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七十四章 車城圓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 車城圓陣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廣闊的平原,到處都是四散而逃的魏軍士卒。士卒們留下輜重,丟下武器,甚至是脫下鎧甲,只為比同伴跑得更快一些。

嬴豹本是噬血之人,如此良機,如何肯錯過。指揮大軍,毫不手軟,堅決不接受對方的投降,鐵騎過處,便是皚皚屍體。

桓齕也不是什麼善茬,再加上本就憋著火,照樣冷血無情。

如此良機,歐陽朔自然也是不容錯過。異人大軍瘋狂地收割著敵人的生命,歐陽朔感到,自己的貢獻值在以無法想象的速度上漲。

十萬鐵騎,猶如精準的戰爭收割機器,高效而快速地收割者魏軍的前軍和中軍。鐵蹄過處,哀鴻遍野,刀光閃過,便是人頭落地。

相比桓齕部和嬴豹部,兩萬異人軍團在史萬歲、惡來以及張遼的率領下,效率更高,殺傷力更大。

尤其是山海縣騎兵,依仗精良的裝備,優良的戰馬,再加上優異的指揮官,在敵人陣中,肆意地衝殺而過,趟過條條血路。

擊潰前軍和中軍之後,桓齕留下兩萬大軍,繼續圍剿四散而逃的敵人。然後跟嬴豹匯合,點起大軍,悍然朝魏軍后軍追殺而去。

信陵君回到后軍時,已經意識到事不可為,當即整飭大軍,丟下糧草輜重,拚命地朝國內撤去。

就在秦軍大肆追殺魏軍時,信陵君已經率部逃之夭夭。可惜,只要魏軍還在河內郡境內,就逃不過秦軍的法眼。

秦軍鐵騎,沿著魏軍撤退之路,猶如經驗豐富的獵人,一路追殺而去。以步軍為主力的魏軍,如何甩得開純粹的鐵騎大軍。

追殺足足持續三天兩夜,秦軍鐵騎猶如一群餓狼,將魏軍死死咬住不放。天剛一亮,提心弔膽了一夜的魏軍,就能看到追擊而來的惡魔。

魏軍一路丟下的糧草輜重,反倒成為秦軍鐵騎的一大助力,徹底解去秦軍後勤不濟的弊端。不得不說,非常諷刺。

秦軍一路追殺至河內郡邊境,十五萬雄心勃勃的魏國大軍,已經十不存一。本就不堪的魏國,經過此役,再也爬不起來,滅國只是遲早之事。

信陵君魏無忌在親衛拚死護衛下,帶著殘部,狼狽逃回國都大梁,當即被魏王解除兵權,囚禁起來,此是后話,暫且不提。

將魏軍徹底打殘之後,桓齕不敢懈怠,匯合大軍,匆匆趕回長平。殲滅魏軍之戰,只是前奏和開胃菜,真正的大戰,即將在長平戰區上演。

回去的路上,歐陽朔特意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戰役貢獻值,已經達到恐怖的25萬餘點平均下來,前後兩場戰鬥,山海縣騎兵平均殺敵達到25人。

白樺和鳳囚凰也後來居上,超越戰狼,位列貢獻榜的二三位。

當然,現在的貢獻榜並沒有計算最後的額外貢獻值獎勵。以帝塵和戰狼他們的表現,最終的額外獎勵當不會少。

因此,戰役貢獻榜的爭奪,遠沒有到塵埃落定的時候。

魏國十五萬大軍被秦軍截殺的消息,猶如一股寒流,徹底冰封天下諸國躁動不安的心思。

天下諸侯,為之一寂。

趙國使節紛紛被各國拒之門外,韓國再次解除馮亭實權,再不提起兵之事。山東五國,紛紛帶上厚禮,派遣使節,前往咸陽修復關係。

正如白起所言,魏軍一敗,則合縱之勢立破。

就在此時,秦昭王在河內徵集的大軍,悄悄開赴太行山。

風雨欲來,長平之戰再次變得撲朔迷離。

故關,帝塵營帳。

當歐陽朔等人的貢獻值,一路上漲的時候,帝塵就已經察覺到不對勁。經過幾天的觀察,帝塵他們並沒有在蒙驁大軍中,看到山海縣騎兵的身影。

既然沒有參戰,為何貢獻值還在不停地上漲,必是在別處發生大戰。帝塵將自己的推測告知趙括,卻沒有得到重視。

也是,當初就算是白起,對歐陽朔沒有核實的情報都慎之又慎。更何況,帝塵的推測又是如此匪夷所思,年輕的趙括,自然不會理睬。

等魏軍大敗的消息傳來,趙括自是茫然無措,帝塵等人卻是一臉苦澀。

「難倒我等又要敗給山海盟?」殺破軍有些不忿,眼看大好局勢,瞬間逆轉,擱誰都不會高興,更何況是對歐陽朔恨之入骨的他。

戰狼搖搖頭,道:「這一次,我們不是敗給山海盟,而是敗給白起。」

「是啊!再怎麼推演,誰也不會想到,白起竟然如此大膽,在戰局如此不利的情況下,竟然還敢調動大軍去截殺魏軍。」

「事後想想,這可不就是白起的風格?!看上去冒險,實際上已經將敵我雙方琢磨的一清二楚,料定趙括不敢主動出擊。」戰狼感慨地說道。

「下面該怎麼辦?此前的計劃,已經被打亂,需要重新布置才是。」

「不錯。就算沒有各路諸侯援軍,如今秦趙也是勢均力敵之勢,還是要詳細謀劃一番,可不能真的讓山海盟翻盤。」

趙軍幕府。

在得知魏軍被截殺之後,趙括就將自己關在營帳內,誰也不見。就算是平原君趙勝,照樣被趙括親衛拒之門外。

按照趙括的秉性,在取得對秦軍優勢之後,是想乘勝追擊,不給秦軍以任何喘息之機。奈何趙王的謹慎,讓他的計劃落空。

現如今,魏軍被破,再無援軍趕來長平戰區。

以趙軍如今之勢,是不守也得守。只有貫徹之前廉頗的計策,跟秦軍對峙,打長久戰,看誰拖不起。

相比而言,自是趙軍佔據優勢。

問題是,現今的局勢,跟廉頗和王齕對峙時期,又有很大不同。

廉頗時期,秦趙各據長平一半之地。利用丹河、營壘以及百里石長城,廉頗足足構築三條防禦陣線,既有延展,又有縱深,守得是固若金湯。而趙括他自己構築的防線,就是一條縱向陣線,兩相比較,高低立判。

以如今的局勢,蒙驁大軍壓在王陵營壘前面,再想變陣,構築更多的防禦陣線,已是不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在現今防線上做文章。

趙括熟讀兵書,當真不假,理論知識是異常豐富。要論唯守不貴極為適合,想到這裡,趙括猛然坐起:「來人!立即請趙莊將軍1

趙莊匆匆來了,見趙括肅然端坐在帥案之前,連忙行禮。

趙括請趙莊席地坐在了對面,淡淡一笑道:「蒙驁大軍的攻勢如何?」

「自截殺魏軍的秦軍重新回到長平之後,蒙驁大軍的攻勢不減反增。如果說之前是佯攻,為得是配合秦軍截殺魏軍那麼現在的攻勢,到真的像是要拿下王陵營壘,進一步壓縮我們的防禦陣線。」趙莊凝重地說道。

聽趙莊再次提及魏軍之事,趙括臉色一陣抽搐,隨即恢復正常,道:「既如此,你可還頂得住?王陵營壘一旦失陷,駐紮在故關腳下的大軍,可就要直面秦軍的威脅。」趙括沒有揭開自己的謎底,反而考驗起趙莊來。

「請上將軍放心,定不讓秦軍得逞。」趙莊先立下軍令狀,轉而說道:「不過,末將擔心的是,一旦秦軍再次增兵,駐紮在營壘的守軍就將壓力大增。上將軍,是不是調動故關內的守軍,出關增援策應,免生意外?」

趙括搖頭,道:「如果增兵,正中秦軍下懷。他們正好藉此發起大戰,將我軍主力逐漸蠶食乾淨,避免久戰不下。」

「那該如何?」

「我有一陣,可佈於故關腳下,保證秦軍無法攻入分毫。」趙括信心滿滿。

「上將軍但說,是何奇陣,竟有如此功效?」趙莊大喜。

「車城圓陣。」

「車城圓陣?」

「正是1

「聞得這是孫臏陣法,早已失傳,上將軍如何通曉了?」

趙括笑而不語。

趙莊就知道,上將軍自是有十足把握,欣喜地說道:「只要上將軍記得此陣擺設演化之法,自當可行1

趙括點頭,說道:「孫臏有言,此陣山嶽難撼,擺成無須演化。至於擺設之法,也是簡便易行。你來看1順手拖過一張羊皮大紙,提起筆便畫了起來。趙括原本智慧過人才思敏捷,邊畫邊說竟是條縷分明,不消半個時辰,便將這車城圓陣說得個淋漓盡致。

「大哉孫臏也!無愧實戰兵家!此陣大是有用1趙莊嘖嘖讚歎

「秦軍不增兵來攻便罷,如若真的增兵,那麼王陵營壘稍加抵抗即可,不可拚死消耗。正面互相消耗,實為智者不齲大軍撤至故關腳下,以車城圓陣迎之,看白起如何破我陣法。」趙括意氣風華。

「諾1趙莊應聲退下,去準備布陣的一應事物,以便隨時可以在故關腳下,結成車城圓陣,不至於真要布陣之時,手忙腳亂。除此之外,他還得將布陣之法交待給軍中司馬,由諸司馬安排士卒將陣法演練純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