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二十八章 遠征(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 遠征(下)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 天風鎮城外,看到城牆上嚴陣以待的守衛,歐陽朔冷冷一笑,命令部隊繼續前進,一直走到城牆根下,距離城牆不到五百米。

歐陽朔不慌不忙地從儲物囊中取出兩架三弓八牛床子弩,親衛營士卒在神機營營正王元豐的指導下,開始對床子弩進行組裝和調試。

調試完畢,立即對著城牆發射「踏橛箭」。

一排排箭雨,成排成行地釘在城牆上,在城牆上形成一面由巨大箭矢組合而成的箭林,類似於現代社會的攀岩牆。

早已準備就緒的親衛營第一中隊和第二中隊,在營正王峰的親自帶領下,利落地下馬,跑到城牆根,藉助「踏橛箭」,開始麻利地登城。

騎兵營繼續前進,抵進到角弓射程之內,張弓搭箭,向城牆傾瀉箭雨,壓制城牆守衛的火力,掩護親衛營先鋒隊的進攻。

天風鎮剛剛折損一千大軍,剩下的只有蝦米三兩隻,如何是騎兵營的對手,被壓制的根本就不敢露頭。一旦露頭,就被一箭射中,登時斃命。

零星拋下的石塊,無法對先鋒隊造成威脅,一個接一個地順利登上城牆。

先鋒隊登上城牆之後,拔出腰間的唐刀,跟城牆守衛戰在一起。

趁此機會,歐陽朔命令親衛營第三、四、五中隊,搬起早上準備的撞木,開始向城門衝去,準備攻破城門。

城牆上,先鋒隊的隊員手起刀落,往往就是一名敵人斃命。他們雖然人數不佔優,實力卻佔據絕對上風,將城牆守衛殺的節節敗退。

不到二十分鐘,無人防守的城門就被告破,親衛營第三、四、五中隊立即登上城牆,協助同伴剿滅城牆守衛。

歐陽朔收回三弓八牛床子弩,命令部隊開進城內,準備收割勝利果實。

浩浩蕩蕩的大軍,就這樣順利地殺進城門,前後不到一個小時。

騎兵進城之後,天風鎮百姓大驚失色,躲在家中不敢露頭。歐陽朔也沒有去管這些普通百姓,兵峰直指領主府。只要佔領領主府,就大局已定。

天風鎮領主曉風殘月帶領最後一支親衛,再加上所有的預備役成員,共計五百餘人,守在領主府內。

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十分鐘前,霸刀終於帶著斷刃鎮最後的三百精銳,趕來增援,跟他一起守衛領主府。

通往領主府的大街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路障。利用城牆守衛爭取到的時間,曉風殘月動員領地居民,用木材和石塊,將道路堵起來,試圖阻止敵人騎兵的進攻,爭取更多的時間。

歐陽朔看到這樣的場景,乾脆一狠心,下令所有人下馬,乾脆以步兵的方式戰鬥。他留下第二旅第二營的三個中隊,負責看守戰馬,剩下的騎兵一一越過路障,堅定地朝領主府進發。

領主府內,臨時建起兩座簡易的箭塔。曉風殘月在親衛的保護下,站在其中的一座箭塔上,厲聲說道:「豈曰無衣,你好狠的心。」

歐陽朔好笑地搖頭,「既然敢挑釁山海縣,就要有為領地殉葬的覺悟。」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歐陽朔不想跟他廢話,轉而看向一旁的霸刀,冷笑著說道:「你就是斷刃鎮的領主霸刀吧?勇氣可嘉1

面對歐陽朔的威脅,霸刀面不改色,「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好1歐陽朔大叫一聲,冷冷地下達命令:「進攻1

歐陽朔再次取出三弓八牛床子弩,在王元豐的指揮下,瞄準兩座箭塔,準備解決掉敵人高處的威脅。

床子弩發射的「一槍三劍箭」,就像出膛的炮彈一樣,精準地飛向箭塔,在空中發出陣陣利嘯聲,巨大如標槍的箭矢,直接將箭塔上的戰士擊飛,就連箭塔本身,也被削去一大塊,搖搖欲墜,濺起漫天木屑。

曉風殘月如果不是夠機靈,在三弓八牛床子弩發射之前就跳下箭塔,估計早已命喪黃泉。

王元豐再接再厲,下令再次發射兩輪「一槍三劍箭」,箭塔終於承受不住,從中間斷成兩截,咯吱咯吱地倒下,激起一陣灰塵。

箭塔下的士卒,慌慌張張地退開,個個目瞪口呆。三弓八牛床子弩巨大的威力,在這些士卒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毀去箭塔之後,歐陽朔命令部隊繼續前進。

「射箭1騎兵們化身弓箭手,在領主府外列陣,選擇拋射的方式,朝領主府內傾瀉箭雨,壓制對方。親衛營依然充當尖刀作用,開始衝擊領主府大門。

領主府內,時不時地傳來一聲聲慘叫,不用猜,肯定是哪個倒霉蛋被箭射中。密密麻麻的箭雨,逼得士卒們不敢在庭院中停留,紛紛退到走廊上。無論曉風殘月和霸刀怎麼呵斥,士卒都不敢出來。

開玩笑,如此密集的箭雨,站在空曠的庭院中,那就是活靶子。

大門後面,被堆滿石塊,一時之間,還真難以突破。

歐陽朔決定故技重施,命令王元豐指揮三弓八牛床子弩,向領主府圍牆發射「踏橛箭」。親衛營將士嫻熟地藉助「踏橛箭」,登上圍牆,縱身一跳,進入領主府內部,跟敵人廝殺在一起。

五百親衛,猶如五百猛虎,在領主府內掀起腥風血雨。

歐陽朔還不滿足,命令部分騎兵登上圍牆,居高臨下,繼續為親衛營提供火力支持。剩下的人,開始全力衝擊領主府大門。

曉風殘月設置路障的木材,被騎兵抬來,充當臨時的撞木。

領主府內,箭雨停歇。士卒們在曉風殘月和霸刀的帶領下,衝出走廊,跟跳進庭院中的親衛營廝殺在一起。

即使佔據兵力上的優勢,天風鎮和斷刃鎮的聯軍,依然被殺的節節敗退,臨時召集的預備役成員,就是菜鳥當中的菜鳥,跟身經百戰的親衛營將士一接觸,就被殺的膽寒,嚇的不敢上前。

霸刀一狠心,帶著自己的精銳,布置在最前面,跟親衛營廝殺在一起。

登上城牆的騎兵弓箭手,不斷地朝下方放冷箭,協助親衛營進攻。霸刀的部隊,自然成為弓箭手優先照顧的對象。

可憐的霸刀,一時不防,被一箭射中大腿,倒地不起。

斷刃鎮的士卒,見領主大人受傷倒地,拚死圍過來,試圖將領主大人轉移到後方醫治。親衛營哪裡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惡狠狠地殺上去。

一時之間,又是一陣腥風血雨。無法專心禦敵的斷刃鎮士卒,付出慘重代價,方才救出霸刀。這個時候,大局已定。

圍牆上的騎兵,乾脆學著親衛營將士,縱身一躍,跳到望們分出一部分人,趕到領主府大門,將推在大門口的石塊搬開。

無奈之下,曉風殘月只能聚攏殘部,放棄庭院,全員退守議事廳。議事廳中,天風鎮的領地石碑,已經緩緩升起,等待著未知的命運。

親衛營並沒有立即攻進議事廳,而是協助騎兵,將領主府大門破開。破開大門之後,歐陽朔帶著余部進入領主府。

因為領主府庭院空間有限,大部分騎兵被留在領主府外,將領主府團團圍住,防止有人逃逸,尤其是領主曉風殘月。同時,他們還負責監視領地,預防再有援軍,從領主府外的傳送陣傳送過來。

山海縣遠征軍進入庭院后,再次列隊,整頓戰陣,準備最後一次大戰。

議事廳內,看著魚貫而入的敵軍,聯軍漸漸露出絕望的神情。

親衛營依舊充當先鋒,率先殺入議事廳。

聯軍背水一戰,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只有置之死地而後生。

狹窄的議事廳,成為雙方最後的決戰之地。

親衛營將士,憑藉鋼鐵般的意志、無敵的氣魄、精湛的技藝以及優良的裝備,一往無前;他們不畏生死,視榮譽為生命,進攻、殺敵就是他們的本能。

將士們組成一具具高效的殺戮機器,不斷往前推進,任何擋在親衛營前進道路上的敵人,死亡就是賜給他們最好的禮物,敵人的鮮血就是最好的洗禮。

如此虎狼之師,敵人望而生畏,聞風喪膽。

曉風殘月和霸刀兩人,不停地鼓舞士氣,做著最後的垂死掙扎。

殺戮,還在繼續,滾燙的鮮血順著議事廳地面的石板縫,到處流淌,再被踩踏,在地面組成無數個血色腳印,猶如修羅道常

刀光閃過,寒光凜冽,血花飛濺。傷員的慘叫聲,被淹沒在刀光劍影中,無法濺起任何浪花。

歐陽朔站在議事廳外,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場殺戮盛宴。

當鮮血染紅大地,當戰友一個接一個倒在血泊當中,當手中的兵刃被一斬兩斷,當戰友的鮮血模糊自己的視線,聯軍士卒終於喪失再戰的勇氣,紛紛奪路而逃,他們穿過議事廳的後門,企圖逃往後院。

曉風殘月慘然一笑,他沒有像霸刀那樣撤退,而是拔出腰間的佩劍,一人獨自面對撲上來的親衛營,大聲喊道:「殺1這是曉風殘月作為領主的最後絕唱,親衛營撲身而上,將他砍到在血泊當中。未完待續。門事件,看性感車模,看校花美女,看明星寫真請關注微信公眾號美女島搜索meinvdao123按住3秒即可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