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四十四章 奪取鎮南關(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 奪取鎮南關(下)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李岸白渾濁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似乎一眼就能看穿年輕山賊的內心,聲音沙啞地說道:「少俠不必擔心,老夫在鎮南關住了將近十年,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都一清二楚。小女所住的院子,有一間暗室,足以暫時藏身幾天。」

年輕山賊心中一顫,感覺自己的小心思被對面的老人看的一清二楚,強忍著不適,強笑著說道:「那太好了,還請老寨主和小姐移步暗室。」

李岸白目光一閃,接著說道:「少俠,有一事,老夫還得提醒你一下。」

「老寨主請講1年輕山賊不敢怠慢。

「惡賊的性情,老夫也算是了解一二。此人心思深沉,行事謹慎,素有狡兔之名。此次趁機奪權,就是明證。老夫幾乎可以斷定,惡賊定然會準備退路。鎮南關位於峽谷內,南北皆可脫身。一旦情勢不對,惡賊很有可能從北面棄關而逃。」不然怎麼說,最了解你的人,往往就是你的敵人呢。

年輕山賊臉色一白,如果山賊首領棄關逃走,他這個內應毫無察覺,那就是重大失職。「多謝老寨主提醒1

李岸白眨了一下眼睛,算是回應。他提醒對方,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如果惡賊逃走,對自己的女兒,終究就是一個禍害。

諸事交待完畢,只見李岸白費力地在床頭摸索一下,「嚓」一聲,旁邊的牆壁突然從兩側推開,露出一間密室。密室僅有四五個平方,放著一張床鋪和一把椅子,除此之外,別無他物,甚是簡陋。

時間緊急,年輕山賊不敢耽擱,同李飛雪一起,將李岸白轉移到密室內的床上,再拿一些乾糧進去。

李飛雪在父親示意下,跟著走進密室。

未幾,密室重新關閉,從外面看不出任何異常。年輕山賊還不放心,對外面的床鋪布置一番,方才提著空蕩蕩的食盒,走出小院。

離開之前,年輕山賊再次囑咐守衛,既不可入內查看,也不能擅離職守,以免外人生疑,守衛感激地應下。

年輕山賊心事重重,想著如何阻止對方逃走,這且不提。

鎮南關外,戰爭已經打響。

首先發威的,是五架床子弩以及弓箭手營。密集的箭雨,在天空劃過一道道弧線,罩住城頭。

床子弩發射的箭雨,既急且快,就像機關槍一樣,箭矢如出膛的子彈一般,密集地傾瀉出去,帶走一條條山賊的性命。

只要山賊敢冒頭,就將迎來致命的打擊。

「掩護!掩護1山賊首領躲在一塊盾牌下面,大聲喊道。

山賊弓箭手得令,不敢抗命,戰戰兢兢地走出盾牌的遮擋,也不瞄準,直接拋射,箭雨居高臨下,猶如死神之刃,高速地衝擊而下。

「舉盾1指揮官大聲喝道。

「刷」的一聲,一塊塊盾牌立起。從上方看去,猶如地面鋪滿一層盾牌。

箭矢擊打在盾牌上,發出刺耳的「啵啵」聲。

一些倒霉蛋,盾牌沒有抓穩,被箭矢擊打的往旁邊一滑,露出空檔;緊隨而來的箭矢,毫不留情地刺入士卒體內,收割一條生命。

趁著雙方對攻的時機,十輛雲梯被緩慢地推向城牆邊緣。躲在雲梯內的,就是禁衛旅第一營。

於此同時,床子弩改變目標,開始向城牆發射「踏橛箭」。巨大的箭矢,順著城牆縫隙,射入城牆,組成一道密密麻麻的箭林。

踏橛箭就是發令槍,後排的刀盾兵,頂著箭雨,開始向城牆移動。

雲梯停在城牆邊,「啪」的一聲,摺疊的副梯被架起,梯子頂端的鉤子牢牢地勾住城牆邊緣。

禁衛旅將士,紛紛從雲梯內部走出,順著雲梯,開始往上爬。為了提高速度,將士們將唐刀銜在嘴上,雙手攀爬。

「大當家的,雲梯架上來了1山賊有些驚慌。

「老子又不瞎,看得到。」山賊首領氣急敗壞地吼道,「給我衝上去,將雲梯推開,摔死他們。」

雲梯的鉤子,是特別設計的,不得其法,很難順利推開。冒死衝出來的山賊,根本就沒有經過守城訓練,看著底下爬上來的殺神,個個心驚膽戰。

「用石頭砸他們1山賊首領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急忙調整策略。

「是1山賊們為了活命,搬起石頭,朝下面砸去。

可惜,為時已晚。

禁衛旅將士已經快爬到城牆頂,砸下來的石頭,將頂著最前面的幾名士卒砸得掉落雲梯,生死不知。後續趕上來的士卒,趁此機會,迅速爬上頂端。

士卒們握住手中的唐刀,站在雲梯上,跟山賊戰到一起。

禁衛旅將士都是百戰之兵,第一營更是精銳當中的精銳,每一個都是十階的百戰精兵,他們的殺傷力,是極為驚人的。

十架雲梯,十面開花。

王峰率領的一路,率先登上城牆。

只見王峰將大槍一抖,凜冽說道:「王峰在此,哪個不怕死的就過來1

「幹掉他1山賊首領還是沒有親自上陣。

「殺1山賊中,還是有惡人的。他們別的不怕,就怕別人說他膽校王峰的言行,無疑將他們刺激的不輕。

「喝1王峰凜然不懼,長槍一掃,跟前就空出一大塊。

惡獅嶺一役,王峰臨陣突破,戰力變得更加駭人。長槍或掃或刺,帶走一條條山賊性命,一時之間,無人能近其身。

王峰猶如一尊殺神,牢牢地守在雲梯附近,不讓山賊靠近。藉此機會,後續的禁衛旅士卒迅速跟上,利落地登上城牆。

看到主將發威,這群戰爭狂人,揮舞著唐刀,也不管人數不佔優,直接沖入山賊群中,跟他們廝殺在一起。

禁衛旅的強悍,讓山賊為之膽寒。

一路被破,則路路被破。

其他幾架雲梯上的將士,紛紛登上城牆,跟山賊廝殺在一起。

眼看就要守不住,山賊首領一發狠,將負責往下面拋石塊的山賊調集過來,圍攻這群瘋子。

殊不知,已經等在城牆邊的刀盾兵,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們在隊長的帶領下,或是通過雲梯,或是攀爬「踏橛箭」,迅速登上城牆,支援友軍。

一時之間,鎮南關頂,殺聲震天,血流成河。

眼見刀盾兵營登上城牆,負責指揮的穆桂英果斷下令,命令山海縣重裝步兵營,開始向城門發起進攻。

石虎接到命令,不敢怠慢,大吼一聲:「兄弟們,給我沖1

「沖啊1山蠻戰士,頂著盾牌,堆著撞木,氣勢洶洶地沖向城門。

「轟!!1撞木跟城門相撞,發出震天的撞擊聲,整座關卡都為之一震。

「嘿1戰士們喊著號子,將撞木撤回,再反覆地衝擊城門。

木質的城門,雖然包著鐵皮,在這怪獸的不斷撞擊下,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眼看就要不堪重負。

山蠻本就以力大著稱,他們推動的撞木,產生的衝力,何止萬斤。

「當」一聲,第一道城門終於告破。

鎮南關主城門,可是有三道城門。最外圍的一道城門衝破之後,中間還有一道城門。好在這個時候,戰士們有門洞掩護,可以放心施為。

「嘿!嘿!嘿1一聲聲號子,從門洞內傳來,緊隨而來的,是一聲聲震天的轟隆聲,聽的讓人心驚膽戰。

城牆上方,山賊首領聽到下方傳來的轟隆聲,心頭一緊。放眼望去,大量的敵軍已經衝上城頭,人數雖然只有山賊的一半,卻絲毫不落下風。

反觀山賊,卻被殺的膽寒,眼看就要招架不祝

「哎1山賊首領不甘心地長嘆一聲,朝心腹示意,偷偷地撤退。

就在這時,第二道城門已經告破。

這個時候,擺在石虎面前有兩個選擇。一是順著門洞內的通道,爬上城牆,協助攻城部隊;二是繼續攻破第三道城門,截耐寺貳

石虎略一思量,已經有了主意。他先派人將門洞內的情況,向指揮部報告。緊接著留下一個中隊,繼續攻破最後一道城門。自己帶著剩下的部隊,順著樓梯,爬上城頭,協助禁衛旅的兄弟。

接到石虎的報告,穆桂英眉頭一皺,不知該如何抉擇。

就在這時,鎮南關內升起一枚信號彈。

穆桂英一驚,知道是關內細作發射的信號彈,表示情況緊急。

她不再猶豫,除了留下騎兵營一個中隊,以防萬一;剩下的四個中隊全部被她派出去,穿過門洞,到後方截住敵人的退路。

歐陽朔和木蘭月站在一旁,不發一言,任由穆桂英指揮。

騎兵營本以為這場戰役沒他們什麼事,接到命令,個個熱血沸騰,二話不說,拍馬衝出陣地,直奔城門而去。

此時,城頭早已陷入混亂,山賊弓箭手再也無法安心朝外面射箭,被捲入混戰當中。因此,騎兵營是一路順暢地趕到城門口。

就這一來一回,第三道城門已經被攻破。

騎兵營營正朝山蠻戰士豎了個大拇指,帶著部下,穿過城門,繞道鎮南關北面,準備攔截敵人。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