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一十八章 君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章 君侯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第二天一早,映柚帶著二娃子來給歐陽朔謝恩。

「崔天奇拜見老爺,謝老爺收養之恩。」二娃子,也就是現在的崔天奇,恭恭敬敬地給歐陽朔磕頭謝恩。

NPC小孩成長速度要略快於現實世界。崔天奇剛來領地的時候,皮膚黝黑,身材消瘦。雖然已經是十一二歲,但是因為營養不良,看上去還不到八歲。才過去半年的時間,因為營養跟上,又不用干粗活,身子骨開始迅速長開,再加上私塾的熏陶,曾經的小泥猴,早已蛻變為一位翩翩少年郎。

歐陽朔也是感慨萬千,「起來吧1等崔天奇起身,歐陽朔接著說道:「無論是從文,還是習武,我都是支持的。既然決定習武,就要一條道走到底,要學有所成,做一個對領地有用的人,方不負恩典,明白嗎?」

「明白1崔天奇鄭重說道。

歐陽朔點點頭,欣慰地說道:「去拜見你師父吧1

崔天奇正要拜見宋佳,卻被宋佳伸手攔住,不免疑惑,不知該如何是好。

宋佳轉頭看向歐陽朔,說:「無衣,在天奇拜師之前,我想再管你要一個人,好不好?」正式場合,宋佳喜歡跟白樺他們一樣,叫歐陽朔的遊戲名。

歐陽朔也是莫名其妙:「誰?」

「半夏1

「你想讓半夏一直服侍你?」歐陽朔只能這麼推測,這兩天忙著門派的事情,宋佳還沒來得及招丫鬟,都是半夏在服侍她,許是用順手了。

宋佳搖搖頭,說:「我想收半夏為親傳弟子。」

歐陽朔眉頭一皺,立即猜到大概是怎麼一回事,臉色一變,沉聲說道:「半夏1

「老爺1半夏立即出列,跪在歐陽朔跟前,神情惶恐不安。

「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宋佳不會無緣無故地要收半夏為弟子,歐陽朔敢肯定,一定是昨天晚上半夏去懇求過宋佳。宋佳心軟,又礙著她是歐陽朔的丫鬟,才答應下來。府里發生這種沒有規矩的事情,歐陽朔絕對不能容忍。

大廳的氣氛,一下變得凝重起來。

半夏看到歐陽朔發怒,更加惶恐,嚇得眼淚都掉下來,一邊磕頭,一邊哭著說道:「奴婢知錯了,請老爺責罰。」確如歐陽朔推測的那樣,半夏昨晚聽到歐陽朔答應請宋佳收二娃子為徒,自己也就動了拜師學藝的心思。

半夏的村子是被一群流寇洗劫的,她是靠躲在草垛里,才逃過一劫。那天夜裡,她親眼目睹自己的親人被流寇殘忍殺害,心中已是種下仇恨的種子,希望有一天能夠親手為爹娘報仇雪恨。

來到山海縣,又意外地被映柚招入領主府,半夏本已息了報仇的心思,想著安安穩穩地在領主府過日子。哪裡想到,事情會有這樣的轉機,宋佳來到領主府,開門收徒,重新激起半夏心中的仇恨。

半夏不敢去求歐陽朔,因為怕歐陽朔拒絕。昨天夜裡,她趁著服侍宋佳的時機,向宋佳哭訴自己的身世,請求宋佳收她為徒。宋佳心一軟,又見半夏資質不錯,就答應下來,由她去向歐陽朔求情。

歐陽朔陰沉著臉,就要將半夏開除出領主府。好在這個時候映柚站了出來,勸道:「大哥,看在半夏年幼不懂事的份上,你就繞了她這一回吧。」

「是啊,大哥,你就繞了半夏吧1青兒也跟著求情。

最後,就連紫蘇都站了出來,跪著歐陽朔跟前,「懇請老爺開恩。」

半夏到底年幼,看到這麼多人為她求情,更是不知所措,這才知道自己犯下大錯,連累大家為她受苦,心中更加不安,可憐兮兮地看著歐陽朔。

歐陽朔嘆了一口氣,說:「半夏不守本分,壞了領主府規矩。即刻起,革出領主府,恢復自由身,從此以後,不得再以領主府名義在外面招搖,否則定不饒耍」無規矩不成方圓,歐陽朔必須做出處罰,否則怎麼領導領主府。

「謝老爺大恩1歐陽朔高舉低落,等於默認半夏拜宋佳為師,半夏自然心懷感激,只是從此之後再跟領主府無緣,不免有些惆悵。

一場風波,就此散去。半夏和崔天奇對宋佳行拜師禮,雙雙成為宋佳的親傳弟子,未來東籬劍派的大師姐和大師兄,前途無量。

收半夏入門,宋佳乾脆不再招丫鬟,有事弟子服其勞嘛。歐陽朔也沒了再招一名丫鬟的心思,正院只留下紫蘇一人照看。

……

蓋亞元年八月二十五日,歐陽朔主持召開領地政務會議。

趕在各司署彙報之前,文教司長徐叔達率先出列,鄭重地朝歐陽朔躬身行禮:「啟稟大人,文教司有一項提議,還請大人批准。」

「什麼提議?」

「日前,大人受朝廷冊封為廉州侯。按照禮制,列侯者,當尊稱為君侯。大人或者主公之類的稱呼應該取消,統一尊稱為君侯;領地各級官員,也當以臣子自居;領主府也要改為廉州侯府,以示正統。」徐叔達是在規範諸侯之禮節。

不要小看一個稱呼上的變化,它實際上代表領地性質根本上的轉變。封侯之前,領主在荒野開疆拓土,其地位並沒有得到朝廷的認可。封侯之後,尤其是朝廷親自冊封的侯爵,代表領地可以以諸侯自居,名正言順。

原本這些在冊封之後,就應該立即執行。文教司長徐叔達也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只是封侯之後的第二天就遇到領地晉級,緊接著歐陽朔又在落鳳縣呆了三天。徐叔達一算,乾脆等到月底政務會議上提出。

「臣附議1范仲淹立即改了稱呼,不再以屬下自居,轉而稱臣。

「臣附議1田文鏡跟著響應。

「臣附議1議事廳所有人都起身,躬身行禮。

歐陽朔面無表情:「准1自今日始,他距離孤家寡人,又進了一步。

徐叔達退下之後,考功司長秦時堅站了出來:「啟稟君侯,自青樓出現后,考功司查到一些官員也跟著混跡在此煙花之地。對這些官員,應該如何處置,還請君候定奪。」

冷麵署長田文鏡提議:「微臣建議直接查封青樓,以絕後患。」田文鏡是看不慣這些文人做派的,手段極為強硬。

歐陽朔搖頭,「此舉不妥,青樓乃文人雅士消遣之所,不能因噎廢食,更不能暴力執法,否則容易引起百姓不滿。另一方面,秦司長做的對,絕不允許領地官員到此煙花之地消遣,否則成何體統。傳本侯諭令,查處一次,罰俸三月;查處兩次,留職查看;查處三次,直接革職查辦。」

歐陽朔何嘗不對古代的青樓感到好奇,也想去探究一番,實在是條件不允許。作為領主,他更是要以身作則,不能將這股靡靡之音,帶到官常宋佳來了之後,更是徹底絕了這番心思。

「喏1秦時堅應聲退下。

田文鏡再次上前,躬身行禮:「啟稟君侯,山蠻事務有最新進展。」

「哦?快快講來1歐陽朔立即來了興緻。

「最近,微臣接連造訪幾個山蠻部落,聽到同一件事。據山蠻所述,群山深處,盤踞著一座巨型土匪山寨,時常下山劫掠各山蠻部落,搞得他們苦不堪言。聽說我們山海縣擁有龐大的軍隊,各部落首領坦言,如果我們能夠幫助他們除掉土匪山寨,那麼他們就願意跟我們合作,派遣精銳戰士加入山海縣軍隊。」

「土匪山寨?」歐陽朔不解,一般的山寨應該不足以讓田文鏡如此鄭重其事才對,以山海縣的軍事實力,還有拿不下來的山寨嗎?!

「君侯有所不知,據山蠻講,那群山賊極為狡猾,將山寨建在一座險峰之上。上下山只有一條崎嶇小道,易守難攻。山賊數量也不是小數,雖然沒有具體數據,但是肯定不下萬人。因此,要想拿下此山寨,絕非易事。」

歐陽朔點頭,原來如此。想要拿下這樣的山寨,確實不易,山海縣軍隊數量雖然不少,但是一大半都是騎兵或者水師,真正能夠用於攻城拔寨的,還不到四千。這麼點人,歐陽朔可沒有信心。

「其一,聯絡軍情司,讓山蠻帶路,摸清楚土匪山寨的詳細情況。其二,遊說各山蠻部落,讓他們提前將山蠻戰士送到山海縣轉職,編入新組建的第三旅。雙管齊下,本侯就不信,還拿不下一座山寨。」歐陽朔拍板。

「喏1

「現如今,第三旅還在組建當中,組建完畢,還要完成領地剿匪任務。因此,田署長你要跟軍務署協調好行動時間表,不要讓山蠻部落誤以為山海縣言而無信。必要的時候,可以無償援助一批糧食,以示誠意。」歐陽朔又準備打糧食牌,對這些山蠻而言,糧食就是救命稻草,屢試不爽。

「明白,定不負君侯所託1田文鏡長期跟山蠻打交道,當然了解山蠻的軟肋。有了歐陽朔的承諾,他就更有信心完成任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