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八十八章 軍團試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 軍團試煉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十一月份,三花酒廠實現利潤額4000金幣,再加上北暮鹽嘗狼山礦場以及稅收收入,山海縣的財政收入達到28000餘金幣。

歐陽朔截留7000金幣,將儲物囊中的資金恢復到11萬金幣,剩下的21000金幣由財政署自行調配,其中軍費開支佔據財政支出的大頭。

臨近年關,山海縣的幾項大工程也已經竣工。聯通山海縣、泅水縣和友誼縣的三座大橋全部建造完畢,將三座城市連成一體。

山海縣官邸區、官署區以及居民區的建設全部接近尾聲,城市人口突破六萬大關,也僅僅佔去居民區的四分之一,還可以容納大量城市居民。

兩條官道的建設,同樣接近尾聲。東面連接泅水縣和友誼縣的官道,一周之內就能竣工。西面的天海路,新年之前也能竣工。

最難的,還是天風縣的城牆工程,以現在的進度,得拖到明年去。

十二月份,行政署下設的考功司即將啟動年度考核,考核結果將直接影響到官員的升遷調用,實在是政務系統一等一的大事。

因為事關重大,行政署長范仲淹將親自主持考核。

隨著泉州最大的商會——和泉記商會,正式在山海縣設立分會,由媽祖信仰引發的浪潮逐漸趨於穩定,落下帷幕。

任務自觸發以來,還沒有任何動靜,估計還在醞釀當中,山海縣尚沒有看到一位諸子百家的人物到訪。

同樣,各王城辦事處尋找歷史人物的工作,進展的也極不順利,十天過去,一位歷史人物的影子也沒看到,更不用說邀請其到山海縣出仕。

************

蓋亞元年十二月一日,山海縣第二師團率先組建完成,正式成軍。

第二師團可謂將星雲集,除了師團長羅士信,五位旅帥林逸、孫騰蛟、紹布、黑騎以及孫傳林,無一不是山海縣軍中的佼佼者。

諸將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年輕,清一色的青年武將。

組成第二師團的五個騎兵旅,除了新組建的一個重裝騎兵旅是由城防部隊騎兵營整編而來,剩下的無一不是百戰老兵,實在是山海縣軍中的精華。

因此,第二師團剛一成軍,就具備超強的戰鬥力,排在三大師團之首。

次日,歐陽朔便安排第二師團參加軍團試煉。軍團試煉只能由師團將士參加,歐陽朔這位領主和上將軍白起都無法親自參加。

城北大營,校常

第二師團13500名將士集合完畢,歐陽朔在領地操作面板,開啟軍團試煉,頓時,耳邊傳來系統提示音。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豈曰無衣開啟軍團試煉,軍團試煉劃分為師團試煉和軍團試煉兩檔,請選擇試煉種類1

「選擇師團試煉1

「系統提示:選擇完畢,自動扣除試煉費用5000金幣,是否立即開啟?」

「開啟1

頓時,一座臨時傳送門出現在校場,散發著神秘的光芒。

試煉空間,相當於一個情景任務空間,時間設定跟戰役空間一樣。試煉過程中,陣亡的士卒可以免費復活,復活后的士卒,階位降至一階普通兵卒。

理論上軍團試煉沒有次數限制,只有你有錢,隨時都能開啟。

師團長羅士信帶著五位旅帥,走到歐陽朔跟前辭行:「君侯1

「去吧1歐陽朔沒有說什麼煽情的話,他相信這些將士。

「諾1羅士信躬身行禮,瀟洒地轉身走進傳送門。

緊隨羅士信之後,第二師團各部在長官的帶領下,依次走進傳送門。

************

羅士信穿過傳送門,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茫茫草原。

放眼望去,除了草,還是草,其他什麼都沒有,不免讓他疑惑。

即便如此,羅士信也沒有放鬆警惕,命令傳送過來的士卒在傳送門附近列陣,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

果然,等到最後一名士卒邁出傳送門,傳送門立即消失無蹤。於此同時,天空傳來耳語:「軍團試煉正式開始,堅持到最後,既為通過1

說話間,剛才還空無一物的草原,突然竄出無數的野狼,密密麻麻,難以計數,粗略估計,不下十萬頭餓狼。

羅士信不禁頭皮發麻,何曾見過如此眾多的餓狼,莫不是草原所有的狼群,都趕了過來,要給他們這些外來者好看?!

來不及細想,狼群成四面包圍之勢,朝大軍撲來。

「出擊1羅士信是猛將,膽氣十足,他下令除弓弩騎兵旅之外的四個騎兵旅,分成四個方向出擊。至於孫傳林率領的弓弩騎兵旅,則在親衛營的護衛下,坐鎮中央,依靠弓弩射殺狼群。

「殺1林逸率先出擊,率領第一旅朝北面攻去。

孫騰蛟不甘落後,率領第二旅朝東面攻去。黑騎和紹布兩部,則分別攻向南面和西面。四支鐵騎,猶如四股颶風,在狼群中掀起滔天殺戮。

剛一接觸,諸將就意識到狼群的不凡。這些惡狼,不僅悍不畏死,而且還進退有據,隱約間竟有戰法的影子,如何不讓人心驚。

兇狠的狼群,極其狡猾,專門挑戰馬下手,對馬上的騎士視而不見。如果不是第二師團騎乘的都是靈性十足的青蚨馬,估計立即就要損失慘重。

面對十倍於我的惡狼,第二師團的兒郎們,被徹底激起血性,他們如何能夠容忍這樣一群畜生,騎在自己頭上拉屎。

第一旅和第二旅,屬於重裝騎兵旅,機動性要差一些,相應的因為戰馬披掛護具,惡狼對戰馬的騷亂也要小一些。

重裝騎士的主戰兵器是馬槊,可惜這玩意兒實在太沉,不適合跟靈巧的狼群作戰。將士們乾脆將馬槊放入具囊,拔出腰間唐刀。

刀光閃過,便是狼頭落地。

林逸和孫騰蛟兩員小將,不約而同地放棄重裝騎兵的慣用戰法,不再是整體衝鋒,而是以中隊為單位,互相結陣,化整為零,在狼群中肆意殺戮。

相反,第三旅和第四旅屬於輕騎兵,主戰兵器就是唐刀,戰陣靈活多變,可以隨意在戰場騰挪,肆意穿插。

因此,黑騎和紹布採取的戰術,便是集體衝鋒,反覆來回穿插,光是死在戰馬腳下的惡狼,就不計其數。

第五旅則是居中策應,實施遠程打擊和火力掩護。

羅士信帶領親衛營,坐鎮戰場中央,並沒有選擇出戰。親衛營,就是他手中的預備部隊,非最後關頭,不會輕易動用。

親衛營五百士卒,是羅士信從他原先率領的第一師團第四旅中挑選出來的精英,互相之間知根知底,配合默契。

作為師團長,羅士信深知,他最重要的職責,不是率部廝殺,而是密切觀察戰場情勢,審時度勢,調配大軍。

眼前的形勢,讓羅士信皺起眉頭,戰場形勢並不樂觀。

狼群雖然死傷慘重,卻是殺不勝殺,殺了一批,又衝上來一批,好似無窮無盡一般。如此一來,騎兵反倒是陷入苦戰當中,銳氣漸失。

再加上四旅之間,各自為戰,甚至還有暗暗較勁的意思,互相缺乏默契和配合意識,形勢更是大大的不妙。

羅士信清楚,第二師團的五位旅帥,出身各不相同,又都年輕氣盛,互相不服氣,實在是在所難免。

五人當中,林逸出身最為正統,資歷也最老,歷來被君侯看重,從一名火長,一路提拔為旅帥,長期擔任城北大營主將。期間更是屢立戰功,誅殺匪首,獻計草原,隨君侯征戰四方。

羅士信此次調任城北大營,擠掉林逸的位置,也不知道林逸心中到底是何想法。他雖然自信,自己無論是武藝還是帶兵打仗之能,都遠高於對方,但是誰也阻止不了對方心中有其他的想法,這也是人之常情。

畢竟,自追隨君侯以來,他羅士信還沒顯露過什麼過人的本領。

孫騰蛟出身難民營,隨著難民營的兼并而加入山海縣,跟軍務署長葛洪亮以及商業司長徐真常,組成一個鐵三角,背景深厚。

打一開始,孫騰蛟便在跟林逸暗中較勁,可惜一直屈居林逸之下。此次獨掌一旅,終於跟林逸平起平坐,如何不想著較量一番。

黑騎是流寇降將,通過考察后,終於得到重用,自是迫切地想在同僚面前,證明一番。畢竟,投降之前,黑騎手下的騎兵,就不下千人。

紹布則是游牧部落降將,草原人本就喜歡爭強好勝,也沒什麼可說的。即使紹布屬於比較沉穩的一位,在諸位優秀同僚面前,也難免激起好勝之心。

最沉穩的,當屬孫傳林。這位在大濫武將,不願屈就權貴,在崔氏商會的穿針引線下,毅然離開大理,加入山海縣,從而得到君侯的重用。

苦難的經歷,使得孫傳林越發穩重低調,不與人爭長短,唯有征戰沙場,以報效君侯的知遇之恩。

想到這些,羅士信不禁腦袋發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