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七十七章 怪招破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 怪招破陣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

突兀的,一座車城圓陣,成為決定長平之戰成敗的關鍵。筆?趣?閣W。iqge。

旬日之間,來自河內郡的糧草已經安全運至光狼城,秦軍糧草危機初步得到緩解。范雎在咸陽使出渾身解數,百姓簡衣縮食,為大軍籌措後續糧草。

可以說,秦國已經將一國之氣運全部壓在這一場戰役。

趙軍因為糧草充沛,是鐵了心要跟秦軍耗下去。

布下車城圓陣,穩住南面局勢后,野心勃勃的趙括,已經將目光轉向駐紮在百里石長城以北的嬴豹大軍。故關內,駐紮著十七萬大軍,再加上壺關五萬守軍,趙括完全有底氣,吃掉嬴豹的十萬大軍。

長久的對陣,對趙國而言,同樣是一個巨大的負擔。聽完趙括的計劃,負責督軍的平原君趙勝,再沒有出言反對。

雖然成功打掉外部援軍,繼而拿下王陵營壘,局勢仍然對秦軍不利。正如白起所言,要破趙軍,必須先破車城圓陣。

可是,這等絕世大陣,又有故關倚為後援,想要破之,談何容易。

武安君白起天天站在狼山望樓,目不轉睛地盯著趙軍布下的大陣。往往一看,就是一整天。只等日落西沉,方才沉默不語地返回幕府山洞。

如此數日,仍不得法。

眼看趙括已經磨刀霍霍,再想不出辦法,就必須將嬴豹大軍撤離;而嬴豹大軍一旦撤離,等於宣告趙括堅守策略取得成功。

再這麼耗下去,秦國國內已經無力長時間、遠距離地供養如此規模的大軍。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是秦軍灰溜溜地班師回朝,將上黨郡拱手讓於趙國。所引發的一系列政治後果,白起光一想,就感到不寒而慄。

讓出上黨郡,不僅僅是斷絕秦國東進之路。更加重要的是,秦趙強弱之勢易位,天下諸侯版圖都將再次改寫。

因此,秦國輸不起,秦軍輸不起,白起也輸不起!

長平之戰推進到現在,前前後後打了幾場大戰,秦趙兩大陣營的異人軍團,看似充當配角,若隱若現,實則一直在影響著戰局的走向。

兩相比較,倒是以炎黃盟為首的趙國陣營,變現得更亮眼一些。以山海盟為首的秦國陣營,基本上都是隨波逐流,沒有對白起提出過什麼建設性的意見,進而影響戰局走向。

相比涿鹿之戰和牧野之戰中山海盟耀眼的表現,此役未免有些黯然失色。

正是認識到這一點,歐陽朔才頻頻召集山海盟成員,商討如何破解車城圓陣。可惜,就連白起這樣的軍事天才都一籌莫展,他們能有何法。

歐陽朔深知,要破解車城圓陣,絕不能尋著古代戰爭思維走。因為在這一方面,無論是眾位玩家領主還是沮授等歷史人物,都無法超越白起。

這一天,歐陽朔帶著兩名親衛,登上光狼城城樓。他的腦海中,現在只有車城圓陣,其他的什麼都不想,也沒法想。

晨光中,一隊大雁從天空飛過,留下一抹剪影。

歐陽朔一怔,一道靈光從腦海中閃過。他努力平復自己激動的心情,微閉雙眼,將大雁跟車城圓陣聯繫到一起,捕捉那一閃而逝的靈光。

親衛見君侯如此,知道不能被打擾,立即散到四周,負責警戒,以免他人打擾到君侯的沉思。

車城圓陣,環環相扣,環環相連,互相策應,讓敵軍無所適從。正常而言,要破此陣,要麼置之不理,則大陣不攻自破;要麼集結大軍,以勢壓人,全面發起進攻,讓陣中士卒處處受制,自然也就無從呼應。

此二法,皆行不通。

前者需要足夠的耐心,大陣中的趙軍有故關要塞源源不斷提供的糧草,續航能力驚人,還沒等把對方耗死,秦軍就先玩完。

後者需要數量龐大的軍隊,幾場硬仗打下來,秦軍折損近半,已經無力組織大軍,齊破車城圓陣。

空中飛過的大雁,給歐陽朔打開一個全新的思路。

既然傳統辦法行不通,那麼就得創新。歐陽朔就在想,如果秦軍能夠像現代軍隊一樣,以空降兵的方式,越過大陣前面幾層,直接攻入大陣核心。只要大陣核心一亂,大軍再從外面發動進攻,則大陣必破!

不得不說,跟的合作,進一步刺激歐陽朔變革的神經,他的作戰思維,變得越發天馬行空,不再拘泥於古代和現代之分。

此法難點在於,如何實現空降?古代可沒有飛機,可以實施定點空投。

歐陽朔睜開眼睛,轉頭望向前方的大糧山,不禁眼前一亮。

大糧山橫在小東倉河和大東倉河之間,支脈一直延伸到故關腳下,距離趙軍布下的車城圓陣,近在咫尺。

如果能夠從大糧山頂降落,倒是有可能在不藉助飛行工具的情況下,俯衝而下,直接降落到車城圓陣的中央。

現在,距離想法變成可實施的行動方案,就剩下最後一個難題,那就是如何尋找降落傘的替代品。

歐陽朔立馬想到,山海縣大軍帶來的行軍帳篷,這種超越古代科技水平的裝備,不正是降落傘的最佳替代品。

想清楚之後,歐陽朔不再猶豫,興奮地說道:「走,去狼山,面見武安君1說著率先走下城樓。

親衛看到君侯喜形於色,也是高興,麻利地跟著下樓。

當歐陽朔趕到狼山山頂的時候,武安君白起還站在望樓上,出神地望著遠處的車城圓陣,沉默不語。

對歐陽朔的到來,白起沒有絲毫反應。

無奈之下,歐陽朔只能率先說道:「啟稟武安君,我想到一個破陣之法,還請武安君參詳,看是否能夠實施。」

「什麼?」一動不動的白起,立即轉過身來,嚇了歐陽朔一跳。只見白起用他那雙老秦人特有的三角眼,盯著歐陽朔,激動地說道:「軍中無戲言,你想到什麼破陣之法,快快講來1

作為常年征戰沙場的老將,白起不怒自威。

歐陽朔心中一顫,穩定心神,將自己方才所思所想,和盤托出。

聽完歐陽朔的破陣之法,白起半響無語,沉默許久,方才喃喃說道:「世間竟有如此破陣之法,老夫真是孤陋寡聞,自嘆不如。」

「此是我碰巧想到之法,還不自知是否可行?」

白起到底還是白起,只要歐陽朔稍加解釋,他已經明白此中關鍵,信心滿滿地說道:「雖然尚有不足之處,但總體可行,還得詳細謀劃一般。不說其他,就是要精準地降落到大陣中央,沒有提前反覆的訓練,是斷然行不通的。」

「除此之外,派遣多少士卒空降也是個問題,太多不行,容易暴露目標,太少也不行,起不到打亂中軍的作用;選擇什麼時間空降也很關鍵,如果空降途中被趙軍發現,就成了一個活靶子,士卒還沒落地,就得中箭身亡。」

歐陽朔深知,論起這次細節,他是斷然比不上白起的,乖巧地說道:「但憑武安君吩咐,異人軍團上下,任憑武安君調遣。」

白起點頭,道:「豈曰無衣,你非常不錯。認識至今,短短月余,已經縷縷給老夫帶來驚喜,如今更是破解此曠古難題。此戰若勝,當計你首功。」

歐陽朔強忍心中的激動:「不敢當武安君稱讚,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白起擺了擺手,顯然不意在此深究:「你還要做幾件事。」

「請武安君吩咐1

「其一,將你提到的降落傘,畫成圖紙,教授軍中工匠,如何縫製。其二,將所有的行軍帳篷都搜集起來。」

「諾1歐陽朔點頭答應,欲言又止。

白起眼光何等銳利,道:「你有何話?不妨直說。」

「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我帶來的騎兵當中,有一支禁衛旅,皆是百戰之兵,而且接受過比較先進的軍事訓練。還請武安君允許,在禁衛旅中,挑選一部分士卒,參與此次空降行動。」

白起點頭,道:「你的那支禁衛旅,(.老夫也有所耳聞。桓齕、嬴豹以及王齕,都在不同場合跟老夫提起過,說禁衛旅裝備精良,戰力非凡,衝鋒陷陣,無堅不破,看來所言不虛埃只是他們是騎兵,步戰也行嗎?」

歐陽朔心中一喜,山海縣的軍隊,總是沒有給他丟臉,在秦軍諸將領中,都留下深刻的印象,甚至在白起這,都掛了號。

「禁衛旅是從軍中各部選拔而來,每一個士卒步騎皆擅長。」

「好,老夫答應你1白起回答的很乾脆。

在白起的計劃中,他的親兵,三百鐵鷹劍士,自然是執行此次空降任務的最佳人眩奈何三百人有點太少,歐陽朔主動請纓,他自然不會拒絕。

「多謝武安君信任1歐陽朔推薦禁衛旅參戰,其實並沒有私心,純粹是為了提高任務的成功率。再怎麼說,禁衛旅也是在新兵營接受過訓練,眼界得到開闊,再加上個人戰力擺在那裡,自然是當仁不讓。

要不然,這麼危險的任務,他才不捨得出動禁衛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