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七十三章 圍點打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 圍點打援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攢章節等到戰役結束再一口氣看的小夥伴們,有條件的話,點個自動訂閱唄,別讓作者看著訂閱數據默默流淚謝謝支持!!!

將軍們不約而同地長吁了一聲,欽佩之情油然寫滿臉膛,然則武安君素來剛嚴不苟言笑,將軍們也從來不敢在他的帳下喝彩讚歎,便都興奮地凝視著這位高山仰至般的赫赫戰神,期待著他的詳盡部署。

歐陽朔坐在角落,心生感慨。只有白起這等絕代風流人物才可為帥,而諸如史萬歲、惡來等猛將,可為將而不可為帥,雙方差距明顯。

可惜,要想收服白起,簡直難如登天,至今沒有一絲頭緒。雖然異人軍團在上次大戰中的表現可圈可點,但實不足以引起白起的重視。

「諸將聽令1白起的話語,打斷歐陽朔的思緒,讓他精神一震。

「桓齕四萬鐵騎,匯合嬴豹部兩萬五千鐵騎、異人軍團兩萬騎兵,再從王齕大軍抽調一萬五千鐵騎,補足十萬之數。大軍以桓齕為主將,嬴豹為副將,出白徑,過陵川,入河內,負責截殺魏國大軍。」

「謹遵將令1桓齕和嬴豹肅然應到。

桓齕因為救援不及時,導致王陵戰死,心中已是憋了一肚子氣。如今見魏國也敢來捋大秦虎鬚,自是氣憤異常,下決心要好好教訓他們一番。

嬴豹乃王族子弟,在軍中誰都不服,唯獨敬重武安君白起。

「自明日起,蒙驁大軍進逼故關南面營壘,做出一副強攻態勢,迷惑趙軍。王齕大軍從旁策應,同時負責鎮守老馬嶺,確保糧道安全。」

王齕和蒙驁兩員大將,一位勇猛,一位穩健,剛好是一對極端。因為是佯攻,故而白起安排蒙驁主攻,王齕策應。就是擔心王齕一時衝動,將佯攻變成真正的進攻,從而影響整個戰局布置。白起用兵選將之妙,由此可見一番。

「謹遵將令1

諸將散去,白起又單獨找到王齕,秘密交待一番,才讓其離去。

第二日,蒙驁大軍開出南線營壘,浩浩蕩蕩地朝王陵營壘撲去,擺開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來勢洶洶。

西面的王齕大軍也頻繁調動,旌旗召召,煙塵滾滾。

故關城樓,趙括和平原君趙勝並肩而立。

對平原君帶來的詔書,趙括雖然不能完全認同,但也不得不接受,按照趙王要求,組建起一條縱向防禦陣線,打定主意堅守不出。

見對面來勢洶洶的蒙驁大軍,趙括不以為然。他在王陵營壘布置五萬大軍,旬日之內,士卒已經將營壘修復完畢,重新投入使用。

再加上故關腳下,趙莊率領的十萬大軍隨時策應,他才不認為蒙驁大軍能夠得逞。想當初,他率領十五萬大軍都無法短時間內拿下王陵營壘。

「秦軍如此急切,卻是為何?」平原君不理解地問道。

趙括淡然一笑:「自是想在糧草徹底斷絕,援軍趕來之前,背水一戰。」

「白起用兵如神,豈會如此急躁?這其中,會不會有詐?」平原君心中仍是無法釋懷,不安地說道。

「說笑了!白起縱然厲害,此時天時地利人和皆在我方,他能奈何。」說到底,雖然經歷挫敗,趙括對白起還是不能完全信服,勢要一爭高下。

平原君看著意氣風發的馬服子,默然不語。他知道,沒有真憑實據,任何推斷都是枉然,他也只能選擇信任趙括的判斷。

借著蒙驁大軍的掩護,再加上王齕大軍估計激起的煙塵,桓齕和嬴豹率領十萬鐵騎,已經悄悄離開營地,向東面的白徑轉移。

秦軍鐵騎不比趙輕騎兵,可以攜帶馬奶肉乾。隨行將士,攜帶的都是提前準備好的炊餅醬肉。食用時,還得生火烤熟,相比趙軍輕騎,要麻煩不少。

好在歐陽朔等山海盟領主,主動將自己攜帶的軍糧丸貢獻出來,減輕十萬鐵騎的後勤壓力,如若不然,無強力後勤支援,遠征軍終究是無根之木。

旬日,大軍便進入河內郡。

河內郡雖是秦國剛佔領不久的新郡,但是秦昭王親自坐鎮河內,對河內百姓又是封賞,又是賜爵,民心已是大為安撫。

因此,十萬鐵騎在河內郡行軍,自是如魚得水。

魏國信陵君魏無忌率領的十五萬大軍,進入河內郡后,猶如黑夜中的燭火,在桓齕等將眼中,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桓齕非常清楚,此次出征,務必做到速戰速決。一則大軍後勤難以為繼,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二則出來太久,容易引起長平趙軍的懷疑,變生掣肘。

桓齕和嬴豹計議一番,選定魏軍一處必經之路,提前埋伏,準備打魏軍一個措手不及,爭取一擊而潰之。

他們選定的伏擊地點,不是什麼險峻峽谷,也不是什麼絕地,而是一處尋常的平原開闊地帶。方圓數百里,除了一條官道,就是一些散居的村落。

十萬鐵騎,便是隱身在一處村落當中。村落不遠處,有一處廣闊的樹林,枝繁葉茂,剛好作為大軍棲身之所。

眼見如此大軍,村民自是惶恐不安。

好在除了徵調村中糧食,軍士並未做出什麼太過出格的事情來。武安君白起治軍甚嚴,斷不容許士卒做出搶劫百姓,甚至是劫掠婦女到軍中淫樂之事來。即便是嬴豹這等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將,也不敢公然違背白起軍令。

大軍安定下來之後,桓齕便派遣數撥偵查兵,一路監視魏軍動向。

兩天後,魏軍果然如期而至。

遠遠望去,十五萬步騎大軍,浩浩蕩蕩,延綿數十里。魏國步軍,曾經盛名一世的魏武卒已經衰退,再不負當年之勇。

行進中的大軍,並不適合突襲。因為大軍拉的戰線太長,即使截住前軍,后軍也有足夠多的時間列陣,無法做到有效殺傷。

因此,主將桓齕選定的突襲時間節點,是在魏軍安營紮寨之後。因為是持續行軍,再加上河內郡幾無秦軍守備,魏軍紮營,自是隨意。

他們絲毫不知,就在距離營地不遠處,一群餓狼早已盯上他們。

就在魏軍營地將立未立之際,十萬鐵騎猶如一股洶湧澎湃的黑潮,從樹林衝出,直撲魏軍而去,其氣勢排山倒海,勢不可擋。

轟隆隆的馬蹄聲,將大地都震的發顫,猶如巨浪排空,又如山呼海嘯。黑色浪潮逐漸將大地吞沒,青翠的原野,瞬間被淹沒,大地為之變色。

「不好,是秦軍1魏軍驚慌失措。秦軍虎狼之師,近年來魏軍沒少在秦軍手上吃苦頭,已是形成畏懼心理。

此時,魏軍已經開始在營地聚集,連續行軍一天的將士們,拖著疲憊的身體,卸下糧草輜重,正準備整頓營地,餵養馬匹,埋鍋造飯,如何想到,會有敵軍突然襲來,整個營地當即慌亂不堪。

吆喝聲,呼喊聲,馬匹的嘶鳴聲,鍋碗瓢盆的碰撞聲,叫罵聲,各種聲音噪雜不堪,不絕於耳,猶如一個巨大的菜市常

好在魏軍統帥信陵君亦非常人,一邊安撫軍心,一邊調下令騎兵迅速集結,前往攔截秦軍,步軍在後方迅速結陣。

十五萬大軍,自然不會在一處安營紮寨,而是分為前中后三軍。前軍安營之時,中軍陸續趕到,后軍還在繼續行進。

桓齕率領五萬大軍,負責進攻前軍。嬴豹則帶領異人軍團,負責截斷中軍。信陵君魏無忌,就親自坐鎮中軍。

當今天下,能夠跟秦軍一較高下的,唯有趙軍。至於眼前的魏軍,早已不復當年之勇,相比秦軍精銳鐵騎,實在是不堪一擊。

前軍營地,被桓齕大軍一衝而散,再也集結不起來。桓齕率領大軍,在營地內穿插行進,掀起滔天殺戮。

原本籍籍無名的平原,因為這一場大戰,而被後世所銘記。

中軍營地,守衛統帥信陵君的,便是魏國僅存的一批魏武卒。史萬歲主動請纓,率領異人騎兵軍團,向魏武卒發起進攻。

山海縣鐵騎,比之尋常秦軍還要勝過一籌。魏武卒如何攔得住,被以第二旅打頭陣的鋼鐵洪流,以無畏之勢,堅決地衝撞開來。

一場矛和盾的較量,以山海縣騎兵完勝而告終。

信心滿滿的信陵君,只能苦澀地帶領親衛,狼狽逃竄,一路逃亡后軍。

就是一向自視甚高的嬴豹,在見識到異人軍團的勇猛,也不禁眼神一凝。此前行軍,他還對桓齕優待異人軍團有些不忿,如今是徹底被折服。

魏武卒雖然不復當年之威,再怎麼說也是一支精銳鐵甲軍,在異人重裝騎兵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如何不讓嬴豹心中震撼。

偌大的平原,延綿數十里的魏國大軍,被秦軍十萬鐵騎,沖的是七零八落,不僅首尾不能銜接,就是中軍也被沖成幾段。

魏軍以步軍為主,騎兵為輔。少量的騎兵,根本無力阻攔秦軍鐵騎,反倒是被桓齕和嬴豹互相配合,巧妙地包抄夾擊,直接打成殘廢。

大軍失去騎兵策應,剩下的步軍既無堅城營壘可守,又無壕溝可拒敵。聲勢浩大的魏軍,猶如一群待宰的羔羊,在秦軍虎狼驅趕下,抱頭鼠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