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六十五章 石破天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 石破天驚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就在山海盟諸成員陷入僵局的時候,木蘭月突然站了出來。

哥哥姐姐們議事的時候,木蘭月通常都是坐在一旁,做一個安靜的傾聽者。這次起身,立即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小姑娘倒是沒心沒肺,也不怯場,嬌聲說道:「咳,其實我覺得公與先生說的對,關鍵還是在對方的異人軍團。」

「嗯?」

「這個不是討論過嘛,他們不足以破局的。」攻城獅大大咧咧地說道。

歐陽朔擺了擺手,制止眾人的議論,笑著看向木蘭月,鼓勵地說道:「月月想必是有什麼新的設想?說出來聽聽。」

「嗯。」得到歐陽朔的鼓勵,木蘭月更是信心十足,接著說道:「我覺得,哥哥姐姐們陷入了一個思維定式,認為趙國的異人軍團一定會跟我們一樣,降臨到趙軍大本營,跟主力部隊呆在一起。如果蓋亞並沒有這麼安排,而是將異人軍團安置在趙軍後方石長城營壘的故關,情況會怎麼樣?」

歐陽朔心中一驚,一道閃電從腦海中劃過,所有的謎團似乎都要煙消雲散。他驚疑不定地抬頭,正好跟沮授的目光碰到一起。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被木蘭月的大膽設想所驚呆。

「這,這,這不符合戰役設定吧?」攻城獅說的自己都沒有信心。

尋龍點穴搖頭,凝重地說道:「故關也是趙國陣營的主要駐地之一,蓋亞如果真的這樣安排,並不算違背戰役的設定。」

歐陽朔幾乎可以肯定,最大的變數,已經被木蘭月給破解。他欣慰地看了木蘭月一眼,給了她一個無聲的讚美。接著轉頭看向沮授,道:「公與先生,還請您就月月的假設,推演一下戰役的走勢。」

其他人雖然知道如果異人軍團降臨在故關,肯定不對勁,但是到底會對戰局產生怎樣深刻的影響,倒是一時都說不上來。

唯有沮授,能解此難題。

沮授定了定神,在腦海中推演一番之後,開口說道:「如果對方的異人軍團真的降生在故關,那麼對趙國而言,就太有利了。他們可以有兩種選擇,其一可以出兵攻打石長城以北的嬴豹部,將其擊潰,重新打通跟首都邯鄲的通道。其二,可以配合趙軍主力,南北夾擊王陵部,將其擊潰,恢復趙軍主力和故關的聯絡通道,使趙軍脫困而出。甚至於,他們可以先擊潰嬴豹部,再配合主力,夾擊王陵部。不管怎樣,都可以將武安君白起設下的囚籠打破。」

聽完沮授的分析,營帳內又是一陣寂靜。

「公與先生,有一點我不明白。」鳳囚凰凝重地說道:「攻打嬴豹部倒是說得通。但是要說配合趙軍主力夾擊王陵部,這跟他們降臨在趙軍大本營有什麼區別?不都一樣嗎?」

「不然。」沮授胸有成竹,解釋道:「王陵部修築的營壘,主要防禦方向就是西南方向的趙軍主力,而對於他們北面的故關守軍,因為有嬴豹部牽制,必然是疏於防範的。防禦一面,跟同時防禦兩面,其防守壓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歷史上故關曾出動三萬餘步軍殺向王陵部,幾乎就要成功。試想,如果加上四萬餘異人軍團這樣的生力軍,七八萬的大軍從故關殺出。屬下估計,還沒等增援部隊趕到,王陵部就要全軍覆沒。」

沮授的分析,鞭辟入裡,讓人難以反駁。

歐陽朔環視一圈,道:「事已至此,我們就要做好最壞的打算。退一萬步說,即便趙軍主力成功突圍,也必將付出慘重的代價。勝利的天平,依然還是會向秦國傾斜。因此,大家也不用灰心,該怎麼準備,還怎麼準備。」他看向白樺和鳳囚凰兩人,接著說道:「跟其他領主接洽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白樺二人點頭,表示沒問題。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我要出去一趟,面見武安君。」

「這只是我們的推測,無憑無據,武安君會相信你嗎?」白樺有些擔心。

「不管如何,總要一試。」歐陽朔心中也沒底,神情卻很堅決。

沮授走了過來,道:「侯爺,面見武安君之前,屬下建議侯爺先去拜訪一下光狼城守將蒙驁將軍,不管怎麼說,他才是我們的直屬上司。」

歐陽朔一怔,不好意思地說道:「先生說的對,是我唐突了。」

蒙驁將軍的幕府,設在光狼城衙門,憑歐陽朔異人代表的身份,自然是一路暢通無阻,很快就見到白起手下的這員大將。

蒙驁作戰,以穩健縝密見長,因而被白起委以重任,坐鎮南線,對抗趙軍副將趙莊部,任憑趙莊如何猛攻,巋然不動。

歷史上蒙驁歷仕秦昭襄王、秦孝文王、秦庄襄王、秦始皇四朝,數次率軍出征,屢立戰功。

不僅如此,蒙驁的兒子蒙武,孫子蒙恬和蒙毅,都是秦國肱骨。蒙氏家族三代仕秦,攻城略地,出生入死,為秦始皇統一六國,立下汗馬功勞。

「異人豈曰無衣,拜見將軍1歐陽朔不敢怠慢。

說實話,以秦國五十萬大軍而言,蒙驁對三萬異人軍團,並不如何重視。接見歐陽朔,不過是例行接見,並無任何親近之意。

蒙驁淡淡地點頭,問道:「你要見本將,所為何事?」

歐陽朔察覺到蒙驁的疏遠之意,但是為勝利計,不得不繼續說道:「啟稟將軍,特為彙報軍情而來。」

提到軍情,蒙驁一怔,倒是不敢怠慢,正色道:「有何軍情?快快講來1

「將軍該知道,我等異人軍團,分別降臨秦趙兩陣營。據悉,趙軍陣營降臨四萬兩千異人軍團。至於其駐地,尚不得知。」

蒙驁眼神一冷,沉聲說道:「這就是你所謂的軍情?胡鬧!趙軍主力已被我軍圍困,糧草匱乏,只能維持旬日。即便增加四萬異人軍團,也不過是徒增糧草消耗,對戰局有害無益。如此,又有何妨,值得你大張旗鼓地來覲見。」

蒙驁一怒,一股滔天的氣勢,便不自覺地就從他身上發散出來。為將者,殺人盈野,血氣滔天,更何況是秦軍虎狼之師的將領,更是如此。

歐陽朔直感到周身一冷,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瞬間陷入滔天血海之中。好在他並非沙場菜鳥,也是見過血,開過光之人,體內黃帝內經真氣自行運轉,將蒙驁散發的血氣,頓時消解於無形之中,沒有造成任何的不適。

事實上,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歐陽朔就恢復如常,不見任何異色。

對面的蒙驁眼神一凝,對他而言,氣勢早已收發自如。方才如此作為,不過是想給歐陽朔一個下馬威,讓他知道軍中無兒戲,不可肆意妄為。

讓他沒想到的是,對面的青年,年紀不大,長得也清清秀秀,面對他的威勢,竟然不動如山,輕易地就化解。他這才知道,對面之人,並不簡單。

歐陽朔深知,自己的一番作為,終於是得到蒙驁的尊重,讓他不再輕視自己,能夠認真傾聽自己的意見。要不怎麼說,軍中一切,都以實力為先。

贏得尊重,並不代表就能說服蒙驁。

歐陽朔仍然擺低姿態,繼續說道:「將軍有所不知,我等異人軍團,降臨之時,並非固定一地。倘若對面的異人軍團,是降臨在故關,於戰局而言,就是一個極大的變數,不得不防埃」

蒙驁是何等人物,歐陽朔一說,他瞬間就理清楚頭緒,如果故關真的突然增兵四萬,會對戰局產生怎樣深刻的影響。

他再不敢怠慢,沉聲說道:「你可有證據?」

軍中決策,情報為先,無憑無據,是為大忌。

歐陽朔搖頭,乾脆地道:「此為推測,並無任何證據。」

「僅憑你的推測,如何作數?」蒙驁氣色又開始變得不好看。好在他深知此事事關重大,歐陽朔也不是無的放矢之人,才沒有再次發作。

這正是歐陽朔的高明之處。他深知,這種事關戰局的重要情報,不管有沒有核實,作為軍中大將,蒙驁都不會,也不能輕輕揭過。因此,他並沒有編造什麼理由證據,而是直白地承認,這只是自己的推測。

「雖然只是推測,但是二選一,就是一半的可能。將軍,此事關係整個戰局走向,是否應該向武安君通報?」

歐陽朔這麼說,實在是軍中大忌,越過直屬上司,直接建議上司向更高一級彙報。如果歐陽朔真的是蒙驁下屬,那就是作死的節奏。

歐陽朔也很無奈,戰場瞬息萬變,他擔心蒙驁一遲疑,錯過最佳彙報時機。如果武安君沒有及時掌握相關信息,讓趙軍先一步成事,豈不糟糕。

果然,蒙驁眼神一冷,看向歐陽朔的目光已是不善。如果不是知道這些異人不會在此久留,他當場就要發作。

面對蒙驁的冷視,歐陽朔倒是毫不畏懼,態度堅決。

「也罷,你隨我去見武安君吧1不知想到什麼,蒙驁最終妥協。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