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上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上一下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

議事前,歐陽朔將杜如晦介紹給在座的諸位。

聽聞杜如晦曾經擔任兵部尚書一職,白起眼中閃過一絲光芒,葛洪亮則是心中一沉,他的預感即將成真。

至於其他人,尚沒有發表意見的資格。

議事正式開始,歐陽朔直接宣布軍務署機構調整方案。

「戰備司升格為戰備署,下瞎戰備司、甲坊司、弓弩司以及岩洞軍工廠。除了糧草和裝備,戰備署還將負責領地預備役的徵招和日常訓練。軍務署長葛洪亮,轉任戰備署署長,三司主官維持不變。」

歐陽朔話音剛落,在座諸位的神情可就耐人尋味。

表面上看,葛洪亮職級不變,屬於平級調動;實際上,在職權上,他可就成為名副其實的後勤部長,權力大幅度縮水。

葛洪亮神情不變,出列之後,躬身行禮:「諾1

回到座位,葛洪亮心中一松,就像一塊大石終於落地。外界的壓力,已經讓他不堪重負,君侯如此調整,反倒是讓他感到一陣解脫。

歐陽朔點點頭,見葛洪亮有如此定力,心中感到滿意。

撤銷物資儲備署之後,戰備署的地位,實際上非常重要,關切到軍隊的生存命脈。如果葛洪亮不知輕重,歐陽朔是不會讓他久居此位的。

宋三等三位司長見葛洪亮神情平靜,心中也是五味雜陳。

不能說葛洪亮不努力,只是無奈領地軍中大將太多,競爭壓力太大,即便葛洪亮再怎麼努力,也只能黯然退位讓賢。

由此也可以一窺君侯的選賢任能之道:能者上,庸者下。

這麼一想,宋三等人不禁心中一緊。既然連署長都能被撤換,那麼他們這些司長,一旦不稱職,自然也有被撤換的一天。

沒有誰是不能被替代的,身居高位,並不代表就可以一直高枕無憂。

宋三更是一陣心慌,隨著領地面積的不斷擴大,領地外部環境越發複雜,軍情司的地位也就越發重要。

軍情司越是重要,宋三才越是如芒在背,戰戰兢兢,保不準君侯哪一天就要撤掉他這位司長。

歐陽朔環視一圈,繼續說道:「戰備署隸屬於軍務署,同時軍務署再增設作戰司和軍法司。作戰司負責作戰籌劃和作戰指揮保障,軍法司負責執行軍中法紀。杜如晦任軍務署長兼作戰司長,軍法司長暫時空缺。」

軍法司長,也稱總軍法官,需要找一位不畏強權,鐵面無私之人來擔任,山海城暫時還找不到一位合適的人才。

至此,軍務署總覽軍情、軍法、作戰以及戰備四項核心職責。以杜如晦的能力,應該可以在短時間內,重新樹立起軍務署的權威。

上將軍白起和軍務署長杜如晦,兩人各管一攤。白起主要負責戰時的作戰指揮和軍隊訓練,杜如晦則主要負責軍隊的日常建設和戰時保障。

塵埃落定,宋三他們倒是高興,只是不敢表露出來。

軍務署積弱已久,他們這些司長說起話來也不硬氣。如今換上一位鐵腕署長,資格老、能力強,又深受君侯的信任,對他們這些作下屬的而言,自然是大大的利好,以後有人替他們撐腰,就再也不用受三大師團的鳥氣。

至於上司的秉性如何,就要在以後的工作中慢慢磨合。

隨著杜如晦的上任,廉州侯府四大署中,除了財政署長崔映柚,其他三位署長都是名震一時的歷史人物,陣容不可謂不強大。

次日,書記室就將杜如晦和葛洪亮的任命,通報軍中各部。

歐陽朔對杜如晦充分放權,作戰司和軍法司的組建,交由杜如晦全權負責。杜如晦有權在軍中或者正在組建的陸軍講武堂,抽調軍官,補充到軍務署。

杜如晦也是雷厲風行之人,當天下午在葛洪亮的陪同下,視察完預備役以及四大軍工作坊之後,第二天就在白起的陪同下,前往三大師團的駐地視察。

**********

蓋亞二年一月四日,團長黑曼巴蛇應邀造訪山海城。

黑曼巴蛇此番是秘密前來,沒有帶一名下屬。這位前特戰隊員,在現實中也是響噹噹的一個人物,進了遊戲,卻是異常低調。

星際移民以及《地球》,實際上給了所有人一次重頭再來的機會。所有的個人檔案和人際關係,都要經歷一次格式化的過程。

黑曼巴蛇正是領悟到這一點,才想著在遊戲中,帶領手下一群兄弟,藉助《地球》這個平台,完成一次華麗的轉型和蛻變。

轉型,重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黑曼巴蛇雖然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但是還是缺少一個契機,或者說是一個槓桿。

歐陽朔主動伸出的橄欖枝,正是黑曼巴蛇苦苦尋求的契機。

兩人是一拍即合。

隨著山海城和合作的不斷深入,歐陽朔跟黑曼巴蛇的私人交情,也是越發深厚,兩人早已不再局限於合作夥伴關係。

歐陽朔此前承諾的五百架強弩,已經全部提前交割給,讓實力大增,他們最近很是做了幾票大買賣,收穫頗豐。

對歐陽朔的示好,黑曼巴蛇是記在心中。

黑曼巴蛇的性格,跟攻城獅有些類似,粗獷中透著一股細膩。

不同的是,攻城獅這傢伙已經有點中二的傾向,在作死的道路上是越走越遠,真是難為沮授,要不停地替自家主公擦屁股。

黑曼巴蛇不同,豪放與細膩,冷血與溫情,四種截然不同的性格,完美地在他身上融合。對兄弟,他能兩肋插刀;,他又冷血無情。

會面的地點,安排在歐陽朔的書房。

閑聊中,兩人也顯得隨意。

「聽說這次拍賣會,老弟你又獨佔鰲頭啊1黑曼巴蛇調侃道。

歐陽朔嘿然一笑:「嘿,差點被人干翻,京都可不太平啊1

黑曼巴蛇眼神一凝:「老弟指的是刺殺一事?!老哥哥我也有所耳聞,只是外面傳的亂七八糟,說什麼的都有,能不能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乾的。」

「?」黑曼巴蛇眉頭一皺,他完全沒有印象。

「不說你,我也是無意中才得知他們的存在。」歐陽朔扯了一個謊,接著說道:「說起來,他們跟老黑你,還算是半個同行。」

「怎麼說?」黑曼巴蛇不自覺地坐直身子。

正所謂,同行是冤家,由不得黑曼巴蛇不重視。

「你可聽過?」歐陽朔打了一個啞謎。

「?現實中最神秘的殺手組織?難道他們就是?」黑曼巴蛇顯得有些激動,說話的語氣不自覺地都快了不少,問題一個接著一個。

「不錯,就是他們1

「難怪1黑曼巴蛇一聲長嘆:「如果是他們,那就一點都不奇怪,兩者的行事風格確實是一模一樣。」

說到這裡,黑曼巴蛇神情複雜地看了歐陽朔一眼,讚歎地說道:「老弟的身份,還真是讓我好奇埃不管是我們,還是,都逃不過你的法眼。」實際上,黑曼巴蛇的內心,遠不止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平靜。

歐陽朔笑了笑,沒有言語。

他哪裡有什麼神秘的出身,不過是仗著重生者的優勢罷了,這一點他是不會跟黑曼巴蛇解釋的,即便兩人已是朋友。

很多時候,保持一點神秘感,本身就是一張不錯的底牌。

這張底牌打得好,會讓你的敵人忌憚你,在對付你的時候束手束腳;同時也會讓你的朋友更加的敬畏你,在他想背叛你的時候,多了一層顧慮。

既如此,歐陽朔又怎麼會去輕易地揭開這張底牌。前世遭遇的背叛,早已讓他變得鐵石心腸,不會再完全地去信任一個人。

歐陽朔記得,有人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要想不被身邊人背叛,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你身邊的人找不到背叛的機會和理由。

歐陽朔深以為然。

「如果就是,那確實有些難辦。」黑曼巴蛇輕輕揭過,不再提方才的話題。他這種人物當然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要想保持雙方長久的友誼,就不要輕易地去觸碰對方的秘密。

「現實中,你們可有打過交道?」歐陽朔問道。

「還真有。」黑曼巴蛇苦笑著說道:「那次我們在執行一次護送任務,結果護送的目標,就是刺殺的對象。」

「你們交手了?」

「那還能怎麼著。」黑曼巴蛇攤了攤手,笑得有些苦澀,想起那次慘烈的交鋒,他至今還心有餘悸,「那一次,我們足足犧牲了三十多個兄弟,最終還是沒能保住目標。」那也是響尾蛇,為數不多的失敗經歷之一。

歐陽朔點點頭,他對只是知道一個名字,具體的印象完全沒有。聽黑曼巴蛇這麼一說,心情不免有些沉重。

就連響噹噹的響尾蛇,都栽在手中,對方確實非同凡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