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零三章 牧野之戰(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 牧野之戰(五)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上午十一點,春申君、戰狼、雄霸、殺破軍等人,帶領三千騎兵,從孟津出發,直撲牧野而去。

當天晚上,就趕到距牧野不足十公里處,安營紮寨。

出人意料的是,這一次帝塵沒有隨行,只是派遣領地一名初級武將,帶著邯鄲縣的五百騎兵隨軍出征。

帝塵的行為,自然被春申君他們,解讀為膽小怯弱,極為不齒。

風華絕代同樣不解,「你這次不隨行,可是有什麼顧慮?」

帝塵皺眉,語氣深沉,「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跟豈曰無衣打了幾次交道,你覺得他會是一個簡單之人嗎?如此大的破綻,他竟然不會察覺,等著我們去輕鬆收割貢獻值?春申君他們,太自信了。」

「既然如此,那你為何又要派兵前往?」風華絕代還是不解。

帝塵搖頭,「最近家族正在斡旋,非常時期,我不想破壞內部的安定團結。退一萬步說,如果我判斷失誤,不派一兵一卒,豈不錯失良機。」

風華絕代恍然,更有些欣慰,那個滿腹城府的帝塵,在接連受挫之後,終於重新回來了,這比什麼都重要。

……

春申君一行紮下營帳的時候,絲毫沒有注意到,一隻小鳥,從營地上空掠過,徑直往北方飛去。

第二天凌晨五點,軍情司長宋三就接到蜂鳥傳來的情報。宋三不敢耽擱,立馬趕到歐陽朔營帳,彙報軍情。

親衛隊攔住宋三,低聲說道:「大人還沒起床,你不能進去。」

宋三心急,焦急地說:「我有緊急軍情,耽擱不起。」

親衛這才走進營帳,準備將歐陽朔叫醒。

事實上,在他們在門口爭執的時候,歐陽朔已經醒來。自從修鍊《黃帝內經》之後,他的六識越發靈敏,周圍稍有異動,就能被他察覺。

宋三走進營帳,行禮之後,說道:「大人,蜂鳥傳來消息,敵人果然出現,人數大概在三千左右,全部都是騎兵。他們距離牧野只有不到十公里,今天上午,就能趕到牧野。」

歐陽朔精神一震,魚兒終於上鉤了。

要想反敗為勝,就不得不重視周朝陣營的異人軍團。對方足足有六萬部隊,實力跟周軍主力,也是不相上下。

對這一場牧野之戰,歐陽朔足足思考了一兩個月,滿腦子都是如何反敗為勝,設想各種可能。如今的局面,就是最壞的一種。帝塵他們竟然勾結在一起,全部選擇了周朝陣營。

因此,在歐陽朔的計劃當中,第一步就是除掉春申君他們。

枉費戰狼他們有多少專業參謀,在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也是一頭瞎。

「衛兵1歐陽朔朝賬外喊道。

「到1親衛進入帳中。

「去將張遼將軍、秦瓊將軍以及林逸將軍請來,有重要軍情。」

「喏1

三員大將趕到之後,歐陽朔沒有廢話,直接說道:「集合所有的騎兵部隊,隨我發兵牧野。」

「喏1

兩天的操練,一萬騎兵不到半個小時,就全部集結完畢。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驚動了其他領主。集結部隊的時候,歐陽朔已經找到白樺和鳳囚凰,將情況告知二人,讓她們留下,負責解釋部隊動向。

既然這些領主自願接收山海盟的整編,歐陽朔自然不需要,每一次行動,都一一跟他們解釋。如果是那樣,那還怎麼打仗。

一萬大軍,從朝歌西郊出發,直撲牧野而去。

……

早上八點,六十萬奴隸,就在宿衛軍的驅趕下,開始一天的勞作。牧野城郊外,一道道壕溝,已經初步成型,看上去極為壯觀。

一個小時之後,奴隸的噩夢降臨。

周朝陣營的三千異人軍團,迎著朝陽,突然殺至。

只可惜,他們帶來的不是光明,而是黑暗與血腥。他們就像一群屠夫,或者說是一群魔鬼,沒有任何的言語,衝進奴隸群中,直接揮動屠刀,就是一陣無情的殺戮。手無寸鐵的奴隸,哪裡是騎兵的對手,他們就像一群可憐的綿羊,雖然數目眾多,卻在極少數惡狼的驅趕下,狼狽逃竄。

因為奴隸實在太多,騎兵根本就殺不過來。這個時候,想要活命,只要跑得比同伴快一點就行。奴隸們都是帶著腳鐐的,為了活命,他們不惜將同伴推到在地,就因為對方擋住他的去路。

看著不斷增加的貢獻值,殺破軍他們欣喜若狂,短短不到十分鐘,牧野之戰的戰役貢獻榜,就被他們全部佔領。

原本,看到軍隊是自南面而來。一些奴隸還心存僥倖,以為是自己國家派來的軍隊,是為解救他們而來,哪裡想到,會是這樣一種結局。

故**隊,不僅沒有絲毫解救他們的意思,不問青紅皂白,直接對他們揮動屠刀。看到沒,這群魔鬼,竟然還在張狂大笑。

狼狽逃竄的奴隸們,心中滋生出對故國無盡的恨意。這股恨意是如此的濃烈,濃烈到超過他們對商王朝的恨意。

可惡,商王朝都沒有這樣對待他們。

好在,五百宿衛軍及時反映過來,趕來增援。

只可惜,宿衛軍只是步兵,更何況,他們引以為豪的青銅甲胄和盾牌,在騎兵的精鐵兵器面前,毫無優勢可言。

看到宿衛軍竟然為了他們挺身而出,奴隸們對故國的恨意進一步加深。他們的王,不僅拋棄了他們,還要殺戮他們;,卻在保護他們。

真是諷刺啊,奴隸們流下絕望的眼淚。

戰狼作為臨時指揮官,果斷命令部隊放棄對奴隸的殺戮,先解決掉宿衛軍再說。來勢洶洶的騎兵部隊,一下子就將宿衛軍組建的防線衝垮,接來下就是一場殺戮盛宴。短短不到一個小時,騎兵只付出不到兩百的傷亡,就將五百宿衛軍消滅的一乾二淨。

得意的敵人,正準備繼續收割勝利果實的時候,他們的噩夢,降臨。

商朝陣營的一萬騎兵,在三員大將的率領下,終於趕來增援。

看到對面的大軍,春申君臉色順便蒼白,呢喃:「悔不該聽帝塵所言。」

不用再懷疑,這就是一場陰謀。戰狼也是果斷,命令部隊立即撤退。

可惜,歐陽朔是不會給他們機會的。

事實上,二十分鐘之前,歐陽朔就已經率部趕到。為了徹底消滅這股敵軍,歐陽朔特意命令部隊繞了一個大彎,迂迴到南面,再往北反撲。

因此,戰狼部撤退的路線,已經被提前堵死。他們要想活著逃回孟津,就必須衝破一萬騎兵的攔截。

陣前,春申君挺身而出,作最後的掙扎,高聲喊道:「對面可是無衣兄?無衣兄,能否放我們一條生路,回去之後,必有厚報。」

歐陽朔好笑地搖搖頭,喊道:「春申君,很抱歉,我們現在是敵人,各為其主。要想敘舊,等戰役結束之後,隨時歡迎春申君到山海縣做客。」

戰狼也是果決,轉頭看向春申君,「狹路相逢,勇者勝。為今之計,只有讓部下拚死保護我們逃出去,只要我們不死,就還有機會。」

戰狼的意思很簡單,按照戰役的規則,如果領主陣亡,那麼他所帶領的部隊,就會被蓋亞直接傳送回領地,徹底退出這場戰役。

因此,只要領主不死,損失一些騎兵,對戰局並沒有太大的影響。畢竟,在孟津,他們還有大股部隊。

春申君點頭,表示贊同。

而在戰場的另一邊,歐陽朔特意跟張遼三人交待,一定不能放過對面的那幾位領主,將他們的相貌一一指出。要論對戰役規則的熟悉,又有誰比得上歐陽朔,他自然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

歐陽朔組建親衛隊,為的就是護衛自己的安全。

戰狼將騎兵分成三路,分成三個方向逃竄。

歐陽朔這方的兵力,是對方的三倍多。再加上對方剛剛經歷一場戰鬥,又突然被襲,士氣底下,自然高下立判。

兩股騎兵,幾乎同時發起衝鋒,快速撞到一起,就像兩股洪流,激蕩在一起,濺起朵朵血花,灑向高空。

歐陽朔帶著親衛隊,死死盯住殺破軍。這傢伙幾次對他出言不遜,歐陽朔想要親手宰了他。殺破軍也是狠人,現實中都見過血,自然不懼。

可惜,這是遊戲,歐陽朔不僅在裝備和坐騎上碾壓殺破軍,就是個人戰力也是碾壓。他揮動精鐵槍,將楊家槍法發揮的淋漓盡致。

楊家槍,本就為戰場而生。

歐陽朔一招白蛇吐信,直取殺破軍要害。殺破軍也是厲害,他用的是戟,險之又險地將歐陽朔的精鐵槍架祝

雙方拚鬥了二十餘回合,殺破軍頹勢漸顯。

這個時候,歐陽朔絲毫沒有懈怠,將楊家槍發揮到極致,壓制的殺破軍無法喘息,終於,他抓住殺破軍的一個破綻,使出絕招。手中的精鐵槍,尤如游龍般飛舞翻騰,快速迅猛地刺入殺破軍咽喉,一槍致命。

殺破軍睜大眼睛,死不瞑目,從馬上摔落下來,最終化作一道白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