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一百三十七章 涿鹿之戰(十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 涿鹿之戰(十一)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大軍出征在際,炎黃部落聯盟舉行了盛大的祭天儀式。

祭天神壇設置黃帝城城郊,由巨大的條石砌築而成。神壇成正方形,邊長八十一米,共分五層,面積逐級遞減。正南面,設置唯一的台階,共八十級踏步,直達神壇第四層。台階兩側,立著兩架牛皮大鼓。

神壇第四層,為主祭場所,四個角立著四個巨大的火把。除此之外,正南面的台階兩側,同樣立著兩架牛皮大鼓。

神壇第五層,最為神秘,高五米,呈八卦八角造型,每個角的頂端都挑出一塊條石,垂掛著一條寫滿巫文的條幅。

神壇東西兩側,立著各部落的圖騰旗幟,虎豹豺狼無所不包。南面左右兩側,則分別立著黃帝部落和炎帝部落的旗幟。至於玩家的領主旗,只有作為異人代表的歐陽朔,有資格將山海鎮的領主旗立在東側。

歐陽朔將領主旗立上去之後,耳邊傳來系統提示音。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豈曰無衣,山海鎮領主旗受黃帝部落祭天神壇香火加持,衍生領地特性——天神庇護。」

歐陽朔心中一喜,立馬吩咐站在他身邊的王峰,祭天議事之後,記得將領主旗收回,帶回領地,掛到城樓正中。

神壇四周,是一片空曠的場地。黃帝部落的五萬大軍,在神壇南面列隊。炎帝部落的三萬大軍,在神壇西面列隊。中小型部落的四萬聯軍,在神壇東面列隊。至於八千人的異人部隊,則在神壇北面列隊。十幾萬的軍隊,密密麻麻地將神壇團團圍住,看上去極為壯觀。

吉時已到,祭天議事正式開始,由黃帝部落的巫師主持祭祀議事。一整套流程走下來,已經是上午九點。

緊接著,黃帝宣讀了討伐蚩尤部落的檄文。

最後,就是盛大的舞祭。巫師帶著部落的女子,穿著彩妝,跳巫舞,唱巫歌,念鳥禁咒。四周的戰士,應著巫歌的節拍,跳起了戰陣舞,看上去極為壯觀。讓一旁觀摩的玩家們,震撼不已。

不管是巫舞,還是戰陣舞,都極為簡單,不過是上下重複地舞動手臂,踏著節拍左右跳動。但是,真的身臨其境的時候,才能感受到蠻荒的力量,粗獷而神秘;才能體會遠古先民的智慧,簡單而不朽。

「真是不虛此行啊1一旁的白樺感嘆道。

「是啊,就算是最後什麼獎勵都沒拿到,親身經歷了一回遠古的祭天儀式,也值得了。」鳳囚凰附和道。

歐陽朔可沒有這兩位美女那麼的多愁善感,笑著說道:「這就知足了?更精彩的還在後面呢。」

對歐陽朔的不解風情,兩位美女非常有默契地給他丟了一記衛生眼。

……

祭天儀式結束之後,黃帝起十二萬大軍,兵發涿鹿之野,直逼蚩尤寨。

黃帝部落的五萬大軍作為中軍,炎帝部落的三萬大軍居左翼,中小型部落的四萬大軍居右翼。至於八千人的異人部隊,則位於右翼的最右側。

黃帝部落的中軍,以熊、羆、狼、豹、雕、龍、鴞等為圖騰,驅使猛獸作戰,是黃帝部落的秘密武器。

作為異人代表,歐陽朔有權安排異人部隊的方陣。他將山海盟的兩千人布置在最里側,外面是三千人的聯軍,再外面才是帝塵他們的部隊。

最里側,看似危險,卻有利於跟蚩尤部落的士兵短兵相接,賺取貢獻值。相反,最外側的部隊,就得面對面跟蚩尤陣營的異人軍團互相廝殺。

帝塵雖然將歐陽朔狠的咬牙切齒,也只能忍氣吞聲。

遠古時期,行軍打仗還沒有太多的謀略,基本上都是直來直去。交戰雙方約定一個地方,擺開陣勢,一聲令下,雙方的戰士呼哧哧地沖向對面,直接貼身肉搏,沒有任何的花哨。

最多,也就是利用一下氣候變化,比如暴雨或者乾旱什麼的。像之前黃帝部落利用洪水沖毀蚩尤城,屬於利用地形之利,已經是比較高端的計謀。

蚩尤寨距離黃帝城不足十公里,在各部落兵力聚集黃帝城的時候,就已經被蚩尤知曉。今天這麼大的陣仗,更是逃不過蚩尤部落的偵查。

以蚩尤的脾氣,哪裡忍受得了這樣的挑釁,立即集合部隊,衝出蚩尤寨,勢要跟炎黃二帝一決雌雄。

雙方二十餘萬大軍,在涿鹿之野不期而遇,前後距離不過一千米。橫向擺開的隊列,延綿數里,一眼望不到邊際。

黃帝站在戰車之上,朝對面大聲喊道:「蚩尤,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蚩尤不甘示弱,吼道:「黃帝,休得呈口舌之利,究竟誰才是中原霸主,今日一戰而定。你就等著臣服於我吧,到時候,還可以饒你一命。」

站在蚩尤旁邊的八十一個兄弟,一起哈哈大笑,極盡嘲諷之能事。

炎帝看不下去,看向黃帝,說道:「黃帝,下達命令吧。」

黃帝點點頭,舉起手中的石制利劍,往前一揮,大聲說道:「殺1

「殺1

雙方的戰士,怒吼著奔向對面。短短一千米的距離,不到兩分鐘,雙方就衝撞到一起。霎時間,血肉橫飛,血流成河。如果從空中俯瞰,就會發現,兩股洪流,在長達數里的戰線上,互相絞殺在一起,難捨難分。

相比部落之間簡單直接的戰爭,異人軍團之間的爭鬥就要有技巧的多。騎兵部隊率先發起衝鋒,刀盾兵緊隨其後,再往後,才是弓箭手。

待雙方接上手之後,歐陽朔留了一個心眼。命令張遼帶領五百人的騎兵部隊避開對面的異人軍團,直接插入斜對面的蚩尤部落,配合部落聯軍,發起衝鋒。命令穆桂英,整頓弓箭手,掩護騎兵部隊的衝鋒。

如此一來,帝塵帶著他的友軍,跟對面的雄霸等人殺的難捨難分,歐陽朔卻帶領自己的嫡系,瘋狂地賺取貢獻值。如果不是殺死異人軍團的士卒,同樣可以賺錢戰役貢獻值,歐陽朔估計帝塵得發瘋。

裝備精良的騎兵部隊,在弓箭手和部落聯軍的雙重掩護下,出人意料地在蚩尤陣營的左翼撕開了一個口子。尤其是跑在最前面的五十名重裝騎兵,簡直就是人間凶獸,像一個箭頭,將擋在它面前的敵人撕成粉碎。打頭陣的林逸,廝殺的渾身是血,就像地獄中走出來的魔鬼。

蚩尤部落的戰士,雖然以勇猛著稱,但是他們哪裡見過這樣的部隊,稍作抵抗之後,紛紛膽寒,不敢靠近。就這樣,五百人的騎兵部隊,在蚩尤部落兩萬人的左翼來回穿梭,如入無人之境。

見此良機,黃帝當機立斷,命令常先帶領五千人增援右翼,爭取一舉將蚩尤部落的左翼衝垮。

有了常先的增援,張遼率領的騎兵更加得心應手。相比林逸,張遼的戰略眼光和戰術素養顯然更勝一籌。他命令部隊不要貪功,不要戀戰,以擊潰敵人的大股部隊為主要目標。只要看到對方有集結的跡象,就立馬將他們打散,不讓對方重新集結部隊的機會。

眼看歐陽朔的部隊,在戰場上威風八面。帝塵和春申君他們也不是傻子,異人軍團的內戰,雖然可以賺取貢獻值,但是戰損比太大,得不償失。雙方竟然極為默契地罷戰,各自率領自己的部隊,沖向對方的部落軍團,互不干擾地收割著貢獻值。

歐陽朔站在一旁,看到異人軍團的異狀,不禁搖了搖頭。果然,這些大勢力的代表們,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哪裡是自己能夠輕易操控的。自己這次佔據優勢,不過是仗著異人代表的身份罷了。

春申君和戰狼他們率領異人軍團,剛好截住趕來增援的常先部隊。一時間,戰場重新陷入膠著狀態。

既然異人軍團已經罷戰,歐陽朔當機立斷,命令剩下的異人軍團,向前挺進,配合之前的騎兵部隊,絞殺蚩尤部落的左翼軍團。

整個戰場,就像一個棋局,環環相扣。歐陽朔在右翼佔得先機,終究慢慢地引起連鎖反應,黃帝部落開始逐漸掌握戰場的主動權。

雙方的部隊,廝殺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方才各自罷兵。

原本一片綠油油的原野之上,已經被鮮血染紅。到處都是斷臂殘肢,折斷的刀槍斧鉞,插的遍地都是。夕陽映襯之下,顯得更加的悲壯。

白樺和木蘭月等幾位女子,早就忍受不了戰場的血腥場面,早早地退到後方去了。就連歐陽朔自己,雖然之前經歷過幾次剿匪,看到眼前的場景,也還是有些不適應。

退兵的時候,帝塵經過歐陽朔身邊,冷冷地說道:「無衣兄,好算計啊,帝某佩服之至。」

歐陽朔微微一笑,不經意地說道:「多謝帝塵兄的誇獎。晚上軍議的時候,我會將帝塵兄的功勞,如實地跟黃帝彙報的。」

帝塵神情一滯,才想到歐陽朔擁有的特權,冷哼一聲,頭也不回地轉身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