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一十九章 崖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 崖州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遊戲中的瓊州島,是個化外之地,也是歐陽朔規劃中的又一個戰略要地。

遊戲地圖擴大十倍之後,秦面積達到35萬平方公里,比廉州盆地還要大。北以瓊州海峽與嶺南劃界,西鄰北部灣與廣西和越南相對,東瀕南海與夷洲島對望,東南和南邊在南海中與菲律賓、汶萊和馬來西亞為鄰。

明朝時期,朝廷在瓊州島設瓊州府,下設儋州、萬州和崖州三州十縣。

三州當中,儋州位於悄西面,在地理位置上,剛好與廉州盆地相對。按理來說,儋州是一個不錯的登陸地點。

歐陽朔卻將目光,瞄準瓊州島最南端的崖州。不為別的,只因相比儋州,崖州更加適合建設軍用港口。

崖州,必將成為歐陽朔進擊大海的最佳前沿基地。

選擇崖州,對歐陽朔而言,需要冒很大的風險。

因為瓊州島世代居住著黎族、苗族以及回族等各族原住民,其中又以黎族居住歷史最為悠久。而這些原住民,大多數都聚居在悄中部以及南部。位於島嶼最南端的崖州,自然就是這些部族的主要聚集地之一。

選擇崖州,就必須直面島上土著的威脅。

前世,據歐陽朔從論壇上獲知的信息,瓊州島少量倖存的玩家領地,基本上都建在北面和東北面沿海地區,那裡才是漢族的主要聚居地。

蓋亞二年一月十六日,廉州侯府。

歐陽朔召集四位署長以及上將軍白起,共同議事。

「兩天之後,本侯將率領禁衛旅和北海艦隊,出海遠行,預計要到除夕前才能返回侯府。領地一應軍政事物,就由在座的諸位,共同裁決。」

歐陽朔話音剛落,舉座皆驚。

剛上任不久的軍務署長杜如晦更是滿頭黑線,眼看草原局勢越發緊張,大戰一觸即發。在這個節骨眼上,君侯卻要離開領地,如何不讓他抓狂。

白起倒是老神在在,他在秦國時,總覽一**務,早就習慣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君侯只要對他充分授權,在與不在,都不會影響他的作戰指揮。

至於范仲淹和田文鏡二人,執掌一郡政務,對他們而言,還算不上多大的考驗。他們所擔心的,是君侯不在領地,對軍心民心的影響。

五位巨頭中,映柚資歷最淺,只要不是涉及到財政事物,她基本不發言,做一個安靜的傾聽者。最近領地颳起一陣邪風,矛頭直指她這位財政署長。

坊間有傳言,說她不過是仗著君侯的寵信,依仗君侯義妹身份,才身居高位。能力上,相比其他三位署長,實在相去甚遠,不配擔當大任。

流言蜚語,讓映柚感到一陣陣巨大的壓力,經常徹夜難眠。她雖然問心無愧,但是也抵不住眾口鑠金。夜深人靜之時,映柚有時候也會懷疑自己。

這段時間,映柚是如履薄冰,她無法去反擊這些流言,逞口舌之利她只能努力作出成績,用實實在在的政績,去反擊那些惡意中傷她的人。

歐陽朔得到消息,卻是極為震怒,要求提刑司徹查此事,有膽敢造謠者,一律打入大牢,依律定罪。

映柚的聰慧和努力,歐陽朔是看在眼裡的,哪裡有什麼私情?

歐陽朔震怒,除了心疼映柚,也是對領地內的這股歪風邪氣極為警惕。隨著領地不斷晉級,人口急劇膨脹,各色人物粉墨登場,魚龍混雜。

各種利益互相交織,錯綜複雜。

剛建村時的那股淳樸民風,早已蕩然無存。

這是歐陽朔不想看到,卻又偏偏發生在眼前,諷刺的是,他還無力阻止。廉州侯府彰顯了他的地位,也將他跟普通百姓,隔離開來。

箇中滋味,唯有自知。

「君侯此去,目的何在?」范仲淹問道。

「此行的目的地,乃海外島嶼瓊州島。本侯將在那裡,建設另一塊領地,以拓寬領地的戰略縱深。」歐陽朔略微解釋了一下。

打冰兒進入遊戲開始,歐陽朔將她的遊戲模式選擇為領地建設類,就已經在打悄主意。

計劃一直沒有實施,原因主要有三。

一則領地根基不穩,不太適合急急忙忙開闢另外一塊領地二則艨艟鬥艦尚不具備遠距離航行的條件,貿然出海,有一定的風險三則找不到一塊合適的建村令牌,白銀級以下的建村令牌,實在入不了歐陽朔的法眼。

第二次系統拍賣會,一次性將歐陽朔的問題給解決了。

因此,在「龍首號」順利下水之後,歐陽朔就迫不及待地準備遠行。

歐陽朔此去,不僅帶著大部隊,而且還要帶上一大批基層政務人員、各類工匠、各類技能人才以及各類物資,確保一到崖州,就能站穩腳跟。

除此之外,他還計劃從北暮鹽場抽調一批鹽工,準備在崖州開墾鹽田。

聽完歐陽朔的計劃,四位署長默然,君侯要開疆拓土,他們實在沒有反對的理由。至於歐陽朔的個人安全,有禁衛旅護衛,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問題。

歐陽朔授權白起,在他不在領地期間,白起有權調動指揮領地全部大軍,酌情應對戰事,或戰或停,均可一人決斷。

授權范仲淹,作為文官之首,統領侯府百官,酌情處理一應政務。

定下軍政兩位負責人,歐陽朔當即宣布散會。具體的安排,歐陽朔自會單獨找他們一一交待妥當,不必在會上一起商議。

會後,歐陽朔讓人去東籬劍派通知宋佳,讓她跟自己一起同行。

崖州地界,大致位於現實中的三亞,元旦期間,正是休閑度假的好時光。歐陽朔也想趁著這個機會,帶著宋佳和冰兒,到海邊好好遊玩一番。

此前,歐陽朔曾經囑咐顧修文,讓顧修文在北海城外的海灘邊,建了一座別院,以供他帶著冰兒到沙灘玩耍。

可惜,因為事物繁忙,一直未能成行。

別院建好之後,就一直空著。歐陽朔聽聞顧修文還專門安排人,一直在看守打理別院,倒是沒有荒廢。

元旦過後,以廉州盆地的氣候,已是不太合適在海邊遊玩。

如今有更好的去處,歐陽朔自然要彌補遺憾。

一張一弛,方為正道。歐陽朔雖然是領主,也不想一心撲在政務上,適當的休假,還是非常有必要的。

再者說,經營領地是重要,但也不能忽略親人。

舍本求末,君子不為。

歐陽朔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有陪著冰兒一起玩耍。陪冰兒的時間,還比不上現實中的陪伴。想起當初的誓言,歐陽朔都有些羞愧。

有句話怎麼說來者:陪伴,才是最真情的告白。

下午,孫老突然造訪。

「歐陽,聽說你要帶妹妹去崖州度假?」孫老也不繞彎子,直接問道。

歐陽朔點點頭,笑著說道:「怎麼?您老也想去見識見識崖州風光?」

「我這一把老骨頭,還去什麼崖州,再說現在正是造船廠最忙的時候,我就是想走也脫不開身。」孫老搖頭。

「那您老的意思是?」歐陽朔不解。

孫老看著歐陽朔無辜的表情,就氣不打一處來。作為孫小月的爺爺,他太了解自己的那位寶貝孫女。這丫頭跟歐陽小子「同居」了大半年,已是日久生情,再加上歐陽小子在遊戲中散發出的無限魅力,讓這丫頭是情根深種。

可惜,妾有意,郎無情。

歐陽這小子也不知道怎麼搞得,鬼使神差地突然就迷上宋佳,還擺出一副非宋佳不娶的架勢,讓人是又愛又恨。

眼見孫女日漸消沉,相思成疾,孫老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孫老有時候也恨自家孫女太老實,不爭氣,都不知道去主動爭齲再怎麼說,她也是先認識歐陽朔的,在宋佳還沒正式定下名分之前,還有機會。

孫女不爭氣,他這個做爺爺的,自然要搭把手,為孫女創造機會。這不,聽聞歐陽朔要攜宋佳和妹妹去崖州度假,老爺子便拼著老臉趕了過來。

「是這樣,小月最近忙著幫山海城做城市規劃,整個人都快忙壞了。我想啊,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讓她跟你一起去崖州散散心。跟你說,我可就這麼一個寶貝孫女,可不能讓她為了領地的事情,累壞了身子。」孫老半真半假地說道。

老爺子這是話中有話埃

歐陽朔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強笑著說道:「行啊,只要小月喜歡,我這邊當然是沒問題的。」他再木訥,也領會出孫老言語中的深意。

孫老點點頭,該說的他已經說了,歐陽小子也不是笨蛋,想來是已經領會了他的用意,心中一嘆:寶貝孫女啊,爺爺只能幫你到這嘍!

「行了,就這事,我走了1孫老起身告辭。

「您老慢走1歐陽朔連忙起身相送。

孫老擺了擺手:「不用送,明白我的意思就行。」

「哎1

歐陽朔心中一嘆,怔在原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