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一百一十七章 相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 相疑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趕到友誼河的時候,水師營的蒙沖鬥艦早已等在這裡接應。

因為戰利品太多,來回足足運了十幾趟,方才全部轉移完成。因為只是負責接送任務,水軍統帥裴東來這次並沒有趕來。等到最後一名騎兵渡過友誼河之後,蒙沖鬥艦立即啟程,返回北海鎮駐地。

為了不被天豐部落懷疑,歐陽朔命令騎兵營立即折返營地。同樣的,這次繳獲的青蚨馬,自然也不能立即配給騎兵營。要不然的話,那就真的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反正現在明光鎧的數量也不夠,騎不騎青蚨馬,關係並不大。

一百匹青蚨馬種馬,當天就被車馬司轉移到疾風谷養馬常至於那三百零四匹青蚨馬以及上千頭的綿羊,則被養在山海鎮西側的牧常西側的牧場,經過幾次擴建,佔地面積已經達到五十平方公里。在這片牧場中,有豬圈,也有羊圈,現在又加上馬圈,確實是越來越熱鬧了。為了稱呼方便,歐陽朔乾脆將這片牧場命名為西城牧常

山海鎮這邊,這次「黎明」行動,因為消息封鎖,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波瀾。只有少數人才知道內情,因而顯得風平浪靜。

游牧部落那邊,卻因為此次滅族事件,引發軒然大波。

神眷湖,天訖部落汗帳。

「大汗。據探子回報,西南方向的天憐部落,一夜之間化為灰燼,八百餘族人,慘遭殺戮,無一人生還。」說話的是一名體格高大,滿臉鬍鬚的中年漢子。他就是天訖部落三大將領之一,人稱「草原雄獅」的拉克申。

天訖部落三萬餘族人,擁有戰士一萬兩千人。其中,最精銳的兩千人,為可汗親衛軍。由可汗最信任的將領,同樣是天訖部落三大將領之一,人稱「草原蒼狼」的孛日帖赤那統領。

剩下的一萬人名戰士,被劃分為鎮東部和鎮西部,每部各五千人,分別承擔天訖部落東西兩側的鎮守職責。而拉克申,就是鎮西部的統帥。鎮東部的統帥,則是最後一位天訖部落三大將領,人稱「草原黑虎」的岱欽。

這次被山海鎮滅族的天憐部落,處於鎮西部的管轄範圍,因此拉克申是最先得到消息的。拉克申不敢怠慢,立即向部落大汗蒙克稟報。

蒙克年近五旬,在草原部族中,已經是屬於長壽之人。昔日英姿勃發的面容,已經悄然爬上皺紋;一頭濃密的捲髮也開始變白,昭示著眼前這位人主,真的是老了。即使如此,也沒有人敢對蒙克大汗有絲毫的不敬。這絕不僅僅是因為汗位帶來的威嚴加持,而是真正發自心底的敬畏。

蒙克十四歲就繼承汗位,接過父親留下的權杖和王冠。那個時候,部落強人格魯把持族中權利,欺負蒙克年幼,視蒙克為傀儡,肆意牙帳。

蒙克不動聲色,表面上與格魯虛以委蛇,暗地裡積蓄力量,培植嫡系。兩年之後,蒙克覺得時機已經成熟。趁著一次格魯在牙帳醉酒之時,將其殺死,一刀致命。殺死格魯之後,蒙克大膽啟用自己的嫡系,血腥清洗格魯一黨,就此掌控部落大權。

此後的三十餘年,蒙克的手段越發老辣,也越發的血腥。光是被滅族的部族,就不下五個。更不用說,現在這些中型部落,哪一個沒有受到蒙克的打壓。偏偏這些部族,還敢怒不敢言,由此可見蒙克的威名。難怪有人背地裡,會稱呼蒙克為「血腥屠夫」。

其他的部落懼怕蒙克,背地裡詆毀他。但是對天訖部落而言,蒙克就是他們至高無上的王,是他們信仰的神。

蒙克剛繼位的時候,天訖部落不過是一個四五千人的中型部落。就是在蒙克的統治下,天訖部落才逐漸發展壯大,幹掉無數強敵,最終成為這片廣闊無垠的草原上,當之無愧的霸主。所有的部族,都尊蒙克為草原的可汗。

所以說,這位看上去垂垂老矣的可汗,王座之下,實則是血泊汪洋。因此,就是拉克申這樣的猛將,在蒙克面前,也是小心翼翼。蒙克繼位的時候,拉克申不過是一名剛出生的幼童。拉克申,就是伴隨著蒙克逐漸遠揚的威名長大的,對於蒙克,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崇敬。

此時此刻,這位老人端坐在王座之上,腰桿挺直,不允許自己有一絲一毫的倦擔聽完拉克申的彙報,睜開那雙略顯渾濁的雙眼,沙啞地說道:「天憐部落?我記得,前不久,他們剛從我們這,獲得一百匹青蚨馬種馬吧?」

拉克申心中一動,沉聲說道:「不錯。大汗的意思,天憐部族是因為這批戰馬,受人覬覦,才招來滅族之禍?」

「咳咳,拉克申,看問題,要找准癥結所在。天憐部落,草原上最小的幾個部落之一。既無珍寶,佔有的牧場也不是什麼水草豐茂之地,有什麼值得別人覬覦的呢?」蒙克咳嗽一聲,繼續說道。

「大汗英明1拉克申恭敬地說道。

「現場可留下什麼線索沒有?」蒙克問道。

拉克申搖搖頭,說道:「現場除了一片灰燼,什麼也沒有留下。那批青蚨馬種馬以及天憐部落原有的馬匹和羊群,全都消失不見。根據現場灰燼的餘溫推斷,這次襲擊,應該發生在早上七點左右。敵人應該是清一色的騎兵,除了馬蹄印,很少有腳印留下。而且,這應該是一場有預謀的突襲。燒盡的帳篷內,殘存著很多屍骨的殘海這就說明,這些人是在睡夢中,就被活活燒死的。」

拉克申顯然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武將,僅僅從現場的殘留痕,就將現場還原的七七八八,完全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樣有勇無謀。幸好歐陽朔一行沒有畫蛇添足,搞什麼故布疑陣的把戲。否則的話,很可能就會被拉克申看出破綻。

「可有倖存者?」蒙克沒有表態,再次問道。

拉克申遺憾地搖搖頭,說道:「這次的敵人,極為狡猾,他們肯定在外圍安排了警戒部隊。也非常的果決,整個天憐部落,竟然找不到一名倖存者。很多人,都是在跑出營地很遠之後,才被追上殺死的。有一兩個,甚至已經跑到了牧場邊緣,到底還是難逃厄運。」

蒙克渾濁的眼睛,突然變得銳利起來,森冷地說道:「看來,又有哪個部落不甘寂寞,想要挑戰我們的霸主地位了。」

拉克申心中一顫,驚疑地說道:「大汗的意思,是哪個中型部落所為?」拉克申非常清楚,一旦這個猜測被證實,接下來就是不死不休的戰爭。

「哼,天憐部落,才剛剛得到我們的扶持,就被滅族。這不是在向我們挑釁,還能是什麼?至於那一批消失的青蚨馬,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蒙克冷聲說道,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毫無徵兆地從他體內發散出來。

拉克申一滯,就連他這樣的武將,面對大汗的壓迫,都有些承受不祝勉強站穩身子,拉克申定住心神,說道:「天憐部落的南面是大河,西面是荒野,北面就是我們,只有東面的天豐部落與其交界。大汗可是懷疑,這次滅族之禍,是天豐部落所為?」

蒙克面無表情,端坐在王座上,目視遠方,半晌不語。拉克申知道,這是大汗在思考問題,安靜地立在一旁,不敢打擾。

十分鐘之後,蒙克收回視線,看向拉克申,沙啞地說道:「天豐部落的達日阿赤,城府極深,雖然有野心,但是斷不會充當急先鋒。那是一條毒蛇,安靜地蹲在陰暗的角落,默默地看著我們互相廝殺。等到大家都精疲力盡的時候,他才會發動致命一擊。這次的事情,要說是天豐部落所為,有些牽強,並不符合他的行事風格。」

拉克申一臉的困惑,這位將軍,帶兵打仗自是不凡,頭腦也不簡單。但是對於這樣的爾虞我詐,並不擅長。

「那,依大汗的意思,是何人所為?」拉克申問道。

蒙克搖搖頭,說道:「在沒有得到更進一步的消息之前,無謂的猜測,非智者所為,也無益於事情的解決。為今之計,是要一邊打探消息,一邊加強對那些中型部落的防範。以不變應萬變,以靜制動,方為上策。」

雖然被稱為血腥屠夫,但是蒙克顯然不是一個魯莽之人。如果沒有這份謹慎,他也不會一路走到現在。

「喏1拉克申點頭應下。

「但是,拉克申。我有一種預感,更大的風暴,即將向我們襲來。這股風暴,將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來的猛烈,不可不防埃」蒙克突然說道。

拉克申心中又是一顫。在天訖部落族人的眼中,蒙克就是他們的神,他的預感,幾乎可以視為神諭。因此,拉克申對此確信不疑。

到底是武將,爾虞我詐,拉克申並不擅長,但是真要真刀真槍地戰鬥,他是不懼的,高聲說道:「請大汗放心。無論是誰,只要敢於挑戰我們天訖部落,就要隨時做好被我們滅族的覺悟。」

蒙克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揮手讓拉克申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