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一十七章 孤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七章 孤峰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清晨,迎著朝露,一隊騎士從領主府出發,直奔青龍門而去。青蚨馬踏過平整的青石板道路,發出一陣陣清脆的馬蹄聲。

歐陽朔和宋佳兩人,帶著四名親衛,準備去東面的泅水縣尋找合適的門派駐地。第二道城牆建好之後,為了區分城門,以免混淆。核心區的四座城門被重新命名,分別是東面的青龍門,西面的白虎門,南面的朱雀門以及北面的玄武門。歐陽朔一行穿過青龍門,再從東區穿行而過,往北轉到東門。

出了東門,就是東郊荒野。出於戰略需要,東郊的野草早已被全部清除,光禿禿的一片,什麼也沒有,非常的荒涼。

至東門始,一條簡易的官道筆直地通往山海縣碼頭。相比最早的山海村時期,碼頭已經擴建了二三十倍。自從高級造船廠被轉移到北海縣之後,峽谷前方的這段水域就全部划入碼頭的管轄範圍。至於碼頭的管轄權,則被划入車馬司。如今的車馬司,正式履行現代社會交通運輸部的職責。

規劃中,聯通大本營和泅水縣的大橋還沒有建好,無數的石材堆積在碼頭兩岸。石匠對從採石場運來的巨型石塊,就地進行切割,敲成更小的石塊,再打磨成一塊一塊的石條,作為建造橋樑的材料。

考慮到河道還要通行戰船,因此大橋的設計和建造,遠比城內的石拱橋複雜。按照橋樑總設計師五尺報上來的設計初稿,光建造成本就達到五百金幣。

建造橋樑最困難的,就是在河道內搭設胎架,作為支撐平台。峽谷河道上游,友誼河和泅水河匯聚而來,水流喘急,怒吼吼地沖向大海。因此,要在這樣的河道搭設胎架,以古代的建造條件,其難度可想而知。

歐陽朔略微查看一下橋樑工程進展之後,沒有停留,通過碼頭的船隻擺渡到對岸。泅水縣的城牆已經建好,遠遠看去,一座小城聳立在平原上。

城外就是一片片綠油油的稻田,一大早,就有農夫在田裡忙碌。

「木頭,他們在田裡做什麼?是在把秧苗拔掉嗎?好奇怪啊,不是剛種下不久嗎?」宋佳對農夫的行為非常不解。

歐陽朔好笑地搖搖頭:「那是農夫在拔草,秧苗種下去之後,稻田裡容易長出雜草,如果不及時把雜草除去,就會侵佔秧苗的營養,影響糧食收成。」

「哦1宋佳不好意思地笑笑。

歐陽朔沒有選擇進入泅水縣,而是沿著河道往南,走到峽谷邊緣,再順著山脈往東走。事實上,在確定宋佳是鐵了心要將門派建在城外的時候,歐陽朔特意抽空去查看了一下《廉州堪輿圖》,已經有明確的目標。

跟大本營不同,泅水縣這邊的盆地邊緣,並沒有岩石山脈,而是一道林木線,山林與平原在此交匯,形成一道獨特的風景線。走在草地上,不時地可以遇到野兔之類的動物,從林中竄出。

看到野兔,歐陽朔見獵心喜,取出弓箭,張弓搭弦,一箭射去。可惜,就憑他的基礎箭術,除非走運,哪裡射的中機靈的野兔。

一箭射空,讓歐陽朔感到很沒有面子,尤其是在佳人面前,惱羞成怒之下,命令身後的親衛,再遇到兔子,統統射殺,帶回領主府。

宋佳在一旁眠嘴直笑,木頭也有不擅長的領域。

往東走了大概十公里,歐陽朔示意隊伍停下。他指著前面的一座山峰,對宋佳說道:「怎麼樣,你看那座山行嗎?」

宋佳順著歐陽朔的手指看去,只見群煙霧繞中,山勢連綿起伏,一座孤峰傲然挺立,卓爾不凡。更妙的是,孤峰猶如被上古巨人打了一拳,上半截山峰只剩下一半,在半山腰處突然收窄,形成一塊巨大的平台。

「好,就是這裡了。」宋佳大喜。

歐陽朔點點頭,「走吧,我們去上山看看。」

「嗯1宋佳有些迫不及待。

因為還沒有開發,人跡罕至,上山的道路非常難走,陡峭崎嶇。歐陽朔一行不得不將青蚨馬拴在山腳下,徒步上山。

四名親衛拿著唐刀,費力地在前面開路。一直走了兩個多小時,才登上平台,不僅四名親衛累的氣喘吁吁,就是歐陽朔和宋佳,也是不得不一路運轉內功,才能堪堪消除疲勞。

平台佔地極大,放眼望去,不下十平方公里,比山海鎮的面積還要大。一條瀑布順著峰頂飛流直下,在平台腳下形成一汪水潭,發出轟隆隆的聲響。水流從水潭溢出,在平台上流淌出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溪,順著平台,再次飛流而下。濺起的水花,在陽光照射下,形成一道道彩虹。

水潭旁邊,一顆古槐遺世獨立,枝頭上,一群不知名的小鳥,飛來跳去。看到歐陽朔一行,也不怕生,從槐樹上飛起,在他們頭頂盤旋,嘰嘰喳喳。

宋佳一眼就愛上了這裡,喃喃自語:「真漂亮1

歐陽朔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山中無論是木材,還是石材都不缺,完全可以就地取材。平台之上,既有水源,以後就可以自行種植一些蔬菜瓜果。只要按時送一些糧食上山,就可以做到自給自足。因為玩家擁有儲物囊這樣的神器,運輸糧食上山,那實在是容易的很。

「佳佳,明天你再帶著小月來一趟,她可是設計顧問,請她實地勘察之後,為門派做一個總體設計規劃,包括下山的這條路怎麼規劃,都要有一個統一的安排。你們將設計圖紙畫好之後,我再安排建設司動工。」

聽歐陽朔為她安排的妥妥帖帖,宋佳溫柔一笑,「木頭,你真好1

「好啦,宋大掌門,給你未來的門派取個名字吧1

「對哦,」宋佳立即來了興緻,「木頭,你看,要不就叫如夢劍派吧1

歐陽朔暈倒,苦笑著說道:「你名字叫佳期如夢,住的院子叫如夢軒,現在就連創立的門派也叫如夢劍派,這樣顯得很沒有水平埃」

宋佳苦著臉,「哼,那你說,叫什麼名字?」

取名字可難不倒歐陽朔,他略一沉吟,已是有了主意,笑著說道:「此孤峰位於領地東面,與山海縣遙遙相望。陶淵明在《飲酒》詩中寫道: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不如,就叫做東籬劍派,你覺得怎麼樣?」歐陽朔完全是在牽強附會,可憐的陶淵明,如果知道自己的詩被這樣曲解,不知會作何感想。

宋佳捶了歐陽朔一下,脆生說道:「木頭,看不出來,你還挺有才的嘛!好,聽你的,就叫東籬劍派。」

臨近中午,歐陽朔一行乾脆就在山上用餐。親衛將打來的野兔,到水潭邊處理乾淨,再找來乾柴,直接來一場野外燒烤。

歐陽朔前世作為冒險類玩家,經常在野外過夜,吃野兔那是家常便飯,很是得意地在宋佳面前,顯露一手燒烤絕活,將野兔烤的是外焦里嫩。

吃著美味的野兔,宋佳讚不絕口,四名親衛也跟著沾光。吃飽之後,歐陽朔一行再不停留,立即下山。

回到領主府,已經是下午四點。

經過兩天的宣傳,已經陸續有人來到領主府報名,準備拜師學藝。紫蘇將他們一一登記在冊,言明九月一日上午,再來領主府參與最終的選拔。

晚上吃飯的時候,映柚提到一件事:「大哥,二娃子跟我說,他想拜師學藝,不想再去私塾上學;還不斷央求我,讓我跟你求情,你怎麼看?」

二娃子最開始是被歐陽朔帶在身邊,後來歐陽朔事務繁忙,轉而交由映柚負責管教。自從上了私塾之後,一應伙食都是由映柚負責。

但是說到底,二娃子還是領主府的人,當初划戶籍的時候,也是歐陽朔親自拍板,才讓二娃子沒有被划入牧戶,而是將戶籍留在領主府。現如今二娃子想棄文從武,自然要徵得歐陽朔這位領主府老爺的同意。

歐陽朔點點頭,看來二娃子半年的私塾也沒白上,至少開始懂得一些為人處世的道理,知道要請示他。說起來,這小子還算是領主府舊人。

歐陽朔也是一個念舊之人,對映柚說道:「既然是他自己的意願,我自然不會橫加阻攔,就讓他拜入佳佳門下,做一名親傳弟子吧。」歐陽朔說著看向宋佳,徵求她的意見。宋佳點頭,歐陽朔的這點情求,她當然要滿足。

聽歐陽朔答應下來,旁邊伺立的半夏,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

映柚一直拿二娃子當親弟弟看待,聽歐陽朔如此安排,自然是極為滿意。她雖然不是武林中人,但是親傳弟子和記名弟子的區別,還是知道的。親傳弟子,那是可以傳承衣缽的存在,挑選極其嚴格。

歐陽朔接著說道:「這孩子也算是我們的親人,既然懂事,也不能再二娃子二娃子這麼叫著,得給他正兒八經地取個名字。映柚你們姐弟情深,就讓他隨你姓,由你給他取個名字吧。」

「恩。」映柚點頭應下。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