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一百九十四章 野火行動(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 野火行動(下)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山海縣的騎兵們,騎上戰馬,開始一步步潛入鎮西部腹地。

騎兵出發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十點,外面只能藉助微弱的星光,辨別事物。再加上野草的遮蔽,已經很難分辨到底是人影,還是其他什麼東西。

由於派出去調查的百人隊無功而返,鎮西部統帥部再次下達戒嚴命令。鎮西部的巡邏戰士,雖然先後兩次接到統帥部命令,要他們加強警戒。但是,一晚上,連個鬼影子都沒有,不免放鬆警惕,一個個哈欠連天。

再加上近年無戰事,天訖部落在這片草原稱王稱霸慣了,戰士們在思想上不免有些懈擔白天的失蹤事件,也不過是被解讀為意外。

說不定,那些巡邏的傢伙,是偷偷跑到哪個姑娘的帳篷里瀟洒去了呢。巡邏的戰士,一邊埋汰,一邊互相扯著一些風花雪月,用以打發時間。

「哎,你們說,大帥是不是太謹慎了,不過是走丟了幾個巡邏兵,就這般大張旗鼓。害得兄弟們大晚上的,在外面活受罪。」有士兵抱怨。

「混賬東西,連大帥的壞話都敢說,不要命了。」帶隊的十夫長出言斥責,拉克申在鎮西部的威望很高,說話不得不小心。

那名士兵也知道自己一時衝動,說錯了話,好在十夫長就是他的好友,嬉笑著說道:「隊長,我知道錯了,你可不要上報。」

草原的軍規是非常嚴厲的,甚至稱得上殘忍。如果真有人在這件事情上較真,那麼這名士兵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一頓馬鞭,那是絕對跑步了的。

「放心吧1十夫長也不想小題大做。

七月份的草原,蚊子又多又大,特別的難熬。也虧得這些戰士還算敬業,雖然口中抱怨個不停,總算是沒有擅離職守。

而就在他們不遠處,山海縣各營騎兵,紛紛下馬,將韁繩牽在手上,就像一群幽靈,慢慢地向鎮西部警戒的戰士靠近。

在進入有效射程之後,騎兵蹲在地上,盡量隱藏自己的行蹤,彎弓搭箭,將一個個警戒的戰士射殺,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

打頭陣的騎兵,都是各營的精英,射術超群。至於說貼上去,近身刺殺,在草原,幾乎就行不通。

鎮西部外圍警戒的戰士,不斷地被剪除。抵進鎮西部大營五公里遠處,這裡的戒備,又提升了一個等級。而且打鬥聲,很容易引起營地的警覺。

因此,山海縣騎兵停止前進。

歐陽朔騎在黑旋風上,注視著遠方的鎮西部大營。

因為是常駐營地,鎮西部大營並不像之前的天憐部落那樣,僅以帳篷圍成一圈接一圈,形成防禦。

鎮西部大營,已經跟中原的營地沒什麼兩樣,四周立起一道高大的木牆,四個角還立有箭塔,只在南面,開了一個大門。

這樣的營地,僅憑兩千騎兵,肯定是攻不下來的,只有在野外作戰。

而野外作戰,又是游牧部落最擅長的作戰方式。據軍情司偵查到的情報,鎮西部五千騎兵,其中一千是重騎兵,剩下的四千才是輕騎兵。

游牧部落作戰,往往是先派遣輕騎兵誘敵,再迂迴到敵人的兩翼進行包抄,關鍵時刻,重騎兵殺出,發起衝擊,一舉將敵人擊潰,決定戰爭的勝負。

騎兵們紛紛下馬,開始在鎮西部營前,布置猛火油陣。這就是林逸的策略,將敵軍引出大營,再用猛火油形成火焰防護,阻擋敵軍追擊。

布置妥當之後,全體撤離。

……

七月二十八日,凌晨六點。

先鋒營第一營,充當引誘敵軍的任務,在林逸的率領下,向鎮西部大營進發,一路上,所有的警戒,都被乾脆利落地射殺。

一夜都沒有睡安穩的拉克申,早早起床。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接到衛兵報告:「稟報大帥,營地南方出現一夥流寇,約莫五百人,正向營地襲來。」

拉克申一怔,簡直難以置信,「你說的是流寇?而且還只有五百人,誰給他們的膽子,敢來襲擊我們的營地?」

衛兵不敢懈怠,一本正經地回答道:「是的,大帥,五百流寇。」

「走1拉克申決定親自去看看。

拉克申登上營地的箭塔,放眼望去,果然看到,遠處一直流寇裝扮的部隊,正在大肆清洗外圍的警戒部隊,還不停地吹著口哨,神態極其張狂。

這種**裸的挑釁,拉克申簡直無法容忍,他命令一名輕騎兵千夫長,帶領所部,出營將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流寇教訓一頓。

千夫長呼和接到命令,激動非凡。在他看來,要擊潰眼前的這股流寇,簡直輕而易舉,這是白白送上來的戰功,看來大帥還是非常器重自己埃

一千名輕騎兵,就像一支利箭,衝出營地。

沒成想,那幫流寇竟然是一群軟蛋,中看不中用。看到衝出來的騎兵,就像一群綿羊,立馬掉頭就跑,極其狼狽。

仗著青蚨馬速度上的優勢,呼和並沒有放棄,直接率部追擊。

營地箭塔上,看著逐漸消失在視線當中的呼和部,鎮西部參謀額日思一臉的困惑,轉頭對拉克申說道:「大帥,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啊,這幫流寇來的詭異,退的也詭異,這裡面,會不會有詐?」

拉克申點點頭,「是有些不同尋常。這樣,命令剩下的部隊隨時待命。想來,憑呼和的能力,即使對方有詐,也能夠安全撤離。」

「明白1

另一邊,呼和率部,追擊十餘公里,眼看就要追上流寇。突然,從兩側再次衝出兩股流寇,立馬將呼和部包抄。

「不好,有詐1呼和立即警覺,知道中了敵人的埋伏。

可惜,他的部隊,此刻正急速前進,一時半會兒,根本就停不下來。對面包抄的兩股騎兵,就像兩柄尖刀,從兩肋,狠狠地刺入呼和部腹地。

面對游牧部落的輕騎兵,歐陽朔並沒有傻到選擇跟對方比拼騎射之術,一上來就展開貼身肉搏,以唐刀和鎧甲的優勢,鼓弱點。

游牧部落的輕騎兵,幾乎沒有什麼防護能力,只是穿了一身簡易的皮甲。面對唐刀,幾乎就是一刀致命。

鋒利的唐刀,輕易地劃開敵人的皮甲,刀刀到肉,非死即傷。

一場混戰,隨即展開。

好不容易,呼和部開始穩住陣腳,準備跟對方來一場硬仗。就在這個時候,最開始逃竄的林逸部,已經掉轉頭,對呼和部形成合圍之勢。

呼和立即知道,自己已經無力回天,果斷命令部隊撤退。

可惜,歐陽朔沒有給他撤退的機會。兩千人的山海縣騎兵,對呼和部展開瘋狂追殺,鮮血染紅了草原,戰馬嘶鳴,響徹雲霄。

經歷近一個小時的瘋狂殺戮,最終,呼和部只剩下不到兩百人,護衛著呼和,倉皇逃出包圍圈,向鎮西部大營逃去。山海縣騎兵仍然在後面緊追不捨,一副要將其全殲的架勢。

可惜,限於戰馬,雙方的距離,越拉越遠,讓呼和成功逃離。

呼和的逃脫,不過是歐陽朔有意放縱的結果,其用意,就是徹底激怒拉克申,將鎮西部全部引出營地。

兩路大軍一追一逃,很快就重新回到鎮西部大營前。

果不其然,看到倉皇逃竄的呼和部,以及在他後面緊追不捨的流寇,拉克申不禁火冒三丈,厲聲說道:「好膽1

說著立即跑下箭塔,跨上自己的坐騎,一匹首領級青蚨馬,大聲喊道:「全體都有,隨我出擊,接應呼和,剿滅流寇。」

「殺1四千鎮西部騎兵,整裝待發。

看到出來接應的部隊,呼和大喜,用力拍打著胯下的青蚨馬,直奔營地而去。反觀歐陽朔一方,卻是齊齊停了下來,準備掉頭就走。

臨走之前,林逸用內力,大聲喊道:「拉克申小賊,今日且給你一個教訓,下次再來,定取你項上人頭。」說著,大笑一聲,極其猖狂。

拉克申哪裡受過這樣的羞辱,二話不說,率領部隊繼續追擊。雖然方才呼和已經簡單地將自己的遭遇講了一遍,拉克申才不信,對方還能有部隊埋伏。即使有,憑藉自己麾下的四千精銳,也毫無畏懼。

草原上,再次上演一追一逃的戲碼,只是追逃雙方,再次掉了個個兒。

這個時候,青蚨馬在速度上的優勢,體現的淋淋盡致。不到十分鐘,拉克申部就要追上來,將敵人帶入自己的射程之內。

看到對面逃竄的敵人,拉克申臉色冰冷,彷彿看著一群死人。

可惜,這個時候,拉克申毫不知情的是,他們已經進入山海縣精心設下的圈套當中。只見林逸騎在馬背上,取出一支特殊的箭矢,用火折點燃,在馬背上調轉身子,朝後方射出一支火箭。

火箭劃過天空,準確地落到拉克申部所在的區域。

一瞬間,火箭就將提前傾倒在草地上的猛火油點燃。這次布置的猛火油陣,並不是長條狀,而是整片區域,都倒上猛火油。熊熊燃燒的烈焰,在疾風和野草的助推之下,一瞬間,就將拉克申部淹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