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三十三章 且戰且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且戰且退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 城衛師團騎兵旅,在師團長趙四虎的親自率領下,出城襲擊聯軍。

面對山海城如狼似虎的騎兵部隊,被箭雨折磨得快要崩潰的聯軍,根本毫無招架之力,騎兵一個衝鋒,就將東路軍沖得支離破碎。

接下來,就是一邊倒的屠殺。

西路軍正凝神戒備呢,見山海城大軍只襲擊東路軍,心中慶幸不已。

哈日查蓋覺得,自己是時來運轉了。

聯軍指揮部。

岱欽站在高台上,見山海城大軍主動出擊,嘴角一笑。

他既然敢放任先鋒部隊出擊,又豈會沒有準備。一支萬人騎兵隊,早就蓄勢待,就是為了應對突狀況。

岱欽就怕對方當縮頭烏龜,敵人竟然敢出城,他自然樂見其成。按照他的胃口,出擊的騎兵部隊,不僅要救出天鼠部和天狗部,還要實施打擊。

唯一讓他感到意外的,是敵人選擇的時機非常巧妙,剛好抓了一個空檔。

岱欽沒有多想,令旗一揮,隱藏在軍營的騎兵部隊,猶如一支利箭,破空而出,直撲東面戰常

萬人隊,瞬息而至。

趙四虎何等機警,又有上將軍白起事先的授意,他率部在東路軍中衝殺一陣后,並不戀戰,立即收手,在草原援軍趕來之前,重新回到城內。

趕來增援的萬夫長,見敵人不戰而退,哈哈大笑,極盡嘲諷之能事。

上萬騎兵,在城樓下謾罵,場面極為壯觀。

城頭上,城衛師團的士卒臉色難看,個個義憤填膺。

趙四虎看著下面的場景,冷冷一笑。

如果不是要防備炎黃盟援軍,以山海城現有的三個師團,即便是在正面戰場,也足以擊潰眼前的草原聯軍,哪裡容得他們這樣囂張。

在萬人隊的護衛下,東路軍終於穩定下來。

至此,草原聯軍在付出慘重傷亡之後,終於拿下護城河。

見山海城撤兵,岱欽遺憾地搖搖頭,再次揮動令旗,率領大軍全線壓上。

既然護城河已經拿下,岱欽自然要將軍營前移,盯住護城河,防止山海城重新將護城河劃開,讓他們的努力付諸東流。

浩浩蕩蕩的大軍,當即拔營。

趙四虎站在城頭上,望著鋪天蓋地的大軍,沉默不語。他仔細觀察大軍,試圖看穿敵軍的秘密。

還別說,真有一個奇怪的地方。

聯軍大部隊最後面,竟然跟著數十輛大車。大車被麻布遮掩,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要說是糧草輜重,也未免太高了一些。

趙四虎不敢怠慢,通知親衛,將這個情報報送給統帥部。

等到聯軍重新在山海城北面紮營之後,已是日暮西斜。

護城河被聯軍拿下,孤零零的北城牆,就成為一座孤島。

當天夜裡,第一師團和城衛師團的弓弩手就悄悄撤離城牆。第一師團的弓弩手將在外城布置第二道防線,城衛師團則負責堅守友誼城區。

山海城大軍,徹底放棄北城牆。

第一天的戰事,就這樣結束。

山海城不費一兵一卒,幹掉草原聯軍八千餘人。

不管是岱欽,還是白起,心裡都非常清楚,這只是一道開胃菜。

真正的大戰,即將拉開序幕。

**********

夜色如墨,萬籟俱寂。

聯軍大營。

一位黑衣人出現在岱欽營帳。

「你們是不是該出手了?」岱欽對黑衣人好像很熟悉,語氣中有些不滿。

第一天的戰鬥,聯軍就損失慘重,岱欽自然不悅。

「放心,援軍不日將至1黑衣人面無表情。

「具體是什麼時候?」岱欽對黑衣人的回答非常不滿。

「最關鍵的時候1黑衣人若無其事,「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們要吸引山海城大軍的主力,肅清外圍障礙,為最後的決戰創造條件。」

「用不著你教我1岱欽神情陰冷。他們在正面戰場拚死搏殺,對方隱藏在幕後,卻還在這說風涼話,真是輕巧。

「預祝你們明日旗開得勝1

說完,黑衣人徑直離開營帳,消失在夜色中。

黑衣人走後,岱欽呸了一聲:「鼠輩1

**********

次日,太陽照常升起。

陽光揮灑在廉州盆地廣袤的土地上,卻無法給人帶來一絲的溫暖。

戰爭,總是這般無情。

因為戰爭,城外的農夫無法正常耕作,城內的作坊也沒有心思開業。老百姓提心弔膽,互相打聽消息,生怕一覺醒來,就成為階下囚。

「聽說了嗎,昨天敵人已經拿下護城河1

「草原蠻子真是兇殘啊1

茫茫人群中,原天豐部落的遺民,神情變幻,意味難測。

彼此間交換一個眼神,既興奮又緊張。

兩側的高樓上,兩名軍情司細作猶如冷靜的獵人,死死地盯著獵物。

平靜的山海城,實則波暗流涌動。

每逢戰爭,一些社會的陰暗面,就會暴露出來

**********

老百姓的議論,自然無法阻止戰爭的節奏。

上午十點,大戰開啟。

岱欽率領一萬兩千中軍,坐鎮北大營,監視友誼城區。

剩下的三萬大軍,兵分兩路,繞開北城牆,直撲山海城而來。

西路,由拉克申率領;東路,由席日勾力格率領。

東西兩路大軍,就像一把鉗子,深深地嵌入山海城中。

此時的山海城外城,除了建築,一應值錢的東西,早就被轉移到內城。

拉克申率部突入外城,眼前的情景,讓他目瞪口呆。

只見空曠的外城空地上,密密麻麻地布置了大量的拒馬和箭塔。尤其是在通往泅水城區和山海城區的跨河大橋兩側,更是箭塔林立。

除此之外,地面上還撒了大量的鐵蒺藜,真是有夠陰損的。

無論是拒馬,還是鐵蒺藜,都是戰備署長期準備的戰爭物資,強大的軍工產業在戰爭中揮的作用,顯露無疑。

不僅如此,橋上還有重兵把守。通往泅水城區的大橋上,一支騎兵嚴陣以待,豎起的軍旗,正是第二師團的騎兵。

通往山海城區的大橋上,第一師團第一旅第一營的刀盾兵,嚴陣以待。

白起的策略很簡單,在敵人底牌未出之前,山海城大軍盡量避免死戰,憑藉地利,以消耗聯軍的有生力量為第一要務。

即便戰爭打得有些難看,只要有效果,白起就不在乎。

拉克申頭皮麻,竟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將軍,怎麼辦?」副官也是一臉的無奈。

拉克申臉色一黑,大聲吼道:「還能怎麼辦?涼拌1

不清除掉這些路障,騎兵就寸步難行。

無奈之下,聯軍只能派出敢死隊,清除拒馬和鐵蒺藜,為大軍掃清道路。

一路清掃下來,都是滿滿的血淚。

山海城弓弩手,站在箭塔上,居高臨下,對敢死隊起進攻,效果驚人。草原聯軍,也只能在戰馬上射兩箭,泄憋屈的情緒。

更可惡的是,敢死隊還沒清除到箭塔腳下,躲在箭塔上的弓箭手就提前撤離,逃之夭夭,讓他們無可奈何。

拉克申見了直跳腳,嘴裡罵罵咧咧,哪有這麼無賴的打法?!

坐鎮中軍的岱欽得到消息,也是滿臉黑線。他現在算是明白,昨天晚上黑衣人說的清除障礙是什麼意思了。

該死的鼠輩,早就得到情報,卻把他們當槍使。

岱欽心中抑鬱,臉色陰沉。

岱欽的反應傳到東西兩路大軍,拉克申和席日勾力格心中一顫,還以為是大帥對他們的推進度感到不滿呢。

無奈之下,兩人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派遣更多的敢死隊去清除障礙。

整整一上午,敢死隊是換了一波接一撥。

臨近中午前,才堪堪清除掉友誼河和泅水河北面的障礙。

僅僅一上午,聯軍又折損四千餘人。

趁著中午休息的空檔,拉克申請示岱欽,接下來是繼續清除河對岸的障礙,還是趁勢包圍友誼城區。

得到的消息,是務必拿下大橋。

岱欽也很無奈,他也想立馬圍攻友誼城區。

可是如果不拿下大橋,堵住三城之間的交通通道。等他們圍攻友誼城區的時候,隨時都可能被山海城大軍從後面偷襲。

下午兩點,激烈的大橋爭奪戰正式打響。

這是草原聯軍跟山海城大軍第一次正面對戰,剛一開始,就火藥味十足。

一座大橋,根本就無法容納太多的部隊。

在並不寬闊的大橋上,雙方的士卒你爭我奪,都是殺紅了眼。

不到半個小時,橋上已是堆滿屍體。鮮血順著石板之間的縫隙流淌,將大橋染成紅色,異常的妖艷。

戰到後面,為了騰出作戰空間,士卒們不得不將戰死士卒的屍體扔到橋下。屍體被拋到河中,密密麻麻浮了一大片,猶如煉獄。

除了大橋上的爭奪,雙方還隔著河岸,利用箭塔,隔空對射。

殺喊聲讓城內的百姓心驚膽戰。

一直到下午四點,在草原聯軍悍不畏死的不斷衝擊下,山海城大軍順勢撤離,兩座大橋先後失守,被聯軍徹底拿下。

戰爭,開始轉向對聯軍有利的方向展。

至於戰爭的真相?一切還是未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