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八十九章 難民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 難民營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三月十三日,經過五天準備,林逸帶領的騎兵一中隊和趙四虎帶領的步兵一中隊,攜手剿滅境內一座中級流寇營,繳獲大批物資以及金幣216枚。

歐陽朔第一時間花費150金幣為組建完畢的騎兵二中隊轉職,正式任命李明亮為騎兵二中隊代理中隊長。離開軍營之後,他趕到中級市場,花費20金幣購買一張金礦石精鍊作坊建築圖紙,準備交給建設司儘快開工建設。

物資儲備署跟玄鳥部落的談判,進行的極為順利。田文鏡憑藉他的三寸不爛之舌,成功說服石熊放棄部落傳統,部落的一千五百名青壯年,將成為狼山礦場的全職礦工。山海鎮為此付出的代價,是每個月免費為玄鳥部落提供十萬單位糧食,指導玄鳥部落種植蔬菜。

歐陽朔不知道的是,談判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與大巫師在背後的默許有著直接關係。要不然的話,以石熊保守的性格,哪裡會如此輕易地被說服。

狼山礦場守備隊也已經組建完畢,共兩個中隊,分別由部落最優秀的兩位獵人石豹和石狼統帥。歐陽朔從武庫取出一批繳獲的武器裝備,將兩個守備中隊武裝起來,提高他們的戰鬥力。

好消息還不止於此。跟歐陽朔預計的一樣,杜淳利用廉州盆地山泉水釀造出的三花酒,被系統評定為山海鎮特產,賜名廉州三花酒。可以通過雜貨鋪對外銷售,交易稅只有市場的一半。

平均3單位的糧食可以釀出1單位的三花酒,而1單位三花酒售價1銀幣,扣除材料費以及人工成本,再扣除10%的交易稅,凈利潤40銅幣。如此豐厚的利潤,足以讓歐陽朔瘋狂。

歐陽朔二話不說,厚顏無恥地將釀酒作坊列入非私有化產業,由財政署直接管轄。同時為了最大限度地攫取利潤,又馬不停蹄地將釀酒作坊升格為一千人規模的大型作坊。

大型釀酒作坊,平均每個月可以出產五萬單位三花酒,一個月的利潤額為200金幣。除了經濟效益,三花酒還帶來意外之喜,衍生出領地特性。

:山海鎮特產,對好酒類特殊人才吸引率提升15%。

如此大的收穫,對杜淳這位功臣,歐陽朔當然不會虧待,直接開出1金幣的月薪,讓他瞬間成為山海鎮高薪階層。更重要的是,憑藉三花酒釀造技術,杜淳一舉突破到大師級釀酒師,成為繼青兒之後山海鎮的第二位大師。

三月十四日,軍情司在偵查流寇營情報時,在距離領地中心十五公里遠處,發現一座難民營地。三狗子不敢耽擱,立即向歐陽朔報告。

「難民營地?這倒是稀奇,規模有多大?」歐陽朔驚訝地問道。

「回大人話,有一千五百人左右。」

「這麼多人,他們怎麼在荒野生存下來的?可有首領之類的人物?」

對難民營,歐陽朔了解的不多。這種營地在荒野屬於稀有產物,很難遇到。能夠在荒野存活下來的人,要麼是落魄的流民,四處流浪,時刻等待玩家領地的召喚。要麼是隱居的村莊,像趙得賢之前所在的趙家溝,屬於世外桃源,與世隔絕。最後一種,就是流寇和土匪這類荒野之狼。

而難民營不屬於上述三種情況的任何一種。說他是流民吧,又有固定的處所。說它是世外桃源吧,又****裸地暴露在荒野,毫無隱蔽可言。說它是流寇或者土匪吧,又沒有足夠的戰鬥力。簡直就是一個四不像。

每一個難民營的形成,都是一種機緣巧合。要麼是幸運地找到某個食物儲存點,有足夠的物資支撐他們生活。要麼就是有強力人物存在,領導這些難民,形成足夠的自保之力,確保不會被流寇或者土匪洗劫。

「大人猜的沒錯,這座難民營確實有個首領,叫葛洪亮,三十五歲,曾在軍中參贊軍事,後來不知怎麼流落荒野。這人也是個有本事的,硬是將一群絕望的難民組織在一起,訓練成軍,駐紮在荒野,勉強存活了下來。」軍情司這次的情報工作做的非常細緻,將葛洪亮查的清清楚楚。

「他們即使能夠抵禦流寇或者土匪,但是恐怕也生存不易吧?」歐陽朔自信地說道。像玩家領主這種自帶金手指的異人,在荒野都生存不易,何況是一群原住民,沒有市場可以遠程交易,如何生存。

三狗子滿臉崇拜,點頭說道:「大人您又猜對了。因為沒有糧食種子,也缺乏農具,無法種植農作物,難民營只能靠打獵和捕魚維持生計。這種靠天吃飯的生活方式,非常的不穩定,經常要靠野菜充饑。更何況,自從像大人您一樣的異人在荒野建立領地之後,荒野野獸數量驟降,他們的生計也就更加艱難。目前,他們已經快要支撐不下去,就差落草為寇了。」

歐陽朔點點頭,笑著說道:「這對我們來講,反而是個機會埃說句不地道的話,如果能夠將這座難民營兼并過來,可以節省了不少時間。」

「能夠被山海鎮兼并,是難民營的福氣,大人何須自持。」三狗子同樣笑著說道。自從參加廉州學院的短期培訓班之後,這小子說話的水平是大有長進啊,看來廉州學院的培訓班辦的還是很成功的。

「軍情司跟那位葛洪亮有過接觸嗎?」歐陽朔問道。

「是的。屬下跟首領葛洪亮簡單地聊過,將山海鎮的情況給他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說大人您最是禮賢下士,嘿嘿。屬下看他的意思,顯然是有些心動,只是有些放不下身段,不好主動開口。」三狗子笑著說道。

「好,那我就親自走一趟。」見了解的也差不多了,歐陽朔說道。

這次去難民營,帶去的是和平不是戰爭,因此不宜帶太多的部隊。歐陽朔只帶上軍情司的一個小隊,再加上騎兵一中隊。

下午三點,歐陽朔一行趕到難民營前。整個營地佔地面積約1平方公里,僅以木質柵欄作為防護的圍牆。營地大門兩側,立著兩座箭塔,上面分別站在兩名哨兵,看到歐陽朔一行,有些緊張,大聲喊道:「來者何人?」

「山海鎮領主來訪,煩請通報1歐陽朔騎在黑旋風上,大聲說道。

哨兵一驚,想起上午首領的囑咐,立即回道:「請領主稍等片刻,我這就去稟告首領大人。」

「麻煩了1歐陽朔命令大家下馬,在門口等待。

十分鐘之後,一名中年文士從營地走了出來,這人中等身材,瘦瘦的,兩肩很寬,雖然滿臉風塵,眼神卻極為銳利,穿著一身粗布麻衣。在他身後,跟著十來位男子,有青年小夥子,也有五旬老者,個個粗布麻衣,面黃肌瘦。

人還未到,那中年文士就已經開口說道:「領主來訪,歡迎,歡迎1

歐陽朔用眼神示意站在一旁的三狗子,此人是否就是葛洪亮,見三狗子輕輕點點頭表示確認,就笑著說道:「冒昧來訪,還請見諒1

跟在葛洪亮身後的一批人,看到騎兵中隊一身強悍的裝備,眼中不自覺地流露出一絲恐懼,顯得極為敬畏。

「請裡面敘話1葛洪亮笑著說道。

歐陽朔點點頭,只帶著林逸和三狗子兩人,命令其他人在營外駐紮。走進營地,裡面的居民紛紛走出家門,好奇地打量著歐陽朔一行。大部分的居民,跟荒野流民差不多,連一身得體的粗布麻衣都穿不上,破衣爛衫,面黃肌瘦。

出門的時候,歐陽朔特意換上皮甲,腰間佩劍,做武將打扮,顯得更加英武不凡。左右兩側的林逸和三狗子也是全副武裝,跟難民營的人一對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歐陽朔特意打量了一下難民營軍隊的裝備,只有非常簡陋的皮甲和標槍長矛。他無法想象,葛洪亮是如何憑藉這群裝備簡陋的軍隊抵擋流寇侵襲的。對葛洪亮的重視程度,再次提升了一個等級,這是一個極具謀略之人。

進入營地議事廳,大家分列坐下。難民營這邊除了葛洪亮,只留下一位老者和一名年輕人,其他的人都已經自覺地離開了。

「我給領主介紹一下,」葛洪亮指著那位老者說道:「這是我們營地的後勤主管徐老,曾經在衙門戶部任職。」接著指向那名青年,「這是我們營地的軍隊主官孫騰蛟,曾經在軍隊擔任過小隊長一職。」

歐陽朔打過招呼,笑著將林逸和三狗子介紹給對方。介紹林逸的時候,他注意到坐在對面的孫騰蛟眼神一凝,充滿戰意。至於三狗子,上午已經跟他們打過交道,倒是好介紹。

聽到三狗子軍情司長的身份,葛洪亮眼神一亮,心中瞭然。

說實話,介紹三狗子的時候,歐陽朔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作為山海鎮軍情司長,這樣一個名字,實在是有些上不得檯面。下次有機會,看能不能給這小子改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