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一百九十三章 野火行動(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野火行動(中)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七月二十四日,夜。

先鋒營悄悄撤出城北大營,混成旅的兩個營跟著入駐城北大營。

明天一早,混成旅的兩個營,將在城北大營進行例行操練,用於迷惑對面的天豐部落。天豐部落的探子無法靠近大營,根本就發現不了,大營當中操練的士卒已經悄悄換了一批人。

先鋒營第一營,將青蚨馬和明光鎧全部留在城北大營,換上之前備用的裝備和坐騎。出征的四個騎兵營,全部在外面套上流寇衣服。這些衣服,全部都是流寇攻城一役,俘虜的流寇貢獻出來的。

不錯,這次出擊,裝扮的就是流寇。

因為要穿過草原,進入盆地深處,為了減少暴露的風險,四個騎兵營將分成四批,按照不同的路線,朝天訖部落鎮西部的大營進發。騎兵營之間的協同聯絡,將由軍情司細作通過蜂鳥來完成。

同時,每個營的五個中隊,也將各自分開,每個中隊,前後相距兩公里。

鎮西部大營距離友誼河岸,約160公里。因此,光是消耗在行軍上的時間,就需要三天,這還是在路上一切順利,不發生意外的前提下。

因為是在草原,一望無際的原野,既無山丘,也沒有樹林,白天根本就找不到什麼隱蔽之所。因此,騎兵營並沒有採取晝伏夜出的行軍方式,而是正常行軍。一路上,如果遇到落單的牧民,全部格殺。

軍情司雷迅,帶領軍情二組細作,此前已經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軍情司選擇的四條進軍路線,都繞開了各游牧部落的大本營。

歐陽朔隨大軍出征,他所處的位置,在先鋒營第一營第二中隊和第三中隊之間,跟在他身邊,護衛他安全的,就是剛成立不久的領主親衛隊。至於林逸,則是率領第一中隊,在前面探路。

二十五日,凌晨五點,天剛蒙蒙亮。

兩千人的部隊,借著晨光,在北海艦隊的協助下,順利渡過友誼河。之後,四個騎兵營就要分道揚鑣,直到到達最終的目的地,才能再次匯合。

第一天,因為穿過的是已經被滅族的天憐部落的地盤,一切順利。這片區域雖然已經被天豐部落接管,但是並沒有安排太多的牧民。天豐部落還只是將這一片區域,當做牧場來使用。

因此,這一天,部隊整體行進速度比較快,再加上沒有步兵的拖累,足足走了60餘公里。晚上七點,前後分散的各中隊重新聚集到一起,就地休息。

行軍帳篷和軍糧丸這兩樣後勤利器,又開始發揮自己的威力。

早上出發的時候,每名士卒服用一枚行軍丸,白天一天都不用再進食。晚上也不用生火造飯,最大限度地減少暴露的風險。至於飲水,背囊內早就準備好足夠三天使用的水。除此之外,歐陽朔的儲物囊中,還存著一批飲用水。

明天,部隊就要穿過一個中型部落的地盤,危險係數提高不少。

第二天凌晨五點,各中隊依次出發,前後保持兩公里的距離,就是想趁著凌晨人少的時候,多走一段路程。

中午,歐陽朔騎著黑旋風,帶著親衛隊趕路。就在這時,前方出現一群牧民,約莫七八人,驅趕著羊群,似乎正在放牧。

「大人?」親衛隊長王峰立即趕到歐陽朔跟前。

歐陽朔當然明白王峰的意思,點了點頭。

王峰會意,朝後方作了一個手勢。於是,立即有一半的親衛隊成員脫離隊伍,像一群餓狼,朝牧民撲去。

牧民看到撲過來的親衛隊,以為是遇到流寇,立即驚慌而逃。

普通牧民騎的馬,自然不是青蚨馬。青蚨馬在游牧部落,也屬於珍稀品,還沒有泛濫到放牧的牧民都可以騎乘的地步。

親衛隊的進攻,是非常有策略的,他們並不是直接撲上去,而是先向兩邊迂迴,形成一個包圍圈,將牧民圍住,防止漏網之魚。

被圍住的牧民,驚慌失措,嘴裡嘰嘰咕咕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估計是一些求饒的話,一邊說著,一邊還不停地指著不遠處的羊群。意思是羊群可以帶走,求各位好漢繞他們一命。

可惜,他們遇到的,並不是劫財的流寇,而是山海縣官軍。

親衛隊成員,哪個不是經歷過血與火的洗禮,早就練就一副鐵石心腸,個個面無表情,騎在馬背上,彎弓搭箭,只一輪齊射,就將牧民全數射落馬下。

按歐陽朔的初衷,當然不想傷及無辜,尤其是平民。但是,此次行動實在是干係重大,容不得任何意外的發生,他的雙手,早就沾滿鮮血。

那些牧民,看著插在胸前的利箭,一臉的震驚。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群流寇為何不像傳聞的那樣,劫財不害命,根本就不願放他們一條生路,即使被抓去流寇營當俘虜也好埃

親衛隊並沒有管四散而逃的羊群,而是騎馬來到牧民的屍體旁邊,拔出唐刀,在每具屍體上都補上一刀,確保萬無一失。完事之後,親衛隊從背囊中取出事先準備好的鐵鏟,原地挖一個大坑,將牧民的屍體全部掩埋,再蓋上一層野草,做一個簡單的偽裝。

等到晚上,牧民的親人,發現他們失蹤,沒有回家。再加上外出尋找的時間,就算是能夠順利地找打屍體掩埋之地,估計也是一兩天之後。即便如此,那也不過是被認定為一起流寇襲擊事件,根本就無法引起部落高層的注意。

這不過是行軍途中的一個小小的插曲,類似的事情,在四個騎兵營行軍路上,時有發生。而這一套處理辦法,也是軍務署提前擬定好的,並對每一位士卒進行過詳細交底。這就是軍務署的可貴之處,他們負責制定非常詳細的作戰計劃,各種小細節盡量都考慮到。

晚上,隊伍再次停下。明天,他們就要進入天訖部落的地盤。鎮西部大營,位於天訖部落西部邊緣地帶,距離神眷湖旁的汗帳,足足有五十公里遠。

進入天訖部落之後,明顯感到牧民多了起來。偶爾,還能遇到在邊境巡邏的鎮西部戰士。這個時候,能避開就盡量避開,實在是避不開的,只能格殺。

只是這樣一來,等到晚上,鎮西部清點人數的時候,必然會發現少了人,從而引起警覺。但是,這也是沒辦法是事情,想要偷偷潛入對方的腹地,尤其是一支大軍,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下午三點,各部在距離鎮西部大營十公里遠處,紛紛停了下來。再往前進的話,就要進入鎮西部的核心區域,白天這樣闖進去,無異於自尋死路。

為了隱藏行蹤,各中隊再次打散,紛紛躲入牧民家中。至於牧民家中原來的主人,其下場可想而知。兩千人的部隊,就像一隻巨獸,偷偷地潛伏在鎮西部大營之外,對其虎視眈眈。

傍晚,鎮西部的百夫長在例行清點人數后,果然發現有些在邊境巡邏的戰士,並沒有按時回營。這個情況,被立即上報到千夫長,千夫長再報到鎮西部統帥拉克申跟前。

拉克申聽完千夫長的彙報,皺起眉頭,問道:「可有派人前去查看?」

「回將軍話,末將已經派了一個百人隊前去邊境調查。末將覺得事出蹊蹺,故而特地先趕來向將軍您彙報。」千夫長不敢怠慢。

鎮西部長年沒有經歷戰事,這種戰士失蹤事件,幾乎很少發生過。聯想到之前可汗的囑託,拉克申自然不敢掉以輕心。

「吩咐下去,今夜全營戒備,加強哨崗巡邏力度。」拉克申決定小心為上。

這兩天,不知道怎麼的,拉克申總是感覺有些心緒不寧,他就像被一頭凶獸盯上了,卻始終看不到凶獸的蹤影。這讓拉克申很是不安,今天的戰士失蹤事件,更是進一步加劇了這種不安的情緒。

但是在屬下面前,拉克申還是一如既往的鎮定。

「喏1

在距離鎮西部大營十公里遠處,有一處非常不起眼的牧民帳篷。

下午六點,化妝成牧民的雷迅,掀開帳篷,走了進來,恭敬地說道:「大人,不出所料,鎮西部果然已經加強警戒。」

原來,這裡就是歐陽朔落腳的地方。

歐陽朔點點頭,敵人的反應,並沒有出乎自己的預料。據雷迅介紹,鎮西部統帥拉克申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聯絡各營,今晚按計劃行事。」

「喏1

晚上七點,歐陽朔走出帳篷,騎上黑旋風,趁著夜色,在雷迅的引領下,開始逐一查看各部駐點。每在一個駐點停留,歐陽朔都會從儲物囊中,取出一桶接一桶的猛火油,分發給士卒。

七月的草原,夜空中星光閃爍,涼爽的季風,颳起一陣陣綠色波浪。借著星光,一隊接一隊的騎兵,從牧民帳篷中走出,將一桶桶的猛火油,放在戰馬的背囊上。背囊已經被專門改造過,每側都可以放下兩桶猛火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