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二十三章 馳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 馳援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急促的馬蹄聲打破山海縣寧靜的清晨,兩匹快馬疾馳在商業大街。騎兵來到玄武門,大聲喊道:「快開城門,有緊急軍情1

把守玄武門的,同樣是城防營士卒,看到對方是負責把守北門的同僚,不敢怠慢,立即下令打開城門。

穿過玄武門,騎兵一分為二。一名騎兵左轉,拐入軍營。另一名騎兵一路疾行,直奔侯府。趕到侯府,騎兵下馬,拍打侯府大門:「開門,快開門1

門衛打開大門,「何人在敲門?」

「快點帶我去見君侯,有緊急軍情1騎兵焦急地說道。門衛不敢怠慢,請傳令兵到大廳等候,轉身朝後院跑去。

歐陽朔接到報告,匆匆趕到議事廳。

「啟稟君侯,城西大營發來預警信號。」傳令兵言簡意賅。

歐陽朔心中一驚,一種不好的預感升上心頭,來不及思索,立即下達命令:「命令各城防營就位,回到各自崗位;命令城北大營和城東大營集結部隊,隨時待命;命令北海艦隊第一營開赴大本營,領地進入二級警戒狀態。」

「喏1傳令兵立即退去。

此時,駐紮在武英院的親衛營也被驚動,營正王峰穿戴整齊,趕到議事廳,聽候命令。歐陽朔沒有嗦,吩咐道:「集結隊伍,隨我馳援城西大營。」

「喏1

歐陽朔回到正院,迅速穿戴好明光鎧,提著精鐵槍,重新回到前院,趕到武英院。武英院中,親衛營已經集結完畢。

出發時,軍務署長葛洪亮趕了過來。歐陽朔騎在青蚨馬上,吩咐道:「葛署長,你坐鎮大本營,負責調度城北大營、城東大營以及北海艦隊,隨時準備增援城西大營。」現在敵情不明,歐陽朔也不敢貿然調動大軍。

「喏1葛洪亮應下。

歐陽朔不再猶豫,大聲喝道:「親衛營,出發1

城西大營距離山海縣,足足六十公里。歐陽朔不敢懈怠,命令親衛營急行軍,早餐直接在馬背上解決,爭取在最短時間內趕到城西大營。

************

城西大營。

因為營地空間有限,佔據兵力優勢的殺破軍,不願跟對方在軍營內混戰,下令部隊一邊集結,一邊有序地撤出軍營。

史萬歲也在忙著聚攏殘部,雙方極有默契地拉開距離,重新布陣。等到聯軍全部撤出軍營時,第一旅也已經集合完畢。

「旅帥,接下來該怎麼辦?」第一營營正石虎問道。

其餘四位營正也一起看向史萬歲,等待他的決策。

史萬歲倒是沉著,冷靜地分析道:「敵人的兵力是我們的兩倍,敵眾我寡,只能被動防守,等待援軍到來。」

第四營營正趙炎突然說道:「旅帥,方才交戰,末將仔細觀察了一下,敵人雖然人多勢眾,但是士卒的戰力並不強,我們並非沒有一戰之力。軍營距離大本營足足六十公里,末將擔心,援軍未至,敵人就要燒掉我們的大營埃倒不如主動進攻,以攻為守。」第一旅的士卒,不僅階位高,而且經過特級武將史萬歲以及商鼎的雙重加成,戰鬥力不是殺破軍之流可以比擬的。

趙炎看到的,史萬歲當然也注意到了,以第一旅的實力,並非沒有一戰之力,他只是擔心,如此硬碰硬,會造成巨大的傷亡。

「旅帥,戰吧!這仗打得太憋屈,都被人欺負到家門口來了。如今士氣正盛,軍心可用。固守待援,反倒會降低士氣,恐非長久之策埃」第三營營正李明亮出言支持趙炎的觀點,請求出戰。

史萬歲心中一怔,逐一看向五位營正,他們眼中早已燃起熊熊戰火,等待著史萬歲的命令。

史萬歲終於下定決心:「好,那就跟他們干一場,不能滅了山海縣的軍威,讓敵人看看,什麼才是精銳之師。」

「喏1眾將士齊聲應到。

第一旅的士卒,隊列整齊,一排接一排地走出營寨。打頭陣的,是第五營弓箭手營,負責壓制敵人的遠程火力;緊隨其後的,就是第一營和第二營,他們是中軍的中堅力量;左翼是第三營騎兵營,右翼是第四營長矛手營。

戰局一觸即發,雙方都沒有猶豫,同時向對方發起進攻。

第一旅背靠軍營,首先採取守勢。在敵人進入射程之後,第五營首先發威,一波接一波的箭雨,朝敵人傾瀉而下。

殺破軍的戰術,就是要以騎兵衝破第一旅的防線,緊隨騎兵之後的刀盾兵再跟上掩殺,弓箭手在後方提供遠處火力支援。

面對高速衝鋒的輕騎兵,第五營只來得及發射兩輪箭雨,就不得不向兩邊散開,空出中間的位置,再往後撤。後面的第一營和第二營立即插上,在陣前立起盾牌,準備迎接騎兵的衝鋒。

這是一場矛和盾的較量。

輕騎兵就像一股洪流,以排山倒海之勢朝陣前壓來。山蠻戰士可以清晰地看到,從戰馬鼻中呼出的絲絲白氣。騎兵的長槍已經端起,槍頭閃著陣陣逼人的寒光,直欲擇人而噬。

石虎和石豹兩位營正站在隊伍的最前面,沉聲喝道:「擋1

「喝1精銳的山蠻戰士,發出整齊劃一的喊叫聲,一邊用手中的盾牌,死死抵住衝鋒而來的騎兵;與此同時,右手的唐刀猛砍而下,在空中閃過一道白光,直取防護力最弱的馬腿而去。

騎兵就像撞擊到鋼鐵牆上一樣,擊穿第一層,還有第二層,擊穿第二層,還有第三層。被撞擊到的重裝步兵,就像鐵罐頭被人用鎚子暴力敲打,盾牌被撞斷,鎧甲被當胸踩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凹陷下去,戰士們無力地朝兩邊倒下,被緊跟而來的騎兵踩成肉醬。血肉順著已經徹底變形的步人甲,慢慢滲出,流淌到腳下的大地上。寒光逼人的長槍,在高速衝鋒帶來的巨大慣性作用下,刺穿堅硬的步人甲,無情地收割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到了第三層,騎兵已經無以為繼,再也無力衝擊。

鋼鐵洪流開始完成合圍,他們踩著同伴的屍體,帶著復仇的怒火,揮動手中的唐刀,一匹匹戰馬被砍斷腿,摔倒在地。馬上的騎士,還沒來得及調整姿勢,就被圍上來的刀盾兵當胸砍成兩段。

攻守易位,勢不可擋的攻擊者一瞬間變成被屠戮的對象。

騎兵們試圖用長槍反擊,可惜沒有巨大衝擊力帶來的慣性,僅憑騎兵自身力量刺出的長槍,碰到防護能力絕佳的步人甲,往往都是無功而返。

當重裝步兵困住敵人的騎兵之後,第三營營正李明亮終於開始有動作,他拔出唐刀,用力朝前一揮,大聲喊道:「騎兵營,衝鋒1

「殺1無數的唐刀出鞘,發散出逼人的殺機。

騎兵營朝左路迂迴,突然繞過對方的刀盾兵,直插敵人後方。聯軍後方,沒有絲毫防備的弓箭手部隊,只來得及射出一波箭雨,就被騎乘青蚨馬的騎兵穿刺而過。只穿著簡易皮甲的弓箭手,根本無力阻止騎兵的衝擊。

第三營在弓箭手部烈獯澹騎兵手中的唐刀,發出嗜血的怒吼,刀光閃過,往往就是一顆人頭落地。弓箭手陣地,瞬間化成一座人間列人往往來不及發出慘叫,就被一刀致命。騎兵營就像一台高效運作的收割機,無情地收割者敵人的生命。被砍掉的頭顱,滾的滿地都是,再被戰馬踩踏,陷入泥土當中,腦漿迸裂,跟泥土和青草混雜在一起,再也無法區分彼此。

弓箭手部隊被襲擊,聯軍指揮官殺破軍無奈之下,只能命令正隨著騎兵掩殺過去的刀盾兵部隊,分出一部分兵力,趕到後方增援。

如果說聯軍的騎兵是一柄尖刀,那麼緊隨其後的刀盾兵就是一把菜刀,看似普通,其實殺傷力驚人。他們趁著重裝步兵跟騎兵營糾纏在一起的時機,就像一群餓狼,偷偷地掩殺過來,使得第一營和第二營頓時腹背受敵。

原本這是一次絕好的進攻機會,指揮得當的話,還真有可能將第一營和第二營全殲。可惜,第三營的突然後插,逼迫一部分刀盾兵不得不後撤,協助弓箭手部隊防禦。與此同時,一直按兵不動的第四營,突然斜插而上,突入刀盾兵陣地,用手中的長矛,為第一營和第二營爭取時間。

一時之間,戰局陷入膠著,雙方都已經投入全部的兵力。大家都在跟時間賽跑,如果聯軍能夠圍殺掉第一營和第二營,那麼勝局已定。

相反,如果聯軍不能趕在第三營消滅弓箭手部隊之前解決掉第一旅的重裝步兵,等到第三營從後方插上,那麼等待聯軍的,將是世界末日。

激烈的殺喊聲,響徹營地上空。戰況最激烈的時候,史萬歲不得不放下指揮,親身投入戰場,為重裝步兵爭取時間。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轟隆隆的馬蹄聲,一面旗幟迎風飄揚,旗幟上面金色巨龍迎著陽光,閃爍金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