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零一章 牧野之戰(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一章 牧野之戰(三)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當天下午,歐陽朔約見碔砆。

兩人的會面,沒有偷偷摸摸,直接安排在歐陽朔的營帳。因為本來就沒有隱瞞的必要,也根本就瞞不祝

「能告訴我,帝塵和春申君他們,到底有何圖謀嗎?」

歐陽朔的直接,嚇了碔砆一跳,不假思索地說:「憑什麼告訴你?」

「意思就是說,是真的有圖謀?1歐陽朔恍然。

「你1碔砆發現,自己一下就落入對方的圈套。他準備調整自己的策略,平靜地說道:「不錯,他們是有圖謀,可我不會告訴你。」

「你會的。」歐陽朔肯定地說道。

「狂妄1碔砆不忿。

歐陽朔微微一笑,「碔砆兄,咱們也不用再這麼繞彎子。我想,你自己也很清楚,你跟帝塵他們,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要不然,來商朝陣營做間諜的,就不會是你。你被排斥,不被他們信任,這是事實,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碔砆的臉色,瞬間陰沉,歐陽朔的話,刺到他的痛處。

碔砆抬起頭,面無表情,「那麼,我可以信任你嗎?或者說,你,中國區第一領主,山海盟盟主,中國區平民玩家的代表人物,信任我嗎?」

歐陽朔點點頭,「你別無選擇。」

碔砆頹然,下定決心,「豈曰無衣,我們做一個交易吧。」

「講1

「我告訴你真相,你將我接納到山海盟。」

歐陽朔目光一凝,他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碔砆竟然需要尋求山海盟的庇護,才敢說出真相。這麼說,那些老傢伙,是真的不甘寂寞了。

老傢伙們,你們真的以為,我一點察覺都沒有嗎,真是可笑。

「我答應你。」歐陽朔沒有猶豫。

「事情其實很簡單,邯鄲六霸,又有重新聯合的跡象。不久前,我曾在邯鄲縣,無意中看到,各大勢力的首腦在邯鄲集會。我指的首腦,不是帝塵、春申君他們,而是他們的長輩,各方勢力真正的話事者。」碔砆回憶道。

果然,歐陽朔的預感成真。

邯鄲六霸的分裂,源於帝塵的驕橫、春申君的自矜自傲以及鳳囚凰的野望,歐陽朔和雄霸所扮演的,不過是一劑催化劑的作用。

邯鄲六霸一分為三,山海盟趁勢而起,掌握中國區的話語權。

星際移民之後,各大勢力的話事者,終於有精力來處理遊戲中的事務。小輩的胡鬧,顯然讓這些老傢伙極度不滿。

顯然,年輕一輩還太感情用事,沒有掌握妥協的藝術。這個時候,老一輩自然是要出面,來收拾殘局。說到底,他們是絕對不允許,將中國區的話事權,拱手相讓。在這些人眼中,歐陽朔也不過是一個黃口小兒。

通過互相妥協,將各方重新粘合在一起,就是最好的選擇。

歐陽朔擔心的,還不是這個。他更擔心鳳囚凰,種種跡象表明,鳳囚凰還一直被蒙在鼓裡,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家中的長輩,正在搞串聯。

「雄霸是不是也參與其中?」歐陽朔問道。

碔砆一驚,他沒想到,歐陽朔竟然如此敏銳,點頭說道:「不錯1

邯鄲六霸的分裂,雄霸在其中,扮演過不光彩的角色,正是他引誘春申君,令立山頭。邯鄲六霸想再次複合,就繞不開雄霸。

而以這些老傢伙的智慧,將雄霸或者說是雄霸所代表的勢力,接納進來,就是最穩妥的選擇,一舉兩得。

可以預見,如果將邯鄲盟、春秋盟以及鐵血盟整合到一起,其勢力,相比早前的邯鄲六霸,還要強橫。

至於碔砆為什麼被拋棄,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釋,因為人家根本就看不起他。當初帝塵將碔砆拉入邯鄲盟,不過是應急。如今沒用,自然是要丟到一邊。

歐陽朔點點頭,說:「今天的談話,到此為止。戰役結束之後,再談結盟之事。眼前要做的,就是將這場戰役打好。」

送走碔砆,歐陽朔沒在軍營停留,騎馬回到朝歌。

朝歌城內,人心惶惶。周朝大軍來襲的消息,已經傳遍全城。城內空虛,王師孤懸東方,大王拿什麼去阻擊該死的周人。

事實上,距離真正的決戰,至少還有一周時間。這段時間,就是蓋亞留給玩家完成支線人物的。

歐陽朔這一次,並無此心,直奔王宮而去。

王宮宿衛攔住歐陽朔:「來者何人?王宮禁地,閑人免進。」

歐陽朔下馬,將韁繩交給身後的王峰,雙手抱拳:「異人代表豈曰無衣,求見大王,還請通報1

宿衛檢查歐陽朔的腰牌,確認無誤之後,立即進宮通報。

跟在宿衛身後,歐陽朔無心打量商王宮,心中想著,待會兒該如何說服辛帝,接受自己的建議。

王宮大殿,帝辛正跟手下武將惡來,商討如何應對周軍進軍,聽到宿衛報告,說是異人代表在宮外求見,立即來了興緻。

惡來是飛廉之子,是可以跟犀兕熊虎搏鬥的勇士,飛廉善走,父子俱以才力事帝辛,都是商朝的忠臣。

三國時期,典韋被曹操稱之為「古之惡來」,所指的惡來,就是眼前這位。

歐陽朔走進大殿,躬身行禮:「異人豈曰無衣,拜見大王。」

帝塵端坐御座,氣宇軒揚,「來見本王,所為何事?」

「特為大王解圍而來。」歐陽朔不卑不亢。

「好大的口氣。」一旁的惡來不忿。

歐陽朔也不惱,笑著說道:「敢問將軍是?」

「本將惡來,你可不要說大話。周軍勢大,我方空虛,如何解圍?」惡來倒是直性子,想到什麼說什麼。

「將軍此言差矣,我聽聞,大王已徵召70萬奴隸,數倍於周軍,何來空虛一說?」歐陽朔故作不知。

惡來嗤之以鼻,「黃口小兒,你懂什麼。那些奴隸,即沒受過軍事訓練,又無兵器甲胄,如何能敵?」

歐陽朔點點頭,「即如此,何不發給他們兵器甲胄?」

惡來耐心快用盡,倒是帝辛,端坐上首,沉默不語。

「你,你簡直什麼都不懂,竟然還敢揚言,要解朝歌之圍,簡直荒唐。」

歐陽朔依然笑臉迎人,雙手抱拳:「還請將軍解惑1

惡來看大王沒有喝止,終究耐著性子說道:「徵召的70萬奴隸,很多就來自周國或者各諸侯部落,如何能夠令人放心,發給他們兵器,萬一倒戈,豈不誤事。再者說,即使給他們兵器甲胄,短時間內,不經過訓練,又有何用?」

歐陽朔故作恍然,笑著說道:「原來如此,我正是為此而來。」

帝辛終於動容,「你有何策?快快道來1

「啟稟大王,要想此策建功,需大王先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懇請大王,幽閉大祭司,不讓其與外界聯絡。」歐陽朔語出驚人。

歐陽朔說的大祭司,就是微子,帝辛的兄長。

微子啟、微仲衍與帝辛三人是同母兄弟,微子啟出生時,他的母親尚為妾,而被立為王后之後生帝辛。帝乙因微子啟年長,想立他為嗣,太史根據禮法認為微子啟是庶出,帝辛是嫡出,所以立帝辛為嗣子。

帝辛繼位,微子啟自然耿耿於懷。但此公的忍耐性頗為深厚,一直沒有發作。作為先王確實的長子身份,微子在殷商皇室、高級貴族以及奴隸主中,擁有巨大的號召力和影響力,最終以他為首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勢力。

商王帝辛比誰都清楚這個大哥的潛在威脅。但即位后的局面,使帝辛又不得不拉攏他:先王死了,可先王兩個弟弟比乾和箕子此時正值壯年,對王位虎視耽耽。這幫人又代表了一大群貴族和奴隸主,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勢力。

於是,帝辛決定拉攏大哥微子:在剷除了原大祭祀為首的神權集團后,微子成了國家的大祭司。神權貫穿整個殷商歷史,而大祭司就是殷商最高神權領袖,其地位和身份類似於羅馬教皇。

可結果卻遠比帝辛預料的複雜:他即位后銳意改革,一大舉措就是限制、剝奪老貴族的權利,大力從下層平民甚至奴隸中選拔、重用人才,惡來就是這樣發跡的。但是這樣的行為,觸怒了整個奴隸主貴族集團。

從夏一直到戰國1000多年裡,中國實行的都是貴族的官職世襲制度,奴隸主貴族集團壟斷了國家政治和經濟大權。帝辛的行為,無疑是在和殷商整個奴隸主貴族集團對抗,勢必遭到強大的反彈。尤其是東征對國力的嚴重消耗,遭到朝中大臣的嚴重批判。多種新、老矛盾彙集。最終,殷商上層形成了以微子、比乾和箕子為核心的,強大的反對派貴族同盟。

這是一個掌握軍、政、財實權的大貴族和掌握神權的皇族勾結后,產生的一個異常強大的同盟,對商王王權構成了極其嚴重的威脅。男願裼忠斐@溲殘忍,絲毫不可能妥協。最終攤牌的結果,就是比干被殺,箕子被徒刑流放,關鍵時刻微子卻倒向了帝辛,保住了自己的地位。

可實際上,微子那諧莩鷙摶丫無可挽回。他一定要復仇,而他復仇的方式讓後人看來幾乎不可思議——出賣自己祖宗的江山社稷,勾結了殷商最大的敵人西周。

就是這個內奸,命太師疵、少師疆,攜帶王朝皇室祭祀祖靈的禮器,以及象徵當時中華江山和天子王權的鎮國神器「九鼎」正式叛逃西周。同時帶去的,還有此時殷商全國的政治、經濟和軍事情報,包括其國內統治集團的動蕩、經濟的凋敝,尤其是帶去了殷商本土防務極端空虛的情報。同時向周王詳細講解,萬一東方的商軍主力要回援本土要走的路線和所需時間。

至此,殷商王朝不再有任何秘密可言,被**裸的展現在周面前。

於是周武王和姜尚當機立斷,調集全國所有能用的兵力並召集諸侯組成聯軍,以最快速度在最短時間內乘虛而入直搗殷商國都朝歌。於是,牧野之戰的悲劇,就這樣上演了。

當周軍攻打朝歌時,正是微子率領一干人等,出城向周投降。其後,西周的實際統治者周公旦報答了大力幫助周的微子,封微子啟於殷商故地商丘,建立宋國,以示「不絕殷嗣」。微子啟,就這樣成為周朝宋國的始祖。

因此,歐陽朔要獻策,就必須先處置商朝最大的內奸微子。

帝辛目光一凝,露出寒光。對自己這位兄長,帝辛自然是不放心,但是要幽閉他,還真有些困難。「必須如此?」

「必須如此。」歐陽朔毫不妥協。

帝辛也是果決之人,「好,本王答應你。不過,如果你的計策不湊效,你該知道,你將面臨怎樣的下常」帝王之威,不容挑釁。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