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五十二章 月兒島戰役(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 月兒島戰役(下)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將海盜俘虜打撈上船之後,裴東來面臨一個難題。

黑鬍子已經收攏殘部,共一千餘人,在碼頭列陣,如何順利登島?!北海艦隊可沒有後世的海軍陸戰隊,可以非常犀利地進行兩棲作戰。

最終,裴東來想到一個笨辦法。他下令第一營率先登陸,剩下的四個水師營仍然保持扇形陣型,用弓箭掩護第一營登陸。

黑鬍子看到對方戰船靠岸,立即下令壓上,阻止對方登陸。

就在這時,一波箭雨當頭罩下,射在海盜前進的路上。海盜頓時一滯,猶豫著不敢繼續前進。

黑鬍子直罵娘,敵人也太無恥。「給我沖,否則大家都沒命1

在黑鬍子的督促下,海盜冒著箭雨,戰戰兢兢地前進。不中箭,受傷倒地,甚至直接死亡。

傲,在海盜船著火的時候,已經死裡逃生過一次。好不容易跳海逃過一劫,如今又要去送死,心中就有些不情願。

隨著傷亡的增加,終於有海盜扛不住,不進反退,偷偷地朝後方溜去,試圖脫離箭雨覆蓋範圍。

有人帶頭,就有人跟風。人都怕死,海盜也不例外。就這樣,還沒衝到一半呢,隊伍就跑了一大半。

趁著這段時間,北海艦隊第一營已經開始登陸,就地組織防禦。

黑鬍子知道,自己已經無力阻止對方登陸,再硬衝上去,只能徒增傷亡。

「撤1黑鬍子苦澀地說道。

得到命令,海盜如蒙大赦,一個個溜得比兔子還快。

歐陽朔站在指揮艦上,看到對方如此不耐戰,好笑地搖搖頭。

就這樣,北海艦隊順利登島,開始向海盜殘部發起進攻。

這個時候,海盜已經四散而逃,根本就不成建制。

為了防止有漏網之魚,裴東來下令第四營和第五營不用登島,而是駕駛蒙沖鬥艦,在海面巡視,封鎖月兒島周邊海域,徹底堵住海盜逃跑之路。

月孛婊只有五十平方公里,實在算不上一個好的藏身之地。

裴東來很是默契地執行歐陽朔的招降政策,讓士卒喊話,主動出來投降的,可以既往不咎;四處躲藏,不願現身的,抓到之後格殺勿論。

裴東來的威脅,非常湊效。

一個個海盜,面如死灰,心情沮喪地從島內各個疙瘩里走了出來,舉手投降。只有黑鬍子等少數頑固分子,還在負隅頑抗。

對這些頑固分子,裴東來就不客氣,下令第一營全力搜捕,就地正法。

清洗活動,整整持續一下午,方才徹底肅清所有殘餘海盜。

歐陽朔在裴東來陪同下,查看整座小島。

黑鯊海盜擅長劫掠,但是他們的建設能力,實在是有些慘不忍睹。

整個聚集地,連個籬笆圍牆都沒有修建,完全是敞開的。島上的建築,一隻手就可以數得過來。

海盜花費心思最多的,估計就是他們登陸的碼頭。

順著碼頭往裡走,是一條狹窄的土路,坑坑窪窪的,路面潮濕不堪。歐陽朔得仔細看著腳下,才不至於一腳踩空,踩到水坑裡去。

土路兩旁,零零星星地分散著一些木質小屋。木屋搭建的非常粗狂簡陋,就像是用幾塊木板臨時拼湊而成。

歐陽朔甚至懷疑,下雨天,這樣的木屋到底能不能遮風擋雨。

木屋外面,也沒有什麼像樣的院落,既沒有養殖家畜,也沒有種植蔬菜。屋檐下掛著幾件破舊的衣物,迎風飄蕩。

偶爾還能看到晾曬的幾串魚乾,那就算是比較勤快的海盜之家。

周邊的田地,基本沒有開墾,一片荒蕪,地里沒有長任何的作物。倒是狗尾巴草長得異常茂盛,訴說著某種頹廢。

由此可見,海盜根本就不事生產,完全靠掠奪的物資生存。

繼續往裡走,小島中心突然出現一口水塘。歐陽朔目測一下,估計還不到五百平米,應該是島上唯一的淡水來源。

正是如此,海盜將水塘視為最重要的財富,保護的很嚴密。

圍著水塘,建了一圈建築,全部都是木質結構,看上去比外圍的木屋要結實一些,應該就是海盜的核心區域。最受海盜歡迎的酒館,就建在此處。

最高處的一處院落,在木屋群中,非常的顯眼。

不用說,那裡肯定就是海盜首領的居所。

一路走來,歐陽朔已經失去仔細參觀的興緻,直奔那處院落。

即使走到島內,沿路的道路也沒有得到改善,還是那麼坑坑窪窪。道路兩側,生命力旺盛的狗尾巴草迎風招展。

建築,是士卒清洗的第一序列。

因此,當歐陽朔抵達的時候,房子內除了值守的北海艦隊士卒,已經看不到一個海盜的身影。地面上,偶爾還能看到一些血跡和打鬥的痕。

見到歐陽朔,值守士卒立即行禮。

歐陽朔點點頭,從大門穿行而過。

值守士卒沒想到還能得到君侯的回應,心中暖暖的。

歐陽朔抬頭一看,查看這座月兒島最高級的建築。

眼前的這處小院,不過是一座簡單的四合院。倒是讓歐陽朔想起,山海村初建時的領主府,兩者倒是極為相似。

歐陽朔來到議事廳,開始耐心等候各方匯聚的信息。

下午五點,所有信息匯聚到裴東來處,由他向歐陽朔彙報。

裴東來在歐陽朔示意下,在議事廳下首就坐,說道:「啟稟君侯,此役比想象中的要順利許多,我方几乎沒有什麼傷亡,只折損一百五十餘人。」

歐陽朔點點頭,戰爭的進展,確實也出乎他的預料。

「此役一共俘虜海盜一千六百五十餘人,其餘海盜全部被擊殺。海盜船基本上在大火中付之一炬,只有五六艘船隻幸免於難,已經被拖回碼頭。」裴東來接著彙報:「通過查封各處府庫以及對各處海盜房間的徹底搜繳,一共繳獲資金12500餘金幣,各類珠寶首飾一箱。繳獲的武器裝備和糧食等物資,則是相對稀少,並沒有大量存貨。」

歐陽朔點點頭,這種情況,也在意料之中。海盜靠劫掠為生,快沒吃的就出去劫掠一番,因此肯定不會有太多的糧食。

相反,海盜歷次劫掠,搜刮到的金銀珠寶,因為沒有購買渠道,全部被積壓下來。正是如此,一個三千餘人的海盜組織,才會有超過一萬金幣的財富。

「從繳獲的資金當中,拿出500金幣,獎賞給將士們。」歐陽朔開口說道。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歐陽朔開始對參加戰役的士卒,當場論功行賞,用以激勵士卒英勇作戰。

「謝君侯賞賜1裴東來代替部下謝恩。

「可有繳獲什麼特別之物?」歐陽朔問道,他指的特別之物,其實就是特殊物品。一般而言,海盜四處劫掠,有很大的概率得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物品。

「有的。」裴東來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外面值守的士卒在裴東來示意下,將繳獲的金幣、珠寶以及特殊物品全部搬到議事廳,由歐陽朔查看。

歐陽朔起身,除了留下500金幣,將剩下的珠寶和金幣全部收入儲物囊中。滿噹噹的議事廳,又重新空曠起來,只留下兩件物品,一石一圖。

歐陽朔首先拿起那塊黑色的石頭,查看屬性。石頭不大,只有兩個拳頭大小,拿在手中,確是非常沉重。

:天降神石,不可多得的鍛造材料。

物品的屬性非常簡單,卻是讓歐陽朔心潮澎湃。紫金級的鍛造材料,歐陽朔似乎看到自己的專屬兵器,在向自己招手。

僅憑這塊隕石精鐵,歐陽朔就感到不虛此行。

歐陽朔估計,黑鬍子得到這塊隕石精鐵,卻沒有用來鍛造兵器,一定是找不到合適的鐵匠。這種高級材料,至少需要大師級鐵匠才能鍛造。

他小心翼翼地將隕石精鐵收入儲物囊中,拿起那張圖紙。

:相傳,北海灣曾經誕生過一位非常有名的大海盜,人稱血屠。血屠死後,其一生劫掠的巨大財富也隨之消失。

傳言,血屠死前,將這筆財寶埋藏在一個無人荒島。血屠將荒島地址,繪製成一張藏寶圖,並且一分為三,分給自己最信賴的三位部將。

血屠死後,三位部將為了爭奪對方手中的藏寶圖,互相攻伐。於是,一場延續一年的內戰,將血屠生前組建的海盜組織搞的是分崩離析。最終,三位部將誰也無法戰勝誰,先後在抑鬱中死去,將藏寶圖留給後人。

此後上百年,藏寶圖幾度易幟,引發數次腥風血雨。

遺憾的是,從來沒有一人成功集齊三張藏寶圖,找到血屠的寶藏。漸漸的,又有傳言,說血屠繪製藏寶圖,根本就是一個幌子,其真正目的,就是為了引發海盜之間的戰爭。這樣的推測,倒是非常符合血屠殺人狂魔的性子。

慢慢的,關於藏寶圖的真相消散在歷史長河中,再沒有人相信血屠的傳言。藏寶圖也變成收藏品,再沒有人去費力爭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