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三十四章 圍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 圍城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 二月十一日,草原聯軍圍困友誼城區。

經過兩天廝殺,聯軍還剩三萬七千餘大軍,而堅守友誼城內城的只有城衛師團。在兵力對比上,聯軍並不佔據絕對的優勢。

除此之外,岱欽還在兩座大橋布置兩千大軍。

草原大軍雖然以騎兵為主,但不代表他們就不會攻城。

為了此次戰爭,聯軍可是做了很長時間的準備。

其中一項,就是準備攻城器械。除了最簡單的攻城梯,聯軍還準備了一種秘密武器,那便是跟在聯軍身後由數十輛大車拉的神秘物品——投石機。

投石車,是炎黃盟援助的。

歐陽朔能夠通過剿匪獲得《雲梯製造技術手冊》,炎黃盟自然也可以。

機會,都是均等的。

投石機早在半個月之前,就被偷偷運到天訖部落,一直被嚴格保密。

如今,終於揭開神秘面紗。

當三十餘輛投石機被架設在友誼城北面時,趙四虎臉色發苦。

他此前已經將情報報送給統帥部,統帥部這兩天也曾派遣細作,想要摸清被聯軍遮住的到底是何物。

可惜,聯軍防備太嚴密,任何試圖靠近大車的人,都會被無情格殺,軍情司的細作根本就無法靠近。

上午九時許,在投石機轟隆隆的炸響中,攻城戰開始了!

大量的石塊被投石機拋射到城內,毀壞一切可以毀壞的事物,無論是箭塔,還是民居,都躲不過投石機的打擊。

尤其是架設在北城牆的床子弩,更是投石機的重點打擊對象。

床子弩,根本就是騎兵的剋星,岱欽怎麼會放過。

然而,在三弓八牛床子弩面前,普通的投石機在射程上並不佔據優勢。

投石機的射程在四百米左右,而三弓八牛床子弩的射程卻是可以達到五百米。因此,投石機完全在床子弩的打擊範圍之內。

神機營立即還以顏色,漫天的弩箭,向投石機傾瀉而下。

無論是投石機,還是床子弩,都是比較精密的器械。但凡精密的器械,也就更為精貴,一旦遭受打擊,立即就會損壞,無法正常使用。

在這一場投石機和床子弩的較量中,神機營完勝。

三十餘輛投石機,不到一個小時,就被銷毀二十餘輛。

相應的,床子弩只毀壞不到十架。

神機營,再建奇功!

聯軍中軍高台,岱欽臉色發黑。他至今還記得,當初炎黃盟援助投石機時,可是信誓旦旦地保證,山海城絕對無法防禦投石機。

哪曾想,才一開始,他的投石機戰術就宣告失敗。

關鍵時刻,還得草原兒郎親自上陣埃岱欽對炎黃盟,是越發的看不上眼。令旗一揮,浩浩蕩蕩的大軍,扛著攻城梯,如潮水般朝友誼城衝去。

有神機營守護,任何大軍想要攻破友誼城,都是難上加難。

這樣的殺人利器,再配合城牆上的弓弩手,簡直就是活生生的人頭收割機,密密麻麻的草原大軍,還沒靠近城牆,就出現大量的傷亡。

防護薄弱的草原士兵,就像麥田裡的稻子一樣,被成排成排地收割。

好在草原聯軍實在兇悍,個個悍不畏死,冒著箭雨,堅定地朝城牆奔去。等到他們好不容易靠近城牆,架起攻城梯,迎接他們的卻是更大的災難。

無數的滾木和巨石,從城頭傾泄而下,帶走一撥接一撥的生命。

攻城戰,向來是最慘烈的。

血肉橫飛的戰場,心腸如果不夠冷酷,立馬就要崩潰。

強攻一直持續到中午,友誼城還是堅如磐石,聯軍甚至沒有一兵一卒,能夠順利地登上城頭,對城衛師團造成威脅。

說到底,沒有投石機的配合,草原聯軍到底還是英雄氣短。

馬上,他們是英雄;攻城,他們可就束手束腳。

趁著中場休息,城衛師團終於能夠喘上一口氣。僅憑一個師團,要守住偌大的城池,並沒有看起來那般容易。

神機營的床子弩手,這些大力士們,因為頻繁操縱床子弩,不僅一身氣力被消耗殆盡,一雙手臂更是腫脹起來,瑟瑟發抖。

不僅是大力士,負責拋滾木和石塊的士卒,同樣不輕鬆。敵人實在是兇悍,攻擊連綿不絕,他們也只能跟著不斷地搬起滾木,拋下滾木……

連番作戰,士卒們已是精疲力荊

好在這個時候,戰備署已經組織民婦,送來香噴噴的米飯。

聯軍大營,同樣在埋鍋造飯,氣氛卻有些沉悶。

神眷湖誓師時的高昂士氣,在連番受挫下,已經降到最低點。有些士卒甚至感到絕望,他們感覺,聯軍是無論如何都拿不下友誼城的。

軍營中瀰漫的悲觀情緒,讓岱欽眉頭緊鎖。

他能堅持到現在,完全是因為炎黃盟承諾的援軍。這群該死的鼠輩,都這個時候了,還沒有出現,到底在玩什麼花招。

聯軍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稍一遇挫,就有可能分崩離析。

岱欽能夠感受到,各族將領的眼神,已經有些遊離,這是萌生退意的前兆。說到底,跟山海城有切膚之恨的,唯有天訖部落。

如果不是山海城中,數之不盡的財富的誘惑,他們才不會眼巴巴地響應蒙克可汗所謂的大義的號召,率部遠征山海城。

三天過去,一根雞毛都沒有撈到,軍隊卻是折損過半。

擱誰,誰也不好受。

下午,在岱欽的彈壓下,聯軍再次對友誼城發起進攻。

此時的聯軍,士氣已是大降,攻勢再沒有一開始那麼猛烈。

城衛師團經過中午的調整,勉強恢復過來,在付出一些傷亡之後,總算是有驚無險地擋住聯軍的攻勢。

第三天,就這樣虎頭蛇尾地結束。

夜裡,聯軍營帳。

岱欽暴跳如雷,再沒有一開始的從容不迫。

剛剛結束的軍議,七位各族將領,除了哈日查蓋保持沉默之外,其餘六人竟然一致向他施壓,要求明日撤軍。否則的話,他們就獨自撤離。

這群鼠目寸光的混蛋!

以為撤軍就會無事嗎?露出的爪牙,想要收回去,可沒那麼容易。

經過這一場戰事,等到山海城緩過神來,還會放過他們嗎?

愚蠢之極!

對聯軍而言,早已沒有退路。

前進,是一路荊棘;後退,則是萬丈懸崖。

可惜,沒人信他的話,他們寧願當一隻鴕鳥,也不願拚死一戰。

混蛋!

岱欽憤怒不已,將營帳中的物件摔的亂七八糟。

拉克申安靜地站在一旁,神情莫名。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岱欽如此失態,原來,在無法貫徹自己意志的時候,他也會這麼失控么?

拉克申發現,自己竟然不再那麼畏懼岱欽了。

岱欽回頭,見到拉克申的神態,心中一緊,瞬間清醒過來。

浮躁,自己還是太浮躁了啊!

「你先回去吧1岱欽恢復平靜,淡淡地說道。

「是1拉克申默默地退出營帳。

岱欽看著拉克申的背影,神情莫名。

拉克申離開不久,黑衣人再次來到岱欽營帳。

岱欽見到黑衣人,積攢的怒氣,再也控制不住,他拔出腰間的彎刀,「蹭」的一下,直接架在黑衣人脖子上,寒聲說道:「說好的援軍呢?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否則的話,就把命留在這吧1

黑衣人面不改色:「將軍何須如此動怒?」

「混蛋!還不是因為你們。告訴你,那些將軍已經在逼宮了,你們再不出現,不用山海城出擊,他們就會自行撤離。我是逃不了,你們的願望,也要落空。」岱欽真要被黑衣人氣死,說話都咬牙切齒。

「援軍明日便至1黑衣人還是那般不緊不慢,對架在脖子上的彎刀視而不見,倒真有那麼一股子死士的氣勢。

岱欽眼神一凝,將彎刀回鞘,沉聲說道:「此話當真?」

「將軍明日一看便知,我何須說謊。」

「好,我就再信你們最後一次。」岱欽也很無奈,他現在是進退維谷,唯一的希望,就是炎黃盟援軍。

否則的話,這樣灰溜溜的回到草原,等待他的命運可想而知。

黑衣人心中冷冷一笑,他對人心的把握,已經登峰造極。炎黃盟出擊的時機,是經過軍方一眾高級參謀反覆推演過的,剛好卡在岱欽的臨界點上。

表面上,黑衣人依然是面無表情,淡淡地說道:「就此告辭,明天還要將軍你,配合我們演一出好戲。」

「哼1岱欽不願作答。

黑衣人也不在意,徑直離開營帳,再次消失在夜色當中。

**********

夜色中,一支兩萬人的大軍,悄然出現在廉州荒野。迤邐前行的大軍,猶如一個幽靈,默默地注視著屹立在荒野中的山海城。

默默前行的大軍當中,既有春申君和雄霸兩位炎黃盟巨頭,還有一位特殊的存在,他便是白起的老朋友——趙括。

趙括騎在戰馬上,望著隱隱出現的山海城,喃喃自語:「武安君,我們又要見面了!這一次,我不會再輸給你的。」

夜色如墨,一陣清風拂過,將趙括的聲音淹沒。

山海城,迎來真正的危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