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二十章 導火索(謝「某無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導火索(謝「某無名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

林婧離開之前,將花費三千金幣買來的鐘鼓樓建築圖紙、文廟建築圖紙以及武廟建築圖紙,通通交給WWW..l

歐陽朔轉身交給書記官柏南浦,讓他轉交給建設司,督促建設司抓緊時間建造。按照規劃,文廟和武廟將建在黃帝祠的左右兩側。至於鐘樓和鼓樓,將建在玄武門前方,商業街最南端,內城河河畔,東西兩側,兩兩相對。

鐘鼓樓建成之後,必將成為山海縣的又一座標誌性建築。

************

八月二十六日,經過兩個月的建設,西南大學堂終於正式落成。歐陽朔帶領一眾官員,興緻勃勃地參加了西南大學堂的揭牌儀式。

相比歐陽朔最開始的設想,在徐叔達的提議下,二級縣城基礎建築——棋院,也被併入西南大學堂,成為西南大學堂的第四座學院。

歐陽朔在落成典禮上指出,西南大學堂的校訓是「兼容並蓄,海納百川」,未來的西南大學堂,要做到百花齊放,使之成為西南地區的學術聖地。

揭牌儀式之後,歐陽朔在徐叔達的陪同下,前去拜訪姜尚。

經過范仲淹和徐叔達兩人的軟磨硬泡,姜尚終於答應在西南大學堂隱居,同時又拒絕徐叔達提議的經學院名譽院長的頭銜。

初秋時節,校園內綠樹成蔭,鳥語花香。在西南大學堂西北角,有一座小型人工湖,名叫望月湖,湖水引自一牆之隔的內城河,湖內種有荷花。湖心有一座小島,名叫墜星島,姜尚便隱居在這座小島之上。

墜星島與外界並無連通的水上長廊,只有乘坐輕舟,才能抵達島上。輕舟側畔,水波蕩漾,朵朵荷花盛開,通過清澈的湖水,還能看到水中的游魚。

天空下起濛濛細雨,水滴擊打在荷葉上,發出叭叭的聲響。

姜尚已是八旬老者,為了照顧他的生活起居,文教司特意安排兩名僕役,侍奉左右。兩名僕役協助姜尚,在墜星島開墾菜地,種植蔬菜瓜果,養殖雞鴨鵝等家禽。望月湖對鴨和鵝而言,就是最好的棲息環境。

歐陽朔上岸之後,舉目四望,島上極為素雅,既無雕欄畫棟,也沒有什麼名貴的花草樹木。一排低矮的茅草屋,佇立在小島中央;茅草屋前,用籬笆圍成一座小院,空地上開墾出一籠籠的菜地,有些甚至已經長出新芽。小院旁邊,是一片竹林,青翠欲滴。一陣清風吹過,竹林發出嘩啦啦的聲響。

院子的另一邊,是一口水井。水井旁邊,擺著一塊條石。條石高不過半米,成榻狀,表面極為光滑。僕役介紹,太公經常倚在條石上讀書。

在僕役的引領下,歐陽朔撐著油紙傘,穿過茅屋小院,來到後山,一條卵石鋪就的林間小徑,彎彎曲曲地通向遠方,順著卵石小徑,來到湖的另一邊。

湖岸邊,姜尚披著蓑衣,帶著一頂破舊的草帽,正握著魚竿,在湖邊垂釣,旁邊的魚婁空空如也,一無所獲。歐陽朔尋思,這老頭不會又在玩什麼「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之類的把戲吧。

「太公,君侯來看望您老。」徐叔達開口說道。

姜尚絲毫不為所動,轉身朝徐叔達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示意徐叔達,不要嚇走他快要上鉤的魚兒。徐叔達無奈,只能陪在君侯身邊,耐心等待。

僕役倒是識趣,搬來一張小凳子,請君侯坐下。

這一等,就是整整一上午,眼看雨越下越大,姜尚仍然不為所動,不發一言,握著的魚竿,一上午都沒見他換過魚餌。

歐陽朔無奈,知道姜尚歸隱之心堅定,只得告辭離開。「太公,冒昧來訪,無衣就此告辭,下次再來拜見太公。」

就在歐陽朔轉身離開的一瞬間,遠處的姜尚突然開口:「君侯,牧野之戰期間,武王已經被你殺了,對不對?」

歐陽朔心中一頓,不動聲色地說道:「太公何出此言?」

「回來的時候,老朽見君侯的親衛個個騎乘戰馬。奇怪的是,攔截的時候,君侯的親衛卻沒有留在君侯身邊,豈不奇怪?唯一的解釋,就是親衛被君侯你派去攔截武王。」姜尚的洞察力,讓人害怕。

既然被識破,歐陽朔倒也坦然,看向遠處的姜尚,平淡地說道:「不錯,武王早已被親衛所殺,人頭被送到商王帝辛跟前。太公若因此而決心歸隱,本侯也無話可說,告辭1此刻起,歐陽朔是徹底絕了請姜尚出仕的心思。他是領主,是廉州侯,只憑自己的本心行事,犯不著為了一個NPC,虛以委蛇。

「哎1身後傳來姜尚的一聲嘆息。

************

八月二十八日,在內政署長田文鏡的斡旋之下,山蠻部落終於同意歐陽朔提出的條件,派遣一千名精銳戰士下山,提前加入到山海縣軍隊當中。

一千山蠻戰士,被編入第一師團第三旅的第一營和第二營,營正由山蠻推舉出來的戰士擔任。第三旅剛一組建完畢,就在旅帥惡來的帶領下,開始對領地東面的流寇發起進攻,爭取在一周之內將其全部剿滅。

此時,西面的剿匪行動已經接近尾聲,包括跟山海縣接壤的一些玩家領地,也被堅決地消滅一空。第一師團第一旅的兵鋒,直指天刀盟的永夜鎮。

永夜鎮領主黑色披風大驚失色,慌慌張張地向天刀盟求援,請求盟友派兵,協助領地防禦,共同抵抗山海縣的進攻。

接到黑色披風的求援之後,在盟主霸刀和曉風殘月的號召下,除了廣水鎮自身難保之外,其他盟友紛紛派來援軍。

霸刀和曉風殘月各帶來五百軍隊,固山鎮和宜水鎮各帶來三百將士,再加上永夜鎮自己的部隊,總兵力達到兩千一百。

就在天刀盟上下動員,決心在永夜鎮跟山海縣拚死一戰的時候,史萬歲卻突然接到退兵的命令,無奈之下帶著第一旅退回駐地。

隨著領地擴張,城西大營的位置也跟著不斷往西推進。隨著西面的流寇營被掃蕩一空,城西大營再次拔營西進,將營地駐紮在距離領地邊緣只有不到十公里的一處小山坡上。

歐陽朔選擇退兵,自然有他的考量。

如果選擇這個時候決戰,天刀盟士氣正盛,上下一心,霸刀和曉風殘月這兩位盟主,正想用一場勝利,來凝聚聯盟的向心力。僅以第一旅的實力,又沒有足夠的攻城器械,要拿下已經築好城牆的永夜鎮,殊為不易。即使拿下,也是傷亡慘重,跟歐陽朔的戰略不符。

相反,如果選擇圍而不攻,天刀盟又不敢主動出城跟第一旅決戰。時間一長,天刀盟的援軍必定無法長期在此駐紮。長此以往,必定人心惶惶。

現在時機還不成熟,歐陽朔在等,他在等戰備司製造出足夠多的雲梯,在等第三旅掃蕩完東面的流寇,完成新兵試煉。

剿匪之後,歐陽朔的首要目標,仍然是進攻土匪山寨,幫助山蠻解決心腹大患,從而引導更多的山蠻部落下山定居。

八月二十九日,永夜鎮。

「山海縣退兵,我們該怎麼辦?」說話的是固山鎮領主登台拜將。

宜水鎮領主弱水三千心中一直不安,她的領地距離山海縣東面也沒多遠,擔心被山海縣襲擊,斷然說道:「既然對方已經退兵,我們也該回去了。」

「不可1黑色披風大驚失色,「你們一走,萬一山海縣再次來襲,那可怎麼辦?我敢肯定,這一定是豈曰無衣的陰謀。」

「那也不能一直這樣耗著吧,要不幹脆出城,跟敵人干一架?」登台拜將最是沉不住氣,總感覺這樣呆在城內,太過窩囊。

霸刀皺起眉頭,看向對面的曉風殘月,問道:「你怎麼看?」

「僅憑我們現在這點兵力,放棄城牆優勢,出城決戰就是找死。你們不是沒看見,山海縣赫赫有名的重裝步兵,就在對面的部隊。」曉風殘月無奈地說道。

霸刀點頭,凝重地說道:「你說的對。但是登台拜將的顧慮也有道理,坐以待斃,最終只能被山海縣各個擊破。」

「既然如此,只能請外援。」曉風殘月臉色陰沉,「炎黃盟一直跟山海盟不對付,如果能夠請們,山海縣就不足為慮。」

霸刀心中一驚,吐口而出:「不可,你這是在引狼入室。帝塵他們可不是慈善家,請神容易送神難,你就不怕他們鳩佔鵲巢?」

「我也覺得不妥。」弱水三千和登台拜將跟著附和。

沒有人注意到,一旁的黑色披風卻是神情莫名,眼中閃過惡毒的光芒。他本就是個心狠手辣之人,現在自己的領地危在旦夕,即使是引狼入室,也在所不惜。黑色披風已經決定,如果聯盟不同意,他就單獨聯絡帝塵。

曉風殘月神情挫敗,「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霸刀你說,到底該怎麼辦吧,反正我是沒轍了。」

一時之間,氣氛有些沉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