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一百五十四章 招降(900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 招降(900訂閱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接下來的戰局,完全進入山海鎮的節奏。

流寇三位首領,大首領霍陣亡,二首領黑騎被困在北門,三首領霍琉被俘。西面的流寇,群龍無首。雖然他們還保留一部分的戰力,但是卻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是繼續進攻,還是順勢撤退。

歐陽朔沒有給流寇留下太多思考的時間,城牆危機解除之後,他果斷命令史萬歲,收攏刀盾兵,準備出城,將流寇徹底擊潰。

歐陽朔告別白樺等人,走下城牆。城牆下面,騎兵正在就地休整,醫療隊正在給傷員進行簡單的包紮。這一波衝擊,雖然出其不意,但是為了最大限度地破壞流寇的攻城器械,還是折損五十餘人。

「大人1見到歐陽朔,林逸立即行禮。

歐陽朔點點頭,笑著說道:「乾的不錯。」

「大人,下一步該怎麼辦?」林逸關切地問道。

「自然是一鼓作氣,徹底將他們擊垮,這次步兵營跟你們一起出城。」

林逸一怔,疑惑地說道:「大人,流寇還有不少人呢?為何不利用城牆,繼續據城而守?」

歐陽朔搖搖頭,說:「他們已經怕了,哪裡還有膽子繼續攻城。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只要我們發起最後一次進褂Ω煤苣言僮櫓起防禦,撤退逃跑是他們唯一的選擇。我們沒時間跟這些流寇耗下去,不要忘了,北門還在承受流寇騎兵的攻擊呢,遲則生變。」

「明白。」

經過短暫的休整,歐陽朔親自帶隊,帶領五百五十名騎兵,再加上倖存的八百名刀盾兵,再次衝出城門。

這一次,歐陽朔不再準備採取什麼穿插游擊戰術,而是要跟流寇來一場硬碰硬的對決。騎兵就像一股洪流,直接撞進流寇陣中,展開無情的殺戮。後續跟上的刀盾兵,毫不示弱,在史萬歲的帶領下,勇猛無比。

說起來,刀盾兵將士可是憋著一股氣,他們在城牆上被動防守了大半天,如今終於有機會在正面戰場發動進攻,如何不亢奮。

果如歐陽朔所料,山海鎮發起的這次進攻,再次出乎流寇的意料。在付出巨大傷亡之後,已成驚弓之鳥的流寇,再也扛不住,這個時候,也不用再糾結了,趕緊撒丫子逃命去吧。

這個時候,歐陽朔又動起其他的心思。他騎在青蚨馬上,對著逃跑的流寇,高聲喊道:「放下武器,投降不殺1

見到領主大人又玩起招降的戲碼,將士們極有默契地配合喊道:「放下武器,投降不殺1巨大的聲浪,震耳欲聾。

說實話,這些流寇被安排來進攻山海鎮,本身就有些莫名其妙。既然大首領已死,投降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因此,不用太多的催促,就不斷地有流寇扔下武器,就地投降。

當然,也有頑固分子,想趁機逃跑。對這些流寇,歐陽朔當然不會手軟,命令騎兵追擊,將他們一一擊殺。兩條腿走路的,哪裡跑的過四條腿的,不用說,這些企圖逃跑的流寇,大部分都被擊殺。

眼見逃跑無望,更多的流寇開始投降,手中的武器,就像燙手的山芋,扔的是一個比一個快。

歐陽朔也沒時間來統計投降的人數,留下刀盾兵,將俘虜押送到軍營。歐陽朔帶著騎兵,回城之後,穿過城鎮,往北門奔去。

此時的黑騎,還不知道西面發生的變故,還在試圖帶領騎兵突破北門的防禦。可惜的是,這些騎兵衝鋒是一把好手,要他們攻城,就有些強人所難。再加上缺少攻城器械,那就更加難上加難。

受限於護城河的寬度和深度,北海艦隊的蒙沖鬥艦無法開進護城河。因此,此時的北門守軍,就只有泅水鎮城防營的四個中隊,包括一個刀盾兵中隊,兩個弓箭手中隊以及一個弩手中隊。好就好在,神機營在北門布置了四架普通的床子弩,總算是稍稍彌補了兵力上的差距。

攻守雙方僵持不下,一時都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朔帶著騎兵部隊,趕到北門城門口。歐陽朔命令林逸帶著部隊在城門口待命,自己獨自登上城樓。

見到歐陽朔,負責鎮守北門的葛洪亮和張大牛非常的詫異。

葛洪亮心中一動,不確定地問道:「大人,可是西面已經獲勝了?」

歐陽朔讚許地點點頭,笑著說道:「不錯,西面威脅已經徹底解除,史將軍正在將俘虜押送回營。我擔心你們這邊,就帶著騎兵趕過來增援。」

「太好了1葛洪亮和張大牛齊聲說道。

「走吧,讓我見識一下流寇的騎兵。」歐陽朔走到城樓邊,朝城下望去。只見約莫八百餘騎兵,正遠遠地躲在床子弩的射程之外,不敢露頭。

對這批騎兵,歐陽朔同樣不想放過。一則經歷這場大戰,山海鎮雖然取得勝利,但是自身也是傷亡慘重,急需補充新鮮血液。眼前的這些流寇,正好就是送上來的合適兵員。二則此戰過後,山海鎮就要晉陞至山海縣,擴軍勢在必行。既然如此,將這批流寇收歸旗下,再合適不過。

歐陽朔可不在乎他們流寇的身份,山海鎮軍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流寇出身。只要按時發放軍餉,再以軍紀約束,時間一長,流寇身上的匪性就會被慢慢地消磨掉。流寇本身,真正喜歡為惡的,其實並不多,大部分人還是迫於生計,無奈之下或者機緣巧合之下,才落草為寇的。

歐陽朔轉身,看向葛洪亮,不動聲色地問道:「葛署長,據你觀察,那位流寇騎兵首領,品性如何?」

「大人的意思?」葛洪亮有些驚疑不定。

「你不用管我怎麼想,直接說你自己的直觀感受即可。」這位軍務署長,有些時候,就是喜歡想太多。

葛洪亮斟酌一下,說道:「依屬下看,對方不像是窮凶極惡之人。」

「哦,」歐陽朔眼前一亮,感興趣地問道:「怎麼說?」

葛洪亮整理了一下措辭,接著說道:「最開始,對方是直接撲到城門下,準備發動強攻。但是,等到發現我們的床子弩殺傷力太大之後,對方果斷下令撤退,並沒有魯莽地繼續攻擊。因此,屬下斗膽推測,對方還是比較愛惜部下的。一般而言,這樣的首領,不會是窮凶極惡之人。」

歐陽朔點點頭,不置可否。

歐陽朔思考了一下,最終對葛洪亮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去會一會這位騎兵首領吧1

「喏1

走下城樓,歐陽朔騎上青蚨馬,命令城門守衛打開城門,放下弔橋。

黑騎正進退兩難的時候,突然看到自己久攻不下的城門,卻突然從裡面打開。弔橋被緩緩放下,一隊騎兵,出現在城門口。

歐陽朔帶領騎兵,通過弔橋,跨過護城河,距離流寇騎兵,不足一千米遠,大聲地朝對面喊道:「我是山海鎮領主,你們誰是領頭的,可否出來說話?」

黑騎正驚疑不定呢,突然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一名青年武將,騎著一匹一看就俊逸非凡的寶馬,身穿精緻的鎧甲,氣勢非凡。

聽到歐陽朔的喊話,黑騎更加感到意外,一種不好的預感,從心底升起。這個時候,黑騎不允許自己認慫,拍馬走到隊伍的最前面,大聲回道:「我是騎兵首領黑騎,不知閣下有何見教?」

歐陽朔點點頭,看對方的措辭,倒不像一般流寇那麼粗魯,心中更加有底,說道:「見教不敢當,只是西面的戰局,閣下恐怕還不清楚,我倒是可以給你們講一講。」

黑騎心中不好的預感,越發的強烈,表面上,依然強勢,在氣勢上,毫不示弱,喊道:「哼,怎麼講?」

歐陽朔也賣關子,說道:「你們的大首領,已經被我方床子弩射殺。不僅如此,整個西路部隊,已經全部投降。不用我多說,想必你們也清楚,這到底意味著什麼。戰局已定,我不想多造殺戮。只要你們肯投降,我保證,一定既往不咎,還可以將你們接納進山海鎮軍方。」

歐陽朔的喊話,立即引起流寇騎兵的一陣騷動。

黑騎心中一涼,果然,最壞的結果出現了。當然,他還不至於被對方簡單的一句話唬住,厲聲喝道:「荒唐。這不過是你一家之言,如何能信。」黑騎說完,流寇倒是變得安靜不少,跟著懷疑事情的真相。

歐陽朔嘿然一笑,轉頭朝身後的林逸示意。

林逸會意,令人將霍的人頭,送到對面。

見到大首領的人頭,流寇騎兵終於確信,西面大軍,是真的投降了。一股絕望,湧上心頭。他們這支孤軍,現在就是想渡過浮橋逃跑,都已經不可能。畢竟,對方也有騎兵,是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從容渡過浮橋的。

黑騎轉頭看向一眾驚慌的部下,表情痛苦。最終一狠心,轉頭看向歐陽朔,悲聲喊道:「我等願降。」

「好1歐陽朔大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