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三十九章 集體狂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 集體狂化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二月十四日,固山縣。

旭日東升,陽光普照。

陽光照射在固山縣城外,浩浩大軍的鎧甲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三萬盟軍,聯合斷刃縣城衛師團,傾巢而出,將固山縣團團圍祝

利用儲物囊,盟軍攜帶了大量的攻城器械。

上百架投石機,被推到戰場最前方,排成一列,氣勢逼人。

固山縣只是縣一級治所,山海領再富有,也沒有能力在固山縣的城牆上,安置大量的三弓八牛床子弩。

整個固山縣,只裝備了四架三弓八牛床子弩,面對盟軍上百輛投石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發射1

指揮官一聲令下,上百輛投石機齊射,漫天的石塊,向固山縣傾瀉而下。

巨大的石塊,以雷霆之勢,朝城頭砸下,落地后,發出震天的聲響。

猶如一聲聲驚雷,在十萬大山的邊緣炸響。

巨大的聲響,驚動大山邊緣的動物們,嚇得它們紛紛往深山當中逃竄。

場面,蔚為壯觀。

不僅如此,夾雜在普通石塊中,還有一些被澆上猛火油的石塊。這種特殊的石塊,點燃之後,就像一個巨大的火球,在空中呼嘯而過。

呼嘯而過的火球,猶如火山噴發,末日降臨,讓人心驚膽寒。

如此威力,幾可媲美普通的大炮。

在古代,投石機又稱為炮,是冷兵器時代最佳的攻城利器。

根源,便在於此。

再進一步,投石機甚至可以投射火藥武器,威力更加的驚人。

陰險一點的,還有投射毒藥或者屍體的,讓屍體在城內散播瘟疫。此法極其歹毒,也算是古代最早的生化武器。

凡是被石塊砸中的,無一倖免。

不幸的士兵們被砸成肉醬,床子弩被砸得散架。就連最堅固的城牆,都被投石機轟出一個個小缺口。

器械之威,可見一斑!

好在離城牆二十米範圍,在城牆規劃時,就不允許建造任何的固定房屋。平時,只有一些臨時的小攤販或者茶鋪在此駐留,做點小買賣。

戰爭期間,小攤小販早就被清理的一乾二淨。

否則的話,上百輛的投石機,足以將這一片區域砸的粉碎。

隨著投石機發威,盟軍開始攻城。

密密麻麻的士卒,扛著簡陋的攻城梯,冒著箭雨,悍不畏死地朝城牆衝去。從上空看去,盟軍猶如一大片黑潮,勢要將小小的固山縣淹沒。

第三師團,是純步兵師團,兵種包括重裝步兵、長槍兵和陌刀兵,唯獨沒有弓弩手,對守城是極為不利的。

關鍵時刻,惡來只能讓騎兵**旅,擔當弓箭手旅,再由城防營配合,才勉勉強強地組織起一波箭雨。

戰狼察覺到敵軍弓箭手缺乏,精神一震,連連派遣大軍攻城。

至此,盟軍就順利地攻到城牆腳下。

接下來,才是他們真正的噩夢。

一天的時間,惡來就徵召到三千預備役。

這些山蠻壯士,雖然初次上戰場,卻毫不怯戰。他們唯一的任務,就是不斷地往城下仍滾木和石塊。

因為盟軍太密集,那是一砸一個準。

而對於攻上城頭的士卒,自然交由第三師團來解決。

第三師團遠戰不行,近戰卻是無敵。

無論是重裝步兵,還是長槍兵,無一不是近戰的高手。

因此,雖然盟軍頻頻衝上城頭,卻一次次地被第三師團頑強地打退。

衝上一波,打退一波。

此時的城頭,宛如一台絞肉機,令人生畏。

帝塵站在高處,觀看前方戰況,不僅感慨。

「山海城重裝步兵,名不虛傳啊1

戰狼點點頭:「我們的王牌部隊,也該出動了1

第二次系統拍賣會,戰狼拍得《鎖子甲製造技術手冊》,帝塵拍下《山文甲製造技術手冊》。無論是鎖子甲,還是山文甲,都是鎧甲中的精品。

一個月的時間,兩人以此為基礎,分別組建了一隻王牌部隊。

雖然只有一個營,也不可小覷。

尤其是山文甲,可是最為精良的步兵鎧甲之一。

帝塵點點頭,認同戰狼的判斷。

戰狼令旗一揮,兩支王牌部隊,迅速出陣,在普通大軍的掩護下,對城牆發起又一波的進攻。

惡來站在城頭,左右開弓,廝殺的極為暢快。見這次衝上來的敵人,裝備精良,也沒有在意,鐵戟一揮,就將對方掃落城頭。

山蠻重裝步兵,對抗山文甲重裝步兵,依舊佔據上風。他們可是身經百戰,又天生力大無窮,剛剛組建成型的所謂「王牌部隊」,根本就不被看在眼裡。

唯一的區別,就是一刀和兩刀的區別。

雖然如此,兩隻王牌部隊,還是牽制了一下第三師團的節奏。

盟軍趁機,又是加快進攻的節奏。

大量的士卒,開始成功登上城牆,跟第三師團廝殺在一起。

一時之間,城牆上,處處危機。

第三師團到底人數不佔優,剛解決了一處敵人,另外一邊又冒上一股新的敵人,殺不勝殺,左右支絀。

更讓人擔心的是,如果盟軍一旦在城牆站穩腳跟,緊隨而來的,可就是茫茫多的後續增援部隊。

如果不能打退這一波進攻,固山縣城牆就有失守的危機!

好惡來,見此情景,再次發威。

只見他揮舞雙戟,專挑山文甲重裝步兵下手,所過之處,無一倖免。

惡來者,古之凶獸也。

凶獸發威,猶如閻羅在世,無可匹敵。

凶獸出世,必有災禍,帶來血泊汪洋!

霎時間,山文甲重裝步兵損失慘重,幾乎被打殘。

見主將發威,山蠻戰士發出一聲聲猶如野獸一般的嘶吼,雙眼赤紅,肌肉凸起,隱藏在體內的蠻荒血脈,被激發出來,瞬間化身一頭頭荒獸。

「狂化!竟然是狂化1

遠處的帝塵和戰狼大驚失色。

不錯,山蠻戰士,狂化了!

狂化后的山蠻,實力大增,噬血而殘暴,當真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攻上來的盟軍,被殺的膽寒,節節敗退。

一時間,城牆的控制權,重新回到第三師團手上。

見同族兄弟竟然狂化,三千預備役,既欣喜,又羨慕。

狂化啊,這個在蠻族中,古老流傳的傳說,在今天竟然成為現實。

要知道,這可是山蠻戰士,畢生的最高追求。

數十年來,能夠狂化的山蠻,寥寥無幾,無一不是族中翹楚。

而現在,在這片烽火瀰漫的戰場,成百上千的山蠻戰士,竟然集體狂化。

一切的根源,就在惡來身上。

他就像是從遙遠的蠻荒走來,帶來蠻荒的氣息,進而激發山蠻體內的血脈,再加上戰場的刺激,一切也就水到渠成。

「真乃蓋世猛將也1

見惡來發威,老廉頗也不得不感慨。

帝塵和戰狼的臉色,可就有些難看。

眼看勝利在望,就這樣被敵人化解。

而他們的王牌部隊,此役基本上被消耗殆盡,再想發起突襲,已是不能。

「主公,讓我上吧1趙莊請戰。

「不行1戰狼斷然拒絕。

開玩笑,這個時候的惡來,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趙莊雖然武藝不錯,現在上去,也無濟於事。他可不想在折損王牌部隊之後,再折損一員大將。

「哎1趙莊一聲長嘆。

作為武將,不能與這樣的猛將一戰,實為憾事。

「撤兵吧,今天的攻城,到此為止1帝塵最為冷靜。

戰狼點點頭,下令鳴金收兵。

「大人不必擔心。狂化可一,不可二;而且狂化之後,必有後遺症。今日已經將敵軍消耗的差不多,明日必能畢其功於一役,拿下固山縣。」

廉頗經驗最豐富,一語成讖。

「好1

聽到廉頗的分析,諸位才從方才的沮喪中,走了出來。

「就讓他們再苟活一天1殺破軍眼神通紅。

霸刀一邊也是罵罵咧咧,一邊又在心疼。

此役,他的城衛師團,充當的可是攻城先鋒,損失慘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霸刀的內心,已經開始動搖,參與到炎黃盟和山海盟的爭鬥,到底是對是錯呢?仗打到現在,他可一點實惠都沒有撈到,盡給炎黃盟跑腿。

更為關鍵的是,霸刀沒有感受到一絲的尊嚴。

他霸刀在炎黃盟眼中,估計就是一顆可有可無的棋子吧?

或者說,是一名狗腿子?

霸刀苦笑不已。

世道艱難,領主不易啊!

……

戰狼默默地注視著不遠處的城牆,心中卻生出一股不安。

他沒有其他人那般樂觀。

時間,關鍵還是時間啊!

進入廉州,已有數日,戰前預定的戰略目標,還一個都沒有實現。

幾天中,山海城大軍,卻是一片沉寂。

看似,他們好像只是在被動防禦,毫無作為。

但是,擁有如此大軍,又有白起這樣的神將坐鎮,山海城的行為,在戰狼眼中,還是有些反常。

反常,既妖啊!

戰狼嘆了一口氣,默默地朝營帳走去。

**********

眼見敵軍退去,惡來鬆了一口氣。

山蠻戰士從狂化中清醒出來,幾盡虛脫。

惡來已經接到統帥部的命令,讓他務必堅守。

最多兩天,變數將至。

而此時的北部荒野,第二師團正以最快的速度,進行長途奔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