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五十一章 月兒島戰役(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 月兒島戰役(上)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十月二十二日,歐陽朔再次來到北海縣。

此行,歐陽朔身邊沒有一個親衛,隨行的只有軍務署長葛洪亮。

北海港港口,北海艦隊已經整裝待發,所有的蒙沖鬥艦都完成改造。歐陽朔從儲物囊中取出一袋袋軍糧丸,分發到每艘戰艦。

水手們將一桶桶的淡水、一捆捆的箭矢以及一桶桶的猛火油搬上戰艦。

戰艦的船帆一一升起,隨船帆一起升起的,還有山海縣領主旗以及北海艦隊軍旗。北海艦隊的軍旗,即山海縣水師軍旗,將領主旗上半截的火山換成一艘五層高的樓船戰艦,一條藍色巨龍盤踞在戰艦上空。

出征前,歐陽朔帶領全軍將士祭祀媽祖,祈求媽祖保佑航行平安。

祭祀儀式結束后,艦隊排成攻擊編隊,正式從港口出發。

因為缺少樓船這樣的主力戰船,北海艦隊暫時還沒有旗艦,只能臨時選擇一艘蒙沖鬥艦作為指揮艦,位於編隊中央。

歐陽朔在裴東來的陪同下,登上指揮艦。出發前,歐陽朔已經聲明,此役由裴東來負責指揮,他不會插手。

蒙沖鬥艦靠船槳提供動力,船舷上裝設半身高的女牆,兩舷牆下開有划槳孔,每側十二漿,水手在甲板上划船。

甲板以上有船艙三層,舷內五尺建樓棚,高與女牆齊,棚上周圍又設女牆,上無覆蓋。樹幡幟、牙旗,置指揮攻守進退用的金鼓。

歐陽朔走上甲板,接著登上第一層船艙頂,來到指揮席。裴東來揮動令旗,鼓手接到命令,擂懂戰鼓。鬥艦在戰鼓聲中,乘風破浪,駛入大海。

月兒島距離北海港500餘海里,相當於925公里。蒙沖鬥艦基礎船速為14節,即14海里/小時;風力大的時候,可以達到20節。

戰船在海上航行,是不分白天黑夜的,只是晚上航速會慢一些。

正常情況下,蒙沖鬥艦一天可以航行300海里。因此,從北海港到月兒島,只需要不到兩天的時間。

歐陽朔站在船頭遠眺,一望無際的海面,除了海水還是海水,非常的枯燥。海風迎面吹來,帶來一股股咸濕的味道。

甲板上,水手們喊著整齊的號子,賣力地划動船槳。

「君侯,先回船艙休息吧1裴東來說道。

歐陽朔點點頭,回到自己房間,閉門修鍊。

晚上,海面突然颳起風來。媽祖廟的這個時候就發揮作用,蒙沖鬥艦在海浪中,穩如泰山,加速向月兒島挺進。

第二天一早,歐陽朔走出房間。

一輪橘紅色的太陽,從海平線緩緩升起,陽光照射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因為昨晚的一場海風相助,航行異常的順利,按照裴東來的預計,最遲今天中午,就能趕到月兒島附近。

水師將士們紛紛起床,簡單洗漱之後,就著帶來的淡水,服用一枚軍糧丸,確保一天的能量消耗。

趁著還有時間,有經驗的士卒,開始擦拭自己的兵器,弓箭手開始調試弓。瞭望手站在船艙最高處,隨時觀察海面的動靜。

猛火油和箭矢被搬上甲板,士卒們各就各位,隨時準備戰鬥。

臨近中午,遠遠的一座小島出現在瞭望手視野當中。瞭望手不敢怠慢,揮動旗幟,示意鼓手鳴鼓。

裴東來精神一震,下令成攻擊陣型,全速前進。

當北海艦隊突然出現在月兒島外,對黑鯊海盜的震撼,可想而知。所幸的是,今天他們並沒有出去掠劫,所有成員都在島上。

黑鯊首領黑鬍子接到報告,立即命令手下集結,登船迎敵。

小小的月兒島,頓時一陣慌亂忙碌。

海盜們平時沒有行動的時候,那是非常無聊的,小島上也沒什麼娛樂設施,唯一的去處,就是島上的酒館。

破舊的酒館,二十四小時都營業,客人們絡繹不絕。昨天的宿醉,一些海盜直接躺在酒館潮濕的地上,呼呼大睡。

「砰1酒館大門被人非常粗暴地踢開。

帶隊的小頭目看到地上躺著的醉漢,二話不說,命人端來涼水,直接潑下去,嘴裡大聲吼道:「他娘的,快點起來,敵襲1

「啊~~」海盜發出一聲慘叫,意識還沒清醒,嘴裡呢喃到:「敵襲!敵襲1

小頭目看到對方這幅德行,氣得狠狠踹了他一腳,氣急敗壞地吼道:「醒了的話,就快點跟老子走,別跟個娘們似的。」

醉漢被踹的吃痛,這才清醒過來,一咕嚕爬起來,跟在自己隊長身後,走出酒館,一邊走,一邊不忘打聽:「隊長,誰襲擊咱們啊?」

「管他是誰,幹掉就是。」事實上,小頭目自己也不清楚敵人是誰。

「嗯,敢打我們黑鯊的主意,不想活了。」酒壯人膽,一點沒說錯。

這樣的場景,在島上各處上演,小隊長們傾巢而出,召集自己的部下,帶上兵器,匆匆趕到碼頭集結。

碼頭上,黑鬍子登上指揮艦,聽取手下進一步的彙報。

「大首領,敵人豎起的旗幟,應該是我們之前一直監視的北海縣。」

黑鬍子眉頭一皺,「對方有多少戰船?」

「二十五艘,全部都是蒙沖鬥艦。」海盜對北海艦隊已經有一些了解。

「來者不善啊1黑鬍子當然知道蒙沖鬥艦的威力。

「那該怎麼辦?」

「怎麼辦?涼拌1黑鬍子一臉殺氣。

「準備迎敵吧,這場仗我們輸不起。告訴弟兄們,不想老窩被端,就拚死一戰吧1黑鬍子下達命令。

「是1

************

北海艦隊在裴東來的指揮下,戰艦全部散開,組成一個扇面,急速向前推進。無論敵人怎麼布陣,都將置於扇面交織的火力打擊網中。

船舷兩側,立起一個個火把。

弓箭手將箭矢澆上猛火油,再在火把上點燃,立即變成火箭。

裴東來緊緊盯著敵方的戰船,等到對方進入射程之後,用力揮動旗幟。

一聲令下,戰鼓齊鳴。

一波箭雨,衝天而起,帶著陣陣火光,閃過晴朗的天空。

火箭精準地射到海盜船上,頓時帶起陣陣火光。

黑鬍子大駭,下令緊急滅火。

可惜,來不及了,一波接一波的火箭,織成一張火網,當頭罩下。海盜船雖然經過防火處理,但是面對持續不斷的火箭,也是吃不消。

火箭射中船帆,船帆立即燃燒起來;射中船艙,艙內就跟著起火;射中甲板,甲板開始冒煙;射中海盜,那隻能自認倒霉。

著火的海盜,慌亂地在甲板上跑來跑去。周圍的海盜,就像看到瘟神一樣,避之不及。最後,倒霉蛋慌亂之下,跳入海中,反倒是撿回一條性命。

一艘接一艘的戰船開始起火,滾滾濃煙,升騰而起,蔚為壯觀。

海盜們忙著滅火,無力發起反擊,只能加速自己的滅亡。

火光衝天中,海盜開始跳海逃生。

黑鬍子則是坐上小舢板,費力地朝島上劃去。海戰一觸即潰,他也只能指望在島上組織防線,抵禦敵軍。

裴東來知道,雖然燒毀對方的戰船,但是海盜的有生力量還在,大部分都泡在海里,奮力地朝島上游去。

裴東來當機立斷,下令停止發射火箭,改用普通箭矢。於此同時,射擊的目標,也從戰船改為海水裡的海盜。

弓箭手不用再澆猛火油,效率立即提升一倍。更加密集的箭雨,朝海盜船所處的海域,傾瀉而下。

因為海盜都泡在海里,只露出半個頭。弓箭手沒辦法瞄準,他們乾脆組成箭雨,發動大面積的殺傷,不求精準射擊,只求火力壓制。

箭矢劃過天空,再筆直落入海中,以雷霆之勢射入水中,濺起一朵朵浪花。如果浪花飄起血色,就代表一名海盜被射中。

在海中被射中,海盜幾無生還的可能。一旦中箭,即使沒有被射中要害,也會因流血而體力不支,最終淹死在海里。

附近的海域,飄起一道道血色。漸漸的,血色開始練成一片,將海水逐漸染成鮮紅。一具具海盜的屍體,漂浮在海面,訴說著無盡的凄涼。

衝天火光中,海盜船發出痛苦的呻吟,一艘接一艘的沉沒。

海盜船的沉沒,帶起一陣陣海浪和漩渦,一些離船太近的海盜,不幸被捲入漩渦當中,跟著海盜船一起被拖入海洋深處。

戰爭,出於預料的順利,猛火油再一次立下奇功。

當北海艦隊行駛到海盜船跟前時,還能飄在海面的海盜船已經所剩無幾,孤零零地,偶爾還帶起幾股濃煙。

裴東來海戰經驗豐富,下令戰艦不要靠的太近,小心被漩渦掀翻。他下令繞開這片海上煉獄,繼續向月兒島挺進。

當蒙沖鬥艦駛過這片海域時,還在海水中掙扎的海盜,竟然向他們呼救。

「救命~~~」海盜用祈求的聲音哭喊道。

作為山海縣大將,裴東來自然清楚君侯的一貫政策,能夠俘虜的,堅決不殺;能夠招降的,堅決不放棄。

因此,他下令用繩索將這些海盜打撈上船,再用繩子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