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二十五章 埋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埋伏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他沉著冷靜,鼓舞士氣,指揮若定,一邊下令部分刀盾兵回防,一邊命令剩下的刀盾兵部隊繼續前進,試圖強吃掉敵人的重裝步兵團。

眼看勝利在望,可是,豈曰無衣這個魔鬼,竟然在關鍵時刻,帶著一支令人聞風喪膽的重裝騎兵闖了進來。敵人僅靠五百重裝騎兵,就牽制住聯軍三四倍的主力部隊,將刀盾兵部隊分割的無暇他顧。

接下來,就是殺破軍的噩夢。

先是聯軍的弓箭手部隊被徹底擊潰,四散而逃,最後竟然可恥地投降。緊接著,殺破軍引以為傲的騎兵部隊,也被敵人的鋼鐵怪獸,一口一口地吃的一乾二淨,只剩下一兩百幸運兒衝破防線,逃了出來。

最後,就是聯軍的全面崩潰。

面重裝騎兵和重裝步兵的兩面夾擊,一直苦苦支撐的刀盾兵部隊終於徹底崩潰,乾脆利落地徒士們非常清楚,他們這些步兵根本就逃不過敵人騎兵的追捕,逃跑的弓箭手部隊就是最好的佐證。

領主們早已絕望,在騎兵被消滅之後,立即帶著親衛落荒而逃。他們所有的勇氣和信念,在這一役被完全摧毀,蕩然無存。

他們賭上一切,最後換來的卻是全軍覆沒。

領主們已成驚弓之鳥,他們甚至忘了在聯盟頻道,將自己這邊的戰況告訴還在繼續行軍的東路聯軍,直接導致後者被第三旅成功伏擊。

殺破軍正要鄙視這些貪生怕死的混蛋,轉頭一看,才發現自己也是逃跑大軍的一員,逃出來的騎兵找到自己的領主,一起朝永夜鎮逃去。

歐陽朔無疑是憤怒的,養了大半年的蠱,沒想到,到頭來被蠱蟲反咬一口。他根本就沒想過,要讓這些領主活著回到領地。

當歐陽朔看到殺破軍出現在聯軍當中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跟炎黃盟之間,再也沒有和解的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歐陽朔讓史萬歲留下,負責收編俘虜,救治傷員,修復營地。他自己帶著親衛營和第一旅第三營,繼續追擊敵人。

************

泅水縣東郊,距離邊境約十五公里處,有一座小山,山上除了雜草,就連灌木都沒有一棵。這裡就是惡來選擇的伏擊地點,第三旅全體將士再加上趕來增援的第二旅第二營,全部埋伏在山坡後面,等待魚兒上鉤。

斷刃鎮領主霸刀,帶著兩千聯軍,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阻攔。時不時地,倒是可以遇到一兩座流寇營。面對浩浩蕩蕩的大軍,流寇們辣縮頭烏龜,全部窩在流寇營中,不敢露面。

因為一路暢通無阻,霸刀開始放鬆警惕,甚至都沒有安排前鋒部隊探路。

「刀哥,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們走了這麼久,怎麼一個山海縣的巡邏士卒都沒有看到,會不會有詐啊?」固山鎮領主登台拜將感到有些不安。

霸刀搖搖頭,「你多慮了,注意到沒有,這一帶還有流寇營存在。說明什麼?說明山海縣還沒來得及清理這一片區域,自然也就沒有安排巡邏士卒,要不然被流寇盯上,那不就是給他們送菜嗎?」霸刀的解釋,倒是可以自圓其說。

登台拜將一想也是,也就不再胡思亂想。

山坡後面,第三旅第三營營正廖凱湊到惡來跟前:「旅帥,他們來了1

惡來騎著霸氣的年獸羅剎,沉聲說道:「準備行動1

「喏1

等到東部聯軍行至山坡中段,兩個騎兵營共一千騎兵,就像一群草原幽靈,突然出現在山頭,沒有絲毫的猶豫,順著山坡俯衝而下。

緊隨騎兵之後出現的,是第三旅的弓箭手營,他們在山頭建立臨時陣地,朝山下的聯軍傾瀉箭雨,壓制聯軍的弓箭手,為騎兵衝鋒提供火力壓制。

箭雨從高處劃過一道道優美的弧線,精準地落到聯軍弓箭手部隊區域。箭矢抵達士卒頭頂的時候,已經變成垂直下落,猶如從天而降一般,刺破空氣,發出陣陣利嘯,沒入敵人的頭頂或者肩膀。被射中腦袋的,自然是立即斃命。被射中肩膀的幸運兒,則發出痛苦的慘叫,整條胳膊完全抬不起來,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很可能就要落下終身殘疾。

突如其來的進攻,讓聯軍措手不及,他們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遭受襲擊。

霸刀大驚設色,慌亂地大聲喊道:「列陣,快列陣。」中軍的刀盾兵部隊慌慌張張地轉過身來,準備轉到側翼,為部隊組建防線。

一切都來不及了,還沒等聯軍的刀盾兵部隊變換陣型,士卒的盾牌還沒立起來呢,騎兵已經借著下坡的加速慣性,向一股颶風,狂飆而下。

高速衝鋒的騎兵部隊,拉成長長的陣線,鋪天蓋地,立即將聯軍的陣型沖的七零八落。前面的士卒被迫往後退,後面的士卒還在執行指揮官列陣的命令,一個勁兒地往前趕。兩股部隊互相衝突,你推我擠,讓軍陣變得越發混亂。

就在這時,第三旅的第一營、第二營以及第四營,從山坡後面繞了一個彎,出現在聯軍的後方,踢了聯軍的屁股。

山蠻戰士配合長矛手,箍攻擊。混亂的聯軍,根本無法協調一致,指揮系統完全失效,士兵們各自為戰,陷入敵人的包圍圈,最後變成孤軍奮戰。反觀第三旅,戰陣整齊劃一,士卒進退有據,殺伐果斷。再加上騎兵的穿插配合,很快就掌握戰場的主動權,死死地壓制住敵軍。

聯軍的騎兵,本來是在隊伍的最前面,這個時候卻毫無用武之地。往前沖吧,前面沒人;往後沖吧,又被刀盾兵擋住去路。突然,騎兵指揮官靈機一動,指揮部隊往山上沖,準備幹掉山上的弓箭手營。

下山容易,上山難。山頂的弓箭手營毫不畏懼,瞄準騎兵就是一陣接一陣的齊射。弓箭手營營正指揮若定,命令士卒專門射擊戰馬。被射中的戰馬,痛苦地倒地,橫在騎兵行軍路線上,影響後面騎兵的行進。

短短的一段上坡路,弓箭手足足射出三波箭雨,騎兵損失慘重。五百騎兵,只剩下不到兩百。騎兵好不容易衝上山頭,正準備收割勝利果實的時候,突然一員猛將騎著一頭長滿墨綠色鱗甲的猙獰惡獸,出現在弓箭手營前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