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一百三十八章 涿鹿之戰(十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 涿鹿之戰(十二)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晚上還有保底第2更

歐陽朔回到營帳,聽取各方傷亡報告。

白天的戰鬥,雖然佔得先機,但是依然傷亡慘重。兩千人的嫡系部隊,傷亡兩百餘人,尤其是衝鋒在前的騎兵部隊,折損最大。

三千人的友軍部隊,同樣傷亡不在與對面異人軍團的對抗中,傷亡四百餘人。一些倒霉的小領主,幾乎成了光桿司令。

當然傷亡最慘重的,還是帝塵的兩千盟軍,以及那一千人的散人勢力。帝塵一方損失四百餘人,散人勢力幾乎被打殘。這些散人玩家,孤軍作戰,爺爺不疼,姥姥不愛,在這樣的大軍團作戰當中,簡直就是炮灰的最好人眩

此戰過後,散人玩家才幡然醒悟,戰場絕不是自己逞能的地方,紛紛找到歐陽朔,表示願意接受山海盟的整編。

歐陽朔嘿嘿一笑,不動聲色地全盤接收,將他們補充到傷亡的友軍部隊當中。至於嫡系部隊,那是絕對不允許這些人滲入的。

晚上六點,歐陽朔接到通知,讓他去中央大帳參加軍議。

大帳當中,坐的基本還是上次軍議的那些人,只是他們看向歐陽朔的目光,已然不同。異人軍團展現出來的強悍戰鬥力,無法不讓人側目。

黃帝居中而坐,開口說道:「今日一戰,我方雖然佔據優勢,但是蚩尤部落的中軍主力依然完好無損,要想將其消滅,還很困難。諸卿可有良策?」

一位中型部落的首領站了起來,說道:「陛下,既然我們在右翼取得優勢,將敵人的左翼幾乎打垮。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微臣建議,明天繼續猛鼓左翼,抓住他們的軟肋,爭取一擊致命。」

歐陽朔一怔,微微搖了搖頭。

黃帝其實一直在觀察歐陽朔,見他搖頭,問道:「豈曰無衣,今日你立下大功,戰後我必有重賞。對方才的計策,你怎麼看?」

歐陽朔連忙起身,躬身行禮:「啟稟陛下。今天我們打殘敵人的左翼,明天對方必然會抽調軍隊,補充到左翼,絕不會給我們留下破綻。」

黃帝點點頭,「那,依你之見呢?」

「敵人的軍隊數量是有限的,既然要增援左翼,那麼必然會造成其他地方薄弱。中軍是根本,不會輕易調動。最有可能的,就是抽調右翼軍隊。如此一來,就給了我們可乘之機。因此,我建議,明天一戰,我方右翼以防禦為主,將騎兵部隊埋伏在左翼,故技重施,爭取一舉打殘對方的右翼。對方左右兩翼受損,即使中軍無礙,也已經傷筋動骨,我方足以確立戰略優勢。」歐陽朔來之前,專門請教過沮授,這計策,就是沮授告訴他的。要不然,以他的本意,也是像方才那位首領想的一樣,準備一鼓作氣,徹底打垮一路。

「妙計1風后大聲說道,看向歐陽朔的眼神,充滿讚賞。

黃帝也是滿意地點點頭,說道:「不錯,攻敵之不備。」

歐陽朔得到黃帝的肯定,接著說道:「另外,為了防止蚩尤部落效仿我們今天的策略,安排異人軍團突襲我們的右翼,必須嚴令我方異人軍團,明天務必死死地纏住對方的異人軍團,不給對方以可乘之機。」

這個時候,常先站了起來,大聲說道:「啟稟陛下,微臣有話要說。」

「愛卿請講1

「陛下,白天一戰,末將受命,率領五千部隊增援右翼,原本有機會一舉將敵人的左翼徹底打垮。就是因為對方的異人軍團突然插上,才導致功虧一簣。究其根本,就是我方的異人軍團失職,沒有很好地牽扯住對方。因此,對於方才豈曰無衣的建議,微臣非常贊同。微臣建議,必須配備督導部隊,監督我方異人軍團作戰。」常先這樣說,一則是事實,二則也是為自己白天的戰敗開脫。無形中,給歐陽朔送上一個絕好的助攻。如此一來,無論是帝塵,還是春申君,都再次落入歐陽朔的算計之中,掙脫不得。

黃帝心中,也是們今天的擅自行動非常不滿,點頭說道:「就依愛卿所言。明天你率領五千人,駐守右翼,一則加強右翼的防守,二則監督異人軍團,讓他們務必按照命令行事。」

「遵命1

軍議過後,歐陽朔心情愉快地走出中央大帳。

回到營帳,歐陽朔將軍議結果對白樺等人做了一個通報。

「無衣哥哥,你壞死咯。」木蘭月嬉笑著說道。

「關我什麼事啊,這都是公與先生的計策。」歐陽朔無辜地說道。

木蘭月才不管,嬌笑著說道:「不管啦,就是你壞。」

白樺也跟著起鬨,「帝塵他們要是知道被這樣算計,非被氣死不可。」

「那是他們活該。」攻城獅一臉的幸災樂禍。

只有鳳囚凰沉默不語,抬頭看向歐陽朔,暗自搖了搖頭,幸虧自己選擇了山海盟,要不然,還不知道被坑成什麼樣呢。

歐陽朔不再理會這些傢伙的揶揄,轉頭看向張遼,說道:「張將軍,明天一戰,將友軍的騎兵一起帶上。明天突破敵人的右翼,沒有弓箭手的掩護,必定更加的艱難,騎兵部隊要做好打硬仗的準備。」

「大人放心。」張遼還是一如既往的鎮定。

歐陽朔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第二天,雙方擺開陣勢,重新再戰。

果如沮授預料的一樣,蚩尤部落的左翼已經補充到位。歐陽朔還是選擇在右翼指揮,至於左路,有張遼坐鎮,他很放心。

帝塵站在不遠處,朝歐陽朔一方看了一眼,疑惑地說道:「奇怪,今天怎麼沒看到山海盟的騎兵部隊?」

殺破軍在一旁撇撇嘴,說道:「別看他們昨天出盡風頭,自身的傷亡肯定也不校依我看,豈曰無衣是心疼了,不敢再讓騎兵部隊上陣。」

風華絕代搖搖頭,說道:「豈曰無衣豈是如此短視之人,說不定,他們又有什麼陰謀,不得不防。」

「沒錯。」帝塵經過幾次失誤,已然開始正視歐陽朔,再不像之前那麼的狂妄。

「你們看1碔砆指著趕來的常先部,驚疑地說道,「他們好像故意布置在我們這一側,難道是來監視我們的?」

帝塵心中一驚,氣急敗壞地說道:「該死,這一定是豈曰無衣的陰謀。這個傢伙昨天軍議的時候,一定在黃帝跟前打我們的小報告了。」

風華絕代無奈地搖搖頭,道:「這下子,我們就不得不直面對面的異人軍團了。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下次一定不能跟這傢伙選擇同一個陣營。」帝塵恨恨地說道。

「恩。」風華絕代點頭贊同。

碔砆心中一驚,什麼時候,帝塵竟然公開向豈曰無衣服軟,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自己的選擇,到底對不對呢?

歐陽朔才沒有心理雷怎麼想,他現在正地觀察對面的排兵布陣。

昨日一戰,蚩尤部折損一萬餘人。反觀炎黃部落聯盟,即使是掌握戰場主動權,傷亡依然達到一萬兩千餘人。

如果不是歐陽朔在右翼建功,黃帝部落的傷亡情況可能還要更嚴重。石器跟青銅器的碰撞,到底還是佔下風。

這一次,不管是黃帝,還是蚩尤,都沒有喊話,直接命令部隊發起進攻。休整了一夜的戰士們,再次急吼吼地沖向敵人,要麼將對方砍死,要麼被對方砍死,極為慘烈。

開戰沒多久,春申君和戰狼果然聯手,將各自的騎兵集結到一起,要效仿歐陽朔昨天的做法,對炎黃陣營的右翼發起進攻。

可惜,他們註定要失敗。

歐陽朔一邊命令史萬歲將刀盾部隊頂在最前面,打頭陣的就是身穿步人甲的重裝步兵中隊。與此同時,穆桂英率領的弓弩部隊,發起連綿不絕的箭雨,一波接一波,阻擾騎兵進攻。

還沒等對方的騎兵部隊靠近,已然是傷亡慘重。衝上來的輕騎兵,面對史萬歲統帥的步兵中堅,在這位特級武將的加持下,難以前進半步。

這個時候,常先部也已經趕來增援。至於帝塵他們,在大勢面前,哪敢投機耍滑,不得不頂上來,跟對面的異人軍團戰在一起。

戰場對面,春申君看到騎兵部隊進攻受挫,苦笑地搖搖頭,對身旁的雄霸和戰狼說道:「果然,我們還是小覷了豈曰無衣。他們不僅騎兵厲害,步兵一點兒也不遜色,真是一個難纏的對手埃」

「現在怎麼辦?」一旁的飄零幻出聲說道。

「戰狼,你怎麼看?」春申君沒有自作主張,而是諮詢戰狼的意見。

作為軍方代表,戰狼對戰爭的理解,顯然高人一籌,說道:「既然無法突破對方的右翼,乾脆壯士斷腕。放棄其他念想,一鼓作氣,將對面的異人軍團打殘。我方才觀察了一下,對面豈曰無衣的騎兵部隊不見蹤跡,步兵部隊又要防禦我們的騎兵。如此一來,只剩下帝塵的部隊和一些散人。在這一側,我們佔據絕對的兵力優勢。」

春申君眼前一亮,說道:「好,就依戰狼所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