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一百四十章 涿鹿之戰(十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涿鹿之戰(十四)(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就在一眾大臣面對濃霧束手無策的時候,歐陽朔站了出來,「啟稟陛下,我有一物,可破此迷霧。」

黃帝臉色一喜,「是何物?快快呈上來。」

歐陽朔點點頭,從儲物囊中取出指南車,放在黃帝車架之前,解釋道:「此物名叫指南車,不論車子轉向何方,木人的手始終指向南方。出發時,設置木人的指示方向,就可以穿過迷霧。」

「此物真有這麼神奇?」黃帝有些遲疑。

歐陽朔自信一笑,說道:「陛下一試便知。」

黃帝示意站在一旁的風后,風後會意,上前試了一下指南車。結果不用說,自然是應驗的。至此,歐陽朔從一進遊戲,就開始準備的指南車,終於派上用場,真是下了一步好長的棋。

黃帝也是果敢之人,一旦確定指南車有用,就不再遲疑,重新整頓部隊,在指南車的指引下,人拉人,排成隊列,一頭扎進迷霧當中。

路上,白樺幾人像看怪物一樣盯著歐陽朔。最終,白樺還是忍不住問道:「無衣,你怎麼知道,這場戰役會用到指南車?」

歐陽朔好笑地搖搖頭,就知道他們會發問,說道:「其實我也不確定。自從知道第一場戰役是涿鹿之戰後,我就特意查了一下有關這方面的歷史資料。你們知道,這一場戰役,實際上已經被神話化,歷史的真相,到底是怎樣的,只能從一些蛛絲馬跡當中,去做一個相對比較合理的推斷。在有關這一場戰役的描述當中,我最感興趣的,就是黃帝發明的指南車。」

「很顯然,那個年代,黃帝應該是沒可能製造出指南車的。應該是後世之人,發明指南車之後,將這一榮譽加到黃帝身上,類似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當時我就在想,歷史既然有此記載,說不定當時黃帝部隊,確實有可能受困於迷霧當中。只是,他們突破迷霧,用的應該是其他的辦法,比如用野獸引路之類的。我就在想,如果能夠製造出一輛指南車,帶到戰役地圖,說不定就能夠收到奇效。果然,迷霧還是出現了。只不過,是由山火引起,而不是神話當中,蚩尤張口噴出濃霧。事情就是這麼簡單,僥倖而已。」

歐陽朔的這一段話,當然是瞎扯,他不過是仗著重生的優勢,提前有所準備罷了。但是,他不可能這樣跟大家講,只能編製一個善意的謊言。

聽完歐陽朔的解釋,大家對歐陽朔更加佩服。

「無衣哥哥好厲害哦,人家都有點崇拜了呢。」小腹黑木蘭月一臉花痴地說道,如果歐陽朔真信了她的鬼話,那真是見了鬼了。

白樺也是一臉的讚歎,朝歐陽朔豎起大拇指,說道:「無衣,厲害。能夠僅僅從歷史的一些蛛絲馬跡當中,抓住機會,我看吶,你的這份敏銳,跟尋龍點穴那位任務狂人相比,也是不遑多讓。」

歐陽朔不欲在這方面糾纏,說道:「好了,大家就不要再恭維我了,還是專心趕路吧。依我看,穿過迷霧,還有一場大戰等著我們呢。」

「恩。」

……

果如歐陽朔所言,當炎黃聯軍,在指南車的指引之下,穿過重重迷霧的時候,看到前方不遠處,蚩尤的部隊正在原地休整。

打死蚩尤也不相信,黃帝的軍隊,能夠如此輕鬆地穿過迷霧。因此,他們才放心地在原地休整。蚩尤還想著,等到部隊休整好之後,再殺個回馬槍,打黃帝一個措手不及呢。哪裡想到,對方竟然奇般地穿過迷霧,這對蚩尤而言,實在是個巨大的打擊,一時間,士氣大減。

相反,炎黃聯軍穿過迷霧之後,對黃帝更加的信服,敬若天神。他們可不知道,那指南車是歐陽朔獻出來的,還以為是黃帝大發神威呢。

此消彼長之下,高下立判。

黃帝打定主意,不給蚩尤留下任何的機會,直接命令部隊,朝蚩尤部殺去。大戰再起,這一戰,打的是昏天暗地,日月無光,血流成河。

蚩尤部是一邊抵抗,一邊撤退,希望能夠再次擺脫被追擊的命運。炎黃聯軍在後面緊追不捨,勢要將對方消滅乾淨,方才罷休。

一場追逐戰,持續了整整一天的時間,直到夜晚來臨,雙方才各自罷戰。至此,蚩尤部已經不到五萬人。反觀炎黃聯軍,足足還有十餘萬人,雙方兵力差距進一步擴大。至於異人軍團,對方也是損失慘重。一些領主玩家,因為心疼自己的部隊,已經帶著部隊,從側面逃走了。反正黃帝的目標,是蚩尤,對於逃走的異人軍團,只是象徵性地追逐一番,就此打祝

受此影響,越來越多的異人部隊,趁著夜色,悄悄溜走。最終,只剩下春秋盟和鐵血盟的部隊。兩隊人馬加在一起,還不到四千人。他們之所以留下,一則是想繼續賺錢戰役貢獻值,保住戰役貢獻榜前十的位置。二則也是有著其它的心思,正所謂危機就是機遇,說不定最後關頭,蚩尤會給他們發布希么特別的任務呢。因此,不管是春申君,還是戰狼,都不甘心就此離去。

黑夜中的涿鹿之原,沒有誰敢行軍。不說看不看得見的問題,就是趁著夜色,出來覓食的各種猛獸,就足以讓人膽寒。

因此,在蠻荒的野外,夜間必須圍成一團,點燃篝火,安排專人守夜,方才可以安心,否則的話,就是自尋死路。

就算是這樣,黃帝也沒有放鬆對蚩尤部的監視。一旦對方有異動,不管怎樣,都要立即出擊。

好在蚩尤還沒有頭腦發熱,雙方度過了一個難熬的夜晚。

鑒於眼前的形勢,歐陽朔這些玩家,乾脆也不下線,就在帳篷當中休息了一夜。要不然,萬一沒有掐好時間上線,那就真的悲劇了。

第二天凌晨,趁著天還沒亮,對面的蚩尤部就開始拔營。

黃帝得到消息,立即命令軍隊拔營。眼前的形勢,雙方都心中有數,都在跟時間賽跑,容不得半點差池。昨天晚上,所有的士卒都是和衣而,行李全部打包,放在身邊,確保隨時可以出發。

當太陽剛剛從地平線升起的時候,遼闊的涿鹿之原,一場事關部族生死存亡的追逐戰,已經再次上演。

橘紅色的陽光,不能給蚩尤部的戰士,帶來任何的溫暖。他們就像洋蔥一樣,被後面追擊的炎黃聯軍一層一層地削去。流淌在蚩尤部戰士心中的,是一片冰冷的絕望。

這個時候,就連春申君都忍受不了部隊的傷亡,跟雄霸商議之後,果斷地帶著三千盟軍,從側面脫離戰場,退出了這一次的角逐。現在留在蚩尤身邊的異人軍團,就只剩下鐵血盟的不到一千人的部隊。戰狼是軍人出身,絕對不允許自己當逃兵。

可惜,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戰狼這樣的軍人榮譽感。更何況,鐵血盟的其他成員,並不是軍方勢力。起先,他們還尊重戰狼這位盟主的選擇。等到下午,戰局越發不利的時候,這些盟友終於扛不住,紛紛棄戰狼而去。最終,留下的只有赤血鎮的三百名嫡系部隊。

這一場註定要被載入史冊的追逐戰,持續了整整四天的時間,雙方都快彈盡糧絕。蚩尤部一路南下,就連經過蚩尤寨的時候,都不敢做任何的停留,堅決地朝九黎部落設在南方的大本營逃去。

這一天,蚩尤部逃到凶黎之谷。再往南,就是滹沱河。滹沱河發源於炎帝部落的領地,向東與另一支流滏陽河相匯,流入渤海。而九黎部落的大本營,還在滏陽河南面。

蚩尤深知,黃帝是不會讓自己有機會渡過滹沱河的。再這樣逃下去,註定要全軍覆沒。作為九黎部落的首領,他有責任,為部落留下火種。

這天夜裡,蚩尤將倖存的十幾個兄弟聚集到一起,沉聲說道:「看來黃帝是鐵了心,要致我於死地。我不能這麼自私,將大家全部帶上絕路。為了部落的繁衍,我決定,就在這凶黎之谷,與黃帝決一死戰。你們都是我蚩尤的兄弟,我不能讓九黎的血脈就此斷絕。因此,我要選擇四人,帶領一部分精銳,趁著夜色,從谷中離去,渡過滹沱河,再渡過滏陽河,一路南下,帶著我們的族人,逃到深山當中去吧。你們誰願意擔此重任?」

「大哥,我不去,我要跟大哥並肩作戰。」

「我也不去。」

「不去,就算是死,也要跟大哥死在一起。」

蚩尤的兄弟,沒有一個是孬種,都不願意先行撤退。蚩尤是又感動,又無奈,最終他還是指定了四個頭腦比較靈活的兄弟,強行命令他們撤退。

敲定人選之後,蚩尤專門讓人找來戰狼,給他發布a級支線任務,讓他護送這批精銳,逃離凶黎之谷。

戰狼是又驚又喜,自己的堅持,終於得到回報。要知道,a級支線任務,光基礎獎勵,就是500點功勛值和3200點戰役貢獻值,這一趟,真的不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