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二百九十五章 有朋自遠方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 有朋自遠方來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十萬大山北面,嶺南與廣西兩省交界處,有一地,名曰梧州。

半年前,原本荒蕪的梧州,突然出現一個神秘的部落。在部落首領的帶領下,他們披荊斬棘,掃蕩流寇他們建城築寨,種田植桑。

城寨首領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在山蠻中享有崇高的威望,隨著城寨建立,附近的山蠻聞風而動,紛紛趕來城寨朝見這位神秘的首領。

世代居住在十萬大山數以百計的山蠻部落,自此有了新的歸宿,陸陸續續,各部開始舉族遷徙至梧州城寨,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隨著時間的推移,北部片區五十五個山蠻部落,竟是全部遷徙至梧州,就連其中最大的萬人部落,都不例外。

上個月,遷徙浪潮開始蔓延至南部區域。

隨著山蠻的大量湧入,城寨一再擴建,最終發展成一座巨城,定鼎梧州。城頭上,黑色的不死鳥旗幟,迎風招展,展翅飛翔。

眼看就要入冬,野草枯黃,飛鳥絕跡,荒野呈現一片肅殺的景象。

地處廣西南部海灣的廉州盆地,具有明顯的海洋性季風氣候特點,卻是與寒冬無緣。進入十二月,氣溫依然維持在二十餘攝氏度。

廉州盆地看似一片平靜,實則暗流涌動。

據軍情司反饋,草原各部已經停止內戰,暗中還有聯合的跡象。

第二師團在白起的示意下,以拉練的名義,頻頻在草原出沒,以震懾諸部落,試圖對各部落進行離間拉攏。

天訖部落的鎮西部已經重建,再加上鎮東部和可汗親衛軍,總兵力達到一萬兩千人,跟第二師團旗鼓相當。

七個中型部落,每部兵力都不會低於三千,加在一起,就是兩萬餘人。

臨戰之時,草原各部還能發出臨時召集令,以游牧部落全民皆兵的傳統,將軍隊規模增加一倍,不是什麼難事。

如果真讓草原各部形成合力,僅憑第二師團可鎮不祝

東面的斷刃縣,同樣不讓人省心。

限於霸刀的爵位,斷刃縣無法晉陞為三級縣城。山海領的強大,讓霸刀寢食難安為了保住領地,他只能鋌而走險,甚至是急功近利。

霸刀一邊串聯炎黃盟,一邊瘋狂地建設附屬領地。除了三座一級附屬領地,就連九座二級附屬領地,都已經全部建成,穩步向一級縣城邁進。

最直接的好處,就是領地總人口與日俱增,為擴軍創造條件。再加上來自山蠻部落的兵員以及金礦提供的資金,斷刃縣的軍事實力日益壯大,軍隊規模已經達到一個師團,跟此前的山海縣有得一拼。

如果說霸刀是在踩鋼絲,那麼歐陽朔就是在玩火。

斷刃縣發展到現在的局面,跟歐陽朔的有意放縱不無關係。在拿下天風縣后,歐陽朔不是沒有機會拿下斷刃縣,只是他不願讓自己的「養蠱」戰略胎死腹中,方才作罷,讓斷刃縣延續下去。

如果再不加以約束,就有可能養虎為患。

最讓歐陽朔擔心的,還是發生在十萬大山深處的異變。

大量的山蠻部落,向大山深處遷徙。軍情司負責東部情報的軍情一組組長冷謙,已經親自帶隊,進入大山深處偵查,至今還沒有迴音。

歐陽朔有一種預感,大山深處,一位宿敵正盯著他。

正值廉州盆地風起雲湧之際,一位老者,悄悄來到山海城。

老者五十有餘,闊額圓臉,眉毛上演,長著一對八字鬍穿著極為樸素,粗布麻衣,帶著一個青色頭巾,儒雅中透著一股凜然的威嚴。

進城之後,老者饒有興緻地在城內四處遊覽,見識到商業街繁華景象,百姓安居樂業,井然有序,不禁暗自點頭。

隨後,老者走進西南大學堂,遇到迎面走來一位的士子,兩手環拱,道:「敢問足下,老夫聽聞貴地有一座藏書樓,不知在何處?」

年輕士子是西南大學堂經學院的學生,見對面老丈行的是古禮,不敢怠慢,連忙回禮,道:「藏書樓就建在望月湖畔,我帶您去吧1

歐陽朔早有言在先,藏書樓絕不敝帚自珍,對天下人開放。因此,像老者這般問路之人,在西南大學堂並不少見。

「多謝1

年輕士子將老者帶到藏書樓,便轉身離去。

老者走進藏書樓,神情有些激動,又有些忐忑。

他不是別人,正是「兵聖」孫武,後人尊稱其為孫子,與孔子和老子兩位聖賢,並稱為春秋末期思想界上空三顆最明亮的星體。

孫武跟藏書樓主姜尚,有著莫大的淵源。

其一,姜尚被尊為兵家始祖,而孫武正是兵家的代表人物。

其二,姜尚是齊國的締造者,而孫武正是齊國樂安人。

追根溯源,兩人實在是關係匪淺。因此,在得知姜尚出任藏書樓主后,孫武便第一時間藉助系統神秘的驛站,不遠千里,來到山海城,拜見姜尚。

嚴格來講,兵聖孫武算得上半個隱士。

三十歲前,孫武不聞於世,隱居期間,寫成孫子兵法。此後,他在吳國為將,二十餘年,戰功卓著,繼而急流勇退,再次隱居,修訂兵法著作。

終其一生,極富傳奇色彩。

百家宗師姜尚和兵聖孫武,兩位聖賢,跨越時空,於藏書樓相遇。

「學生長卿,拜見太公1孫武執弟子禮。

姜尚側半身受過,借用論語中的一句名言,巧妙地重新定義兩人之間的關係:「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1

兩位兵家巨匠相遇,不自覺地就聊起兵法,越聊越是投機,相見恨晚。

不知不覺,已是日暮西山。

姜尚轉頭望向樓外,怔怔出神。夕陽在湖光的映襯下,紅透了半邊天,雖已遲暮,卻也紅光萬丈,感慨地說道:「人生得遇一知己,足矣。」

「幸甚至哉1孫武也是滿足,神情愉悅。

「怎麼樣,長卿可願隨老夫到島上一敘?」

「固所願也,不敢請耳。」

兩人哈哈一笑,便如故友重逢,一切盡在不言中。

隨姜尚登上墜星島,孫武欣賞著秀美的湖光山色,讚歎地說道:「如此田園風情,正是絕妙的隱居之地,太公有福。」

姜尚搖搖頭,神情有些惆悵,道:「都是廉州侯有心。」

「哦?」孫武露出一副興趣盎然的神情,道:「山海領在圈中可是聲名遠播,方才進城,我隨意遊覽一番,確實名不虛傳,頗有章法。太公隱居於此,對這位廉州侯,是個什麼看法?」

「怎麼,你想在此出仕?」

「不。」孫武搖搖頭,說道:「我早已無意軍旅生涯,願學太公,做一隱士。太公若不嫌棄,我願搬到島上居住,在此著書立說,修訂兵書。聽聞藏書樓藏書破萬卷,正想一覽後人兵法,以啟發靈感,取長補短。」

「此等大才,隱居小島,豈不浪費?」

「太公不也如此?」

「老夫與你不同,我與廉州侯有心結未解,故而不願出仕。即便如此,也是接下藏書樓主一職,盛情難卻啊1姜尚坦然地說道。

孫武默然,沉吟許久,方才堅定地說道:「我還是願意遵從本心,馳騁疆場,揮斥方遒,早已不再是我的追求將兵法發揚光大,才是我畢生夙願。」

姜尚點點頭,道:「自然隨你,此事本就勉強不得。我估計,明天廉州侯就會來拜訪你,邀請你出仕為將。」

「無妨,我心中自有計較。」

「此人胸中頗有丘壑,倒不算是一俗人,你也不要一口拒絕。」

孫武眼神一凝,他不曾想,姜尚對這位廉州侯,竟有如此高的評價,笑著說道:「聽太公一言,我倒是想見識一番。」

「不會讓你失望的,而且白起已就任侯府上將軍,山海城軍中,還有一套有趣的訓練體系,想必你會感興趣的。」

不愧為姜太公,不出門,竟已知天下事。

聊著聊著,兩人又聊到兵法上,夜間乾脆促膝長談。

次日,歐陽朔便接到墜星島僕役呈上來的密報,說昨日島上來了一位客人,年近五旬,布衣長衫,與太公徹夜長談。

歐陽朔看完密報,暗自激動不已。如果他所料不錯的話,諸子百家總算是正式啟動,能夠跟姜尚徹夜長談之人,豈是尋常之輩。

「來人1

「嗨1

「去將白起將軍請來1

「諾1

歐陽朔準備帶著白起,一起去拜訪這位神秘人士,也是希望以白起這個現成的榜樣,證明在山海領出仕大有可為,增加說服力。

「君侯1白起匆匆趕來。

「隨我去一趟藏書樓。」

「哦?可是來了什麼人物?」白起思維何等敏銳,一下就猜到緣由。

白起也算是兵家代表人物之一,姜尚出任藏書樓主時,他還特意抽時間去拜訪過一次,兩人有過一次兵法上的交流,聊得很是投機。

「不錯。」

「那末將倒是要去見識一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