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二十七章 遠征(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 遠征(上)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回到山海縣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

歐陽朔沒有趕回侯府,而是直奔軍務署,聽取軍務署長葛洪亮的彙報。得知第三旅取得的豐碩戰果,歐陽朔鬱悶的心情總算得到一些緩解。

大將惡來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僅憑此一戰,就足以讓惡來在軍中站穩腳跟,在第三旅樹立威信。有惡來坐鎮城東大營,歐陽朔很放心。

歐陽朔吩咐葛洪亮,將所有俘虜全部安置在預備役。

此役東西兩路一共俘虜兩千八百餘士卒,這批俘虜都是正規軍,不需要再次轉職,歐陽朔自然不會浪費,在合適的時候,就會讓他們全部轉為現役。

歐陽朔接著將城西大營的軍事行動,告知葛洪亮,讓軍務署配合執行。

「葛署長,傳我命令1歐陽朔繼續發布軍令,「命令第二旅第二營,立即趕到大本營報道;命令泅水縣城防營,協助第三旅東進,剿滅宜水鎮和固山鎮。神機營兵分兩路,分別協助城西大營和城東大營,完成此次剿滅任務。」

歐陽朔這次是動了真怒,絲毫不想給敵人留任何活路。

「喏1

離開軍務署,歐陽朔又馬不停蹄地趕到城內軍營。他找到神機營營正王元豐,跟他交待一番之後,方才回到侯府。

戰爭的消息,已經在領地傳開。

歐陽朔剛一回來,府里立即熱鬧起來。宋佳和映柚她們一直在擔心歐陽朔的安危,如今見他平安歸來,終於放下心來。

歐陽朔通過聯盟頻道,將發生在山海縣的戰役,向盟友作了一個簡單通報,提醒他們注意對領地的防範,以免遇到宵小之徒。

通過這場戰役,歐陽朔意識到,領地對邊境的預警,做的還遠遠不夠。領地面積擴大之後,沒有在邊界及時建設哨塔,才讓敵人有機可乘。

「殺破軍還真是無恥啊,偷雞不成蝕把米1攻城獅譴責道。

「無衣,這是殺破軍的個人行為,還是炎黃盟在背後搗鬼?」白樺問道。

歐陽朔搖頭,說:「無端的猜測,沒有任何意義,靜觀其變吧。」正如風華絕代擔心的一樣,歐陽朔也不想這麼早就挑起兩個聯盟之間的全面戰爭。

白樺何等聰明,立即聽懂歐陽朔的畫外音,說:「明白。」

************

蓋亞元年九月四日,山海縣。

早上六點,歐陽朔帶著親衛、軍情司長宋三以及神機營營正王元豐,匯合第二旅第二營,再次出城,直奔城西大營而去。

在城西大營,歐陽朔稍作停留,匯合已經休息好的親衛營和第二旅第一營,再次啟程。這一次,他的目標是位於廉州盆地最西面的天風鎮。

據軍情司長宋三介紹,天風鎮距離山海縣足足三百公里,距離城西大營,也有兩百四十餘公里,就建在西拉湖湖畔。

歐陽朔的戰略意圖很明確,就是藉此徹底清除領地西面的威脅,將廉州盆地西面最主要的三座玩家領地一口氣全部拔除。

為此,他不惜帶領大軍遠征。

天風鎮領主曉風殘月一定想不到,歐陽朔會帶著大軍遠征。因此,山海縣這次動用的全部都是騎兵部隊,就是要打天風鎮一個措手不及。

烈日當空,在軍情司細作的引領下,一支一千五百人的精銳騎兵部隊,深入茫茫荒野,正式踏上復仇之旅。

為了加快行軍速度,縮短行軍時間,歐陽朔特意從城西牧場臨時徵調一千五百匹青蚨馬,確保每一名騎兵都有兩匹青蚨馬,可以在路上輪換騎乘。

軍情司選擇的路線,特意避開途中的永夜鎮和廣水鎮,以免節外生枝。當天下午,大軍就順利跨過永夜鎮,深入西部荒野最深處。

一路上,群邪辟易。

為了此次遠征,歐陽朔準備充足,不僅帶來足夠的行軍帳篷,還有兵工廠提供的軍糧丸以及兩架三弓八牛床子弩,將儲物囊塞得滿滿當當。

九月五日,歐陽朔耳邊接連傳來系統提示音。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豈曰無衣攻下永夜鎮,獎勵功勛值200點。」

……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豈曰無衣攻下宜水鎮,獎勵功勛值200點。」

……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豈曰無衣攻下廣水鎮,獎勵功勛值200點。」

……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豈曰無衣攻下固山鎮,獎勵功勛值200點。」

……

天刀盟四位盟友領地接連被破,讓曉風殘月和霸刀惶惶不可終日。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自己的領地距離山海縣太遠,暫時無憂。

西路聯軍的失利,已經充分證明,即使是請外援,也對抗不了強大的山海縣,反而會招來豈曰無衣更加瘋狂的報復。

永夜鎮他們原本還可以苟活一段時間,現在卻不得不提前退常

************

九月六日夜間,遠征軍抵達天風鎮外圍。

歐陽朔準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明天凌晨發動進攻。

第二天凌晨五點,天剛微明,霧氣還沒有完全散去,空氣濕漉漉的,打在衣服上,時間一長,慢慢形成一塊塊水漬。

天風鎮郊外靜悄悄的,即使是最勤奮的農夫,也還在睡覺,萬籟俱寂。

噠噠的馬蹄聲,突兀響起,由遠及近,打破郊外的沉寂。

馬蹄聲驚醒城外定居的農夫,一名中年農夫嘟囔著打開院門,抬頭看到外面走過的騎兵部隊,不禁目瞪口呆,嚇得趕緊躲回屋內。

「孩子他爹,外面是誰啊?」屋裡人問道。

「噓,不要出聲。」農夫大驚,哆哆嗦嗦地說道:「大軍,無邊無盡的大軍。看來又得流浪了。哎,好不容易安穩下來,怎麼又遇到這種事情呢?」

「當家的,打仗的事,還是交給領主大人操心吧,興許能打勝仗呢?」

「婦道人家,你懂什麼。隔壁王五家的小子,就是參軍的那個,三天前跟領主出征,再也沒有回來。我聽說啊,領地大軍在外面打了敗仗,帶出去的兒郎,沒有一個活著回來。」農夫顯然沒有婆娘那麼樂觀。

「這可如何是好?」婦人大驚失色。

「還能怎麼辦?趕緊收拾細軟,準備跑路吧1

************

凌晨六點,一輪橘紅色的朝陽,慢慢從東方地平線上升起,迷霧開始散去,沉睡一夜的小鎮,漸漸蘇醒過來。

此時此刻,大軍距離天風鎮城牆只有不到兩公里。城牆上巡邏的守衛,遠遠看到逼近的大軍,不禁大驚失色,忙不迭地拉響警報。

刺耳的警報聲,打破小鎮祥和的氣氛,城內守軍衝出軍營,往城牆上趕。一匹快馬疾馳在小鎮街道上,騎士大聲喊道:「讓開,快點讓開1

騎士在領主府前停下,甚至來不及算上馬匹,急匆匆地跑進領主府,一邊跑,一邊喊道:「緊急軍情!緊急軍情1

天風鎮領主曉風殘月匆匆從後院趕到議事廳,喝問道:「什麼情況?」

「啟稟大人,城外出現數千騎兵部隊,來者不善1

「什麼?你再說一遍?」曉風殘月嚇得將剛端起的茶杯掉在地上。

騎士不敢怠慢,老老實實地複述一遍。

曉風殘月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失魂落魄,嘴裡喃喃自語:「天亡我矣,豈曰無衣,沒想到你這麼狠,竟然追到這裡來。」

「大人,接下來該怎麼辦?」

曉風殘月一怔,回過神來,強自鎮定下來,「命令部隊全部到城牆上防守,他們是騎兵,並不擅長攻城,我們還有機會。」

「喏1

騎士退下后,曉風殘月再也無法保持鎮定,自家事自個兒清楚,他知道僅憑臨時拼湊的三百守衛,是無論如何都擋不住的。

曉風殘月打開聯盟頻道,聯繫天刀盟最後一位盟友霸刀,「刀兄,豈曰無衣這個惡魔,打到我這裡來了,還請刀兄無論如何,都要派兵來援助一下。」

霸刀嚇得一哆嗦,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去救援天風鎮,而是吩咐衛兵去偵查一下,看看自己領地外面有沒有山海縣的軍隊。

「曉風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斷刃鎮的主力部隊全部被殲滅,我是有心無力埃」開什麼玩笑,霸刀現在才不敢去增援天風鎮。

曉風殘月氣極,狠狠地說道:「刀兄,唇亡齒寒的道理,不用我來解釋吧。黑色披風他們已經被山海縣幹掉,現在能夠互相倚重的,就只有我們兩個。如果你不幫我渡過難關,那麼山海縣下一個目標,可就是刀兄你。」

曉風殘月說的道理,霸刀何嘗不明白,只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他一咬牙,說道:「曉風兄,你不要著急。等我確認自己領地沒有山海縣的軍隊,就立即馳援天風鎮,怎麼樣?」

曉風殘月知道,這已經是自己能夠爭取到的最好結果,苦澀地說道:「那我等著刀兄。」說著關閉聯盟頻道,開始積極備戰。

曉風殘月深知,城牆是肯定守不住,要想不被攻佔,唯有死死守住領主府,爭取扛到霸刀的增援部隊趕來為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