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二十四章 逆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 逆轉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整齊劃一的馬蹄聲,驚動交戰雙方,戰場為之一滯。

「領主旗,是君侯,君侯帶著親衛營趕來增援我們了。」第一旅將士大喜。

相反,聯軍的士氣被降到冰點,殺破軍等一眾領主面如死灰,喃喃自語:「怎麼會,敵人的援軍怎麼會這麼快趕到,這不可能,不可能1

親衛營創造山海縣軍隊最快急行軍記錄,僅僅用了兩個小時,就跨越六十公里,從山海縣一路趕到城西大營。

歐陽朔走在隊伍最前面,看清楚戰局之後,沒有任何猶豫,也顧不上休息,直接帶領親衛營朝聯軍的刀盾兵陣地發起衝鋒。

殺破軍沒有放棄,再做最後的掙扎,他命令刀盾兵部隊放棄掩殺敵人的重裝步兵,就地列陣,豎起盾牌,準備扛住對面騎兵的衝鋒。

親衛營,山海縣第一師團精銳當中的精銳,尖的尖刀,全部列裝明光鎧,騎乘青蚨馬,裝備馬槊、唐刀、強弓等一系列主戰裝備;士卒的平均階位,達到恐怖的八階,甚至已經出現十階的百戰精兵。

如此強兵,何人可以擋其鋒芒?!看上去堅不可摧的刀盾兵陣地,就像紙糊的一樣,被親衛營一擊而破,從陣地的這一頭,一直穿到對面的另一頭,將陣地徹底地撕成兩半。寒光閃閃的馬槊,在巨大慣性的帶動下,毫不費力地刺穿刀盾兵的鎧甲,鮮血飛濺到空中,濺起朵朵血花。刀盾兵陣地,就這樣出現一條無人的真空地帶,一條由無數屍體堆積而成的血路。

衝鋒過後,親衛收回馬槊,調轉馬頭,精心鍛造的唐刀,紛紛出鞘。他們是身經百戰的戰士,騎乘的是最優秀最具靈性的戰馬,在敵人的刀盾兵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在刀盾兵的大刀還在想著砍那條馬腿的時候,親衛的唐刀已經先他們一步,砍掉敵人的腦袋,死人是最沒有威脅的。

同樣的戰術,第一旅的重裝步兵用來對付聯軍的輕騎兵非常湊效;但是輕步兵想要用來對付重裝騎兵,則無異於以卵擊石。

親衛營的增援,讓第一旅將士士氣大振;尤其是君侯歐陽朔的身先士卒,更是極大地鼓舞士氣,當此時,不竭力而戰,如何對得起君侯。

中軍,第一營和第二營的殘部,在營正石虎和石豹的帶領下,開始專心收割被困的騎兵。短暫地從陣前撤下來的第四營,在旅帥史萬歲的命令下,轉而突入中軍,協助第一營和第二營完成對騎兵的絞殺。

親衛營接過防線,對聯軍的刀盾兵陣地實施分割圍剿戰術,讓刀盾兵部隊無暇他顧,只求自保。

後方,第三營的騎兵隊弓箭手的圍剿已經接近尾聲。後續趕來的刀盾兵,因為數量太少,已經無濟於事,再加上士氣低落,更是無法阻擋第三營進攻的步伐,只能跟在後面吃灰。

聯軍空有龐大的部隊,卻被一塊塊地分割,無法形成統一的整體。這個時候,聯軍指揮官殺破軍就是想重新聚攏部隊,也是無力回天。

勝利的天平,開始向山海縣傾斜。

戰爭,對雙方的意志都是一個巨大的考驗。尤其是親衛營,剛剛經歷急行軍,馬上就投入戰鬥,對戰士的體能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堅持,唯有堅持才能取得勝利。

……

山海縣東部邊境,一支兩千人的部隊,悍然越過邊境,朝山海縣腹地進發。他們就是由斷刃鎮、宜水鎮以及固山鎮組成的另一路聯軍。

出於某種利益上的考量,東路聯軍指揮官霸刀,並沒有配合西路聯軍,在同一時刻,一起向山海縣發起進攻;而是等到確認西路軍跟山海縣軍隊交上手之後,才裝模作樣地帶著部隊,突入山海縣境內。在霸刀看來,山海縣的主力部隊已經被西路軍牽制,東路已經高枕無憂才是。

可惜,霸刀不知道的是,剛組建不久的山海縣第一師團第三旅,此刻正在邊境一帶執行剿匪任務。第三旅旅帥惡來,收到大本營發來的預警命令之後,立即派出偵查部隊,到邊境一帶巡查。

因此,東路聯軍剛一進入山海縣境內,還不到半個小時,就被偵察兵發現,繼而將情報上報給旅帥惡來。

惡來接到情報,冷冷一笑:「一支不到兩千人的部隊,竟然還敢大搖大擺地入侵山海縣,真是不知死活,安全不把我惡來放在眼裡埃」

惡來立即集結部隊,在敵人的必經之路上設伏。惡來深知,第三旅剛組建不久,全部都是新兵。尤其是第一營和第二營的山蠻戰士,才剛組建五天,不僅沒有配備步人甲,就連一場硬仗都沒打過。

因此,第三旅雖然佔據兵力上的優勢,惡來也不會蠢到跟對方硬碰硬。於此同時,他還將東路的情報及時地向大本營彙報。

坐鎮大本營的軍務署長葛洪亮,先是接到城東大營發來的情報,緊接著又收到城西大營發來的求救信號。確定草原暫時沒動靜之後,葛洪亮果斷下令,命令第二旅第一營馳援城西大營,第二營馳援城東大營,第三營、第四營以及第五營仍然駐守在城北大營,按兵不動,繼續監視草原動向。

第二營的增援,讓惡來更有信心,一口氣吞掉東路聯軍。

……

就在第三旅在旅帥惡來的帶領下,準備設伏東路聯軍的時候,城西大營外的戰爭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

最先打破僵局的,是第一旅第三營,復仇的騎士,用唐刀堅決捍衛山海縣軍隊的榮譽,對聯軍的弓箭手部隊展開瘋狂大屠殺。當聯軍的弓箭手部隊被屠戮過半的時候,士卒再也沒有抵抗的勇氣,紛紛奪路而逃,就連趕來增援的刀盾兵,在弓箭手的帶動下,也漸漸失去抵抗的勇氣,跟著四散而逃。

第三營營正李明亮並不准備放過他們,四散的逃兵,漫山遍野,騎兵們追在後面,就像追逐一群瀕臨死亡的獵物,咬的死死的,毫不放鬆。

山海縣為每一名騎兵都裝備一把角弓,戰士們騎著戰馬,用手中的弓箭毫不留情地繼續收割敵人的生命。

強弓射出的箭矢,發出清晰可聞的破空聲,就像索命的生死符,穿透敵人的皮甲,穿透皮肉,旋轉著射入骨骼、內臟當中,發出沉悶的聲響。

一望無際的荒野,根本就沒有任何藏身之處。低矮的野草,也根本擋住不騎兵的視線。騎兵們就像一群獵狗,瘋狂地追逐著自己的獵物。

再沒有比看著自己的同伴,一個接一個倒下更讓人恐懼的事情了。身後的利箭,就像魔術師的戲法一樣,精準而又源源不斷。

最後,逃兵們實在是跑不動了,高速分泌的腎上腺素,榨乾了他們最後一絲體力,士卒們已經絕望,乾脆自暴自棄地停了下來,舉手投降。

投降就像瘟疫,一旦被引爆,就一發不可收拾。

緊隨第三營之後的,是第一營和第二營。他們是山海縣的王牌部隊,他們裝備最先進的步人甲,他們來自各大山蠻部落,是部落中最勇敢的戰士。山蠻戰士,視榮譽為生命,不容褻瀆。

可是就在今天,因為敵人可恥的偷襲,第二營的戰士遭受難以想象的慘敗,如果不是第一營及時趕來增援,第二營就要被敵人打垮。

失去的榮譽,遭受的恥辱,只有在戰場上,用敵人的鮮血來洗刷。

第一營和第二營的戰士們,親如兄弟,他們分工明確,配合默契,兩人圍住一名騎士,一人負責砍斷戰馬的馬腿,另一人負責砍死掉下來的騎士。

聯軍騎兵們,自誕生起,就沒有遭遇過這麼難啃的骨頭。

他們就像一頭扎進由鐵桶鑄就的泥潭當中,無論怎麼左衝右突,碰到的都是鋼鐵巨人。當鐵桶開始按照某種戰陣高速運轉時,立即變成一具具鋼鐵磨盤,將他們碾壓殆荊

更可惡的是,還有一群拿著長矛的混蛋,跟在後面偷襲。這些無恥的長矛兵,仗著兵器的優勢,專門刺馬不刺人,實在是太可惡。

再也不用去憧憬什麼勝利了,陷入漩渦中的騎兵,只想儘快逃離泥潭,逃離這個噩夢之地。

騎兵想逃,山蠻戰士卻不願意就這樣放過他們。他們的身上,還沒有沾滿敵人的鮮血;他們的腳下,還沒有堆滿敵人的屍體。不如此,不足以洗刷他們的恥辱;不如此,不足以捍衛他們的榮譽。

戰士們穿著近三十公斤的步人甲,如此高強度的戰鬥,讓他們疲憊不堪,可是他們才不會想著要休息,他們要榨乾自己最後一滴潛能,給這些混蛋以致命一擊。他們手中的唐刀,依然鋒利如惜;他們舉著的盾牌,依然堅不可摧。

「嗷~~~」山蠻戰士發出怒吼,這是他們在部落狩獵時,對獵物發出的死亡宣判。如今,宣判的對象,由虎豹豺狼,變成敵人的騎兵。

怒吼聲傳遍荒野,震撼人心。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