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三十八章 釜底抽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 釜底抽薪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還是二月十三日,這一天發生的大事,足以讓人眼花繚亂。

下午一點,第二師團和第四師團啟程,前往「斬首」。

下午兩點,孛日帖赤那的頭顱被送到統帥部。

下午五點,帝塵和戰狼率領四萬餘大軍,抵達固山縣,完成包圍。

下午六點,春申君終於說服岱欽,同意明日聯合攻打山海城。

……

夜,山海城。

軍務署長杜如晦,帶著一名侍從,秘密前往草原聯軍營地。

岱欽在營帳中,單獨接見了杜如晦。

杜如晦掀開黑色斗篷,率先說話:「將軍別來無恙1

岱欽冷著臉,語氣生硬:「有事直說,不必假客套1

「將軍爽快1杜如晦毫不在意,微笑著說道:「還請將軍退兵1

「什麼?」岱欽就像聽到一個大笑話,沉聲說道:「你信不信,再敢妄言,本將立即讓你流血五步?1

「將軍何不先看一下,山海城為將軍準備的禮物?」

「禮物?」

「呈上來1杜如晦一揮手,侍從將手中捧著的木盒放到案前。

杜如晦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篤定地說道:「還請將軍查驗。杜某相信,將軍見過盒中之物,一定會改變主意。」

岱欽眼神一凝,他知道,對方身居高位,絕不是無的放矢之人。

深夜來訪,定有深意。

「還是請你的侍從打開木盒吧1岱欽淡淡地說道。

誰知道,木盒中有沒有機關暗器,雖然幾率很小,岱欽也不想冒險。

杜如晦點了點頭,用眼神示意侍從。

侍從會意,從容地打開木盒,只見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放在木盒當中。

「啊1以岱欽的定力,見到盒中之物,也不禁發出驚呼。

「大帥1賬外的衛兵聽到聲響,就要衝進大帳。

「沒事!你們再賬外守衛。」岱欽制止衛兵進賬。

「諾1衛兵應了一聲,重新恢復安靜。

岱欽這才回過神來,盯著木盒中的頭顱,寒聲說道:「孛日帖赤那?」

「不錯。今天上午,孛日帖赤那部已被我軍全殲,余部投降。不僅如此,山海城第四師團,已經啟程,兵發神眷湖。」杜如晦輕描淡寫地說道。

岱欽心中一顫,臉色異常難看,咬牙切齒地說道:「你以為,僅憑一顆頭顱,本將就會信你嗎?」語調中,卻有些色厲內荏。

作為天訖部落三大將領之一,岱欽實在太清楚,此時的神眷湖大本營,根本就是一座不設防的營地。

族中大軍,悉數被投入南北兩路大軍,剩下的不過是一些蝦兵蟹將,定然是抵擋不住山海城大軍的。

一想到,包括可汗在內的族中權貴元老,甚至是自己的妻兒,都要遭受敵軍的屠戮,岱欽的臉色,變得慘白。

「將軍不信,可以親自去驗證。至於來不來得及,就是另說。」

岱欽臉色慘白,他不敢去冒這個險,沉聲說道:「好,明日我們就退兵。」

杜如晦搖了搖頭,笑而不語。

「怎麼?你們還想怎樣?不要太過分1岱欽咬牙切齒地說道。

「過分?」杜如晦突然收起笑容,神情嚴峻,寒聲說道:「將軍竟然說過分?你們起大軍攻打山海城的時候,可有想過過分?你們攻打友誼城的時候,可有想過過分?怎麼?現在被我軍端掉老巢,反倒是來跟我們講過分?」

一股凜然的氣勢,從杜如晦身上散發出來。

這個時候的杜如晦,讓人畏懼,因為他代表的,是整個山海城的意志。

岱欽臉色漲紅,吶吶不語。

營帳中,是一陣難堪的沉默。

「說吧,你們到底想怎樣?」許久,岱欽再次開口,聲音艱澀,再沒有當初的意氣風發。「只要你們答應不傷害我們的族人,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杜如晦暗自點頭,總算是將這頭草原雄獅馴服。

「以你們犯下的罪行,是怎麼處置都不過分的。」杜如晦沉聲說道,接著話鋒一轉,道:「幸得君侯仁慈,願意給草原各部一條出路。」

「還請大人明言1岱欽的氣勢,徹底被打壓。

「草原各部,徹底歸順山海領,享受與領地普通百姓等同的領民待遇。」

上午,大勝的消息傳回山海城,統帥部就第一時間聯繫歐陽朔,諮詢他的意見。對歐陽朔而言,整合草原各部,融入到山海城體系,就是最好的選擇。

歐陽朔,並不是一個劊子手。

「這……」岱欽無言,「我只是一員武將,此等大事,做不了主。」

「放心,自不會為難將軍。」杜如晦不緊不慢地說道:「歸降事宜,自是由君侯親自跟可汗以及各族首領商談。將軍要做的,就是率領聯軍,歸順山海城。」

岱欽長嘆一聲,身形蕭索,喃喃自語:「也許,這就是天數使然。廉州侯一統廉州,乃大勢所趨,非人力可以阻止。」

想起草原各部接下來的命運,岱欽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

一年來,草原各部跟山海城是分分合合,合合分分。

雙方既有過密切的貿易往來,又充斥著陰謀和背叛。

岱欽的目光,何等深遠。於他個人而言,在山海城跟草原關係最密切的那一段時間,他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山海城的物資,對草原各部的影響。

歸順山海城,也許不是一個最壞的選擇。

「大人放心,岱欽絕不會有二心,明天就率部,歸順山海城。」岱欽轉頭看向杜如晦,淡淡地說道。「作為此戰的首犯,本將也會承擔起應有的責任。」

言語中,岱欽竟是已有死意。

在他看來,廉州侯固然寬宏大量,能夠容忍普通的士卒,但是對他這位聯軍統帥,首席戰犯,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關鍵時刻,岱欽表現出一位大將應有的擔當和氣魄,無愧於他「草原黑虎」的威名。

這是一位值得讓人尊敬的漢子。

杜如晦神情複雜地看了岱欽一眼,道:「將軍不必如此。事實上,君侯特意提到,希望將軍能夠不計前嫌,繼續在山海城軍中效力。」

「?」岱欽眼中,閃過一絲光彩。

杜如晦看出岱欽神情中的疑惑,接著說道:「將軍不必有疑慮。將軍可聽說過紹布?他也曾跟山海城對抗過,還不是照樣受到君侯的重用。」

岱欽點點頭,心中升起一絲期望。

試問,哪個熱血男兒,不渴望馳騁疆場,建功立業?!

「將軍的威名,君侯可是早有耳聞。只是君侯此時不在山海城,無法親自接見將軍。君侯讓杜某傳話,說只要將軍願意屈就,可以統領一個師團。」

短暫的接觸,杜如晦對這位草原黑虎,也是讚賞有加。

岱欽心中一顫,廉州侯校分量可不輕,想想山海城四位師團長吧,哪一位不是當世名將?!

士為知己者死,岱欽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搖搖地朝廉州侯府一擺,動情地說道:「謝君侯大恩,岱欽定然萬死不辭,以報君侯賞識之恩1

杜如晦站在一旁,默默點頭。

等岱欽平復情緒,杜如晦才接著說道:「關於明日的戰事,還需將軍配合一番。」

「大人請講1岱欽已是調整身份,以領地將領自居。

「明日上午,將軍照常率領大軍,佯攻山海城。再如此這般」

營帳中,杜如晦開始跟岱欽密謀,傳達統帥部的軍令。

直至深夜,杜如晦方才告辭離開。

至於岱欽如何說服聯軍諸將領,就不在杜如晦的考慮範圍。他相信,以岱欽的能力,再加上孛日帖赤那的頭顱,足以鎮住諸將領。

第四師團,襲擊的可不僅是神眷湖,各族大本營,都在第二師團的打擊範圍。杜如晦相信,沒有哪位將領,會沖昏頭腦,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草原上,可是有他們的妻兒,這是他們最大的命門。

不得不說,白起的這一招釜底抽薪,玩的是實在精彩絕倫,直指敵人的死穴,將一盤大棋,徹底盤活。

臨行前,杜如晦狀似不經意地說道:「對了,還有一事,忘了告訴將軍。」

「大人請講1

「原天豐部落首領達日阿赤及其殘黨,意圖謀反,已被治安司拿下,悉數打入死牢,擇日宣判。」杜如晦淡淡地說道。

「……」岱欽無言。

達日阿赤餘黨,正是他聯絡的。目的就是想通過他們,裡應外合,打開山海城的城門。

沒想到,行動還沒開始,就被山海城悉數拿下。

恐怕,達日阿赤早就在山海城的監視之下吧!想起達日阿赤信中表現的自信滿滿,岱欽唯有苦笑。

對山海城的偵查手段,岱欽又多了一層認識。

岱欽自是明白,杜如晦突然提及此事的目的,自是提醒他,既然決定歸降,就不要再動什麼小心思,否則的話,偷雞不成蝕把米。

「還請大人放心1

至此,岱欽是再沒有其他小心思。

「好1

一個說的莫名其妙,一個答得也是莫名其妙。

杜如晦起身離開,消失在夜色當中。

夜色如墨,萬籟俱靜。

新的一天,即將來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