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一百一十六章 黎明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黎明行動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五月九日,代號為「黎明」的軍事行動正式拉開序幕。

經過五天時間的準備,泅水鎮城防營、友誼鎮城防營以及大本營步兵第二營,已經全部調整到位。於此同時,泅水鎮唯一的一個騎兵中隊以及友誼鎮的兩個騎兵中隊,也已經跟騎兵營匯合,開始展開聯合訓練。

為免打草驚蛇,聯合訓練的地點,並沒有選在友誼鎮,而是選在山海鎮的西側開闊地帶,距離步兵營的駐地非常近。

原本,林逸提議,在開始行動之前,跟步兵營配合,到境外剿滅一到兩座流寇營,鍛煉部隊的實戰配合水平,被歐陽朔拒絕了。

一則這次出動的部隊全部都是騎兵,攻擊的主力部隊還是騎兵營,不存在太多的配合問題。二則行動之前,再採取什麼軍事行動的話,萬一發生什麼意外,造成額外的人員傷亡,豈不是得不償失。這次「黎明」行動,非同小可,歐陽朔不得不謹慎,萬萬不願以疲憊之師,倉促應戰。

為了不引起天豐部落的注意,這次軍事行動,準備從山海鎮這邊,橫渡友誼河,直插西側小型部落的中心地帶,務必做到一擊必殺。

下午四點,駐紮在北海鎮的水師營乘坐蒙沖鬥艦,逆流而上,停靠在小型部落南面的友誼河岸。

於此同時,參與「黎明」行動的八百名騎兵,在河對岸安營紮寨。

第二天,凌晨四點,部隊開始埋鍋造飯。

凌晨五點,部隊連人帶馬乘坐蒙沖鬥艦,渡過友誼河。短暫的休整之後,開始直奔西面的游牧部落而去。為了確保行動的隱秘性,人銜枚,馬縛口,就連馬蹄都被纏上麻布。一路上,靜悄悄的,前行的部隊就像幽靈一般。

部隊緩慢前行五公里之後,開始兵分四路。

中路,自然是擔任這次行動主攻任務的騎兵營。已經配備了青蚨馬的第一中隊,作為前鋒部隊。第一中隊的一隊,五十名穿戴明光鎧的騎兵,在中隊長李明亮的率領下,跑在最前面。為了避免圓護的反光,引起敵人的注意,所有的圓護都被麻布纏繞,不見絲毫光亮。

泅水鎮騎兵中隊,在營正張大牛的率領下,開始繞路迂迴前行。這次行動,他們負責攔截游牧部落北逃的路線。北面,是通往天訖部落的方向,也是敵人最有可能逃竄的方位,因此職責最重。

右路,友誼鎮第一騎兵中隊,在營正胡一彪的率領下,往東面跑饒東面是天豐部落,往這個方向逃竄的幾率比較低,主要還是防備被天豐部落察覺。因此,同樣責任重大。

左路,友誼鎮第二騎兵中隊,也是這次新組建的騎兵中隊,則在中隊長的率領下,往西面跑饒西面,並沒有其他的部落,因此最為輕鬆,不過是以防萬一罷了。

出擊的每一路部隊,都至少跟著一位軍情司精幹細作,作為嚮導。軍情司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早已將這一帶的地形摸的爛熟。同時,為了方便隨時聯絡,細作還攜帶一隻傳訊蜂鳥。

凌晨六點半,各部全部到達指定位置。

歐陽朔這次,照例隨軍出征。只見他騎著精英級青蚨馬,身穿武將明光鎧,儼然是一位英氣勃發的青年武將。歐陽朔身邊,是同樣騎著精英級青蚨馬的林逸,身穿軍士明光鎧。

「報1前方傳令兵沉聲喊道。

「講1

「報告大人,前鋒部隊已經接近敵營,暫無異常,請指示1

「全體都有,繼續前進1歐陽朔說道。

「喏1

二十分鐘之後,部隊與前鋒部隊匯合。

李明亮策馬來到歐陽朔身邊,說道:「大人,一切順利。」

歐陽朔點點頭,抬頭看向遠方。游牧部落,除了像天訖部落這樣的大型部落,擁有固定的定居點。其他的中小型部落,一般都是居無定所。現在已經開始進入夏天,正是放牧的大好時機。羊群走到哪兒,他們的帳篷就搬到哪兒。

因此,眼前的游牧營地,並沒有中原城市的高大圍牆,就連簡單的柵欄都沒有,而是由一圈接一圈的帳篷,組成一個臨時定居點。歐陽朔粗略數了一下,總共有上百頂的帳篷,有大有越往裡面,帳篷就越大。最中心的那頂最大的帳篷,應該就是部落族長的牙帳。

「青蚨馬種馬找到了嗎?」歐陽朔問道,這次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找到了,就關在他們的馬圈裡。」李明亮興奮地說道。

「既然這樣,那就進攻吧1歐陽朔轉頭看向林逸,冷聲說道。

「是1林逸立在馬背上,彎腰搭弓,點燃特意準備的火箭,朝敵營射去。只見燃燒的利箭,劃過天空,直接射中遠方的牙帳,頓時火光衝天。

林逸的火箭,就像信號彈一般。五百名騎兵,按照之前劃分的區域,紛紛彎弓搭箭,將火箭射向敵營。幾乎就在一瞬間,除了少數倖存者,上百頂帳篷全部著火,漫天的火光,沖向天際。

帳篷中的敵人,很多還在睡夢中,就這樣被活活的燒死。也有那睡覺機警的,紛紛被驚醒,一個接一個,驚慌失措地衝出帳篷。更有一些冷靜的戰士,拿著兵器,衝出帳篷。

見此情景,林逸將弓箭放回,取出自己的精鐵槍,大聲喊道:「騎兵營,殺1說著第一個帶頭衝進燃燒的營地。

「殺1五百名騎兵舉起手中的兵器,跟著向前衝去。只有歐陽朔一人,仍然佇立在原地,冷靜地關注著整個戰局。

騎兵們遊走在帳篷之間,只要看到有人跑出來,就是一陣砍殺,場面極為血腥。歐陽朔騎馬立在外面,並沒有參與這次屠殺。作為一個現代人,即使是經歷了前世五年的歷練,依然做不到面不改色地殺戮。尤其屠殺的對象,很多都是沒有反抗之力的普通人。

權力就是毒藥,能夠腐蝕任何人,讓他變得鐵石心腸。這一刻,歐陽朔才深刻地意識到,冒險類玩家和領主玩家之間,到底有著怎樣的區別。深刻地意識到,這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他自己到底發生了怎樣的轉變。

為了鎮壓疾風部落的挑釁,在周圍的山蠻部落樹立威信,他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兵發疾風谷,選擇血腥鎮壓。

為了獲得青蚨馬,組建重裝騎兵軍團,他又毫不猶豫地選擇屠滅整個部落。雖然他自己沒有參與進去,但是依然雙手沾滿血腥。

唯一值得慰藉的,是他在心中默默地提醒自己,這裡是遊戲,他們只是,是一堆數據而已。以此,作為良心上的遮羞布。

漫天的花光,凄厲的嘶吼,無助的吶喊,夾雜在一起,組成一幕人間悲歌。火光繚繞中,歐陽朔的面龐變得越發模糊。

而從另一個角度去看,騎兵營的將士們,看到屹立在門口的領主大人,個個熱血沸騰。他們知道,大人在看著他們,看著他的兒郎們奮勇殺敵。

雖然游牧部落先後組織了幾次反攻,但是在以第一中隊為前鋒的鎮壓下,每次都無功而返,受到殘酷的鎮壓。

半個小時之後,終於有人扛不住,開始向外面逃去。林逸隨即安排第五中隊出擊,追殺那些逃跑的人。

有那不知死活的,逃跑的時候,看到屹立在外面的歐陽朔,還想著拼一把。可惜的是,歐陽朔的戰力,早已非吳下阿蒙。一般的游牧戰士,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被他輕鬆料理。

一個小時之後,這一場屠殺終於接近尾聲。除了第一中隊留下掃尾,其餘的四個中隊,已經先後被林逸派出去,配合事先布置好的警戒部隊,追殺逃跑之人,確保不留一個活口。

「大人,現場要不要布置一番,以便嫁禍給天豐部落?」林逸趕到歐陽朔身邊,出聲問道。

歐陽朔搖搖頭,說道:「不用,一把火全部燒掉,不要留下任何痕。我們對游牧部落並不熟悉,也不了解他們的作戰方式。布置現場,很有可能弄巧成拙。最大的疑陣,就是什麼都沒有。這樣的話,天訖部落就會從最大受益者的角度出發,去判斷可能的敵人。旁邊的天豐部落,自然而然就會成為最大的嫌疑人。他們絕沒有那個本事,猜到我們身上來。要知道,我們可是剛剛跟天豐部落交易過青蚨馬,並沒有作案的動機。」

林逸崇拜地看著歐陽朔,說道:「還是大人思慮周全1

歐陽朔擺擺手,說:「抓緊時間打掃戰場,儘早撤退,否則遲則生變。」

「是1

上午十點,各路部隊再次匯合。這次行動,堪稱完美,敵人沒有一人倖存。匯合之後,部隊帶著繳獲的戰利品,啟程返回。

這次「黎明」行動,除了繳獲那一百匹青蚨馬種馬,還有三百匹完美的青蚨馬以及四匹精英級青蚨馬,可謂大獲豐收。

除此之外,還有一千餘頭羊以及三千餘張羊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