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四十三章 奪取鎮南關(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三章 奪取鎮南關(中)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穆桂英點頭,「末將也以為,此言不實。」

謀事不密,惡果已成。

此役,不僅要攻下鎮南關,而且還要救出李岸白父女的性命。畢竟,李岸白已有投誠之意,稱得上是木蘭縣的盟友,不可見死不救。

「將軍有何計劃?」歐陽朔問道。

穆桂英倒是胸有成竹,堅定地說道:「無他,強攻爾。」

歐陽朔精神一震,看向穆桂英的眼光,又多了幾分讚賞。既然已經打草驚蛇,那麼乾脆就以堂堂正正之師,從正面將其擊潰,此為用兵之正道也。

悟得此道,方得用兵之精髓,穆桂英果然厲害。

「好1歐陽朔起身,「就依將軍所言,遲恐生變,出發吧1

「喏1諸將應到。

************

浩浩蕩蕩的大軍,自木蘭縣北城門出發,直撲鎮南關。

下午一點,沒有任何隱藏,大軍抵達鎮南關前。

峽谷只有五十米寬,大軍無法全部擺開,延綿數里。

戰陣最前面,十架雲梯開始組裝到位;緊隨雲梯之後,是五架正在調試和校準的三弓八牛床子弩。

雲梯底部以大木為床,下置六輪;梯身,即主梯,以一定角度固定裝置在底盤上,周邊皆有防護,用生牛皮加固,士卒在棚內推車接近城牆時,可有效地抵禦敵矢石的傷害。

主梯分為兩段,採用摺疊式結構,中間以轉軸連接。

攻城時,只需將主梯停靠城下,然後再架設副梯,便可以枕城而上,從而減少了敵前架梯的危險和艱難。

另外,由於雲梯在登城前不過早地與城緣接觸,還可以避免守軍的破壞。

站在隊伍最前面的,是歐陽朔帶來的禁衛旅第一營。他們的任務,是配合木蘭縣兩個刀盾兵營,利用雲梯以及床子弩發射的「踏橛箭」,拿下城牆。

緊隨刀盾兵營後面的,是城衛旅的兩個弓箭手營,負責提供火力壓制和掩護。再之後,才是山海縣重裝步兵營,他們負責在關鍵時刻,利用木蘭縣準備好的撞木,拿下城門。

撞木下面裝著獨輪車,可以推動前進。撞木外面,不僅包裹著兩層鐵皮,還焊著一根根寒光閃閃的倒刺。

隊伍最後,就是充當預備役的城衛旅騎兵營。

浩浩大軍,無視鎮南關上的山賊,有條不紊地做著戰爭前的最後準備。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早就驚動山賊。

剛剛篡位成功的山賊首領,接到報告,帶領一干人等趕到城牆上,看到關外延綿數里的大軍,對方鼎盛的軍容,森嚴的氣度,不禁讓山賊首領傻眼,喃喃自語:「誰能告訴我,這他媽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軍隊?」

左右山賊噤若寒蟬,相顧無言。

「大,大當家的,會,會不會,會不會就是老寨主聯絡的?」一名山賊戰戰兢兢地說道。李岸白雖然被軟禁,但是在山賊當中,依然享有很高的威望,下面的人仍然以寨主稱之。

山賊首領一怔,大罵道:「八成就是,那個老不死的,死到臨頭,還要坑老子一把,老子現在就去把他給嚓咯。」

左右山賊立即攔住,勸說道:「大當家的,眼前最重要的,還是如何抵禦敵軍進攻。一個快要死去的老頭子,隨時都可以了結。」

山賊首領能夠篡位成功,自然不是蠢人。他心裡清楚,這個時候殺掉李岸白,不僅對戰局無益,反而會讓李岸白的一些舊部跟自己離心,得不償失。

山賊首領如此激動,不過是突逢變故,好不容易坐上首領寶座,還沒來得及享受,就遇到這等破事,心中不忿罷了。

冷靜下來之後,山賊首領開始發布任務,部署防務,召集所有山賊趕到城牆上,抵禦強敵入侵。

鎮南關作為古今雄關,不僅城高牆厚,關內儲存的守城物資也是非常豐富,各類石塊、滾木都不缺,這也是山賊首領的信心來源。

眾山賊散去后,山賊首領單獨叫來一名心腹,悄悄吩咐道:「刀疤,你趕緊下城,找二十幾個可靠的弟兄,備好馬匹和乾糧,再去庫房取出金銀珠寶,趕到後門,隨時待命。情況一不對勁,我們立馬扯呼。」

刀疤心中一驚,低聲問道:「大哥,我們據關而守,難倒還會守不住嗎?」

山賊首領瞪了他一眼,厲聲說道:「你懂什麼!方才我粗略看了一眼,敵軍竟然有雲梯和床弩這等利器,顯然是有備而來,能不能守住,還是一個未知數。這個時候,當然要準備好退路,有備無患。」

刀疤心中一凜,「大哥,我明白了。」

「快去吧1山賊首領揮了揮手。

刀疤離開之後,山賊首領重新恢復沉著冷靜的神情,立於城牆之上。

就在山賊首領安排後路時,軟禁李岸白父女的小院,也發生一個小插曲。

一名年輕的山賊,拎著一個食盒,悄悄趕到小院。

小院外面,由山賊首領的兩名心腹看守,見到年輕山賊,立即呵住:「幹什麼的?不知道這裡是禁地嗎?」

年輕山賊左右看了一看,見四周無人之後,才悄悄地走到守衛身邊,低聲說道:「兄弟,聽說了嗎?老寨主聯絡的領主,正帶兵攻打鎮南關。」

守衛有些不耐煩,說:「這誰不知道?用得著你說。老實交代,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年輕山賊也不惱,繼續壓低聲音:「嘿,兄弟你不知道的是,大當家的很是氣憤,本想親自趕過來幹掉老寨主,可惜被眾兄弟攔祝大當家的不好駁了眾兄弟的面子,勉強同意放過老寨主,實際心中仍然不忿。因此,大當家的才偷偷安排小弟,送那一對父女上路。」

年輕山賊指了指手中提的食盒,沒有說話,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守衛心中一凜,以他們對山賊首領的了解,這種事情還真做的出來,當即信了七八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我陪你進去。」

「不可,萬萬不可。」年輕山賊立即搖頭,低聲說道:「你們想,這件事情如此隱秘,豈可大張旗鼓?兩位兄弟還是要像平時一樣,守在門外,才不會讓人生疑。否則的話,事情敗露,大當家的責怪下來,我們可都吃不了兜著走。」

想起大當家的做派,兩名守衛心中一寒,心有戚戚焉,感激地說道:「還是兄弟想的周到,快進去吧1

年輕山賊在守衛充滿感激的注視下,走進小院。

此處院落,本是李飛雪居所,父女兩人皆被軟禁於此。李岸白已然病入膏肓,連下床都困難,李飛雪一直伺候左右,容顏憔悴。

「誰?」年輕山賊一進來,就被李飛雪發現。

小姑娘反應迅速,一把抓住放在一旁的寶劍,按劍於前。

年輕山賊走進房間,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禁苦笑,壓低聲音說道:「小姐不必驚慌,我是木蘭縣細作,帶來重要情報。」

李飛雪驚疑不定,父親早已將木蘭縣一事告知自己,她也知道,鎮南關內尚有木蘭縣細作隱藏。只是,眼前之人,到底可不可信,她沒有把握。

年輕山賊看出李飛雪的疑慮,從懷中取出一塊令牌,遞給李飛雪,說道:「這是我的身份令牌,小姐可以放心查看。」

李飛雪接過令牌,令牌很普通,沒有任何標識,只在一角,隱秘地划著三道歪歪扭扭的橫線。

李飛雪心中一定,鬆了一口氣,知道對方確實是木蘭縣細作。

「外面可是有什麼變故?」李飛雪想起對方的來意。

年輕山賊不敢耽擱,直接說道:「不錯,我家大人已經會同廉州侯,派遣大軍進攻鎮南關,大軍正在關外。」

李飛雪一喜,喃喃自語:「太好了,父親終於不用再受苦。」

年輕山賊搖搖頭,他可沒有對方那麼天真,沉聲說道:「小姐不知,老寨主剛逃過一劫,篡位者惱羞成怒,要對老寨主下手,只是被攔住,一時顧及不上。我擔心,萬一戰局不利,對方會拿你們父女做文章。」

「那該如何是好?」李飛雪到底年幼,有些不知所措。

「咳,咳咳~~」就在這時,一直昏睡的李岸白醒了過來。

「爹,你醒啦1李飛雪大喜,撲到床前,就要哭出來。

一代梟雄,睜開渾濁的雙眼,愛憐地看了女兒一眼,想要伸手,都是不能。李岸白吃力地轉動視線,看向年輕山賊,費力地說道:「方才你們的對話,老夫都聽到了。老夫慚愧,未能履行諾言。你家大人仁義,立即出兵,救我父女於水火,老夫感激不荊」

「老寨主言重了。」年輕山賊不敢怠慢,緊接著說道:「對於如何脫身,老寨主可有良策?」年輕山賊如此緊張,就是擔心賊寇拿眼前這對父女當人質,威脅自家大人。以自家大人的性子,還真有可能心軟。因此,作為一名合格的細作,他才會冒險面見這對父女,務必將隱患消除在萌芽之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