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一百四十七章 三弓八牛床子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三弓八牛床子弩(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下午三點,山海鎮議事廳。

歐陽朔主持召開山海鎮軍政會議,參加議事的有行政署長范仲淹、物資儲備署長田文鏡、財政署長崔映柚、軍務署長葛洪亮、步兵營主將史萬歲、騎兵營營正林逸、北海艦隊統帥裴東來以及山海鎮城防營營正趙四虎,書記官柏南浦負責會議紀要。

會議開始之前,歐陽朔已經讓書記官柏南浦知會與會人員,議事的主題,就是如何應對五月二十日的流寇攻城,確保山海鎮順利晉級。

在討論具體的策略之前,歐陽朔首先關注了一下山海鎮的外部環境。

黎明行動之後,游牧部落那邊暫時沒什麼動靜,不管是天訖部落的可汗蒙克,還是天豐部落的首領達日阿赤,都是城府極深之人,在沒有調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是不會輕舉妄動的。

唯一的變化,就是天豐部落毫不客氣地,將被滅族的天憐部落的牧場收入囊中。對天豐部落的這種強盜行為,天訖部落鞭長莫及,只是象徵性地發出警告,要求天豐部落退還牧場,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行動。

北海鎮那邊,隨著第二個水師營組建完畢,北海艦隊初步成型。

裴東來卸下水師營營正職務,正式出任北海艦隊統帥。原水師營第一中隊中隊長周峰,晉陞為北海艦隊一營營正。原水師營第二中隊中隊長遊方,晉陞為北海艦隊二營營正。原水師營第三中隊中隊長厲海,擔任裴東來副手。

按照歐陽朔的規劃,未來的北海艦隊,至少是一個軍團的編製。現在的兩個水師營,還不到滿編的五十分之一。

月暮5痢昂邛琛保自從上次光顧過一次北海鎮外圍海域,碰了一次釘子之後,就再也沒有後續動作。歐陽朔估計,在沒有摸清楚北海鎮的底細之前,黑鬍子是不敢再次出動的。

據裴東來反映,黑鯊雖然沒有大規模行動,但是北海鎮外圍海域,還是可以不時地看到有船隻監視,應該就是黑鯊的偵查船隻,看來黑鯊還沒有死心。海盜都是好面子的,上次黑鬍子乘興而來,最後卻落得個落荒而逃,不把這個面子找回來,黑鬍子如何維護自己的權威。

裴東來也沒有被動防禦。他果斷地採取反偵查行動,基本上已經摸清楚月姆轎弧I踔劣幸淮危利用蒙沖鬥艦的高速突擊能力,突襲之下,扣下黑鯊的偵查船隻,從俘虜嘴中,了解到黑鯊的基本情況。

裴東來倒是信心十足,揚言黑鯊不來則已,一旦來犯,必定讓他們有來無回。如果不是兵力不足,裴東來都想攻上黑鯊的老巢——月兒島。

外部威脅暫時解除,歐陽朔更有信心應對即將到來的流寇攻城。

歐陽朔之所以有信心守住流寇的進攻,最大的底牌,就是弓弩司參照《宋朝弓弩製造技術手冊》研製出來的床子弩。

北宋的重型床弩發展到由三張複合弓組合在床架上,號稱「三弓八牛床子弩」,絞軸張弦就需要100人以上,箭矢「木干鐵翎」,世稱「一槍三劍箭」,所射之箭巨大如標槍,三片鐵翎就像三把劍一樣,射程可達1500米以上,是冷兵器時代最遠的射程記錄之一。

除了發射單支的巨箭,床子弩也可一次發射數十支箭,世人謂之「寒鴉箭」。攻城的時候,還可以發射「踏橛箭」,成排成行地釘在城牆上,攻城兵士藉以攀緣而上。因此,可以說,床子弩實在是攻守兼備的利器,是宋代弓弩技術發展到極致的巔峰之作。

這種大殺器,其製造難度可想而知。弓弩司成立至今,已經有一個半月的時間。這麼長的時間,也就製造出兩架三弓八牛床子弩。除了最為強力的三弓八牛床子弩,普通的床子弩也製造出四架。

床子弩的瞄準和擊發都要專人負責,需用大力士使用巨型斧頭扣動扳機。使用床弩的士兵,在軍中是專門的一類,稱為「床子弩手」。

從弓弩司成立之日起,軍務署就在暗中選拔訓練床子弩手,一共是五百人。這五百人,專門負責兩架三弓八牛床子弩和四架普通的床子弩。

歐陽朔特意為這五百人的部隊,取了一個名字,叫做神機營。神機營,是明朝軍隊當中專門掌管火器的特殊部隊,系京城禁衛軍三大營之一。而三弓八牛床子弩,就相當於是火器當中的大炮,由此可見,他對這支部隊的期許。

軍務署為神機營選定的營正,名叫王元豐,二十六歲,是一名初級武將。要論武力,王元豐恐怕就連七階精兵都比不上,但是要論對床子弩的熟悉程度,軍中無人能及。此人不僅對床子弩的構造一清二楚,而且擁有非常可怕的精準特長,是指揮三弓八牛床子弩的不二人眩

:王元豐

:山海鎮神機營營正

:初級武將

:85點

:40:25:20:15

:精準

:暫無

:唐刀、皮甲

:曾在官軍任職,擅長操縱各類器械,尤擅床子弩等大型器械。

當然,光靠床子弩和神機營,是擋不住流寇進攻的。

據前世領主玩家披露的信息,進攻的流寇,應該在六千人左右。流寇的類型,會根據領地所在的地域不同,進行靈活調度,流寇、土匪、山賊或者水匪,都有可能。以山海鎮的情況,應該是流寇和水匪的組合。

山海鎮所有的軍隊,把神機營和狼山守備營一起算上,總共也才5000人。狼山守備營不能調動,一則戰力有限,二則也要防備其他山蠻部落的突襲。北海艦隊同樣不能全線壓上,至少要留一個營。否則的話,一旦被黑鯊的偵查船隻發現異常,就很有可能遭受突襲。

友誼鎮那邊,騎兵營勉強可以暫時撤回大本營。但是城防營要留下,否則的話,那就是一座空城。歐陽朔可沒有信心,能夠完全瞞過達日阿赤那隻老狐狸。在調離騎兵營之後,達日阿赤肯定會派人偵查,如果發現城內沒有守軍,那麼這隻老狐狸絕對不會錯失良機。

泅水鎮的城防營,倒是可以調回大本營,參與防禦。東線暫時還沒有發現什麼威脅,一天時間,還是可以放心的。山蠻那邊,自從剿滅疾風部落之後,重新恢復平靜,暫時也沒有什麼異動。

這樣算下來,真正能夠調動的軍隊,不包括神機營,剛好3000人,只有進攻流寇的一半,這還是在補齊涿鹿之戰陣亡的三百名士卒的前提下。

涿鹿之戰,山海鎮陣亡騎兵一百人,刀盾兵一百五十人,弓箭手五十人。騎兵好說,直接從預備役轉職。

刀盾兵和弓箭手就比較麻煩,需要從山蠻部落挑眩要培養一名弓箭手,沒有基礎可不行,只能是從山蠻部落的獵人當中選擇兵員。

無奈之下,歐陽朔只能採納葛洪亮的建議,直接從狼山守備營抽調兩百人,補充到陣亡的部隊當中。再從各部落,抽調兩百名新人,補充到狼山守備營。這樣一來,即保證了軍隊的戰鬥力,又不用再糾結,到底要不要調狼山守備營參與防守的問題。

更糟糕的是,北海艦隊只能在水域作戰,騎兵營也不適合守城,只能作為機動戰略預備部隊。因此,真正能夠參與守城的,也就是步兵的兩個營以及兩個城防營,一共才2000人。

守城的兩千人當中,弓弩手只有七百人,又是一個不利因素。

以山海鎮的底蘊,部署起來都抓襟見肘。由此可見,晉陞一級縣城的難度,到底有多大。前世,很多領主都是在滿足申請條件的時候,不敢立即申請,只有準備充分之後,才會向系統提出申請。

現在的情勢下,想要臨陣磨槍,臨時擴軍是行不通的。

山海鎮的軍民比例,已經遠遠超出十抽一的底線,達到驚人的五抽一。如果再次擴軍,無異於涸澤而漁。先不說擴軍之後,對財政造成的壓力。更重要的是,抽調大量的青壯年入伍之後,對領地勞動力是一種無形的壓榨。這對正在興起的各項產業,無疑是個毀滅性的打擊。

因此,在軍務署長葛洪亮提出擴軍提議之後,立即遭到行政署長范仲淹和財政署長崔映柚的堅決反對。

歐陽朔抱著寧缺毋濫的原則,否決了軍務署的提議。

一則兵員不足。擴軍的話,就不得不降低對兵員考核的要求。這是歐陽朔不能接受的,與他一貫奉行的精兵政策不符。

二則即使是現在擴軍,這些新兵階位低,又沒有經歷過任何的實戰,面對守城這樣的血戰,到底會有什麼樣的表現,也就可想而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