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四十章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同一天,山海城。

在盟軍進攻固山縣的時候,春申君部聯合草原聯軍,對山海城發起進攻。

春申君和雄霸,率領兩萬大軍,主攻山海城西面。

三萬草原聯軍,則主攻北面,同時負責守衛大橋,阻攔援軍。

西面,是山海城的核心區。

因為已經跟草原聯軍達成協定,第一師團主要防衛西面。

至於北面,只安排了一些預備役。

山海城的「大戰」,因為草原聯軍的「配合」,遠沒有固山縣那麼慘烈。

盟軍雖然也攜帶了大量的投石機,但是山海城可不比固山縣,城牆上,布置了數十架三弓八牛床子弩,防禦力驚人。

因此,僅憑盟軍的兩萬大軍,根本就奈何不了由第一師團把守的城牆。

作為輕型步騎混合師團,第一師團配置的刀盾兵、長槍兵以及弓弩手,正是防守城牆的最佳組合。

一上午,盟軍損失慘重,卻毫無斬獲。

山海城,依然堅如磐石,穩穩地屹立在荒野當中。

春申君不是傻子,草原聯軍的異樣,他都看在眼裡。

中午,春申君找到岱欽。

「將軍是何意?」春申君臉色難看至極,就差當場翻臉。

岱欽歉然地說道:「本將也無法。岱某是極為支持攻打山海城的,可下面的將領有意見。將領們埋怨說,援軍來得太晚,害得他們損失慘重。因此,這主攻山海城的任務,自然由貴部負責,聯軍只負責牽制友誼城和泅水城。」

春申君一滯,臉色訕訕。

前幾天,他坐山觀虎鬥,害得草原聯軍損兵折將。

沒成想,報應竟然來得如此快。

好在春申君城府極深,輕輕將話題揭過不提,笑著說道:「並非故意拖延,我們已是日夜兼程,還請將軍跟諸將領解釋一番,希望大家摒棄前嫌,通力合作。眼光放長遠一些,只要拿下山海城,不就什麼損失都挽回來了嗎?」

「大人說的極是,岱某儘力而為。」

春申君沒有得到准信,有些無奈,不得不又許下一個承諾,道:「只要貴部肯配合,我承諾,拿下山海城之後,交給貴部管理,如何?」

岱欽心中苦笑,如果老巢安在,他自然是樂見其成。可惜啊,人家山海城技高一籌,你現在就是許下金山銀山,又有何用。

或者說,但凡草原聯軍沒有損兵折將,有實力快速拿下山海城。岱欽也照樣會生出異樣的心思。如果能早早地拿下山海城,自然就可以以此為憑藉,保全族人的性命。可惜,眼前的山海城,不是他們一兩天能夠拿下的。

等到那時,估計草原早已是血流成河。

岱欽有些同情地看了對面的春申君一眼,這個被蒙在鼓裡的傢伙,估計現在還在做著佔領山海城的美夢吧?!

岱欽臉上卻毫無異樣,激動地說道:「此話當真?」

「自然1

春申君聲音溫,讓人如沐春風。見到的人,都不得不贊一句「謙謙君子」。

實則,春申君內心卻在鄙夷:一群沒腦子的蠻子,隨便許個空口承諾,就信以為真。等到真正佔領山海城,盟軍各部匯合,豈能由你們說了算?

兩隻老狐狸,互相看了對方一眼,都自認為勝券在握。

兩人的笑容,那是要多「真誠」,就有多「真誠」。

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是多麼親密的朋友呢。

隨行的雄霸,看著春申君的笑容,都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就在雙方交戰的時候,駐紮在友誼城的城衛師團,已是偷偷出城,越過護城河,轉而向西,再渡過友誼河,神不知鬼不覺地繞到盟軍的後面。

至此,山海城大軍,完成對春申君部的合圍。

未免打草驚蛇,聯軍下午還得繼續配合攻城。

只等第二師團攻陷斷刃縣,山海城大軍,就能立即拿下春申君部。

白起編製的大網,已經基本到位,就等著最後時刻的收網。

下午的「攻勢」,在春申君的督促下,自然是更為「猛烈」。為了配合聯軍,山海城也不得不派遣一部分士卒,參與北城牆的防守。

即便如此,攻城戰還是毫無起色。

春申君再沒有理由質問岱欽,只能悶悶不樂地回到營帳。

這一天的戰事,就這樣詭異的結束。

二月十五日,廉州之戰迎來最關鍵的一天。

清晨,第二師團快馬加鞭,終於抵達斷刃縣城外。

抵達斷刃縣之後,羅士信沒有立即攻城,而是讓黑騎率領第四旅,前往戰狼部傳送過來的領地,準備將其剿滅。

這一次,白起是要徹底斷掉盟軍的退路,讓他們活活地被困在廉州盆地。

大軍出現,斷刃縣措手不及。

此時的斷刃縣,不以異於一座空城。

面對來勢洶洶的第二師團,斷刃縣就像受傷的小媳婦,毫無還手之力。

第二師團毫不費力地沖入斷刃縣,鐵蹄過處,哀鴻遍野。

如果不是臨行前,白起一再交待,不可濫殺無辜,以免影響未來領地對斷刃縣的統治,估計斷刃縣早就變成一座人間地獄。

進城之後,羅士信率領大軍,直撲領主府。

領主府還是有一些防禦力量的,可惜面臨第二師團,無異於螳臂當車。

不到半個小時,領主府就被徹底拿下。

林逸率諸將,來到議事廳,開始攻擊領地石碑。

直到這個時候,霸刀才收到系統提示音。

「系統提示:您的領地正在遭遇襲擊1

急促的提示音,讓霸刀心中一顫,知道不好,立即告知帝塵和戰狼。

此時的盟軍,正準備對固山縣發起第二次進攻。

得到消息,帝塵和戰狼也是心中一顫,心生不安。

「是山海城的大軍?」帝塵再不復平靜

「除了他們,還能有誰?」霸刀氣急敗壞,色厲內荏。

「他們是怎麼出現的?」

「誰知道呢?」

一時之間,盟軍議論紛紛,就是拿不出一個解決辦法。

事情的發展,實在是出乎他們的意料。

沒有詳細的情報,就是廉頗這樣的老將,也是束手無策。

見此情景,霸刀心中一涼,高聲說道:「不管了,我要率部趕回去,否則一切都晚了1言語中,對炎黃盟,已是徹底失去耐心。

「現在去已經晚了,還不如配合我們拿下固山縣1

帝塵試圖勸阻霸刀的魯莽行為,領地石碑最多也就能堅持一個小時,這個時候趕過去,還有什麼意義。

嚴格來講,帝塵的建議,並無不對之處。

可惜,他試圖說服的對象,是一個已經快要失去理智的領主。

「配合你們?」霸刀臉上滿是嘲諷,幾乎是用吼的方式,潰骸拔業牧斕鼐塗轂徽劑熗耍還怎麼配合你們?拿下固山縣,吹牛吧你就,沒有兩三天,你們別想拿下固山縣。等到那時,黃花菜都涼了!當初我就不該聽你們的,跟山海城簽個協議多好,還能混個富翁1

霸刀直接進入狂暴狀態,再不聽勸,言語中,已是不再客氣。

「別給臉不要臉啊1

殺破軍有些看不過去,對霸刀,他是一直都看不上眼的。

一個無名小卒,不過是因為領地在廉州盆地,才跟炎黃盟搭上線。要不然,換做其他時候,誰會搭理他。

霸刀臉色瞬間變成黑炭,他死死地看了殺破軍一句,丟下一句狠話。

「去你媽的1

說完,霸刀頭也不會,徑直率部離開。

「你1

殺破軍氣急,就要追上去。

「好了1帝塵語氣突然變得不善,狠狠地看了殺破軍一眼,大聲說道:「鬧夠了沒有?還嫌不夠丟人嗎?」

帝塵不滿地看了殺破軍一眼,這個莽夫,干正事不行,搗亂倒是本事。原本他還是有機會說服霸刀的,現在好了,徹底把霸刀給激怒了。

見帝塵發威,殺破軍就是心中一顫,訕訕地不敢說話。

一瞬間,盟軍分崩離析。

眼見霸刀離去,炎黃盟諸巨頭面面相覷。

戰狼站出來當和事佬,道:「好了,好了,大家都冷靜一下。」

「是啊,現在最關鍵的是,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還攻打固山縣嗎?」飄零幻也跟著出來說道,試圖轉移大家的注意力。

話音剛落,四周一片寂靜。

是啊,下一步該何去何從?

且不說能不能拿下固山縣,就算是勉力拿下,也是損兵折將。盟軍還有能力,對山海城發起進攻嗎?

聰明人都知道,這次攻打山海城的行動,還沒結束,已是宣告失敗。

一股沮喪的情緒,在盟軍中蔓延。

想當初,制定計劃的時候,大家是怎樣歡欣鼓舞啊,一想到能夠給豈曰無衣,這位壓在炎黃盟頭頂的大山,以致命一擊,諸位興奮的都睡不著覺。

戰爭初期,一切順利,都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論壇上,也是一片唱衰山海城的聲音。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戰爭的形勢,已經悄然發生逆轉呢?

一時之間,恐怕沒人能夠給出答案。

良久,還是帝塵站了出來,澀聲說道:「撤軍吧1

清風吹過,四野無聲。未完待續。