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七十七章 元宵燈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 元宵燈會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處理完甲坊司的事情,歐陽朔回到書房,按時下線。,

現實中正好是正月十五,春節假期即將結束,上班族早在初八就已經開始上班。明天開始,學校也將陸續開學。整個寒假,冰兒每天都要睡懶覺,好吃好喝伺候著,小臉蛋變得更加肥嘟嘟,可愛到爆。

昨天孫小月打來電話,說今天返回交州,要跟他們一起過元宵。歐陽朔特意從超市買來不少菜,準備晚上做上一頓大餐。

下午三點,孫小月準時到家,帶來了不少家鄉的特產。好久沒見,自然又是一番寒暄。冰兒這丫頭,對孫小月極為依戀,獻寶似地將上次廟會買的禮物送上,接著將新的玩伴雪兒介紹給小月姐姐。

孫小月看到雪兒,十分地驚訝,她是認識這款人工智慧寵物的,自然知道價值不菲。她轉身看了一眼歐陽朔,沒想到這個當哥哥的,竟然如此的闊綽。不聲不響地,買下如此奢侈的禮物。

她是越發看不透歐陽朔了,這個整天不務正業,一天到晚就知道玩遊戲的男子,好像披著一層神秘的面紗,讓人無法看透。

這次回家,她的爺爺,中科院院士,聯邦著名船舶設計專家,竟然悄悄地跟她提起《地球online》這款遊戲。當她將自己了解到的消息告訴爺爺的時候,爺爺竟然跟歐陽朔一樣,鼓勵她玩這款遊戲。這次回到交州,她已經從網上訂好了遊戲艙,明天就會送過來。

「姐姐,你怎麼不理冰兒呢?」一旁的冰兒嘟著嘴,委屈地說道。

孫小月一愣,自己剛才竟然發起呆來,把冰兒晾在一邊,連忙哄到:「啊,哈哈,姐姐是看到雪兒這麼可愛,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呢。」

「是吧,嘻嘻,冰兒也是這麼覺得,跟冰兒一樣的可愛咯。」

「不知羞,哪有這樣誇自己的。」

「姐姐~~~」小丫頭立即不依,撲進孫小月懷裡,扭來扭去。

歐陽朔看著她們在客廳嬉戲,沒來由地想起了宋佳。自從初四那天的同學聚會之後,他跟宋佳仍然保持著聯繫,不時地通上一兩次電話。對於宋佳的感情,自己也把握不準,同學、朋友或者紅顏知己?還真是一筆糊塗賬。

晚飯之後,孫小月笑著說道:「哎,明天開始我也玩《地球online》,有沒有什麼要指教的?」

歐陽朔一驚,「怎麼突然開竅了?之前不是還挺堅決的嘛1

「哼,誰知道呢,你們一個個神神秘秘的,是我爺爺建議我玩的。」

「你爺爺?」

「是啊,他是聯邦的船舶設計專家,也不知道從哪得到的消息,又不跟我解釋,就是直接讓我玩這個遊戲,這次購買遊戲艙的錢都是他老人家資助的呢。」孫小月大大咧咧地說道。

歐陽朔點點頭,這說,遊戲背後的真相已經從大勢力逐漸向中型勢力滲透了。不久之後,遊戲又將迎來一大批的新人玩家。「之前我跟你說過,這款遊戲分為領主模式和冒險模式,你準備選哪種?」

孫小月想都沒想,「當然是冒險模式啦,你說的領主模式,我可玩不來。」

「冒險模式的話,也分為戰鬥職業和生活職業,要我介紹一遍嗎?」對孫小月的選擇,歐陽朔並沒有干預。

「不用啦,我已經在論壇上查過了。我並不喜歡打打殺殺的,準備選擇生活職業。可就算是生活職業,種類也太多了,都不知道選哪樣。」

歐陽朔心中一動,不動聲色地說道:「生活類職業的話,我倒是覺得建築師非常的適合你,跟你現在學的專業也很契合。你不知道,這款遊戲非常的真實,後期建築師會有非常大的發揮空間,你正好可以一展所學。」

「呀,我怎麼沒想到呢,好,就聽你的,選擇建築師。對了,把你的id告訴我吧,進遊戲后我好聯繫你。」孫小月倒是從善如流。

歐陽朔面露難色,就知道她會問這個,「咳,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解釋。總之,我的id還不能告訴你。如果你信任我的話,就把出生地點設定在大理府。反正現在我們一個是冒險玩家,一個是領主玩家,暫時也不會產生交集。合適的時候,我會給你一個信服的解釋。」

不是歐陽朔不信任孫小月,而是他的身份實在太敏感,不得不慎重。萬一被孫小月無意中說漏了嘴,那麻煩可就大了,不僅僅是他,就連冰兒都會被牽連,這不是他想看到的。

孫小月嘴巴一嘟,不滿地說道:「不說就不說,什麼嘛,神神秘秘的。」

歐陽朔無言以對,氣氛有些尷尬。

「對了,你不用擔心冰兒的問題,我可不像你這個遊戲狂,不會每天那麼早登陸遊戲的。」回房間之前,孫小月笑著說道。

歐陽朔點點頭,轉身回房間登陸遊戲。

下午的時候,各式各樣的花燈已經掛滿了山海鎮的大街小巷。那有商業頭腦的商鋪,紛紛推出促銷活動,在店前掛起花燈,只要答對燈謎,就有獎勵。

晚飯過後,青兒這妮子就要拉著歐陽朔去賞花燈,猜燈謎。

歐陽朔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猜燈謎可是個高難度的活兒。為了不出醜,他乾脆將范仲淹、田文鏡、徐叔達、蘇則以及周海辰這幾位文士拉上。

好的燈謎,都集中在商業街上。有那簡單的燈謎,歐陽朔倒是也能猜上一兩個。比如什麼「半部春秋,打一個字」,春和秋各取一半,當然就是個秦字。「半耕半讀,打一個字」,耕和讀各取一半,就是個講字。

難度再大一點的,像「風裡去又來,峰前雁行斜,打二字花卉名」,風的裡面去掉剩幾,又再進去便成鳳;峰前是山,雁行象形人字,人字斜一斜便成單人旁,峰前雁行斜便成仙字。因此謎底是「鳳仙」。

「大哥,這個謎底是什麼呀?」青兒指著一個燈謎問道。

歐陽朔抬頭一看:劈岩移山,築田植柳,打一花名。他敲了一下青兒的腦袋,笑著說道:「這麼簡單的都猜不到。把岩上下劈開移走山字剩下石字,築田植柳表示在柳下邊加個田字,稍作變形是榴字,謎底不就是石榴咯。」

青兒悟著小腦袋,可憐兮兮地說道:「人家就是猜不到嘛1不甘心地指著另外一個燈謎說道:「那這個呢?枝頭點點殘月影,打一字。」

這個倒是有些難度,歐陽朔靈機一動,笑著說道:「沒規矩,怎麼好我一個人來猜,這個燈謎就交給蘇則先生吧。」

蘇則笑著說道:「枝的頭為木,點點在木字頭上加兩個點成米字,殘月表示把月字的撇去掉部分成弓字,影表示弓成雙,組合起來便成粥字。」

路過雜貨鋪的時候,店前掛的一個燈謎吸引了一大票的遊客,議論紛紛,卻無人猜出謎底。這下子,就連范仲淹、田文鏡幾人都來了興緻。

看到歐陽朔一行,大家自覺地讓開一條道,只見燈謎寫著:黃絹、幼婦、外孫、齏臼,打一成語。

以歐陽朔的水平,那完全是看得雲里霧裡。反倒是范仲淹和徐叔達相視一笑,顯然都已經猜到了答案。

「不如兩位一起寫出謎底,看是否一致?」歐陽朔打趣道。

兩人點點頭,接過雜貨鋪遞過來的紙筆,快速寫下答案。展開一看,雙方寫的都是「絕妙好辭」。

徐叔達笑著說道:「就由我來解釋一下吧。黃絹,指有顏色的絲織品,合成絕字,幼婦就是少女,猜妙字;外孫,是女兒的兒子,猜字為好;齏臼,也就是盛裝和研磨姜、蒜、韭菜等調味料的器具,它每天接受的都是辛辣之味的東西,所以是辭。因此謎底就是絕妙好辭。」

周圍的遊客聽完解釋,恍然大悟,紛紛叫好。雜貨鋪湊趣地送來獎品,是一盞精緻的影紗燈,以各色麻紗蒙制,上面繪花鳥蟲魚、山水樓閣,並配上金色雲紋裝飾及各色流蘇。

范徐二人自然不會提著一盞花燈在街上逛,最終落到了青兒的手裡。

走過武館的時候,田文鏡也湊趣地猜出一則燈謎:二人抬頭不見天,十女巧種半畝田。八王問我田多少?土上加田有一千。打一成語。

青兒猜燈謎不行,問問題倒是積極地很,笑著說道:「仰光先生,這個謎底怎麼解?」

田文鏡笑著說道:「二人抬頭不見天就是夫字,十女巧種半畝田是個妻字,八王問我田多少就是一個義字,最後一句土上加田有一千就是重字。夫妻義重,但願世間家家能如此。」

難度最高的一則燈謎是徐叔達親自準備的,掛在領主府前的廣場上:佳人佯醉索人扶,露出胸前白雪膚。走入幃尋不見,任他風雨滿江湖。

最終,還是范仲淹猜了出來,笑著說道:「首句佳人佯醉索人扶以諧音衍義為假倒,再諧音作賈島;第二句露出胸前白雪膚衍義為肋白,再諧音作李白;第三句走入幃尋不見,幃與羅賬相近,故衍義為羅隱;末尾四句,任他風雨滿江湖衍義為攀浪,再作諧音潘閬。李白、賈島、羅隱、潘閬這四人皆為唐代著名詩人。」

賞完花燈,猜完燈謎,已是夜裡八點,歐陽朔趕緊下線。/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