼狼。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做大哥的心狠手辣了。馬上吩咐下去,立即抓捕水蛇,生死不論。」

「遵命1軍師不敢怠慢,立馬離開聚義廳,調兵遣將去了。

作為水寨的大本營,聚義堂常駐一個中隊的水匪,包括精英水匪三十人,普通水匪七十人。該中隊負責聚義堂的安保工作,聽命於大首領黑龍一人。

然而,就在黑龍還在聚義廳商議對策的時候,水蛇已經先一步行動。他太了解自己這位大哥了,不管消息是真是假,從今往後,水寨都沒有他水蛇的容身之地。既然如此,何不趁勢搏一把。

作為水寨的二首領,水蛇直接掌控兩個中隊,包括精英水匪六十人,普通水匪一百四十人。這些部隊,平時都駐紮在水寨軍營。得到消息之後,水蛇立即安排心腹,將這些部隊分批調出軍營,在他的宅子里集合。

上午十一點半,水蛇率領心腹部隊,從宅子出發,直奔聚義堂而來。浩浩蕩蕩的部隊,讓水寨的非戰鬥成員惶恐不安,早上的傳言已經變成現實。

等水蛇的部隊趕到聚義堂門口的時候,軍師正率領聚義堂駐軍,準備前往水蛇家抓拿叛逆呢。於是乎,兩路人馬在聚義堂門前短兵相接。

黑龍得到消息,一邊安排人從後門出去,前往軍營求援,一邊快速趕到前門。看到眼前的對峙情景,冷笑著說道:「二弟,你果然懷有異心。怎麼的,這麼快就想取大哥而代之?」

水蛇同樣冷冷一笑,「大哥莫說二哥。既然大哥如此的不信任我,那做弟弟的,也只有對不住了。」

眼看形勢不對,黑龍退一步說道:「二弟,只要你將部隊遣散回軍營,我保證既往不咎,怎麼樣?」

這個時候,一名心腹走到水蛇身邊,低聲說道:「二當家的,我看大當家的這是在拖延時間。我們應該立即進攻,否則遲則生變。」

水蛇點點頭,冷笑一聲:「大哥莫要裝腔作勢。全體都有,進攻1

從實力對比上看,水蛇這一邊的部隊整整是聚義堂的兩倍,完全佔優。但是,黑龍一方依靠聚義堂布置的箭塔、城柵、鹿角等防禦工事,一時之間,倒也穩住了陣腳,戰局陷入膠著狀態。

想著一旦裴東來率領軍營的另外兩個中隊趕到,那麼勝利的天平就將再次傾斜。水蛇咬咬牙,親自上陣,勢要以最快的速度攻破聚義堂。只要擒殺黑龍,即使裴東來趕來,也無濟於事。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軍情司冷謙在順利散播完謠言之後,立即前往裴東來的宅院。

按照慣例,平時的時候,裴東來只有在下午的時候,才會呆在軍營。上午無事的話,一般都呆在家裡。畢竟水匪和正規軍還是有很大的區別,沒有每天早起訓練的習慣,大多紀律渙散。這也是水蛇能夠順利地將部隊調出軍營的原因,要不然的話,早已被裴東來所察覺。

作為外來戶,裴東來在水寨並無親屬,宅院內只有三四名雜役。冷謙非常順利地潛入到裴東來的書房,方才被他發覺。

「誰?」裴東來在書房警覺地問道。

「裴將軍您好,我是山海鎮信使,帶來我家大人的問候。」

書房裡沉寂了五六分鐘,方才傳出聲音,「進來吧1

冷謙鬆了一口氣,迅速走進書房,剛才他可是做好了隨時逃跑的準備。書房中,一名中年武將居中而坐,手裡捧著一部兵書。眼神冷冷地看著推門進來的冷謙,「你到真是膽大,竟敢闖入水寨,還這麼明目張地走進我家。」

冷謙不卑不亢,鎮靜地說道:「不敢當裴將軍誇讚,冒昧打擾,還請見諒。我家大人愛惜賢才,得聞將軍在此,特遣屬下前來拜會。」說著,從懷中取出范仲淹寫的書信,遞給裴東來。

裴東來拆開信件,看過之後,臉上陰晴不定,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說道:「你家大人心意,我已知曉。只是裴某深受大當家救命之恩,不得不報。裴某絕不會做背棄山寨之事,你請回吧,我也不攔你。」

冷謙點點頭,有些明白裴東來矛盾的心情。一邊是救命之恩,一邊是知遇之情,委實難以抉擇。最終,裴東來選擇報恩,放棄了施展平生抱負的機會,確實是一條重情重義的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