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七十九章 遮絕圍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 遮絕圍剿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 且不說猛將史萬歲在車城圓陣中央大殺四方,大陣外圍,武安君白起第一次離開狼山望樓,親臨前線指揮大軍。 w?w?w?.??

二十萬大軍,在白起的指揮下,一層一層地攻破車城圓陣。

車城圓陣失去指揮中樞,雖然還在勉強運作,但是已經喪失陣法之精髓,再也無法做到如臂指使,分進合擊,猶如一座死陣。

反倒是秦軍在白起的指揮下,步騎結合,或是結陣而守,或是鐵騎突進,或是前後夾擊,或是誘敵深入,或是正面突襲。

凡此種種,白起將大軍指揮的是行雲流水,猶如一個整體,精準地一步步蠶食陣內的趙軍。趙軍被大陣隔成幾層,之前的優勢,瞬間變成劣勢。

趙莊逃出被燒毀的軍令樓,試圖重新指揮大軍,可惜已經是力不從心。

故關腳下,驚天動魄的較量開始進入白熱化階段。車城圓陣當中,殺聲震天,煙塵滾滾,稀薄的霧氣,被大軍攪動得上下翻騰。

清晨時的仙境,瞬間變成陰間地獄。

方圓十里之內,二十萬秦軍和十萬趙軍交織在一起,黑色和紅色混合在一起,轉展騰挪,互相廝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猶如一幅生動的寫生畫。

大地就是畫板,士卒是顏料,而白起,才是真正的畫師。

隨著戰局的推進,黑色開始佔據上風,一股股黑色洪流,將紅色浪潮衝散開來,再一一分割包圍,展開殘酷的圍剿。

慢慢地,紅色越來越稀薄,黑色開始成為主色調,凌亂的紅色,夾雜在黑海當中,猶如無根的浮萍,隨波飄蕩。

戰到最後,車城圓陣已經徹底失效,趙軍大敗。

趙莊也是果決,眼見事不可為,當即收攏大軍,朝故關撤去,力求保住趙軍的有生力量。大軍且戰且退,很快就退回故關。

窮寇莫追,眼見趙軍棄陣而逃,白起下令停止追擊。

這一場大戰,稱得上是兔起鶻落。

戰後統計,秦軍以一萬人陣亡的代價,大破車城圓陣,趙軍留下三萬餘具屍體,狼狽地逃回故關。

破陣之後,趙軍留在陣內的糧草,自然也是便宜了秦軍。

白起沒有鬆懈,下令以車城圓陣的物資為基礎,就在故關腳下,重新構築一道營壘,簡稱南線營壘,徹底鎖死趙軍南下之路。

大戰過後,白起將中軍幕府,由狼山遷至王陵營壘。原來駐守王陵營壘的蒙驁大軍,匯合王齕大軍,進駐故關腳下的南線營壘。

至於桓齕率領的鐵騎,則是入駐王陵營壘,作為全軍總策應,同時負責護衛大軍糧道的安全。

這場大戰的最大功臣,一千突擊隊,最後活下來的只有四百餘人。山海縣禁衛旅七百勇士,只剩下不到三百人,可見當時廝殺的場面,有多麼的慘烈。

當史萬歲從大陣中走出來的時候,猶如一個血人,渾身上下沾滿敵人的鮮血,連面容都要分不清楚,猶如從地獄中走出的修羅一般。

秦軍士卒,望著史萬歲,眼中滿是崇敬。

歐陽朔也感到很欣慰,無論是涿鹿之戰,還是牧野之戰,還是現在的長平之戰,史萬歲總能在關鍵時刻站出來,為他解決問題。

涿鹿之戰對陣蚩尤,牧野之戰構築鋼鐵防線,長平之戰擔當突擊先鋒,當真是軍中戰神,鐵血猛士。

惡來見史萬歲如此威猛,心中也是憋著一股勁,想要找機會證明一番。身下的羅剎,感受到主人的戰意,高昂地吼叫一聲:「年~~~」

歐陽朔好笑地看著這一幕,搖頭不語。車城圓陣一破,大局已定,距離長平之戰結束,已經為期不遠。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長平谷內,激戰正酣,北面的戰役同時打響。

趙括率領十五萬故關守軍,匯合南下的五萬壺關守軍,共計二十萬大軍,猶如一片火海,直撲嬴豹營壘而來。

嬴豹營壘瞬間壓力大增,險情連連。好在營壘經過這段時間的加固改造,已經是一座鐵血堡壘,各類守城器械,布置的是密密麻麻。嬴豹也是一位鐵血悍將,身先士卒,帶領秦軍士卒,一次次頑強地打退趙軍的進攻。

一時之間,趙軍雖然佔據優勢,卻無法突入營壘當中。

眼看,攻陷嬴豹營壘的戰役,即將演變成一場耗時長久的苦戰。就在這時,車城圓陣被破,趙莊大軍大敗而回的消息,傳入趙括耳中,猶如一記晴天霹靂,將趙括炸的是暈頭轉向。趙括怎麼也想不到,舉世無雙的防守大陣,是如何在短時間內就被秦軍破去的。

車城圓陣一破,故關要塞南面再無壁壘,直面秦軍威脅,隨時都有可能被秦軍攻入要塞,趙軍壓力徒增。如此形勢,如何能讓趙括安心攻打嬴豹營壘。

容不得趙括細想,斥候總領接著又彙報一條壞消息:「斥候來報,一股秦軍突然繞過太行山,從壺口徑突入,趁壺關要塞守軍主力南下之際,已經佔領壺關。要塞內的一萬守軍,全部陣亡。」

趙括聽到這個消息,腳下一個趔趄,就要站立不穩,臉色瞬間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眼神當中,流露出一股絕望。

眼見上將軍如此神態,斥候總領也是心有戚戚焉。趙軍好不容易逆轉戰局,轉瞬之間,戰局又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反轉。

換做是誰,一時之間也無法接受,更何況是一向高傲的趙括。

在野王要塞陷落之後,秦昭王就在河內徵發新軍。這支秘密軍隊,白起一直沒有啟動,而是讓他們沿著太行山,悄悄北上,靜待時機。

白起原本的打算,是想用這支大軍來牽制阻攔各諸侯國的援軍。沒想到,魏軍如此不堪一擊,被秦軍十萬鐵騎打得是落花流水,一下子就嚇破了山東五國的膽,再沒有援軍敢開赴長平戰區。

即便如此,考慮到長平戰區內的秦軍充足,尚足以應對眼前的戰局。白起還是沒有將這支大軍調入長平,而是讓大軍潛伏起來。

按照白起的行軍風格,仍是沒有放棄對趙軍的圍困,因而才會定下那十六字破敵方略。壺關,就成為白起眼中,最好的突破口。

果然,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在白起的故意引誘下,年輕的趙括還是沒有忍住,想要殲滅嬴豹大軍,從而取得一場輝煌的勝利。殊不知,他早已落入白起設下的圈套當中。

戰局,完全按照白起的推演,順利進行。唯一的意外,可能就是趙括布下的車城圓陣,讓白起很是苦惱了一陣。

好在在歐陽朔的奇思妙想下,意外被消除,戰局重新回到白起的棋盤當中。如此龐大的布置,除了白起,秦軍諸位將領,誰也無法窺到全貌。

正是如此,白起才會對歐陽朔讚賞有加。因為如果不是歐陽朔的計謀,白起的整個軍事計劃,就要付諸東流。

抓住壺關守軍出關的時機,秦軍一舉將壺關要塞奪下,徹底斷絕趙軍糧草通道以及趙軍返回邯鄲的唯一通道。

至此,經過一番布置,戰局竟然神奇般地再次回到戰役開始之時的情景。三十萬趙軍,被四十萬秦軍圍困在故關,動彈不得。

故關北面,十萬秦軍駐守壺關;西面,嬴豹營壘固若金湯;南面,二十萬秦軍駐紮在南線營壘以及王陵營壘;東面,則是群山峻岭,飛鳥絕跡。

奪下壺關之後,駐守在壺關的十萬秦軍,在白起的命令下,分出四萬鐵騎,增援嬴豹營壘,徹底斷絕趙軍攻下營壘的可能。

「撤軍,回故關1沉默良久,趙括才以微不可聞的聲音說道。

關鍵時刻,趙括還保持一絲理智,沒有強行攻打嬴豹營壘。車城圓陣被破,再打下去,不等嬴豹營壘陷落,故關就將先一步淪陷。

等到那時,二十萬趙軍既無營壘可守,又無糧草支援,才真的是走入絕境,與此前的情景如出一轍。想到這裡,趙括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因此,趙括必須趁秦軍修整之際,及時撤到故關要塞,據關而守,期盼國內能夠徵調援軍來救。再怎麼說,故關要塞內還有可供大軍一月之用的糧草。

趙軍只要堅守不出,秦軍就別想順利拿下故關要塞。

大軍從前線撤回來之後,趙括就病了,高燒不退,神智模糊。趙軍失去主心骨,又面臨絕境,士氣降到有史以來的最低點。

好在這時,平原君趙勝站了出來,安撫軍心。

得知壺關被秦軍佔領,帝塵等人面如死灰。趙國陣營的異人軍團,經過幾輪激戰,已是不足一萬餘人,再也無法左右戰局。一切謀划,全部落空。

唯一慶幸的,也許就是成功收服兩員大將。帝塵親自趕赴邯鄲,不知使出何等手段,成功收服廉頗。戰狼憑藉耀眼的表現,順利拿下趙莊。

唯有趙括,雖然被春申君觸發任務,只是如今局勢,最終能否順利收服,還是一個未知數。

大戲,即將落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